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清醒
    傅瑜才走出客院,迎面就撞上了笑眯眯的赵安和以及赵安源等先天高手。

     “公子为何拒绝了还去救那小子?”开口的是赵安和,这个时候敢跟傅瑜搭腔的,也只有这位了。

     傅瑜道,“不救比救梗麻烦,为了减少点麻烦,算他命大遇上我。”

     闻言,赵安和若有所思,“可是追杀那小子的人已经准备动手了?”

     “情报网都在赵老的掌控之中,难道赵老不知有人在调查傅府?”傅瑜反问道。

     赵安和笑呵呵的道,“知道是知道,不过老奴却不明白公子为何要给那袁青洗髓丹,这可是仙丹,那小子……”

     傅瑜扬眉,了悟的将手里的玉瓶扔给赵安和,“赵老这一年来辛苦了,这两瓶丹药且先拿着用吧,待来日论赏。”

     等傅瑜走远了,赵安和身后的赵安源等人才围上来,目光颇为热切的盯着赵安和手里的两个玉瓶。

     赵安源盯着看了一会儿,收回目光,看向赵安和,“公子是什么意思?”

     “追杀萧韫的是端王手下的幕僚林修文,此人心性狠辣,一年前萧韫与其结下梁子,坏了他的事儿,没能完成端王交给他的任务,他三言两语就挑拨得端王将怒气转移到萧韫的身上,否则萧韫今日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公子的意思是从袁青带着萧韫来到傅府的那一刻起,麻烦就已经找上了我们,我们已经甩不脱这个包袱了,不管救不救萧韫,林修文只怕都会对傅府动手,林修文动手我们自然不能潜伏下去,横竖都要暴露实力,何不救了萧韫,交好士族萧氏与太子一系?

     至少,萧韫有天下第一公子之称,能被天下士子尊为第一公子,可见这萧韫本事厉害,与其结交也不用担心其人品,危险性比接触林修文那方人要小多了。”

     一番话下来,赵安和的心里滋味也是挺复杂的,他的这位主子,心思可越来越难猜了,若非早就得到消息,他恐怕也会对傅瑜的行为一头雾水。

     赵安源叹道,“此子非凡啊。”

     赵安和点头,心中略有些沉甸甸的,“公子怕是已经想明白为何赵氏要追随他的原因了,否则以公子淡漠的性子,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出手救萧韫,看来公子是打算搅合皇室争斗,帮助太子一系共同打压端王一系。”

     闻言,其余人皆沉默下来。

     苏州府城城东一座别院里,正院内室,林修文翻阅着穆林刚送过来的调查结果,综合显示,这苏州城的傅府与江南傅氏没有联系。

     苏州傅家并没有长辈,据闻只有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主子,并不管事,整日只呆在书房里闭门不出,苏州也并无世家子弟富贵少爷邀请这傅府唯一的主子交流,傅府上上下下皆由管家赵安和料理,整个傅府只有那傅瑜一个姓傅的,除此之外竟是那赵管家族人统管整个傅府各大重要职务。

     那傅公子身边俩丫头是姓赵,出入口的门房、厨房的厨子也是姓赵,管理采买的也是姓赵,这傅府不像是那傅姓少年的,倒像是那傅姓少年是个傀儡幌子,真正的主子倒是那姓赵的。

     但查来的资料又显示,那赵管家对傅姓公子十分恭敬,确确实实是奉其为主。

     那就见了鬼了,一个无权无势且无长辈照拂甚至家族都没有的小子,怎么让那姓赵的对其恭恭敬敬?那可不是因为某些人而勉强对少年恭敬,完全是把这少年当做主子的恭敬,这两种恭敬是完全不同的。

     前者等于少年背后还有人撑腰,赵管家不得不尊敬。后者则是少年本身实力强劲,让赵管家尊敬。

     可这少年并无出彩的地方。

     这傅府诡异之处太多,林修文一时竟无法做出选择。

     为端王办事这么多回,他还是头回感觉有心无力。

     这么一想,林修文顿时一凛,他居然有这想法,看来这傅府确有古怪,还是请示主子再言其他,否则到时候捅了篓子他可兜不住。

     这般想着,林修文立即修书命人快马加鞭进京交由主子。

     傅瑜原本早就做好准备,等林修文来攻,却不想一整夜过去,什么异状都没有。

     朝食过后,傅瑜刚准备去大书房,不料刚走出堂屋迎面就见赵峰领着个人走过来。

     赵峰快速走到近前单膝行礼,“公子,这位袁公子嚷着要见您,小人无法便将他带来了。”

     傅瑜摆手让赵峰退下,转而领着袁青走进堂屋,自个儿先坐在上首,面无表情的道,“袁公子嚷着要见我,是有什么要事么?”

     ‘噗通’一声,袁青直挺挺的跪在堂屋中央,一边磕头一边道,“昨日袁青多有得罪,多谢公子不与小人计较,还出手救我家公子,袁青感恩戴德,来世做牛做马侍奉您。”

     “行了行了,起来吧,头上的伤才好一点,一会儿又该伤着了,到时候你家公子醒来,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傅瑜不耐烦应付袁青,她根本不是因为袁青昨日来求才救萧韫。

     之前不救人,是嫌麻烦,后来救人是因为不救人比救人更麻烦,两相对比她才救萧韫而已,没袁青想的那么美好。

     袁青见傅瑜面带不耐,一时有些尴尬。

     “你还是回去照顾你家公子吧,再过半个时辰,他就该醒了,不过他虽然身上的毒解了,但中毒之前的伤势也并不轻,回头你让赵峰帮你去找易老,解毒易老没法子,但这内伤外伤,他可拿手的很。”言罢再不管袁青,径直入了大书房里,关上了房门。

     袁青本想再多说几句感谢之词,但没想到傅瑜如此态度,一时间心中忐忑的回了隔壁客院。

     回屋没多久,萧韫就醒了过来,袁青惊喜莫名的看着还很虚弱的萧韫,“公子,您可算是醒了。”

     萧韫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半响后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原以为自己死定了,先生受了那先天高手一掌,被震碎了筋脉受了重伤,旋即又中了毒箭,他真感觉到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但事实却是他醒过来了,身上的毒也没了,看袁青的模样,似有高手及时相救?

     否则光凭袁青的本事,他恐怕早就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