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秘密×6
    这个是防盗章嗨呀!  长岁摸着肚子,坐在门槛上对着自己的包袱叹气。

     他觉得先生哪都好, 就是对什么人都容易心软。

     从京城到这里走了半个月, 随身带的干粮都所剩无几了, 可先生还要收留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少年,硬生生地多加了一张嘴抢他们的干粮。长岁鼓着腮帮子在心里埋怨了会, 却不敢真说给黎安听。

     要讲给先生听,先生又要提当年从路边捡他的事了。

     “长岁,你去跟村西门前有棵老树的那户人家借些柴火。”黎安用清水洗了洗手上的血渍,温和地对门口的长岁说。

     长岁闷闷地应了一声,又扭头往门内少年的脸上恶狠狠地瞅了一眼。

     在他心里, 先生就是天下最好看最有善心的人, 没人能比得上先生,也没人能配得上先生。

     等长岁的身影完全消失后, 少年才又像小兽一样呜呜咽咽地叫了起来。

     “你既能出声叫我先生, ”黎安停下配药的动作, 看着少年, 问, “方才长岁问你话时为何要装聋作哑?”

     黎衣绿玛瑙似的眼睛转了转, 又细细地喊了声“先生”。

     “把外衣褪了,我替你上药。”黎安见少年这副模样,轻叹一声,不再追究。

     黎衣听了黎安的话, 眨了眨眼, 犹犹豫豫地扯了扯自己的衣带后, 又抬头盯着黎安,声音轻而低地说:“很可怕。”

     “哪有大夫会怕病人的伤口?”黎安偏过头对上黎衣的眼睛,语气温和,“我不怕你是妖,更不怕你的伤口,也不需要知道你从哪来,要往哪去。”

     黎衣又眨巴了两下眼睛,乖乖地解了衣带,脱了外衣和里面的内衫。

     伤口确实可怖。内衫和没凝结的伤口黏在一起,撕下时血珠还在往外溢。黎安也分不清黎衣是被什么利器所伤,但流了这么血还能活下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然,即使黎安不出现在这个村子,黎衣也不会死在这里。

     再多灾多难的主角也有贵人相助。就是说,只要所谓的悲剧结局还没到,主角就绝对不会死。

     黎安的手指滑过少年伤口狰狞的后背,将手中的药膏慢慢地抹上去。

     少年脸色苍白,却始终一声不吭,尖锐的指甲死死地抓着身下的竹席。等黎安上药的动作停下后,他才短促地闷哼了一声。

     黎安上药的动作其实足够温和,只是黎衣伤势过于严重,将伤口裸-露在空气中时才痛得厉害。黎衣咬着牙,身后带着暖意的触碰对他而言是十分陌生的体验,他从未想过会有人会不求回报地救他,心头痒酥酥的,背上的痛意慢慢地也消散了不少。

     “先生,你是为了何事来这?”黎衣额上一片冷汗,强撑着坐了起来,问黎安。

     “医人。”黎安道。

     “什么人都医?”黎衣微弱地笑了笑,又问,“连能幻化成人形的妖也医?十恶不赦的人也医?先生救我之前,可知我是被何人追杀?”

     “我不知其他医者如何,但能管,便医。”黎安不明少年话中的意味,认真答道。

     话虽这么说,其实黎安要医的只要一个人,其余的只是顺带积点善德。至于医的人是善恶忠奸,就不关黎安事了,只要不影响剧情,其余的江湖琐事都跟他无关。

     “追杀我的人,是官府。”黎衣歪过头看着一身白衣的黎安,细声细语地说,“吃了妖怪的肉能长生不老,所以官府派人抓我,说要把我煮了献给皇帝。先生若是救我,怕是会惹上一身麻烦。”

     “长生不老……”黎安收拾药箱的动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

     黎衣仰起头,眼皮下是一圈像被被胭脂染出的淡红,“先生,您信吗?”

     “吃过妖怪的皇帝那么多,又有哪个真能长生不老。”黎安笑着摇摇头,把最后一瓶药罐放进了木箱里,“人活多少岁数是由天定的,该死的时候,吃多少灵丹妙药都没用。”

     天色将晚,暮鸦在草房的枯树上停了会,叫了两声,就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黎衣把目光投向窗外忽明忽暗的灯火,安静地抿住了失去血色的双唇。

     哪有人会不希望腰缠万贯,长生不老?

     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权兮,众庶凭生。他要的,不过是活着而已。

     黎衣等旁边的白衣先生倚在墙边入睡后,才敢正面仔细观察先生的脸。他猜这个叫黎安的先生是从京城而来,因为以前这也来过大夫,却都没有黎安这样一眼就能分辨出的华贵的气质。而且这个先生面容清秀喜人,肤色也是长期没出过门的人才有的白,想必是出自大户人家。

     瞅着黎安的脸盘算了一会后,黎衣决定在伤没好之前,一定要紧紧地跟着这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种感觉,只要他跟着这个人,他就能活下去。

     ——————————————

     先生说的那户人家的主人不在屋内,被门前的恶狗吓得心颤了颤的长岁抹了抹脖子后的冷汗,辛辛苦苦地又跑了几户人家,才讨到几根枯柴。

     求到最后一户人家时,开门的是个穿着褐色短皮衣的少年。

     模样看上去确是少年,但却是弱冠已过的男子身材,有异域人的高鼻梁,偏偏又长了一双吓人的上吊眼,拦在门前时气势汹汹,把长岁吓得往后又是一个踉跄。

     少年睁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长岁,还没等长岁说什么就开口骂道:“从哪来滚哪去,我们这不收留外乡人。快点走,不然我就放狗咬你了。”

     “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们这有没有柴火。”长岁被上吊眼少年的话气得满脸通红,但想到先生还在茅屋里等着,便把这口恶气暂时地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