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剑客×5
        京城确与底下的州府有些许不同。

         车马如龙,花红柳绿,连姑娘家的胭脂都比别处闻来更加甜腻。黎安候在明月楼的门口,等陆子穆和那些同来的贵族子弟寒暄完出来。他侧目望去时,隐约可见那些坐在桌旁饮酒的少爷们在嬉笑着往他这边指指点点,却不知在说些什么。

         即使并未听见他们谈论的内容,黎安也能大概猜出不是什么好话。

         日头有些烈了。

         黎安退后一步,躲在屋檐的阴影下。

         街上的喧杂中夹杂着几声蛐蛐的鸣叫,黎安眯着眼睛往那边看了看,终于在一隅看见了一个提着竹笼的老人。他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钱袋,思虑了几番,还是没把步子迈出去。

         听这蛐蛐声不像凡品,要是燕绥在这,大概就买下来了。

         但想想这几月内怕是不会相见,他又不会养蛐蛐,估计没过几日就死了。

         黎安又回头看了眼酒楼里的陆子穆。

         陆少爷被一群同龄的狐朋狗友围在中间,还一边拿着折扇轻轻打着自己胸口,笑意风流。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只是发下的耳根有些发红,大约是旁人说了什么调侃的言语。

         陆子穆不敢与人轻易结交,怕自己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就会被人当成把柄,影响了他爹的仕途。真心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都与他毫无干系,反正他也不在意今后的仕途如何。

         “陆兄,”先前给陆子穆倒酒的青衫少年嬉皮笑脸道,“门口的那位,是何方人士?”

         “贴身侍卫。”陆子穆说,“武功尚还了得,就允他跟着了。”

         青衫少年又往门口瞄了几眼,见那小侍卫还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处,一张漂亮脸绷得紧紧的,倒有几分可爱。

         “这般长相哪能当侍卫,”青衫少年笑道,“怕还需陆兄替他打点。”

         陆子穆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推开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道:“绣花枕头入不了陆家的门。”

         陆子穆不想让燕佩与仕宦人家扯上关系。

         他隔着人群看向门口的燕佩,忍不住想了些有的没的,一晃神,就发现燕佩已经不见了身影。

         陆少爷刚想说的话梗在喉咙里,抓着折扇就冲出了酒楼大门。

         四处张望了两眼,陆子穆就瞧见了不远处骑在玉花骢上的少年。

         少女单手拉着马绳,秀气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陆子穆忽然发现马后还拉着一个轿子,待玉花骢完全冷静下来后,轿子里的姑娘才怯怯地拉开布帘,水灵灵的大眼睛还带着些惧意。

         黎安回头看了眼身后衣着华美的小姑娘,有些别扭地安慰道:“已经无事了。”

         他方才见这马匹有些异常,果真是被人下了发狂的药,马夫掌控不得,硬生生地被甩了出去。幸好药效不长,过了时候马匹自然就会安静下来。黎安暗下用指尖揉了揉自己的掌心,马绳在他掌心勒出了两道红痕,倒没出血,只是有些火辣辣的痛。

         以后还是不出这风头了,刚才差点就被马蹄子踹到。

         幸好他以前选的万人迷buff还有加幸运值的功能。

         轿子里的小姑娘瘪了瘪嘴,泪珠子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两边脸颊红扑扑的,她盯了黎安许久,才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黎安木然地看着小姑娘,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以前都是这样哄孩子的,应该没毛病啊……难道是现在脸太嫩,安慰效果给削减了?

         “呜哇哇!小姐您没事吧!”小姑娘哭了一会,被落在后面的丫鬟才匆匆赶到。丫鬟才刚赶到小姑娘轿前,就跟着小姑娘一起哇哇地哭了出来,“小姐您千万不要有事啊!您要是有事奴婢要怎么和老爷交代啊呜哇哇哇——”

         黎安:……

         正常来讲不应该先检查一下小姐的伤势吗,一上来就哭有什么用。

         他现在不想哄孩子,也不想听这个丫鬟的鬼哭狼嚎,但是又不知道要不要直接离开。

         “谢谢这位公子出手相救……”还在哭唧唧的丫鬟这才发现在马上一脸冷漠的黎安,连忙掏出小手绢抹了抹眼泪,垂头向他行了个礼。

         黎安说:“这里恐是有人要陷害你家小姐,还是早点回府为好。”

         丫鬟身形一颤,抬头喏喏地看了黎安一眼,才答谢道:“多谢公子提醒。若公子以后有何处不便,李府定会尽力相助。”

         “李府?”黎安下马的动作一顿。

         丫鬟只以为他是初来京城,不知李府是哪户人家,“就是当朝宰相李老爷的府邸,公子只需报名来处,自会有人来见公子。”

         不是。

         当朝宰相李崇,不就是灭他门那个?

         人生之事巧合真是十有八-九……

         黎安面色不变,道:“不必了。”

         黎安下马后,那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却突然从丫鬟怀里挣了出来,跳下轿子,又哇的一声扯住了黎安的衣摆,哭得像兔子的眼睛定定地盯着他,小白牙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

         “泥陪窝去见爹爹,”小姑娘吸了吸鼻子,说,“爹爹会给泥很多很多珠宝的。”

         黎安想说,真要见了你爹,估计没说两句就会开打。

         李崇和他有仇,但他不能迁怒到孩子身上。黎安轻轻地叹了一声,从自己的布袋里拿出了一只草做的蚂蚱放在小姑娘手里,道:“珠宝于我毫无用处,你拿着这个,能护你平安。”

         来日报仇时,不会伤你半分。

         黎安回明月楼时,陆子穆靠在门柱旁,一脸恍惚。

         “燕大侠!”陆子穆有种想抱住黎安大腿的冲动。

         黎安:“……不是大侠。”

         “就是!行侠仗义!侠肝义胆!”

         ……明明很正常的形容,但从陆子穆嘴里说出来,就让黎安老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糖糖的地雷!030!!

         我终于放假啦!

         终于要开始久违的隔日更了(喂)!

         最近在BS画画……结果昨天就没更文_(:з我的锅我的铲……

         好想开坑嗷嗷可是我已经开了好几个都没填(

         希望有生之年作收能上五百嗷。

         ps.有时候微博或者文评不回复,只是因为窝突然懒癌发作……

         你们要相信,我在心里其实是回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