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罚款
    肖聪这种实心眼儿的孩子肯定不会用小心思去讨好方承天,想起什么做什么,脑筋一点儿都不拐弯的。可是偏生经常说不准哪个点就戳着方承天心里了,一颗冷硬的心让他戳得都是小裂口,眼看着外边那层就要碎开了,露出温热柔软的内里。

     那晚方承天把人紧扣在自己怀里,肖聪快两周没在这张床上睡了,这次躺在上边各种满足。尽管洗澡的时候就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结果方承天把他往床上一放的时候,小兔子自有意识地滚到自己那边躺好,脸还在枕头上蹭了蹭。

     隔了这么长时间方承天才又把人抱到怀里睡,加上之前畅快地做了一次,那晚他睡得格外舒服。

     肖聪这些年早睡早起的,生物钟准着呢,第二天早上按着每天的时间起床,那时候方承天已经起来给他做早饭了。肖聪光着脚从卧室迈出来的时候一眼就见到方承天在厨房煎鸡蛋的样子,这人连衣服都没穿,就只穿了条长裤。那副样子可真是说不出来的好看。

     “不睡了?”方承天听见声响回头看他一眼,笑了笑。

     肖聪点头,之前每天这样都习惯了,这次分开了十来天才觉得这种生活珍贵,一时之间站在那竟然有点不舍得动。

     “头发又睡的跟小疯子似的,”方承天看他那傻样也是心情格外好,“赶紧收拾完过来吃饭。”

     分开这几天带来的想念,再加上昨晚的激烈,肖聪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去洗漱。低头想了一下,然后还是颠颠儿跑到厨房,趁着方承天低头做早餐的时候在人脸上吧嗒就亲了一口。

     方承天挑眉,连眼角都带着柔软笑意,没等他倒出功夫来呢小兔子又蹦蹦哒哒跑走了。

     这点儿出息。

     跟前两回比起来肖聪这次适应多了,至少没像上回似的走路都别扭,腰和腿肯定还是有点酸,但是不严重。恋人间每次做过这种事儿了心情就会变得有点儿不一样,比如肖聪今天就一直都挺开心,想起方承天来就美不滋滋儿的冒着泡泡。

     方总那头也差不多,不至于像肖聪这么不淡定,但是整个人的气息都是软的,心情一直不错,连秦芷那姑娘犯了一个十分低级的错误他都没深说。

     自从上回周可可跟秦芷在办公室吵了一次之后,这姑娘倒是消停了不少,至少对同事态度上改多了。但是毕竟学历在呢,让她跟上大家的速度确实是挺难为她,不过对她本来就没什么要求,简单的填个表做个记录什么的。

     结果这种小事儿也是经常出错,而且错的都十分离谱,让人说她都不知道怎么说,感觉就不是一个层面的,无法交流。

     她出错了方承天没怎么说她,表情也挺温和,就笑着跟她说让下回注意点儿。姑娘心里挺感激,方承天要求向来高,返工重做是常事儿,结果对她一直挺宽松。而且上回她跟周可可闹矛盾的时候方承天也没偏袒着自己助理,俩人公平对待。

     这种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的姑娘怎么可能不多想,加上方承天本来就招人注意,时间长了秦芷的心思就有点偏。

     其实她真的是想太多,方承天对她要求不高不是对她特殊待遇,其实是压根儿没瞧得起她。她那点能力跟他们这儿的人怎么能比,要求了她也办不到,有什么用。

     姑娘缺的就是这点自知之明。

     那天中午方承天吃饭回来发现桌上摆了一盒手工饼干和一杯奶茶。他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周可可放这儿的,那姑娘经常吃着什么好吃的不忘了给他带一份,虽然他不怎么吃。结果出去看了一眼,他那小助理吃饭还没回来,办公室总共就没几个人,除了秦芷之外剩下都是男的。

     方承天了然,东西他都没动,奶茶直接插了吸管扔了,饼干放办公桌一边儿看都没看一眼。

     周可可心思细,下午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连想都不用想,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暗暗撇了撇嘴。方承天看她撇嘴那样儿乐了,小声说了一句,“别撇了,下班晚点儿走,给这个带上。”

     “诶?”周可可先是瞪大着眼睛,然后咧嘴笑得挺开心,“这样不好吧方总?”

     方承天冲门口看了一眼,然后冲她嘘了一声。

     周可可默契地点了点头,笑得贼溜溜地出去了。方总这一身正气的,太让人放心了简直是!

