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小嫩葱
    方承天这几天有点感冒了,时不时咳嗽两声,鼻子也有点红,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公司里他手下的员工拿他开玩笑,“方总你这鼻音还能更性感点儿么?!这还让人怎么上班儿啊?”

     说话的这位女员工,纯粹开玩笑的,她们家孩子都两岁半了,就是总爱装年轻,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年过三十这事儿。

     “丽姐有你这样的么?方总在他办公室一天你都见不了几回,我天天跟你旁边坐着呢!我这鼻音都持续四五天了怎么没见你说我性感呢?”

     “哟,林子你也感冒啦?怎么那么不注意呢你这孩子。”

     “……”林子扭头一脸悲伤,“丽姐虽说我们组上回抢了你们组的活儿,你也不能这么不待见我啊咱俩不是好同事了么难道?”

     这句话说的周围几个人全乐了,连方承天都笑了。谁都知道林子上次企划找高人帮忙了,别的几个组长最近都不怎么搭理他,其实就是逗他玩儿,林子是几个组长里头最年轻的,能咋呼。方承天是起来去茶水间泡咖啡的,顺便活动活动,办公室就他自己一个人也挺没意思,所以他时不时出来转转,抓抓有没有上班时间偷着摸鱼的什么的。

     底下员工都不怎么怕他,方承天这人不计较,小来小去的事儿也不会抓着不放,办公室人人平等也没偏着私着谁,所以大家都挺喜欢他的。尤其是女员工,以周可可为首,因为方承天他们家快递太多,而且什么都有。那些女生可能喜欢的小东西小摆件小零食什么的他有时候都直接拿公司来给她们分了,他不怎么当回事儿,东西不多值钱,但是小姑娘们喜欢啊。

     她们上司长的又帅,还大方,时不时还给个小惊喜小礼物什么的,该涨工资的时候还能帮着他们部门员工去跟上头力争。这种上司上哪找啊?!

     “林子你还好意思说呢?!”周可可在这边瞪他一眼,“咱们这儿就你最先感冒的,你感冒你还不好好戴口罩!就是你给方总传染了,过两天我们也得让你传染了!”

     方承天本来站旁边喝咖啡看着他们说话,听见她这么说顿了一下,默默把咖啡放一边,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了。

     “啊方总我不是说你!”周可可看见方承天戴口罩才发现自己这话说的太有针对性了,一脸尴尬的,“我真不是说你!方总你快摘下来吧闷着多难受啊……”

     后边人有偷着笑的,周可可都听见林子那憨了吧唧的声音了,回头瞪他一眼。

     方承天装着叹了口气,拿起他的咖啡,闷着声音说了句,“世道不好混了,我还是回我屋吧,你们这儿太不友善了。”

     他们这段时间该忙的都忙完了,上班没什么事儿,方承天晚上下班早一点,还挺悠闲。肖聪有天来送快递的时候听着方承天声音不对,抬头看他几眼,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小声问了句,“方先生你感冒了么?”

     方承天挺意外,小纯兔今天敢主动跟他说话了?笑了笑,“嗯,好像有点儿。”

     肖聪又瞄了两眼,然后低着头,眼睫毛还挺长,忽闪忽闪的看的方承天心竟然有点痒,“你好像……发烧了吧?”

     方承天挑眉,心里觉得好笑,问他,“你怎么知道?”

     “你脸有点红,”肖聪不太好意思,“好像是发烧了。”

     “有么?”方承天嘴角挑出抹弧度,眼睛带着勾的,摸了把自己的脸,“是有点烫。不过也可能不是因为发烧。”

     肖聪愣了愣,“啊?”

     方承天冲他眨了眨眼,挺自然地说了句,“我心里激动的时候也脸红。”

     肖聪直接让他这句话说傻了,他、他什么意思?不过肖聪没敢想是因为他,他就以为是方承天自己在家干什么激动了,看电影还是什么。不过肖聪很不愿意承认的,他一想到他自己在家激动,第一反应就是撸管儿什么的……

     肖聪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你丫可真是没救了。

     不知道怎么反应,半天才慢半拍对方承天说,“方先生你一会儿吃点药吧。”

     方承天耸了耸肩,“我家没药。”

     肖聪又愣了,13栋经常冒出来这些他没法接的话,“啊……那……那你明天别忘了买。”

     方承天把快递单子递给他,说了句,“我从来不买药,不爱去药店。”

     “……”这次肖聪是没法接了,但是看着方承天很明显不自然潮红的脸,他心里还挺不放心的。

     他自己感冒发烧什么的也从来不吃药,反正一般的感冒周期也不过就是一周左右,挺过去了就好了,身子没那么金贵。不过到了方承天这儿他就觉得有点儿揪心,听着他嗓子哑了肖聪就觉得别扭,还是喜欢他没病时候的声音。

