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CH.1
    蜀山唐门,唐衍之是下一代的大弟子。

     十八岁的唐衍之骄傲自负,习武十几载,一身武功臻入化境,唐门之中再无对手。于是他向师傅提出辞别,去下山历练。

     下山后,唐衍之结交了几位知己好友,一同结伴游历,畅饮江湖,短短几年便名满天下。

     在唐衍之二十岁时,敌国入侵,大唐境内到处烽烟四起、战火纷飞,百姓民不聊生。一腔热血的唐衍之与好友看到招兵皇榜时,毅然决然选择了参军。

     驰骋沙场、硝烟弥漫,不过五载,战绩赫赫的唐衍之已是威望颇高的军中战神。

     然而就在唐衍之功名显赫之际,他却死了,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好友的算计之下。

     月光清寒、羌笛声起,唐衍之仿佛听到十八岁下山那年,师傅说过的话,“衍之,江湖不是你想象中的简单。”

     可惜唐衍之明白的太晚。

     在唐门的日子虽然平淡,生活却无忧无虑,师弟师妹们素来尊重他这个大师兄,即使有小心机也不会算计他什么,所以一向淡泊名利的他绝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死在好友的争荣夺利之下。

     一直以来,他对几个好友从来就不设防,能碰到他酒水的人,也就只有这几人了。加官进爵的圣旨还在路上,若他死了,代替他位置的恐怕就是文昭吧、文昭武功虽不高,但城府颇深,好几次要不是有他在背后谋算,他也不能这么轻易就立下汗马功劳。

     只可惜,他们的情谊甚至比不过所谓的功名利禄。

     再次睁开眼时,唐衍之的脸上露出不解、以及惊愕的神色。

     脑海的记忆如决堤的洪水一涌而上,剧痛传来,唐衍之脑门一阵汗雨淋漓,脸色苍白得如同鬼魅。他用尽全身力气控制自己,防止自己受不住疼痛做出自虐的事,一边跌跌撞撞往门外走去。疼痛让他无暇顾及周围陌生而怪异的环境,此刻他只希望有人过来施救。

     离大门还有几步之遥,唐衍之一个踉跄,眼前一黑,便是晕了过去。

     唐衍之是被水淋醒的,刚睁眼睛,一只光滑圆溜的大脑袋映入眼帘,唐衍之条件反射地一甩手,接着重物落地的轱辘声,机械般平板无波的声音响起,“系统出现故障……滋滋……系统出现故障,请及时维修!哔哔——”

     光滑圆溜的大脑袋上,类似眼眶的地方闪烁了几道绿色的光芒后,便彻底暗了下来。

     唐衍之这才沉下心来整理脑海中看到的记忆,记忆的主角是一位阴郁的少年,巧合的是这少年名叫唐衍,同样是无父无母。唐衍的父母在他七岁那年被公司派任ar矿石星路上遭遇陨石风暴,一飞船乘客无一幸存。

     唐家在蓝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家族,唐衍父母所在的公司是唐家的家族企业,唐衍之的爷爷这一脉只是唐家的分支,权利并不大,唐衍的父母在公司担任的职位只比普通员工好一些,要不然也不会被派任到ar矿石星。要知道就算开通星际航道,但星际旅途危险重重,运气不好的话就有可能遭遇陨石风暴,至今为止星际飞船仍然不能抵抗得住陨石风暴的席卷,所以甘愿冒险进行星际航行去ar矿石星的都是拿命去拼富贵的普通人家。唐衍这一脉再不济好歹也是唐家人,也不至于被派到ar矿石星,唐衍的父母是为何被派任ar矿石星的,其中缘由唐衍也不知情,当时唐衍年纪太小,只知道父母不是心甘情愿去ar矿石星的,临行前还与爷爷唐镇大吵了一架。

     唐衍的父母遇难后,唐衍还没成年,于是伯父就成了唐衍的监护人,唐衍被接到伯父家住。

     明明是血脉相亲的亲人,伯父一家对唐衍态度却极为冷漠,连爷爷也不待见他。与此相对比起伯父家的几个孩子,爷爷却从不吝啬笑容,真正宠爱到心坎上,尤其最宠溺伯父最小的儿子唐肃,只要唐肃想要,即便是价格上亿的悬浮车也不皱一下眉头。

     长久在亲人的无视之下,唐衍的性格又怎么开朗的起来。促使唐衍自杀的不仅是亲人的无视,还有来自他们的逼迫。

     没错唐衍是自杀而死的,唐衍之在接收了唐衍全部的记忆便知道自己是借尸还魂了,借的是被唐衍放弃了的身体。

     就在三个月前唐衍满了十八岁,伯父给了唐衍两个选择,一是为家族联姻,他下半辈子仍旧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要不就脱离家族,以后再与唐家无关。

     在伯父家十一年尽管伯父从没多看他一眼,但好歹是保他衣食无忧,也没被虐待过,但同样也没给过他一分钱。一旦脱离了唐家唐衍下场可想而知,身无分文的他只怕会流落街头。

     唐衍的父母的存款以及抚恤金全数落入了伯父的口袋中,唐衍甚至不知道父母的抚恤金究竟有多少,因此想讨回来也是不能了。

     唐衍想过不如就答应了联姻,可是一听说联姻的对象是叶家家主的三儿子叶其龙时,当即吓白了脸。

     这年头喜欢男的不是什么稀奇事,上流家族男男联姻更是常见。只是叶其龙是个性|虐爱好者,死在他床上的男宠多不胜数。要说这样一个阅遍美人的叶其龙又怎么肯早早定下心来,但在看到唐衍的照片时叶其龙就不出意外地同意了。

