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大字型
    “小天子,又要老一岁了,心情挺复杂吧?”

     太后那欢乐的预调从电话里头传过来,方承天笑得开心,“我听着这分明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

     “对啊我没说我这不是幸灾乐祸,我这明明就是啊!我都打算好了,到时候你生日蛋糕上边我绝对不写上你的年龄,我怕你哭,太难看了!”

     方承天顿了一下,笑了笑接着说,“那你写什么?”

     “写恭喜发财啊,或者早生贵子怎么样?”

     “太棒,”方承天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凉了,喝到嘴里有点发涩,“不过我生日那天可能回不去,所以你今年可以省了,太后。”

     “那你去哪儿?”那边听着也没太大反应,“去跟川子他们聚吗?不回家吗?不给我请安吗?”

     “嗯,约了川子他们,估计得闹挺晚。”

     那边沉默了一小会儿,方承天听见那边关冰箱门的声音,不是轻关的,应该是使了力气的,那声音听着特别熟悉,“哎,我好惆怅。”

     方承天笑了笑,“周日回去给您请罪。”

     “那我也很惆怅,我心里有事儿,但是我觉得我快憋不住了,小天子,你说我怎么办,我有时候愤怒的想杀人,我一直控制挺好,因为我是一个高贵美丽的太太。”

     方承天心里沉了一下,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你知道么?”太后的声音再传过来的时候就沉了几度,似乎真的惆怅了一样,“其实我本来应该是个女强人,可是老方先生他不喜欢我出去工作,那我也挺愿意在家呆着,我一直觉得我特幸福,幸福得跟我小花圃里种的小花似的。因为我太美丽了,即使我马上都要更年期我还这么美丽,真是天生丽质啊。”

     太后说话经常没什么逻辑,想哪说哪,但是方承天知道她今天想说的不只是这些。

     “你当然天生丽质,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方太太。”

     “可是我最近好像要长皱纹了,”那边轻轻地叹了口气,“我有两个方先生,他们让我如此美丽,我有没有说过,我这一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嫁了一个好男人。虽然我觉得他找了我算是他瞎了眼,哈哈哈,我嫁给了老方先生。还有另外一个小方先生,我这一生最骄傲最圆满的事儿就是我生了个好儿子。”

     方承天眉头皱得很紧,右手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食指关节,短暂思索了两秒才开口,“今儿怎么这么感慨啊?美丽的方太太。”

     太后声音低低的,“因为我今天上午去找王太太聊天喝茶,川子刚好在家。我邀请他周五来我们家一起过生日,他拒绝了我。好忧伤的事情,他说方总不想过生日。好吧我得去绣我的鸳鸯了,小天子,你别强迫我破坏我高贵美丽的形象,你了解我。”

     那边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方承天还是淡淡地皱着眉,脑子里迅速地转着很多事儿。果然,太后这是知道了。

     其实她暗示过他挺多次了,方承天之前就觉得太后或许知道了什么,只不过不想说透。在她看来这种事儿没必要说透,因为她有自信她的好儿子能把这些都处理好,她也确信最后方承天一定会解决好这些,回到正确的方向上来。所以从小到大,他的事儿太后都没怎么管过。

     方承天靠在椅背上,仰头闭着眼睛,太后这次是在提醒他,按照正常来讲他周末应该好好回家过生日,该断的事儿也差不多到时候了。这是俩人之间的默契,他怎么玩儿都行,但是不能碰到她的底线。

     方承天眼前浮现出那样一双眼睛,满是迷恋和沉醉的那么看着他,那眼神实在是太干净太纯粹了,让你舍不得看他难过,舍不得让他失落。

     点了颗烟,只吸了一口,之后就只是放手里夹着,等着它自己燃灭。对不起了太后,这次没法按规矩来。

     “聪聪,你这礼物……”孙健帮着肖聪把东西挪进他们这小铺子里头,忙了满身汗,呼出一口气来,“挺别致啊。”

     他们这小屋太小了,东西往里一塞走人都费劲,都快塞满了,肖聪笑了下,“还得在这儿放两天,我跟小林都能走,我们俩瘦,小健健你自己找空挤过去吧。”

     “真逗,哥还用跟你们似的?”孙健一笑,从两个摞着的箱子上一蹦就迈过去了,回头冲肖聪得意地一扬下巴,“怎么的?哥这大长腿,哥这轻功,你当玩儿呐?”

