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结盟
    “回公子的话,这里是苏州傅府。”袁青略带忐忑的道。

     虽然他当日对傅瑜说他家公子来苏州并不为除掉他,可他却知道自家公子对傅瑜是很戒备的。

     萧韫不知袁青心中的忐忑,闻得自己在此行的目标府上,神情有些怔愣,转而反应过来,“是傅瑜救了我?”

     那小子果真来历神秘,他中毒箭后就知道那是剧毒,神仙难救,却不想那傅瑜竟有这般本事把他从阎王手里夺回。

     “是,”袁青想到傅瑜的态度,犹疑的道,“那傅公子此前是不想救公子的,但昨夜不知怎的,又突然亲自出手为公子解毒,公子所受的伤也大为好转,也不知那傅公子用了什么神仙手段。”

     萧韫闻言先是一凛,旋即又放松下来,“傅瑜是个聪明人,既然出手救我,可见是心里有了成算。”

     “公子,依属下看,傅公子并无称霸的野心,您此前的担忧怕是多虑了。”袁青犹犹豫豫的道。

     萧韫点头,“那小子认识我,也知晓我的身份,既然知晓就绝对知道追杀我的人身份不简单,便是如此他还出手救我,不论他心怀善意还是恶意,这份情我却不得不领。”

     “那太子殿下那边……”袁青懂了萧韫的意思,但想到太子,心中又有些担忧。

     萧韫笑了,“别把殿下想的太狭隘了,若真容不下有能之士,殿下岂能被朝臣认可他的贤能之名?”

     袁青讪笑不语。

     “对了,我是怎么被傅瑜救下的?我记得我中毒昏迷时,离苏州城还有十几里的路程?”

     袁青正色道,“那群追杀公子的人对江南一带的地形不熟悉,属下借着地形把那群人给甩掉了,然后就逃到了傅公子这里,”说到这里,袁青有些尴尬,“没经过傅公子允许……”

     萧韫点点头,没在乎袁青所说的硬闯一事,“我昏迷几天了?”

     “两天两夜。”

     萧韫又询问了不少他昏迷期间的事儿,了解的差不多之后,又问起有关傅瑜的事儿,但袁青知道的并不多,但这小小的傅府藏龙卧虎却被确定了。

     待袁青提到解毒丹时,萧韫的神情才有了变化,追问之下才知道,这丹药竟然可解百毒。

     但这都不曾令萧韫震惊,令萧韫震惊的是让袁青突破先天的无名丹药。

     听袁青说,昨日他去求傅瑜,磕破了头,然后夜间发了高热,被人塞了一颗丹药,之后一夜剧痛,一早醒过来就突破后天,成了先天初境的强者。

     一枚小小的丹药,竟有如此恐怖的药效,能使后天宗师境武者直接突破达到先天!

     要知道天下有多少武者止步后天宗师境,便是江湖上达到先天的也不过一手之数,这丹药若是传出江湖,会给大周带来多大的动荡?

     侠以武犯禁,如今江湖上那些武者,说甚行侠仗义,已经为大周朝廷添了不少乱子,若这丹药传了出去,不但会让江湖上的武者疯狂,便是朝堂大臣、皇室宗亲、世家贵族奉养的武者供奉,也会趋之若鹭,为之发狂。

     明白这丹药危害的那瞬间,萧韫便开始思索用什么代价让傅瑜不要将这丹药外传,否则会掀起什么后果,他也难以预料。

     这边厢萧韫才醒没多久,客院就有丫鬟去了隔壁院子,赵梅听闻萧韫已经醒了,便去敲响书房的门。

     “萧韫醒了?”没等赵梅开口,屋内就响起傅瑜的询问。

     赵梅应是,书房的门应声打开,傅瑜拍了拍起了皱褶的袍角,表情平静,“那就去见见这位天下第一公子吧。”

     赵梅对这个称呼嗤笑一声,却没多话,跟着傅瑜去了隔壁院子。

     站在门外,傅瑜就听到屋内已经醒过来的萧韫询问袁青一些有关她的事情。

     赵梅表情愤怒,刚要动手推开屋门,傅瑜已经抬手制止赵梅。

     赵梅心中不解其意,但却听话的低着头不敢忤逆。

     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里面已经提到了傅瑜喂袁青吃下的洗髓丹,屋里顿时寂静下来。

     傅瑜无声勾唇,想来那位萧氏的公子又在思考洗髓丹的危害性了吧?

     将萧韫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的傅瑜不打算再等下去了,给赵梅使了个眼色,赵梅瞬间领悟,上前推开门。

     开门的动静,惊动了里面一站一躺的两人。

     傅瑜首先跨进门,仿佛之前偷听的人不是她一般,对萧韫微微一笑,“萧公子感觉可还好?”

     时隔一年,萧韫再次见到了这个当年令他纠结的小子,不过彼时少年身陷囹圄还需借他之势脱困,此时却是风水轮流转,彼时少年如今竟有此番作为,令他与殿下百般忌惮。

     当真是世事弄人!

     “一年未见,萧某差点认不出傅公子了。”萧韫虽然躺在床上,因筋脉受损而无法起身,但浑身气势却丝毫不弱。

     傅瑜眸光一凝,眯眼笑道,“在下却不知原来萧公子有眼疾?”

     屋内气氛顿时凝滞,萧韫与傅瑜对视片刻,双双笑起来。

     “多谢傅公子救命之恩,必有厚报。”萧韫收起锋芒,带着善意的笑道。

     对萧韫的态度傅瑜很满意,点点头,“那我就静候萧公子的厚报了?”没理会萧韫因她这话而愣住的表情,她兴味的一笑,“不知萧公子有没有想过追杀你的是谁?”

     萧韫深思片刻,表情阴沉,“端王!”

     近来与他有怨并且能有这般实力对他下手的,只有端王。

     傅瑜点头,“既然萧公子心知肚明,那我也没甚好提醒你的了,本来我并不想干预你们的纷争,奈何遇上了一个老熟人,因此才不得不救你一命。”

     萧韫:“……”这么直白的透露你原本想见死不救的心思真的好么?

     萧韫笑道,“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你相助,否则我早就死了。”

     对萧韫的话傅瑜也并不客气,生受了萧韫的感谢,“想必萧公子明白我为何救你了?既然已经明白,萧公子且安心在傅府养伤,那些宵小之辈胆敢踏进傅府半步……呵呵。”

     那句‘呵呵’其中蕴含的杀气,连萧韫都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