     唐衍虽然性子内向阴郁,然而却有着一张精雕细琢般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一双潋潋生辉的桃花眼在凌乱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眉目清秀、唇色绯然,不管谁见了都会发自内心感叹一声,当真俊美无双。

     可是这得天独厚的相貌却成了唐衍的催命符,这三个月唐衍一直活在浑浑噩噩之中,就在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唐衍死了,活下来的是唐衍之。

     唐衍之轻轻抚过脸颊,从唐衍的记忆里看到的他,眉眼间与曾经的自己倒有几分相似。与之不同的是唐衍之一双桃花眼尽写风流不羁,而唐衍眼里常年是沉寂的黑暗,唯一的朝气也被阴郁的气质掩盖住。

     不知躺了多久,唐衍之感觉到呼吸变得困难,差不多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要是再没人来搭救,恐怕自己又要魂断黄泉了。

     眼珠子转了转,看到角落里坏了的机器人管家,唐衍之暗暗后悔,要是没那一挥手,现在没准就获救了。如今后悔也没用了,唐衍之定下心来,用新奇的目光打量着那台机器人管家。

     在唐衍的记忆里得知现在是3011年,距离大唐已经过去了两千余年。这里没有皇帝也没有贵族,更没有战争。最上面那个位子是轮流坐的,每个人都吃得起饭,住的房屋不但能遮风挡雨,还能御寒保暖,每个孩子上得起学,不会流离失所。能生活在这个时代当真是一件极幸运的事。

     唐衍之想起民间广泛传唱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诗人悲怆呐喊:“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若是杜诗人来到此处,恐怕会欣喜的泣涕涟涟吧。

     阵阵晕眩传来,唐衍之苦笑,自己大约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唐衍将自己关在房间数月不出门,都没人来打扰,这会哪敢指望还会有人过来看望他。唐衍之想张嘴叫人都发不出声来,当真糟糕到了极点。

     “叮咚——您有一同来电,请问是否接通?”这时手腕处一块手表样式的屏幕发出幽幽光芒。

     有救了!唐衍之深深呼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虚弱的喊出声来,“是。”说完,还来不及看清倏然出现在眼前的人的脸,唐衍之眼前骤然一暗,再次晕了过去。

     “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已经给他解了毒,目前身体没什么问题,就是营养不良而已,回去后要给他好好补补身体。”

     那道女声隐隐有些不耐,“我问的是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男子声音弱了下来,“应该差不多醒了。”

     睡梦中的唐衍之皱了皱眉,常年习武使得他感官敏锐,警觉性很高,在女人进来第一时间便有所察觉。主要是女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带着一丝不善,让唐衍之即使在睡梦中也敏锐地捕捉到。

     唐衍之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眼睛半睁不睁看向来人。

     眼前的女人一身打扮倒是雍容华贵,只是脸上是浓浓的厌恶之情让她显得有些尖酸刻薄相。女人目光透着怒气,“这就是你的选择?!当真好的很,既然你宁愿死都不肯嫁给叶其龙,那么唐家对你来说也是不重要的是吧?那好,唐家也不需要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子孙!你可以走了,从今天起离开唐家,从此不要再以唐家人的身份出现。”

     女人说完,不管唐衍之的意愿,扔下一张卡片,踩着高跟鞋姿态高傲地离开病房,留下唐衍之跟那位男医生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年轻的男医生捡起地上的银|行卡,递给唐衍之,“住院费他们已经付了,你不用担心。”

     唐衍之接过那张卡,指尖划过冰凉的卡片,不在意的道:“好,我知道了想,谢谢。”

     男医生见唐衍之没其他要说的,便嘱咐对方好好休息后就去巡视其他病房了。他只不过一个普通医生,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豪门秘辛,虽然同情被赶出家门的唐衍之,但自己也无能为力,没法帮助对方些什么,最多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罢了。

     男医生走后,唐衍之双手垫在脑后,思考着今后该怎么生活。

     目前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全部都是来自唐衍的记忆,这个世界对于他的说是全然陌生的,连唐衍这个“本地人”都不敢保证自己离开唐家就能好好生活下去,更别提自己这个来自两千年前的老古董了。

     如今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三十二世纪,一切体力劳动都有机器人代替,人类能从事的工作不多,而且最低要求也要大学毕业。当然不劳而获的人还能领着救济金过日子,但这只保证你不饿肚子而已。

     而唐衍之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一个月那点救济金还不够每个月的房租钱,仅有的钱还是刚才那女人给的。

     从唐衍的记忆中翻阅出关于女人的记忆,唐衍的姑姑,唐玉苗。唐衍的爷爷唐镇生了两子一女,大儿子唐兆,二儿子唐丰,小女儿唐玉苗。唐玉苗在二十年前就嫁到了周家,丈夫是现今周家家主的亲弟弟,两家婚事也是家族联姻。而唐衍的联姻对象就是唐玉苗介绍的,并且经过了唐家家主的同意。

     看到这些记忆后,唐衍之心道:这唐家为了利益竟然把族人往火坑里推,当家人唯利是图,唐家其余人同样寡情薄意,这样唐家未必能长远。据唐衍的记忆所知,最近十几年唐家一直在走下坡路,即使在蓝星地位仍旧不变,然而与同样是三等世家的其余八个世家相比,差距明显在扩大,怕过不了多久,最末等的苏家都能甩唐家一星球距离。

     不管今后唐家如何,也已经与他无关,现下他只需好好的活着,代替唐衍的份一起活下去。不过他倒不介意在唐家的大厦倾倒时顺便推上一把,也算是为原主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