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先生×10
    一身青衣的清俊男子并膝跪坐在布垫上一板一眼地念着诗文,身边围坐着一群约莫四五岁的孩童,见男子脸上并无不耐之色,孩童中一个用红绳扎着两个小辫的小姑娘才壮着胆子爬过去坐在了男子的膝上。小姑娘脸蛋红扑扑地抓着青衣男子过分宽大的衣袖,等男子低头看着她时,才奶声奶气地问:“先生,我听娘说你是从京城来的,京城好看吗?”

     一直在旁边叼着狗尾巴草的少年没等男子开口,便笑嘻嘻地看着小姑娘插嘴道:“自然好看,比这里好看多了,连小姑娘都比这里的要好看。”

     小姑娘虽年幼,可也听得出这长得怪凶的小哥哥是在笑她,睁着杏眼瞪了少年一眼后,又回过头眼巴巴地等男子回答。

     “好看。”黎安眼带笑意地揉揉小姑娘的头发,道,“京城有许多稀奇东西。先生教你们识字,你们长大后就能去京城看看了。”

     “先生,京城真的有满天的纸鸢吗?我听爹爹说京城里糖人可以随便吃,还有好些漂亮的小玩意。”坐在靠外边的红肚兜孩子抱着爹爹给他买的木偶人,一边吸口水一边睁着圆溜溜的黑眼睛问黎安。

     黎安前两日才替这孩子的爹爹看过病,知道他爹爹确实是从京城回来的,还带回了几个这种荒郊野岭见不到的小玩意。但着实说这些玩意加起来也没一碗馄饨要的铜板多,这红肚兜抱的木偶人看来也是哪个富家子弟玩腻了扔下的,并非是他爹爹买来的。黎安无意拆穿这个谎言,红肚兜的爹爹在京城时得罪了大户人家的夫人,被家丁打断了一条腿,还是同乡同情才帮着出钱用牛车把他送了回来。

     小孩子哪里知道爹爹在外头遭的苦,看到木偶人就只顾得出门找好伙伴炫耀,根本没注意到爹爹空了一截的裤腿。

     “是真的。”黎安抿着唇顿了会,仍旧带着笑意答道。

     红肚兜听了先生这句话,原本紧张不安的神色终于又被眉开眼笑代替,高高兴兴地跟旁边的同伴说自己爹爹在京城办了什么大事有多厉害云云。

     容文御坐在门槛上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嚼着狗尾巴草看着被孩子围在中间男子温润如玉的笑容,良久才轻轻地嗤了一声。

     黎安抽查完前夜布置的功课后,紧紧靠在他旁边平日里都板着脸不说话的小孩才小心翼翼地跟着问道:“先生,跟西戎人打仗的季将军真的和传闻一样厉害吗?”

     “你怎么知道季将军的?”黎安拿书的手微微一颤,偏过头捏了捏小孩的鼻头,问。

     “我听长岁哥哥说的。长岁哥哥说季将军好厉害,一个人就能冲进西戎军营取敌军头领的脑袋,还说季将军长得勇猛高大……”板着脸的小孩学着黎安讲书的语气,小脑门蹭了蹭黎安的掌心,说,“先生在京城待过的时日里可有见过季将军?”

     黎安一时不知该答些什么。

     他难道要说季将军是他故友,是从小一起长大还互穿过对方亵裤的关系?别人口中的以一当百勇猛杀敌的季将军,在他眼中就是个喜欢跟在他背后喊阿安阿安的傻气少年。思虑了一会,黎安才道:“我没见过季将军杀敌,但他确是一个侠肝义胆的好人。”

     换了跟茅草叼在嘴里的容文御心想他偶尔能从黎安那个小跟班嘴里挖到几句关于季将军的话,大致推断出黎安和这个季将军关系匪浅,怕是什么知心好友。这般看来就算没那千年妖怪,他也不能轻易杀掉黎安。

     说到那千年妖怪,容文御就一阵心烦。他原以为天劫降临,这妖怪必定会元气大伤,无力自保,还专门在那个破草屋前守了七天七夜。天劫伊始一切都如他预料,乌云翻滚,雨落如珠,几百里的孤魂野鬼的怨气都聚集在了草屋之上,只等紫电从天而降,把这个逆天而行的妖怪劈得魂飞魄散。可容文御等了五个时辰,等到来的紫电直直地绕过了草屋,只劈中了一旁的杂草。

     容文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站起身往前迈步时却被一层结界挡在了外面,硬是不能往前迈出一步。

     那闻声而来的孤魂恶鬼哪里是来给妖怪提升修为的,明明是来形成这层阻他前进的结界。

     心知此时事不成,不老药的制成之日就要推后不少。容文御闭上眼咬着牙,想起自己的族弟,连撞了那结界几十次,差点呕出自己的心头血。

     “莫试了,你进不来的。”黎安草草地披了件外衣,站在草屋门前语气平淡地对结界外捂着心口的容文御道。黎安并未掩饰自己方才在做什么,隔着几尺远容文御也能看见男人白皙的脖颈上行过旖旎之事的红印,平日里犹如死水的眼睛此刻也是水光波澜,在夜中亮得灼人。

     那妖怪也衣裳凌乱赤着足跟在黎安身后,装得一副乖巧模样。容文御见妖怪那张愈发艳丽的脸,恨不得现在就抽-出匕首剖开它取妖丹。他不知道救这妖对黎安有什么好处,妖之所以会屈服于人身下,只是因为时机未到,不能动手,黎安留这么个有着千年修为的妖怪就是留了个祸害。

     “有意思,有意思。”容文御退了两步,双眼通红,嘴上却哈哈笑道,“你竟然用江湖邪术为妖怪避劫。”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却完全没考虑过这种难于启齿的邪术。以大善之身,承大恶之气,将妖劫转至人身,上天有好生之德,必不伤心怀大善之人,善恶中和,便能逃过天罚。

     这邪术换句话说,就是在天劫那日让妖和人交-合,把妖的气息以精元为载体转至人的体内。

     枉黎安长了一张正人君子的脸,却做出这般龌蹉之事。

     容文御冷笑地盯着黎安半露的胸膛,想知道对方到底还有没有羞耻之心。黎安神色平淡地整好衣物,不做解释,道:“我从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仁人志士。你有想救的人,我也有。”

     “可你救的是天道不容的妖。”容文御语速极快,想逼得黎安撕破脸上道貌岸然的君子相貌。

     黎安顶着君子皮温雅地笑了。

     “天道容万物,不容的是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