     肖聪无语,“难为你那两条腿了。”

     “虽然我已告别江湖多年,但是我的功夫还在,”孙健说着从后边又是一蹦,不过这次没蹦好,磕着腿了,落地的时候差点没来个狗啃屎,摸了摸鼻子,“失误了这回。”

     肖聪噗嗤一声就乐了,“两个字形容下你自己。”

     孙健看他一眼,耷拉着眼皮,“逗逼。”

     “哈哈哈,”肖聪开心了,仰着小脖子咯咯儿乐,“不是我说的。”

     孙健过去掐住肖聪脖子,俩人又疯了一会儿。肖聪这段时间心情都好,跟个小狼狗似的,可着劲儿的闹,最后孙健肯定又是大败。

     “不玩了不玩了,一会儿小林回来了以为咱俩疯了呢,”孙健往一边躲,“咱说正事儿吧。”

     肖聪又往他肋巴上戳了几下才算完,哈哈乐着坐好,“啥正事儿?”

     孙健拍了拍他们俩坐的那东西,“这东西你怎么往他们家折腾?再说他们家本来的床呢?这玩意儿弄回去你往哪放?!”

     “还有个空卧室,就是有点小,”肖聪略想了下,“我觉得用我的小三轮就能行,不过得多运几次。”

     “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孙健皱眉想了下,“遇着交警说不准都得拦咱们!”

     肖聪不怎么走心,“咱躲着点儿,没事儿。”

     这个事情小兔子心里都惦记一星期了,心里就跟放开水里煮似的,来回的翻个儿,咕嘟咕嘟冒着大气泡。从来没做过这么大胆的事儿,孙健说的是对的,他除了把自己送出去之外真没别的能送的了。

     于是小葱同学在淘宝上翻来翻去,最后买了张水床。

     据说……挺刺激的。

     配套的小装备也买了些,惊喜不一定有,但是方总绝对会惊讶一小下。嘿,到时候连床带人,都是方总的。

     这事儿肖聪是真上心了,礼物也是纠结了挺久才决定下来,他对方承天……是真打心里喜欢的。

     方承天当然知道肖聪给他准备礼物了,看他这两天偷偷摸摸那小模样就能看出来。小孩儿心里藏不住事儿,这两天一说到他生日眼神儿都发亮,两只眼睛明明白白写着方总我给你准备礼物了到时候我要给你个惊喜我都要急死了。

     其实他也挺好奇小兔子能给他准备个什么,所以王川一伙人给他打电话要给他过生日他都给推了,包括太后那边他也宁可得罪了,就等着当天回家收礼物,不舍得瞎了小孩儿那份心思。

     星期四的晚上,肖聪满屋子蹦跶,就是不好好躺床上睡觉。

     方总无奈,“小葱头咱能好好睡觉了么?”

     “方总你先睡吧,不用等我,我今天不困。”肖聪盘着腿坐在床上的一角,说什么也不躺下。

     “快十一点了,你再不睡我只能收拾你了。”方承天指了指时间。

     “我真不困,”肖聪说得一脸诚恳的,“真的。”

     方承天没再跟他废话,直接过来抓人,扯着胳膊拽怀里来搂着躺好,在他头上温柔亲了一口,“宝贝儿,生日快乐明早再说也一样。”

     肖聪脸红了一下,被发现了。他的确是想等到十二点跟人说生日快乐的,虽说有点幼稚吧,但就是想第一个跟他说,在第一时间。

     方承天关了灯,一下一下轻轻拍着怀里傻兔子,肖聪也不敢再乱动了,老老实实闭着眼睛。不过他还是没打算睡,这比刚才难多了,刚才还能睁眼坐着,这会儿闭着眼睛被方总拍着,还得控制着不睡着。

     方承天以为他睡了,过会儿也睡着了。肖聪偷偷睁开眼睛转了个身,时不时看眼时间。

     十二点的时候方承天被轻轻推醒,睁眼就看见小孩儿眼睛瞪得亮亮的,“方总生日快乐。”

     方承天没说话,看着他在自己旁边乖乖趴着说生日快乐,心里跟有人拿着小铁锤轻轻敲了一下,不疼,只是震得有点麻。

     “谢谢小葱宝贝儿,”方承天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蹭了蹭鼻尖,“完了,你方总感动死了。”

     肖聪不吭声,也凑过去在人嘴上嘬了一口,趴在一边嘿嘿乐着。

     “别傻乐了,”方承天在他头上轻轻弹了一个脑瓜崩,“赶紧睡觉。”

     “嗯,方总晚安!”肖聪赶紧翻身过来躺好,困死了,这都是靠着意念撑着的。

     “晚安。”方承天把人搂怀里锁住,心里一片酸软。

     肖聪虽然头天晚上睡的晚,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精神头特别好,情绪高涨,就盼着方承天赶紧上班。

     方承天有意逗他,“小孩儿,我的礼物呢?”

