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喜欢?
    孙健这天来的时候给肖聪带了一饭盒他妈包的饺子,全肉馅的,咬开一口里边一个小肉团子,油很足,站着酱油醋汁特别香。他其实很惦记着肖聪,每次他们家做什么好吃的了都记得给他带过来一份。

     肖聪的生活还是挺苦逼的,除了他之外可以说是没朋友了,又没有亲人,平时就住在他们小店的里边小房间,厨具设备就只有一个电磁炉和一个锅,几个碗和两双筷子。午饭俩人一起订餐,早饭和晚饭就不一定了,大部分时候他自己出去买东西吃,也有时候不想出去了就煮面。

     后边小房间里常年都存着一箱方便面,看着都觉得没营养。

     不过现在这些单身男人有几个会做饭的,更何况肖聪这设备也有限,他那小破锅也就煮个面还成,炒饭都炒不了,太薄了,一碰上油说不准直接漏了。

     “我看要不这么的吧!”孙健叼着烟想了想,“以后我天天早上给你带饭过来,不过通常都是前一天晚上的剩饭,我妈做粥或者蛋炒饭,说不上多好吃但是总比你吃方便面强啊!你看你瘦的!”

     肖聪一听赶紧摇头,“太麻烦了,我这样都习惯了!”

     “你习惯什么啊?!”孙健瞪他一眼,“你这样也不是长久办法,还能总吃泡面?那多没营养啊!”

     “我没总吃,我还吃别的了。”

     “我知道!”孙健吐了口烟,“那不也是晚饭么?我看最近早饭你都没吃吧?”

     肖聪没说话,因为他最近的确没出去吃早饭,都赶在中午一块吃了。其实真不是他省钱或者怎么的,他没觉得方便面难吃,再说他就是嫌出去吃太麻烦,而且他这人吧,特别不喜欢在别人都成帮结伙的时候只有他自己是一个人的这种感觉。

     每当这样的时候他心里的孤独会被放大无数倍,比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强烈很多。

     所以肖聪特别不愿意自己在外面吃饭,大多数时候也都是买回来吃,在外面吃的时候不多。

     最后他还是拒绝了孙健的这种提议,其实以前他就提过好几次了,不过肖聪从来没同意过,不愿意给人家添麻烦。他自己一个人就挺好的,真没故意苛待自己,反正他俩现在挣钱也不少,去掉汇出去的每个月还能留下一些,他对钱也没什么太大概念,稳定下来之后就没什么太大用。

     跟肖聪相比起来,方承天算是一个很注重品质的单身男人。

     对生活里的一切要求都很高,吃穿住行,可能是从小家里就这么个养法,公子哥么,怎么都不会亏待自己。他曾经花了挺长时间跟他们家太后学做菜,后来入了门之后就能自己研究了,像泡面这种东西他这辈子吃过的次数都是有限的。宁可给自己做了顿饭之后吃没几口扔了也不愿意随便做点什么将就。

     这几天太后的购物疯狂度又升高了,买的东西越来越离谱,方承天每次拆快递的时候都得做点心理准备,不一定就能拆出个什么来。这周的东西都挺奇特,有一排小碎花布的衣服挂,两双拖鞋,一个用来削土豆片的东西,竟然还有一套儿童水彩笔。

     方承天问了才知道原来这几天她又萌上淘宝付邮试用了,天天九块九里边挑,这还不如之前了,好歹买的东西还靠点谱。方承天看着自己家里堆的这些东西笑了笑,不知道送快递那小孩儿心里怎么纳闷呢,挺大个男人竟然是个网购狂。

     这天方承天在公司加了个班,他们大老总这几天可能会过来审查,本来下个月中旬弄出来的企划,上头给指示让这月底就弄完,于是他带领着底下一群小兵进入了紧张作战状态。肖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正给一帮加班的小战士们开着会呢,看了眼手机,他记得这个号码,是那个快递小哥的。

