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养气
    傅瑜收回自己的手,淡淡的道,“我可是很中意你成为云柳姐姐的夫婿呢,你若死了,她不高兴我可怎么交代?”

     “云柳?”高铭轩神情恍惚,脑海忆起两年前连云寺山下的偶遇,若非遇上了云柳,他怕是两年前就一命归西了。

     这次,又是因为她才得救了吗?

     傅瑜看着神情恍惚的高铭轩,暗想——看来这高铭轩对云柳姐姐并非无意。

     “你去找过她了?”高铭轩看向傅瑜。

     傅瑜点头,“当然,我虽然很中意你成为云姐姐的夫婿,但若云姐姐不愿意,我自然也是不会勉强于她。”

     闻言,高铭轩情绪激动的追问道,“她就不介意我是个将死之人?”

     傅瑜兴味的笑道,“果然之前将婚讯压下来的人是你。”

     “这个且先不谈,你先回答我。”高铭轩被傅瑜灌输了些灵气在体内,等于续了小半月的命,此刻身体虽然还是老样子,但却比以往要好上一大截,说话都中气十足。

     傅瑜道,“这我倒是不知道,不过云姐姐提到她两年前救过你的事儿,言语间对你颇为不同,否则我今夜也不会过来府上看你。”

     高铭轩面带喜色,“此前我只当自己要死了,何苦要赔上她下半生的幸福,便叫人把这事儿压了下去。”

     “那就是说,你是愿意的咯?”傅瑜基本确定了高铭轩的心意,便神情严肃了许多,“我只一句话送你,你若娶了我云姐姐,此生不能纳二色,否则便是云姐姐恨我,我也会当即取你首级!”

     傅瑜言语间的杀气不带丝毫掩饰,高铭轩一听就知道这话不掺杂丝毫虚假。

     他明白傅瑜的意思,他这般身份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个妻子,有爵位在身的男子三妻四妾都是寻常事。

     不过傅瑜作为云柳‘娘家兄弟’,看不惯也是正常。

     “你放心,我并不好女色,虽然我是因你姐姐救过我一命,才记住了她,或许对她只有些喜欢,还达不到与她心心相印的地步,可我也期待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瞒你说,很久以前我就没想过有了妻子再纳妾,一来有我这身子破败经不起折腾的缘故,二来也是见惯了后院争宠的手段,不耐烦应付那些女人。”高铭轩并不在意傅瑜的威胁,其实他心里对云柳成为他的妻子是没有异议的,只不过因为命不久矣,才压下那些心思。

     但刚才傅瑜那神秘的手段,让他看见了自己能活下去的希望。

     他本就于云柳有心,既然娶了她能长相厮守,也能保全自己性命,两全其美的事儿何乐而不为?

     至于被傅瑜威胁的尊严,真是可笑,命都没了,要尊严何用?

     他不是那种把尊严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的迂腐之人。

     何况傅瑜那威胁也算不上是威胁,只是太过在乎自己的姐姐罢了,他若不做出让傅瑜容忍不了的事儿,那威胁也不过就是一笑而过的事儿罢了,斤斤计较才非大丈夫所为。

     傅瑜听了高铭轩的话,略感意外,没想到这人还期待过一生一世一双人。

     自古以来便是以男子为尊,女子地位虽然有所提高,但在大部分男人眼中还是生子泄欲的工具,还有些男人宠妾灭妻,说好听了是真爱,说难听了就是当个玩物罢了。

     这天下十分之九的女人都将自己一生的爱恨系于自己夫君一身,何其悲惨?

     这也是傅瑜当初下意识隐瞒自己女儿身的原因之一。

     “你该知道,云柳姐姐因失踪一年,闺誉受损,我不想让云姐姐被那些三妻四妾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内院里纳的臭男人糟蹋,你既然于云姐姐有心,那便将婚事定下来,不可让她受到一丝委屈,她及笄之后再完婚,在她及笄之前,我会保你不死,完婚之后再视情况将你身体彻底治愈,你觉得如何?”

     高铭轩看着傅瑜,“你应该还想做些什么吧?”

     “我刚才就说了,云姐姐的闺誉有损,我不想让人轻视她,你那个母亲出身太高,云姐姐虽出身安武伯府,但却不是安武伯之女,身份上跟你天差地别,要想拉近差距,还不让你那好母亲塞人在你们之间,我当然要运作一番为云姐姐造势,让你母亲不至于因她失踪一年的事儿轻视欺辱她。”傅瑜说着,神情一冷,“我将姐姐配给你,可不是送来让你母亲糟蹋的,她是你母亲,我好歹会给些脸面,但也别把我想得太善良了,我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出言威胁?本是出于好心,却让人听得心里不适,非得让人生出逆反心理,你才舒服?”高铭轩有些无奈的道,见傅瑜有生气的迹象,忙接着道,“你放心,我会配合你的,至于我母妃这里,母妃向来疼我,有我在,母妃不会过于为难云柳。”

     “我要的是一丁点为难都不能有,若非条件不允许,我还想让你母亲把云柳姐姐当菩萨供起来呢。”傅瑜冷哼道。

     高铭轩扯了扯嘴角,“你这话也太天真了,云柳嫁给我,我母妃就是她母妃,是长辈,怎可把她供起来,这于理不合还是两说,放到外边也会让人诟病,你许是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但云柳却不能不在意。”

     傅瑜听了,愣了愣,若有所思,“你说的对,那就算了。我刚才帮你治疗了一下,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顶多只能保你五六日无事,这几****好好想想怎么将这婚事定下来,回头我再想法子把你治愈的事情变得合理一些,突然好起来怕是会引起人注意,我情况特殊,可不能被人知道。你最好将我来找过你的事情保密,不能告知任何人,否则……”

     “我也知道你情况特殊,刚才就感觉到了,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好歹我还不想死。”高铭轩笑着道。

     傅瑜瞪着高铭轩,“你还当真一点都不怕死,我都威胁你这么多次,也不生气。”

     “你要走了?”

     傅瑜起身,想了想,手一翻,一个玉瓶出现在手里,她扔给高铭轩,“这玉瓶里装着百枚养气丹,你若感觉身体撑不住了,便服下一枚,一枚可保你三五日无事,这一瓶应该够你撑个一年了,我走了。”语毕,身形便消失在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