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先生×13
        黎衣骗完问话人后仍不放心,化回了原形跟在黑衣男人身后,一直跟到了先生办讲堂的地方。修为几十年的妖就可以将自己的气息隐匿半刻,更何况黎衣腹中有颗千年妖丹,季文渊走路时又只顾着想黎安,根本没注意到后面还跟了只毛色雪白的野狐。

         男人到了讲堂,却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板着一张脸立在门口,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想进还是不想进。黎衣吊在屋檐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遍男人的装扮,忽的发现对方的腰间挂着一块和先生一模一样的玉佩。

         黎衣马上明白这个人是谁了。

         在男人问他话时他心里就猜了个七七八八,但又觉得不一定,先生认识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来一个就正好是那个前月还在西戎打战的将军。

         白狐舔了舔被风刮乱的毛发,想着在先生没注意到的时候,用几个小的妖术把这个人赶出去。手里掌着十万大军又怎样?这里是朝廷都管不到的荒凉村落,将军在这里什么都做不到,和这些整日为疫病和天灾哀嚎的农民并没有差别。

         黎衣会的妖术其实不多,用一次还要恢复很多天才能再用。但官府的人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不敢来这里抓他,怕染上什么不治之症,所以他暂时不必担心官府的追捕。将军是厉害,可也是凡人,凡人都有七情六欲,也必有恐惧之物。他会的妖术之一便是利用人的弱点,做一个逼真的幻境,而且只要不离开这里,梦魇就不会离开。

         这种妖术可以影响人的心智,若是中术的人胆小怕事,可能就会被幻境逼到死地。黎衣活了几百年,也就十年前用过一次,还差点赔上自己的妖丹。想至此,黎衣却不记得自己那次是为何用的妖术,只记得自己误食了一朵能提升修为的花,如今才能修炼出千年妖丹。

         他知道这个人不是恶人,但这个人不能留在这。

         黎衣睁着绿莹莹的眼睛往下望,男人已经把手搭在了门环上,脸上没有表情,眼神却温柔得让人忍不住心头一漾,仿佛连北国山巅的积雪都能为之溶解。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是这个人的话一定会把先生带走,而且绝对不会允许他留在先生身旁。黎衣龇着牙,利爪死死地扣在石瓦上,不自觉的将四处的怨气又聚集在了一起。

         季文渊不会哄孩子,也不习惯与别人交流,所以来之前专门带了几盘肉菜分赠给村民。孩子们吃这种好东西的机会很少,难得一顿都是狼吞虎咽,看见篮里还冒着热气的炒肉时都顾不得洗手和拿筷,直接就伸出小胖手抓了一把就塞嘴里,吃得脸上满是油光。红肚兜不知从哪找了块碎布包了几块藏起来后,才又挤在其他孩童间继续抢。

         “若是不够,我再去拿。”季文渊看了会,忍不住出声对红肚兜道,“藏着味道就没了。”

         红肚兜被季将军的冰块脸吓了吓,委委屈屈地说:“不是我吃,我带回去给爹的。”

         “这篮是给你们的。还有一篮。”季文渊试着柔和了下脸上的表情,道。

         红肚兜用油乎乎的手抓了抓脸,见季文渊并非在发怒,阿爹也是吃得到肉后,才放心地刚刚藏起来的肉放进嘴里。

         容文御不知什么时候走了,黎安想了会,还是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非常努力地在刷村民好感的季将军身上。

         季文渊偷偷塞了一小碟肉给被挤在外面的小姑娘,抬头时看见黎安笑着看着他,眼睛黑亮亮的,好看得不像话。

         “阿安,笑什么?”季文渊把装着烧鸡的篮子放在黎安身边,问话时声音里也带着几分笑意。

         “以前京城里有权有势的人家每年都会办一次宴会,季老将军和你也常被邀请去座上宾。”黎安看着季文渊手里的篮子,说,“你不喜欢跟那些公子哥打交道,那时候大家都说你太傲气,目中无人,可我觉得不是这样。你每次从宴会回来都会偷偷地给我带一只烧鸡,总是弄得袖子里油兮兮的。”

         季文渊用筷子戳鸡腿的动作顿了顿,道:“哪是什么值得你记住的事?我带回去时烧鸡已经冷了,我后来自己尝了尝,才知道冷的烧鸡就不好吃了。”

         “哪里不好吃,我每年最盼的就是这件事。你后来送我的厨子以前就是给宴会做菜的,可我后来再去吃,就没有那种味道了。”

         季文渊心跳得厉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埋头继续用筷子分鸡肉。

         当年季府虽然收留了黎安,却只能提供给他和普通佣人一样的吃住,黎安不能上季府的正堂,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上街闲逛。季老将军不想让自己儿子和黎安来往过密,也不允许季文渊给黎安送东西。

         季文渊知道黎安以前的身份也是和他一样的大家公子哥,怎么能受得了这种下人的待遇,每次看到好吃的好玩的就想暗搓搓地捎点回去给黎安。他第一次去宴会时觉得烧鸡简直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之后去的时候就扯了一个鸡腿带回去给黎安。

         结果藏在袖子里的鸡腿带回去后都已经变得又冷又丑,季文渊已经塞给了黎安,又不好意思要回来,尴尬地垂着头站在黎安面前站了会,抬头时才发现面前差自己两岁的小少年拿着鸡腿低着头,泪珠子滴滴答答地掉在地上,似乎是想冲他笑一笑,嘴角却始终抬不起来。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季文渊都认为自己做了件很不好的事情。

         他本来是好心好意,却忘了小少年之前和他一样,也是被山珍海味供着的,被人送了这种像是施舍给乞丐的食物,心里肯定不好受。

         再后来他才知道那时候黎安真的是在高兴,也是真的觉得他送的烧鸡好吃。

         黎安离开季府办药铺第二年,季文渊已经接任了父亲的官职,即将出兵迎战西戎。离开前季文渊在茶馆说起少年时的事情,想问问黎安那时候究竟是为什么哭。

         黎安摇摇头,说:“也不是特别值得哭的事情。”

         “我那时只是在想,没有荣华富贵也没关系,只要能跟在面前这个人身后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