     方承天把电话按了,发了条短信过去:“我今天不在家,东西先放你那,明天一起吧,辛苦了。”

     肖聪盯着那条短信心里又激动又失落的,失落是因为今天看不见13栋了,激动的原因倒是很简单,因为方承天给他发短信了,方承天知道这是他的电话号。肖聪坐小三轮上看着手机,就几个字敲了能有十分钟。

     “好的,方先生。”

     肖聪把方承天快递又用小三轮拉回来了,把东西拿到屋里还挺小心地摆柜子上,一个小箱子装的,不知道里边是什么。

     他原本对13栋的想法挺简单的,就是觉得他帅,撸管的时候可以想想,脑补着他的声音和样子容易让人振奋。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好像不是那么单纯地耍流氓了,可能是从那片创可贴开始的。反正肖聪觉得现在对方承天的想法有些特殊,好像是有点喜欢的。

     那是个很迷人的男人,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特别好看,每次肖聪看见方承天笑都感觉心里发酥。就跟让什么东西蛰了一口是的,有点痒还有点麻。

     那晚肖聪洗澡的时候舒爽地撸了个管儿,热水浇在身上特别暖,他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堆,不过到了最后那几分钟的时候自动切换成了方承天,跳不出去了。习惯这样了,他撸管时候耍方承天的流氓都不是一天两天了,特别没下限。

     肖聪释放了之后有点脱力,站淋浴下边冲水的时候想着,嘿,肖聪你丫可真不要脸。

     之后一天肖聪也还是没看见人,因为大概在下午的时候方承天就主动给他发了条短信:“今天如果有快递的话也放你那吧,我不在家。”

     肖聪这次回得挺快,跟昨晚一样,回了句:“好的,方先生。”

     方承天又回过来一条:“谢谢。”

     肖聪本来没想回,但是又舍不得放下手机,打了删,删完再打折腾好几回,最后还是回了条“没事儿。”

     之后几天肖聪都没去13栋,因为方承天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班,每天回来的时候都八点多快九点了。有天方承天打了个电话给他,让他把单子签了就行,东西到时候一起给他,不用一直等他签收。肖聪没同意,他知道方承天是怕他东西一直送不出去拿不到钱,而且也经管的麻烦。

     公司的事儿结束正巧赶上个周末,那个星期六方承天一直在家补眠了,一觉醒来都中午了。给自己做了顿午餐,也没打算再出去,这段时间有点累,没缓过来。

     在床上又躺了会儿,还看了两个电影,方承天烟瘾不算大,但是想抽的时候拿不到烟也是挺闹心的。他其实不愿意下楼折腾一趟,超市离他们这栋挺远,在小区大门口,得走挺远,所以忍了一下午了,拆了一包快递邮回来的糖嚼了嚼,味道还不赖,看着像奶糖结果还有点酸味儿。吃了好几块了,他拿起袋子看了眼,刚开始没看懂,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敢情这是减肥的啊!跟泻药一个道理。

     顿时就觉得这糖味儿乱七八糟的怪。方承天皱着眉喝了杯水,要说他们家太后是真能折腾。

     门口超市里头有个中年阿姨,烫了一脑袋小飞发,远看着就跟头公狮子似的,挺可爱。这阿姨每次看见方承天那眼神儿都特亲切,凑过来说了好几次了,“孩子啊!咋还单着呢?不想找个伴儿啊?”

