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先生×12
    季文渊顺着小路绕了村子一圈,还是没想明白刚刚遇到的少年为什么要骗他。

     他不清楚这里的方向,所以专门唤了阿白来带路。阿白是黎安送他的鸽子,不论他和黎安隔多远,阿白都准确无误地把信送到黎安手上。季文渊偏过头看了眼停在自己肩头的白鸽,阿白理完被风吹乱的羽翼,仰着鸟头朝他得意地咕了一声。

     阿安就在附近。

     季文渊心砰砰直跳,可脸上却没表露出半点喜色。他走路的脚步很急,可快要走到黎安在的那间屋子时却又小心翼翼地放缓了步伐,心中猛地溢满了和思念之人久别重逢的喜悦。

     这份喜悦很快让他忘了路上的奔波劳累,也忘了对方才欺骗他的少年样貌微妙的熟悉感。

     屋里有孩童嬉闹的声音,季将军向来不善于应付孩子,只好把已经迈出去的脚重新收了回来,贴着墙静静在门口立了会,才悄悄探头往屋内瞧了眼。

     黎安身着的衣色特殊,周围又都是年幼的小童,季文渊只是随便地扫了一眼,便找到了他想找的人。黎安仍是一身宽袖青衣,正垂眸看着怀中的幼童,脸上笑意温和。

     季文渊定了定心思,又扒着土墙往阿安的周围看了看,刚要进门时却发现门边坐着个面相凶恶的少年。少年长着一双不讨喜的上吊眼,此刻又蹙着眉头,显得眉眼间的戾气更重,季文渊顺着少年视线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少年死盯着的人也是黎安。

     阿安不是会惹是生非的人。

     季将军把头扭回来,背贴着墙继续听屋内的声音,如果那个少年敢做些什么,他绝对会手起刀落让对方人头落地。他仔细地侧耳去听,竟也听清了几句里面人的对话。

     站在阿安旁边的小童年岁虽小,说话时倒是字正腔圆,声音洪亮,隔得远点也能听懂问话的内容。季文渊扶着墙的手微微一震,差点乱了自己屏住的气息。

     他听见那小童说:“季将军好厉害,一个人就能冲进西戎军营……先生在京城待过的时日里可有见过季将军?先生觉得季将军厉害吗?”

     季文渊扶着墙蹲了下来,慢慢地又往门的那边挪了点,和坐在屋里的孩子一样睁了圆眼睛,紧张地等待黎安的答话。季文渊从未了解过黎安对他的看法,他自己怀着难于见人的心思,也不敢直接问黎安这种问题。他觉得自己在黎安心中即使不是可以一生一世相随的人,也该是已经相伴十几年的知心故友。

     屋内的青衣人却完全避开了季文渊心里想的答案,抿唇一笑道:“我没见过季将军杀敌,但他确是一个侠肝义胆的好人。”

     不带任何偏爱之情的回答,疏远得恰到好处。季文渊眸中亮着的光慢慢暗下去,转念间忽然回想起十年前在季府的后院里,也曾有人这样评价过他。

     先皇在位的最后七年,朝廷混乱不堪,奸臣当道,不少忠臣在政乱中被满门抄斩。季府名望不高,又依附在了对的势力上,就免过了一场浩劫。相比之下,当朝宰相黎煜就没那么幸运了。本就是乱世当头,自保都难说,黎煜还想做出头鸟变法维新,没多久就被奸臣联合起来污蔑诽谤,莫名其妙背了个叛国罪的罪名。先皇一怒之下,下令将黎煜灭九族,和黎家有关系的全都不能幸免。

     季文渊认识黎安的时候是七八岁,但季老将军一向看不惯黎煜自恃清高的作风,两家明面上也没什么来往,只是两个小孩有事没事就会偷偷溜出家一起玩蹴鞠。

     黎家被灭门时季文渊十二岁,黎安十岁。黎府离季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季文渊坐在自己院子里的石凳上,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怔怔地看着不远处被映红的天空,黑烟不断地往上升,不断地消散在空中,呛人的烟和越燃越旺的火几乎掩盖下了几百口人被斩首时的惨叫和鲜血。

     黎府的奶娘背着浑身是血的黎安跪在季老将军面前,连磕了几十下头,直到季老将军开口答应收留黎安后才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子离开。她没有再回头看过被下人抬进屋内的黎安,只是在临走前对躲在大厅柱子后的季文渊轻声道:“季公子,我听公子说您是个侠肝义胆的好人……黎家今日衰落,公子以后就只能依仗您了。”

     季文渊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回应那个满脸是血的女子什么,只记得后来他抱着被子偷偷地进了黎安住的房间,陪黎安抹了一夜的眼泪。

     季文渊低着头,用靴子磨了磨脚下的土块,却听黎安声音清朗地接了句:

     “若是你们实在想见季将军,我下次再带他过来。”

     这句是在说明他们关系匪浅?

     肯定是的呀。

     果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傻兮兮地回忆往事,阿安跟他想的是一样的,是一样的!季将军方才的顾虑纷纷烟消云散,扣了两下门上的铜环后便神采飞扬地跨过了门槛,一双黑眸灿若星辰,直直地看向黎安。

     先前问话的小童躲在黎安的袖子后怯生生地打量着浑身寒铁之气的黑衣男人,分辨出男人不是恶人,才晃着小脑袋醒悟过来,大声问男人道:“你是季将军吗?”

     黎安揉揉小童短短的头发,替季文渊答道:“他是季将军。”

     片刻,黎安便放下怀中的小姑娘,站起身对上季文渊的目光,缓缓地补了一句:

     “也是我生死相交的挚友。”

     容文御被这突然闯进来的黑衣人吓得咬断了嘴里叼着的茅草,还未晃过神又被黎安这两句话震得忙把嘴里的草屑吐在了地上。他就说刚刚好像有谁从外面走过,脚步声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原来就是这个什么季将军。

     还没腹诽完的容文御踩了踩脚下的杂草,一抬头惊愕地看见黑衣男人让小孩们让了一条路,没说一句话就冲了过去,紧紧地把黎安搂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