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求救
    待袁青回神之时,易老早离去多时。

     袁青呲牙欲裂,宛若疯魔般冲出门,“易老,易老,求您别走,救救我家公子吧,求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萧韫还在等人救他,袁青不敢有丝毫懈怠。

     他自责,认为全都是因为他说出傅瑜异常之处,才让萧韫警惕傅瑜,非要来苏州,否则怎么会给人可乘之机?

     “小子,不要再喊了,易老早就回家了,你这样大喊大叫会让邻府的人以为我傅府出了个疯子!”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袁青声音哑然而止,抬头看见树枝上躺着个浑身散发着懒洋洋气息的青年。

     “你,你是谁?”虽然这青年浑身好似没骨头,人也懒洋洋的没甚精神,但袁青却莫名觉得胆寒。

     ——此人实力深不可测!

     青年瞥了眼袁青,道,“我是赵峰,公子身边的仆人。”

     “公子……是傅公子吗?”袁青迟疑的道。

     这般人物,竟然只是傅瑜身边的一个仆人?

     难怪公子对傅瑜不放心,有这样的仆人,背后的势力怕是能毁灭大周了吧?

     赵峰咧嘴道,“你家公子也不是必死,如果有解毒丹,解毒毫无问题。”

     闻言,袁青心中迸发生机,“哪里有解毒丹?”

     “傅府就有啊。”赵峰兴味的道。

     闻得此言,袁青心中一跳,“可是在傅公子手中?”

     “你小子也不笨嘛?”赵峰斜睨袁青一眼。

     赵峰的话让袁青苦笑不已。

     傅瑜手中有解毒丹,既然他有,却没给他家公子解毒,可见是不想救他家公子的。否则昨日就当拿出丹药为他公子解毒了,何至于让他从旁人口中得知傅瑜手中还有解毒的丹药?

     他不敢明抢,在傅府这么多先天高手的保护下,他若动手抢,不但他立刻会被杀死,公子也会彻底没命。

     但若让他去求,傅瑜若真有心出手相救,哪里会让他去求?

     赵峰见袁青得知解毒丹的消息,不但不高兴,反而忧心忡忡的模样,不由蹙眉。

     转而也懒得关注袁青,纵身轻跃,便如飞燕般飞快消失在院子里。

     袁青沉默许久,神情渐渐坚定。

     不管傅瑜为何没有拿出解毒丹为他公子解毒,他若知道傅瑜手中有解毒的丹药却不去求,这与直接杀了公子有何区别?

     袁青走出客院,拦住路过的丫鬟,“这位姑娘,请问府上公子现下在何处?”

     能在袁青所住的客院路过的,也算是在府上有些地位的人,恰巧袁青拦住的正是傅瑜身边另一贴身侍婢,赵兰。

     赵兰认出袁青正是昨日被赵安和安置在客院的伤者,她挑眉道,“你找我家公子作甚?”

     “在下,在下有急事求见贵府公子。”袁青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表情讪讪道。

     赵兰何等眼力?一眼瞧出袁青没说实话,她也没指望这人能如实道出缘由,只指了个方向,道,“公子平时无事便呆在外院大书房看书,你往前走五十步左转就到大书房了。”

     拱手道谢后,袁青疾步往大书房走去。

     赵梅站在大书房廊下,拦住疾步而来的袁青,语气冷硬的道,“这位公子,我家公子有命,没有公子允许,任何人不得打扰,公子请回吧。”

     闻言,袁青心中一沉,看着紧闭的房门。

     ——这是猜到他会来求丹药,所以早早下令拦住他吗?

     袁青心中充满绝望,默然片刻,突然后退一步,直挺挺跪在青石板路上,便是站在廊下的赵梅,听到那‘砰’的一声都替袁青觉得疼。

     “你这是做什么?”虽然吃惊袁青的举动,赵梅依然坚定不移的执行傅瑜的命令。

     袁青没有吭声,狠狠用力磕在青石路上,一下一下,‘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疯了?”赵梅脸色微变,“你这么磕下去,会磕死在这里的!”

     袁青对赵梅的话充耳不闻,只自顾自的磕着头,仿佛没有知觉的傀儡人。

     见袁青不理她,恍若廊下没她这个人,赵梅心中升起怒意,便不再搭理他。

     不出小半个时辰,袁青额头上脸上到处都是血,身上的衣物也被鲜血浸湿,青石板路上沾染着斑斑血迹。

     赵梅见状,心中发憷,轻轻敲了敲门,还没等她出声为袁青求情,门内响起傅瑜冷淡的声音。

     “不是说了不许打扰我么?”

     听到这话,赵梅心中一颤,到了嘴边求情的话就咽了下去。

     公子肯定听到袁青磕头的声音了,但却还是说出这话……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袁青也听到傅瑜清冷的声音,将傅瑜字字句句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他身子一颤,狠狠闭了闭眼,磕头的力道又加重了许多,‘砰砰砰’的声音在书房外接连响起。

     赵梅神情复杂的看着浑身浴血的袁青,余光瞥见院外路过停住步伐围观的下人,横眉冷目的喝道,“看什么?还不去做事?!”

     院外围观的人被呵斥,慢慢的散了。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青石板路,画面触目惊心。

     赵梅佩服袁青的狠,为了救自家主子能对自己狠到这个地步,还真是死忠。

     眼见袁青的动作缓下来,气息也渐渐弱了,再磕下去恐怕就血尽而亡了。

     “袁青,你不要再磕了,再这样下去,你会血尽而亡的!”赵梅忍不住劝道。

     袁青动作不停,“我相信傅公子不是凉薄之人,否则当日我窥视他被抓住也不会轻易放过我,我会一直磕下去,直到傅公子出来为止,若我磕死在这,只当是我命不好……”

     赵梅闻言,大皱起眉,神情不悦,“你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威胁我家公子?”

     “不敢!”袁青磕头的动作依旧不停,“在下听闻,傅公子手中有解毒丹可解我家公子身上之毒,不论傅公子是否赐丹,袁青也要一试。”

     这不是威胁是什么?

     赵梅气的想动手,先前的些许同情也散了。

     还没等赵梅气极出手,书房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傅瑜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奄奄一息的袁青,“为了救你家公子,连命都不要了?”

     “只要能救我家公子,便是拿我的命换也在所不惜。”袁青停下磕头,直视傅瑜,神情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