     肖聪小眼皮一抖,“晚、晚上才有……”

     “这么神秘?”方承天挑眉。

     “嗯,”肖聪点了点头,“方总你什么时候回来?”

     “下班就回来,”方承天扯了扯他小耳朵,笑得挺暧昧,“我在家等你。”

     “我今天下午就回来,我应该会回来比你早的。”肖聪不敢抬头,他一想想他那一套东西就臊的慌。

     “这么乖?那在家乖乖等我吧,回来拆礼物,没有礼物我就拆了你。”

     肖聪抿嘴偷着乐了一下,拆礼物跟拆他……这不是一个概念么。

     上午在小店等今天的快递都送来了,录完单子肖聪就拉着孙健赶紧帮他折腾那堆东西。床体是个圆形,中间劈成两半,估计是为了运输方便,而且这床直径太大了,不分成两半的话根本就抬不进屋里去,直接卡门上了。

     孙健那小三轮没法用,太小了,肖聪这三轮儿大一些,也这能装进一半多一些,也就是后车厢门没法关,有一小半都是在外面露着的。孙健跟肖聪俩人挤着坐在前边车座上,肖聪本来不同意,孙健没感觉,但是他觉得别扭。可是孙健非这样,说要在前边帮他压着点儿,不然小车容易翻。

     把这床搬上去着实费了一番工夫,电梯装不进去,横着放不够宽,竖着放不够高。他们俩只能走楼梯,抬着上去。

     那可是……13楼啊。

     “呼……你给我倒被水,赶紧的!太特么累了!”孙健这会儿坐沙发上喘着粗气,打量着这屋子。

     “辛苦你了小健哥,”肖聪赶紧给他倒了一大杯果汁,挺内疚的,“可是除了你没人能帮我弄这些。”

     孙健瞪他,一口气把果汁全喝了,“甭说这个!不爱听!”

     肖聪乖乖接过杯子,甩了甩胳膊,两个人抬着床板子上十三楼真不是闹着玩的,胳膊都有点酸。

     俩人歇了一小会儿就又折回去运第二块,那天一共折腾了四趟,最后一趟还是孙健也开了小三轮,俩人一块拉东西过去的。因为除了床板还有床头和周围一圈类似沙发的东西,起固定作用,看着特好看。

     肖聪特别小心,往小房间搬东西的时候一直让孙健注意着,别磕着地板,别磕着墙,别把门框磕出印子来。对一个轻度强迫症的人来说,一个无法擦掉的划痕实在是很可怕的事情。

     都弄好了之后都快两点了,床周围有一圈白钢的圆栏杆,这个是可以不用安上的,但是肖聪果断给装上了。当时买他们家的床就是因为他家有栏杆,有别的用的。

     最后才把床垫子挪上来,新水床垫自然是空的,得往里灌水,只有一个挺小的注水孔。

     “我擦,这特么得灌到什么时候去?”孙健看着那小孔眼睛都直了,“这小窟窿眼儿!这么大个床,就水龙头开到最大都特么得灌一会儿!这么个小孔还不得灌俩小时啊?!”

     肖聪也皱眉了,卖家送了个水管,但是这个小房间离浴室和厨房都远,水管不够长。肖聪又特意买了一卷水管,一小天都折腾这事儿了,忙活得浑身都是汗,不过他倒没觉得累,就是怕方总回来之前弄不完。

     孙健看出来肖聪这是真对方承天这人上心了,小孩儿这份心太难得了。他心里挺没底,那边什么情况他一点儿都不知道,万一以后姓方的一甩手撤了肖聪就完了,一年半载的都缓不过来。

     没什么事儿了肖聪就让孙健先回去了,这一整天都是小林自己在那看着店。肖聪心里特别过意不去,看着孙健那眼神都湿漉漉的,又感动又愧疚的。

     “哎呀妈,你可别这么看着我!”孙健乐着,“你当我白给你干活呐?我早晚得找补回来!”

     肖聪也笑了,“谢谢你了小……”

     “谢屁!”孙健打断他,往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我走了啊,你赶紧收拾!”

     说完又加了一句,配上他那贱了吧唧的表情,“你明儿不用去上班儿了,我跟小林我们俩能搞定!再说我估摸着……你也够呛能来。”

     肖聪想了两秒才知道他说什么,当时脸就红了,伸腿要踹他,“你就不能当一天好人!能不能不贱!”

     孙健哈哈哈乐得特别放肆,“我不贱能对得起我这名儿么?!”