     第二天送货的时候肖聪犹豫了挺长时间,小三轮开的都特别慢,不像平时那么欢快地飞驰。最后还是绕道去了那边的一家大药房,买了一盒退烧药和感冒药。小心翼翼揣进兜里,手在兜外边摸了摸,心里有点忐忑。

     那天方承天开门收件的时候明显就更重了,嗓子昨天只是有点哑,今天就已经哑得很严重了,咳嗽得也挺厉害。肖聪当时皱着眉很想跟他说“你赶紧打针吧别挺着了!”但是嘴张了张又闭上了,这样折腾了好几次,最后也没敢说出来,而且连兜里的药都没敢给他。

     “方先生你吃药了么?”肖聪小声问了一句。

     方承天吸了吸鼻子,摇头,“没,不喜欢吃药。”

     肖聪看他两眼,眼睛眨巴眨巴,手放兜上摸了摸,还是不敢往出拿。方承天看着他那副样子心里想笑,小兔子还真是纯啊,脸上全是担忧,那小眉头皱的,小孩儿真挺可爱的。

     不过方承天是真挺难受的,而且他也真的没有吃药,不喜欢药店的味道,每次闻到药店的味道他都有点想吐。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嗓子多少能舒服点儿,打算回床上接着躺着。还没等走到房间就听见门铃又响了,方承天挑眉,转回身去开门。

     走廊没人,方承天只看到了门口地上静静地摆着两盒药。两个小药盒乖乖地躺在门口小毯子上,看着又孤单又可爱。

     那一瞬间方承天突然感觉心像被浸过热水的毛巾给敷了一下,又暖又软,有点发胀。

     肖聪是跑着下楼的,一路飞奔,一步迈三四个台阶,他都怀疑他现在把嘴张大点儿心能直接从嗓子蹦出来,跳得太快了,根本压不住。他实在是不敢当着面把药给他,他受不住方承天的眼神,而且他为什么给人买药啊?他就一送快递的,人凭什么要他的药啊?!

     方承天从阳台看着肖聪用十分滑稽和迅速的动作一下子蹦到他小三轮上,赶紧打火,那小车绕着花坛转了个圈,从小黄车变成了小黑车,十分快速地从视线内消失了。

     其实白天的时候周可可给了他一盒感冒药,被方承天放办公室了,没吃。公子哥从小就不爱吃药,小时候一生病了他们家太后得抱着哄着好半天才能吃掉一片。周可可给他那盒他笑着道谢接过了,人出去后却是看都没看就放抽屉里了,从小到大吃药的次数都是有限的,真厌恶那东西。不过他手里拿着门口捡来的两盒,低头看了看上边的说明,默默地就着刚才倒的水吃了。

     那天晚上肖聪躺在自己小床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这事儿,不知道方承天是怎么想他的,正常人都得觉得他有病。热心过头了吧。

     洗完澡正在被窝里暗自忐忑的时候突然听见手机来了条短信,挺意外的,他这手机一般除了孙健给他打就是想邮快递的,但是这个点儿了,谁能这个时间邮快递啊?

     他看见屏幕上那串数字的瞬间心都不跳了。

     13栋的号。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肖聪才点开看,看之前想了好几种可能,脑子转的挺快,不过还是想不出来他究竟说了什么。打开短信上边就短短几个字:“小孩儿,谢谢你的药。”

     肖聪的心脏在那一瞬间不会跳了之后是猛烈的狂跳,失控了似的,手都有点儿抖。怎么也想不到13栋能发这么条短信过来,这一句小孩儿把肖聪魂都给叫没了,傻傻地盯着手机上那几个字,整个人处在失神的状态中,不知道该回什么。

     方承天躺床上发完那条短信之后能想到那只小纯兔子收到的时候是什么反应,除了傻就是愣,那孩子反应有点慢。多少年没这么发短信逗过别人了,这通常是川子爱干的事儿,方承天比他痛快多了。见着合适的直接办,完事儿了给钱走人,多了的话不说。

     半个小时之后才收到他回的短信:“不用谢,方先生你好些了么?”

     方承天看着这条短信一下就乐了,不知道那小孩儿是怎么把这句话给纠结出来的,明明心里激动着还装着一本正经的回短信,看这么短一句话他纠结了半个小时就知道了。

     方承天本来想再发两条逗逗他了,但是看了眼时间,按着他半小时回一条的速度估计他再发两条这孩子今晚不用睡了。所以还是算了,没再发,看着那串数字笑了一下,存进了通讯录,备注写了个小葱。

     而且这是颗小嫩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