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盛怒
    “这段时日就劳傅公子费心了。”萧韫这一身伤势要完全恢复不留病根起码得两个月的时间休养生息,之后半年更是不能轻易动武,否则再伤到筋脉,可能就再也好不了了。

     傅瑜摆摆手,“小事小事,那萧公子就好好休息吧,失陪。”

     前脚傅瑜刚走,后脚萧韫就吩咐袁青回京给太子报信。

     他昏迷两天两夜,与京城断了联系,想必太子现在已经火烧眉毛。

     至于派人暗杀他的端王,待他伤愈归京,定要拔下端王一颗虎牙,否则他根本记不住痛!

     若袁青实力还是之前的后天宗师境,萧韫就算着急给太子报信,也不会让袁青去送死,但此时袁青已经是先天初境的实力,就算境界还不稳定,但对上来暗杀他的那群武者,逃命还是足够的。

     那边傅瑜听说袁青要走,问清楚缘由之后,丢给袁青一个包袱,然后就命人把袁青赶了出去。

     袁青本想出府之后查看,但那群武者一直盯着傅府,看见他出来就动手,袁青只能暂时压下打开包袱的心思快速脱离战圈,然后赶往京城。

     也是这群武者都是后天境界,那位先天高手不在其列,否则袁青想要摆脱这群人还不会那么轻松。

     完全甩掉那群追杀他的武者后,天已经彻底黑下来,袁青找了个小镇落脚。

     吃过饭,才想起来傅瑜给他的包袱还没打开看过。

     回到客房,打开一看,包袱里是一本书和两锭五十两的银子以及一封信。

     书是一本武功秘籍,《流云剑法》,内附配套的心法口诀。

     袁青翻阅了一下,发现这本流云剑法是上乘武学,放在江湖上也是镇派之宝,傅瑜竟就这么随随便便塞在包袱里丢给他?

     想到那封信,袁青赶紧拆开阅读。

     傅瑜的字行云流水自带一股风流洒脱的韵味,但袁青无心欣赏这书法。

     心中提到《流云剑法》并非无偿赠送,他要袁青为他做三件事,这本武学秘籍就送给他学习防身,免得他还没让袁青履行承诺就先被人给宰了。

     袁青:……

     袁青看完信只有一个感想,这位傅公子当真是位嘴硬心软的人。

     此前他求傅瑜救公子,傅瑜冷硬的拒绝,还拒绝的合情合理,但转头就为他家公子解毒,还给他吃了不知什么灵丹让他晋升先天。

     现在又送他这本武学秘籍,却又说甚不是无偿赠送……

     傅瑜:……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傅瑜信中说的都是认真考虑之后的行为,可没袁青想的那么傻白甜。

     天下哪儿有白吃的午餐,换做萧韫就绝对不会如袁青想的那么轻松了。

     只可惜,袁青要有这个智商,哪里还会为人卖命。

     傅府大书房。

     “公子为何将那流云剑法送给袁青?那小子一根筋,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莽莽撞撞的,公子何必在他身上费这些心力?”赵梅不解的抱怨。

     傅瑜微微一笑,“你不懂。”

     赵梅见傅瑜笑得高深莫测,哑然。

     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旋即响起赵峰的声音,“公子,赵峰有要事求见。”

     “进来!”

     赵峰推开门进来,将手里的一封信呈递给傅瑜。

     傅瑜接过,拆开快速看了一遍,勾唇兴味的笑了,“三哥还真是有趣。”

     特意写封信过来告知自己他的真实身份……

     当朝十七皇子周呈谦。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位传说中的明王殿下早在去年就被圈禁,可却跟她和老大等人一起被困青云庄。

     这里面大有文章啊。

     “公子?”

     傅瑜回过神,瞥了眼疑惑的赵梅和赵峰,“是魏霄的信,挑明了自己的身份。”

     “魏公子?魏公子有什么身份?”赵梅追问道。

     傅瑜也不欲隐瞒,何况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魏霄是当今的第十七子,当朝明王殿下。”

     赵梅脸色微变,“那他这次写信过来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估计是与萧韫断了联系,他有些担心所以写封信过来通知我一下,再没有萧韫的消息,太子那边可能就会有动作了。”傅瑜心情愉悦,“我这三哥既担心我害了萧韫,又担心我惹怒太子。”

     “公子很高兴?”赵梅不大理解傅瑜的心情。

     那周呈谦可不是来试探的么?公子也不生气?

     傅瑜没有多解释,随手使用了个御火诀,将信纸毁尸灭迹。

     “行了,这件事不要外传。”傅瑜随口吩咐道。

     “是。”

     “公子,还有一件事。”赵峰迟疑了一下,道。

     傅瑜挑眉,“说。”

     “这是属下无意间听说的,”顿了顿,赵峰神情有些慌乱,“云柳姑娘回到了家中,其继母想把云柳姑娘许给一个快死的男人……”话未说完,赵峰已然感觉到傅瑜面无表情下的怒火。

     傅瑜微微一笑,“四姐家是什么情况?”

     她当初与几人在青云庄外道别之时,就曾有言在先,若有困难,可向她求助。

     虽然她已经不住青云庄,但她却知道这几人身份都不简单,她又不曾隐姓埋名,想来他们想找到自己并不苦难。

     云柳是傅瑜当年醒过来之后看见的第一个人,当时她初失忆,又目睹了飞鹰寨帮众对那群少女摧残的一幕,心中不是不慌乱的,毕竟当时她才十二岁,远没到遇上任何事都气定神闲的地步,何况当时的境地她一点脱困的把握都没有,后来能逃走也是使了小聪明,那期间云柳对她极为体贴,又因其善解人意,傅瑜内心的恐慌才没有扩大,甚至还被她压了下去。

     所以对云柳,傅瑜不但是当做姐姐,在她心里,云柳的地位是有别于其他人的。

     此时听闻云柳竟然被继母使坏要许给一个快死的男人,她怎么能不怒?

     于女子而言,夫君就是女子的第二次生命,若没有选个好夫婿,那女子的一生就毁了。

     那继母当真狠毒,竟然让让云柳嫁过去当寡妇不成!!

     “回公子,云柳姑娘出身安武伯府,其父是现任安武伯的嫡亲弟弟,行事荒唐,云柳姑娘的生母就是在病中被活活气死的……”

     傅瑜简直不敢置信笑得那么温婉的云柳竟然有这么悲惨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