     肖聪瞪他一眼,孙健笑得特坏,“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孙健走之后肖聪拿着抹布把屋里地板通通擦了一遍,他们俩抬着东西进来总不可能还脱鞋就是了,都是穿着鞋直接踩进来的。水管一直注着水,真的是太慢了,肖聪干着急也没办法。

     去浴室洗了快一个小时的澡,洗得极慢,十分仔细,里里外外给自己洗了个通透。洗完澡出来水还没放满,肖聪就坐旁边干等着,四点的时候他昨天特意去订的蛋糕送过来了,他这心情看见蛋糕就更不能平静了。

     蛋糕倒是挺普通的,没什么特殊的花样,上边让蛋糕师傅写的“方总生日快乐”。不过他估计等他们俩能吃上蛋糕的时候……怎么着都得半夜。

     这水一直放到快五点,方承天短信都过来了,说他下班了,让小葱乖乖等着。肖聪急得直蹦,水放得实在太慢了,他都恨不得捏捏水管子往里挤挤,说不定还能快点。

     方总每天到家的时候大概就是五点四十到六点之间,好在五点多一点儿的时候水放满了,肖聪赶紧收拾了水管子,把之前特意买的跟床配套的床单和枕头掏出来铺好。

     小兔子红着脸把自己衣裳脱了,只留了条短裤。然后打开了最小的那个小箱子,这个箱子他一直不太敢直视,太大胆了。

     ……里边装的是两只手铐,两条锁链,还有一个皮项圈。

     咳,内什么专用的,锁链两头还绑着黑皮带,看着都觉得挺刺激。肖聪从来没接触过这东西,现在看见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

     床周围那栏杆就是干这个的,肖聪坐床上先把自己两只脚给锁了,另一头分别锁在床边栏杆上头。这床躺着还真挺舒服,能感觉到下面有水在波动,但是也没特别夸张,基本上不动的话没什么感觉,动起来才能感觉到小幅度波动。

     拿钥匙把锁开了,肖聪蹦跶着去阳台对着大门的方向看,这个角度能看见小区大门口,方总的车一开进来他就看得见。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方总那辆深紫色捷豹从大门口开进来。

     肖聪心一下子就开始狂跳,有点儿紧张。赶紧跑回床上躺好,先把两只脚锁了,然后两只手是直接铐在头顶栏杆上,整个人呈大字型锁在床上了。项圈他没带,那个有点太内什么了,实在是难为情……

     锁好之后他这心脏就一直处于高强度高频率跳动中,不知道方总进来看见他能有什么反应,估计直接就得扑上来把他啃了。这方面方总向来强势,而且体力超棒,持久力强,每次都得折腾好几个小时才算完。

     今天他怎么都认了,他上赶着勾人,把自己绑好了往人嘴里送,就是为了让方总开心让他尽兴的。

     最多五分钟方总就上来了,肖聪这心跳得恨不得一张嘴就能直接蹦出来。

     小兔子自己把自己锁了,等着大尾巴狼来啃,这事儿真是蠢得都让人心疼。肖聪一直在深呼吸,但是控制不住脸上发烧,连带着脖子根儿都热热的。

     这五分钟过得十分煎熬,一边想让方总赶紧回来,一边又有点怕那个瞬间。心就来来回回抻着,肖聪支着耳朵听着门外动静,等着钥匙开锁的声音,但是五分钟过了还是没有声音传过来。

     肖聪没多想,就当方总今天停车时间长了,或者接了个电话?依旧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等人回来。

     又过了五分钟,也或者是十分钟,他这儿没有时间,只是觉得差不多过了那么长时间。方总怎么还没上来?

     时间越来越久,肖聪这心里头有点慌了。

     他把自己锁了,最后锁上左手的时候是身子抻过去,用下巴扣上的锁,这会儿别说钥匙不在身边,就是钥匙就在他手上他都没法把自己解开。当然也没法拿手机打电话问问。

     跟后来比起来,最开始那五分钟真的说不上煎熬。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有可能是半个小时,有可能是一小时,不太清楚。肖聪听见手机在响,先是两条短信,然后是电话。他很确定这是方总打过来的,但是他没法接,只能静静地听着它响。不过手机响了他至少放下心了,这说明方总没出什么意外,否则也不会给他发短信过来。

     这么躺着真的很难受,没法翻身,也不能动,胳膊和腿能动的幅度很小,这姿势坚持久了有点折磨。

     天越来越黑了,肖聪一个人被困在这张床上。他发现自己又蠢了,他忘记在恒温板上设置温度了,十一月的天,床里灌的都是自来水,这会儿心里不燥热了,才感觉到从身下漫上来的刺骨的冷意。

     光着身子的一只小白兔,安安静静地守着一间没开灯的空屋子。他不能动,身上越来越冷,心好像也跟着冷了。

     方总……方总他又食言了。

     他肯定是有事儿了的,方总肯定有急事儿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