     方承天笑着,“我不着急,阿姨。”

     他每次都这么说,给人阿姨急的,她们家有个姑娘,大学毕业了长得据说挺漂亮,现在还没对象,这阿姨就相中方承天了!每次看着他都怎么看怎么顺眼,恨不得他过来买东西都不要钱了。这也是方承天不愿意过来买东西的原因,太麻烦。

     “孩子啊!你得少抽点儿烟啊!你这年纪轻轻儿的抽烟太多了等老了肺子可不好啊!”阿姨满脸的关切之情,恨不得拉着方承天给讲讲养生之道,轻易不愿意放他走。

     方承天从那门里出来的时候狠狠松了口气,这阿姨实在太热情了,过来买次东西比在公司开个会都累。

     拿着烟往回走的时候方承天无意扫着了那个一半黑一半黄的小车厢门,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小车竟然还觉着挺亲切。方承天看见肖聪站车旁边打着电话,然后就一直站那等着,也没见他拿东西上楼。

     方承天挑眉,走到快拐弯的时候看见有人从楼上下来了,肖聪这才上后边取了东西递给那人。方承天本来没想太多,打算拐过去把他东西签了直接带走得了,不折腾那小孩儿再过去一趟了。

     不过方承天现在挺诧异,肖聪平时都是把东西给他送楼上的,不过刚才那俩人的东西他都没送,他有点想知道他是都不送还是碰巧这两个没送。

     肖聪压根儿不知道方承天在他身后看见他了,心里还美着呢,车上还有15栋17栋的两件,今天13栋没打电话来,所以很可能今天他在家了。肖聪每天送东西的时候都把方承天那几件带着,然后晚上再带回去,因为有时候他出来送货也不知道方承天会不会在家。

     肖聪心情挺愉悦的,送完这俩件就能去13栋啦。

     方承天就在后边慢步走着,点了颗烟,看着肖聪开着车奔着15栋去了,上楼回家之后从窗户往那边看了看,肖聪那小车还挺显眼,车上那小黄影挺明显一直在那坐着,他都是打了电话等人下来取的。

     方承天挑眉,眯眼看着那小黄车,笑了笑,有点意思。

     肖聪今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声音听着都挺轻快,“方先生您今天在家么?”

     “在家,你过来吧。”

     肖聪挂了电话之后把手机揣回兜里,在小三轮上颠了两下,绕着花坛转了个圈调头,看着13栋那楼都觉得比别的栋建的都好看!

     上楼这个过程还挺费劲的,因为这几天攒了好多件东西,不太好拿。肖聪抱着一个大箱子,上边摞了好几件箱子袋子什么的,堆得挺小心的。方承天开门时候挺惊讶,竟然这么多。赶紧从他手里接了过来,肖聪递东西给他的时候也没放松,那几样东西他紧张着呢。

     方承天不动声色扫他一眼,看着肖聪那副紧张的样子在心里笑了一声。

     “方先生,这几张单子麻烦你签下字。”今天肖聪胆子挺大,还敢抬头看着方承天说话了,主要是他实在有点兴奋,好多天没看到了。

     方承天签字的时候不经意问了句,“你每件货都给送上楼不会太辛苦么?”

     肖聪愣了,没反应过来,“啊?”

     方承天看他一眼,冲他笑了笑,“我看别的快递员都不给送货上楼,像你这样一天得上多少次楼啊?不累么?”

     肖聪让方承天那一笑就直接给笑酥了,更不知道咋回了,他还能说其实不怎么累我就给你一个人送了?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说了一句,“还行吧……不怎么累,习惯了。”

     方承天闻言抬头盯着他看了两秒,肖聪都让他看懵了,刚想接过单子扭头跑走的时候方承天突然就冲他加深了刚才那个笑。

     肖聪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笑,方承天长的特别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很温和,眼角有很温暖的弧度。但是他现在这么笑让肖聪瞬间就连呼吸都乱了。

     太……太勾人了。

     那天肖聪走的时候整张脸都控制不住红透了,甚至是露在帽子外边的小耳朵。

     方承天关上门之后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原来那小纯兔竟然也是个小gay。方承天是什么人,肖聪心里那点小心事怎么能逃过他那双眼睛,联系一下他之前种种反应瞬间就明白了。

     方承天把那些东西随手丢在沙发上,笑了一声。

     呵呵,喜欢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