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麻烦
    傅瑜暂时在苏州落脚,至于赵安和经营的产业,傅瑜并没有过问,她目前只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世,至于旁的他暂时还没什么想法,离开青云庄之后,傅瑜也停止了修炼。

     赵安和得知傅瑜曾经因为高热失忆过,来江南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家族,便派了人去调查。

     见赵安和派人去调查,傅瑜觉得自己一个人也查不出什么来,还不如在家里等消息,便一连几日都呆在傅府,有时候无聊了,便干脆进了青云境修炼。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赵安和带了一群人来找她。

     傅瑜坐在书房桌案后,看着那几个被五花大绑的青年,神情莫测,“这几人是……”

     “回公子,这几人鬼鬼祟祟的在傅府外好些时日了,小人见这群人不似寻常人,便派人抓起来审问,谁知道这群人嘴硬得很,什么都不肯交代,小人便只能来找公子裁决他们了。”赵安和解释道,看着这群人的眼神也不大友善。

     这群人是在傅瑜来到傅府后才出现的,必然是冲着傅瑜来的,对赵安和来说,傅瑜是他的希望,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傅瑜。

     傅瑜扫了这群人一眼,微微蹙眉。

     修炼青云诀之后,她五感异于常人,她能感觉到这群人对她没有丝毫恶意。

     看来是她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了。

     这群人她只微微扫一眼,便知道都身具武功,若非遇上了赵安和这群从青云境里出来的强人,换了旁人,恐怕不会被发现。

     以俗世的实力来衡量,这群人背后的主子绝对不一般,能培养出这群人的,整个大周不出十指之数。

     傅瑜第一个就怀疑到萧韫的头上。

     没办法,她记忆中跟她有个交集而且还对她好奇心重没有恶意的,只有萧韫一人。

     “你们是萧韫派来的?”心中有了猜测,傅瑜便直接问出了口。

     袁青心中还在懊恼,突然听到傅瑜出声,整个人都傻了,下意识的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傅瑜挑眉,了然于胸,她突然发问就是打算趁着对方措手不及时下意识的反应,只要对方有任何异动,她都能立刻发现,只是让她意外的是此人居然毫无防备的就脱口暴露了身份。

     袁青脱口说出一句话之后,脸色就难看至极,想说傅瑜卑鄙,但又奇怪他哪里露出马脚,被面前这少年发现端倪。

     “行了,赵老,给他们解绑吧,不是敌人。”好歹萧韫于她也算有半个救命之恩,当年若非遇上了萧韫,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下场呢。

     赵安和虽然心中困惑,但对傅瑜的话却是百分之百的执行,立刻让人解绑。

     “公子,他们……”给人解绑之后,赵安和看向傅瑜。

     傅瑜摆摆手,“让其他人先下去,我有话问他们。”

     赵安和知道傅瑜修炼了青云诀,实力远比他们强多了,也不迟疑,直接带人走了出去。

     袁青疑惑的看着傅瑜,“你把他们都支出去,就不担心我们对你不利?”

     傅瑜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你们主子派你们来监视我?”

     她才刚出青云庄一个月,萧韫这么快就派人来监视她,看来被困青云庄的那一年之中,萧韫也没放弃找她啊。

     被人记挂是好事,但被人‘惦记’却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哪怕这人没有恶意。

     “是。”反正被傅瑜发现了身份,袁青也懒得再掩饰,直接回了话。

     傅瑜沉吟片刻,“你们走吧。”

     袁青意外的看着傅瑜,没想到她就问这么一句话,就放他们走。

     不过能走他们当然不会迟疑,傅府有一群武功在先天之境的仆从,这个消息一定要告诉公子。

     这个傅瑜,不简单!

     傅瑜并非不知道这么直接把人放走不妥,可她不可能杀了袁青以绝后患。

     不能啥不能关,那只能放走。

     至于后果,便是引起注意又如何,有青云境在身,她根本不担心被萧韫发现她的秘密。

     于是萧韫从袁青口中得知傅瑜的情况时,表情凝重。

     他只是一时兴起想要拉拢傅瑜,为太子周呈贤的登基之路添砖加瓦,没料到居然牵扯出这么多麻烦来。

     傅瑜府上既然有那么多先天高手,那背景绝对很大,便是他萧氏也未必有那么多先天高手,最最关键的是他查不到傅瑜的身份,这一点尤其可疑。

     查不到身份,身边又有诸多先天高手保护,心智非凡,哪一样放出来都让人觉得不简单,何况,这些特点都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

     “暂时收回监视傅瑜的人马,等我解决了京城的事儿,再去会会他。”萧韫如此吩咐道。

     他决定亲自去会会傅瑜,若傅瑜对太子没有恶意,可以试着结盟,若有恶意……

     那就麻烦了!

     萧韫颇为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思考着怎么将这件事告诉太子,但下意识的,他又想隐瞒傅瑜的特殊之处。

     萧韫的纠结傅瑜是毫不知情,但她很快察觉到,监视她的人都退走了。

     “公子,您整日呆在府里,难道不觉得无趣吗?”赵梅为傅瑜沏茶,语气有些纳闷。

     傅瑜喝着茶,道,“梅儿觉得府上太无聊,想出去逛街?”

     “倒也不是……”赵梅尴尬的道。

     本来她以为公子下了山,是想开了不死宅了,结果谁料到公子只是换个地方死宅,根本不打算出门。

     她是公子的贴身侍婢,公子不出门,她当然也不能随随便便离开。

     傅瑜笑而不语。

     若是没有得到青云境之前,傅瑜或许还有些同龄人的毛躁脾性,但修炼了青云诀之后,傅瑜的养气功夫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非等闲人是不可能激得她出门的。

     而且,她也不觉得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尤其是见识过青云境种种后,她对俗世很多东西都失去了兴趣。

     “你若耐不住,不若出去逛逛,倒也不必整日呆在府里陪着我。”傅瑜好心道。

     她知道自己跟赵梅是不同的,她能耐得住性子,赵梅却未必。

     赵梅闻言皱眉,摇摇头拒绝了。

     要是让赵老知道她丢下公子出去玩了,会被处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