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出手
    炼丹室内的解毒丹并不是傅瑜炼制的,傅瑜虽然已经开始学习炼丹,但她还在了解灵药草药理的阶段,并不能动手炼丹,一来他灵力不足以支撑他炼丹,二来不清楚药理很容易炸炉,她的实力还没到炸炉而不会伤到己身的境界。

     灵力要支撑炼丹最起码要达到玉清境第二层巅峰,而傅瑜此时才刚刚入第二层,想要炼丹为时过早。

     至于炼丹室的丹药,在傅瑜发现炼丹室的时候,这些丹药就已经在这里了,傅瑜之所以能分辨出这是解毒丹,也多亏了丹药架子上挂着牌子说明丹药架子上放置的是什么类型的丹药,否则傅瑜现在对丹药的了解,想找出什么是解毒丹那可真是不容易。

     傅瑜不知道这些丹药被放置了多少年,玉瓶上被下了禁制,因此药性被完全封存在玉瓶内。

     这些丹药似乎都是一个人炼制的,因为青云仙门在傅瑜发现之后,只发现过一个人的痕迹。而青云境在她之前已经换了三十二任主人了,为何青云仙门却只有一个人的痕迹?

     最终傅瑜经过自己的探查,猜测这唯一在青云仙门留下痕迹的很可能是青云境最初的主人。

     而除了初代主人,其他三十二任更迭的青云境主人,都不曾到达过青云仙门。

     这其中有何原因导致在她之前的三十二任主人都不曾来过青云仙门,傅瑜并不想知道,以她现在的实力,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她这个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从不做自己没把握的事情。

     傅瑜握紧手里装了解毒丹的玉瓶,心情复杂。

     如果不是这炼丹室里有留存的解毒丹,估计萧韫这次就真的悬了。

     虽然她对袁青的求助视而不见,并且拒绝的十分强硬干脆,但实际上,她并非无心救萧韫。

     最初她没有救萧韫,是顾忌救萧韫之后的麻烦,萧韫是被追杀才受伤的,救了萧韫无疑就得罪了要杀萧韫的人,傅瑜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想牵扯进什么争斗里。

     可惜,在派了赵峰查清楚追杀萧韫的人是谁后,她就放弃了原本的想法。

     她虽然失忆了,但失忆后醒来的记忆都在,并且因为修炼青云诀的缘故她的记忆力与日俱增的变强。

     当初那群试图逃走的少男少女的下场,她可是记忆犹新。

     林修文当时坐在马上,亲眼看着那群半大的少女被奸/淫也没有半分情绪波动,他对人命的漠视让她明白,这人虽然长得儒雅,但实际上却狠绝至极。

     以她对林修文的了解,林修文一定会先调查她,确定她没有任何威胁且没有后台,之后,就会立刻派人解决只剩一口气的萧韫,紧接着就是将傅府满门灭口,这是林修文惯常使用的手段。

     如果换个人,没准她就会拿萧韫做交易,换取安宁,但若是林修文,她可不信任这人的人品。

     既然横竖都要暴露实力,还不如出手救已经知道她实力的萧韫,好歹救了萧韫能交好萧氏,她对萧韫友好,想必太子周呈贤也会降低对她的敌意。

     毕竟她出手救了萧韫之后,就变相的等于站在了端王的对立面,恰巧太子周呈贤跟端王也是敌对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她没有敌意并且还释放善意,周呈贤不是傻子,以周呈贤的地位,他只会尽力的拉拢她,在不清楚她底细的时候。

     虽然有仙人传承在身,但傅瑜没有成仙的意思,既然要在俗世里生活,得罪端王再得罪太子和萧氏,这可不是明智之举。

     若她想称帝,那也便罢了,得罪了这些人,大不了改朝换代就是,可她并没有改朝换代的野望,既然如此,何必得罪大周太子和士族萧氏?给自己找麻烦么?

     她若救了萧韫,好处也是很多的。

     至少跟大周高层搭上了关系,今后端王想找她麻烦,萧韫也不会允许。

     毕竟她可是萧韫的救命恩人。

     顺手再拿了一瓶洗髓丹,傅瑜离开青云境,看了看天色,已经是深夜。

     打开门走出去,直接去了隔壁的院子,这边院子灯火通明,屋子里一片寂静,时不时传出几分低吟。

     傅瑜耳力好,听出是袁青呓语的声音。

     踏进屋内,傅瑜便见浑身是血的袁青趴在奄奄一息的萧韫床头,整个人已经神志不清,脸上的血已经擦干净,头上也裹了一层白布,鲜血从白布渗出来。

     走过去碰了碰袁青的额头,果然烫手。

     傅瑜叹了口气,这人也是傻……不过傻的可爱。

     打开装了洗髓丹的玉瓶,倒了一颗乳白色的药丸出来,塞进袁青嘴里,“就当你忠心护主的福报吧……”

     拍拍手,屋外进来几个丫鬟,傅瑜命他们把袁青移到隔壁的榻上去,然后看向床上陷入重度昏迷的萧韫。

     只剩下一口气的萧韫脸上已经呈现死气,除了吊着的那口气,跟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看了看手里的玉瓶,傅瑜叹了口气,掀开薄被,将萧韫扶坐起来,然后盘膝坐在萧韫背后,双掌贴在他背上,将灵气渡到他体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直接喂解毒丹虽然能解毒,但萧韫之前还受了严重的内伤,就算解了毒,八成也会没命,所以给萧韫服下解毒丹之前,她还得费力将他的伤势用灵气修复一些。

     小半个时辰过后,傅瑜收掌,下榻扶着萧韫躺下,这个时候萧韫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

     灵气对萧韫的好处可不止这些……

     傅瑜倒了一颗解毒丹给萧韫服下。

     毕竟是用灵药炼制的解毒丹,效果比凡间解毒的丹药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不出几息的时间,萧韫身上就开始冒出黑色的污渍,青色的里衣顷刻间被染得乌黑,还散发着难闻的恶臭。

     傅瑜脸色微变,退出屋子,唤来傅府小厮,等萧韫身上不冒出污渍后,再换掉他身上的衣裳。

     做完这些,她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恰在这时,她塞给袁青服下的洗髓丹也发挥了效用,屋内隔间响起袁青撕心裂肺的惨嚎。

     傅瑜嘴角抽了抽,扭头就见丫鬟们受到惊吓般冲出屋子,见到傅瑜站在屋外,顿时踌躇,不知该当着主子的面夺路而逃还是要继续留在这里听那惨绝人寰的嚎叫声。

     傅瑜微微一笑,安抚道,“别怕,我给他吃了点东西,改善他的体质,药效猛烈了些,过会儿就好了,一会儿你们记得把他身上的衣物换下来浆洗。”说完就走了。

     丫鬟们面面相觑——公子,那药效真的只是猛烈了些吗?看上去很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