     虽然方承天向来厌恶这事儿,不过也还是挡不住他今天心情舒畅,下班回家的路上还特意去买了束花。家里那小兔子太招人惦记,方承天只要一想起他昨天乖乖靠在自己身上叫“老公”的样就觉得浑身发热。

     小葱头回家看见那束花之后愣了好半天,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他从来没收过这东西,这会儿看着方承天抱着一大捧花站在他面前他有点无措,眼睛里含着希冀,“方总……?”

     方承天故意逗他,“不想要?”

     肖聪赶紧摇头,想给花抱过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主动伸手接,只能冲着方承天笑,“想的。”

     “那赶紧拿走啊!”方承天又往他身前递了递,“我胳膊酸了拿不住可就掉了。”

     肖聪笑了,两只眼睛都眯弯了,双手接过花抱着,眼睛里头亮晶晶地闪着小碎光,“谢谢方总……”

     方承天从身后搂着人,在他脖子上亲了亲,语气挺宠,“不客气。”

     那晚俩人坐在床上腻歪的时候方承天拿出了两张卡,肖聪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眨巴着眼睛也不伸手接。

     方承天先递给他一张,“这是你当时买我用的那张卡。”

     肖聪赶紧摆手,他要钱有什么用啊,再说买都买完了的,这还有要回来的道理么?

     方承天没理他,直接把卡塞他手里了,又递过去第二张,“这个是我的违约金,小葱先生收好吧。”

     “我不要,”肖聪摇头,“方总我要钱没用的,都说好了我……我买你的,你还给我是什么意思呢?我不要。”

     “傻样儿,”方承天笑着揉了揉小脑瓜蛋子,“你吃亏了你不知道?你当时买的是星期五,结果我失约了,所以我得给你赔偿金,快收好了,留着你的小银子下回包养我。”

     肖聪还想再说什么,方承天直接给他堵回去了,用他喜欢的方式。咬着小舌头尖儿使劲嘬了两口,“着什么急呢?你方总贵着呢,以后还得多少个美丽的夜晚啊,你不拿着可就买不起我了。”

     肖聪知道方承天逗他,不过还是抿嘴笑着收了,那就下回再买吧,方总的滋味……很美味呢。

     那晚睡觉的时候肖聪都是把他那一大束花放在床边地板上的,伸手就能摸得到,睡着之前时不时就伸手过去摸摸,方承天觉得挺好玩儿,抓着小爪子不让他摸。肖聪也不说什么,就眯着眼睛乐。

     俩人现在正是甜蜜着互相惦记的时候,甭管多大岁数的人都一样,肖聪年纪轻,方承天也没比他强哪去。

     星期六早上方承天抱着人说什么都不让他起,什么耍赖的招都用上了,两条胳膊紧搂着他,哼唧着不干。非不让人上班,肖聪一边求着一边想乐,伸手轻轻推着。

     “你推我也没用,”方承天嗓音带着刚起床是特有的慵懒,半眯着眼睛像一只大猫,“今儿不许上班儿了,在家陪我。”

     “方总你别闹么……”肖聪其实有点儿不好意思,虽然他也想不起来,俩人安安静静在家呆着,但是不行啊他还得赶在孙健去之前到呢,“我晚上早点儿回来成么?”

     “不成,”方承天就是不动,“不许去。”

     俩人又磨蹭了一会儿,肖聪简直是哭笑不得,后来硬是红着脸答应了好几个不平等条约才算完,赶紧爬起来穿衣服洗漱去。

     关键是肖聪他这职业实在是不自由,一天假期都没有,俩人打好上到现在也没约过会什么的。每天他一大早就走了,傍晚回家,顾忌着他第二天还得起早,晚上也不能出去闹太晚。

     方大尾巴狼对此有很大意见。太不幸福了,周末还只能自己在家守空房。

     按理说肖聪是可以不起床的,直接跟孙健说明白,以前就想好了的。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肖聪不想那么做,他就是不想说出这事儿来。开着小三轮往店里去的路上肖聪还有点儿后悔,为什么早上没顺着方总的意思呢,反正早晚也是要说的。

     他觉得可能是方承天太让人捉摸不透,猜不到他心思,也不知道他的态度明天会不会变。肖聪是对自己没自信。

     方总这么好个男人,究竟要多好的人拿来配他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好困,我想不起来要说啥了……zzz

     谢谢有琴十七、小诗、永安、槐安浊贤、x好朋友们的地雷,好感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