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CH.9
    沧澜一眼认出战天带来的八个人当中没有一个是微光精英团的,全都是今天收进来的新人。战天虽然是现任帮主的亲弟弟,却跟帮会其他人关系不怎么好,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战天仗着哥哥是精英团团长的身份在帮会嚣张霸道、为所欲为,惹得许多人反感至极。沧澜再不济也还是精英团一员,在帮会里交好的人也有好几个,有的刚才还在帮会频道里帮他说话。得知他退出帮会,一个个私聊他,而帮主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沧澜沉下脸,“战天,我们好歹也在同一个帮会那么久,我自问没有任何对不住帮会的地方,今天你这么做,未免太让人寒心了。”沧澜有想过战天会将矛头转向他跟流火,却没想到战天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带着帮会的人来堵他们。

     战天冷笑道:“既然你跟那个唐衍之不是一伙的,干嘛心虚退出帮会,而且还一直在副本门口等他出来,别装了,我就知道你们故意陷害我的。”

     话音刚落,战天忽然就朝流火出手,早有准备的沧澜一个移花接木过去,将伤害转移到自己身上。流火玩了几年游戏,pk技术还不错,躲在背后放暗箭,两人配合的极为默契。

     树上的青年听到动静,懒洋洋的睁开眼,瞧着这一幕,瞬间来了兴致,“哟!窝里斗啊。”

     这时周围的人都冷眼旁观,副本门口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支队伍,看样子是刚从副本出来的,队里只有四人。让人不得不注意的是这四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倒是稀奇了。

     其中一个身穿红衣露出大片胸膛的天机佯作苦恼道:“哎,怎么过去?”下山的路只有一条,现在被这些个人堵住了,其他人想上山下山都不行。

     另一个手拿拂尘的男子不以为然,“把他们全干掉就能过去了。”

     拎着大刀的男子翻了个白眼,“你行你来。”

     拿着拂尘的太虚施施然走过去,一个冰封万里过去,范围内的那十一个人皆冰冻在原地。

     不用太虚开口,几人使上小轻功,飞快地从那几人面前掠过去。不是他们不想用大轻功,实在是到现在也没掌握大轻功的要领,要不然就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了,哪至于那么麻烦。

     “老大老大,我们出来了。”红衣男子朝树上的青年喊道。

     青年随口问道:“你们打完了?”

     昆仑忍不住抱怨道:“没有,第三个boss过不去,老大你又不肯帮一把手。”

     青年吊儿郎当道:“我这不是为了训练你们嘛,你看你们四个人还过不了一个10级的副本,这可不行,还得继续练习。”

     太虚悠悠开口道:“我说老大,你又不打副本又不刷怪,连任务也不做,过不了几天等级就被别人压下去了。”

     青年挑了挑眉,“我看谁敢压我!”

     最后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的唐门额头一跳,深深呼吸一口气,选择眼不见为净。

     冰封万里的冰冻时间只有5秒,四人通过后,附在他们身上的冰块瞬间融化,消失的无影无踪,若不是身上还带着些许寒意,恐怕众人会以为刚才只是幻觉而已。

     感觉到能动之后,战天气得就想立刻朝那四人出手,还是身边一个少林赶紧劝住了他,“我们是来找沧澜他们麻烦的,那四人只是路过,应该无意冒犯我们,要是我们主动攻击他们,他们联合沧澜来对付我们就不好了。”

     战天只好暂时忍下这口气,将满腔怒火朝沧澜两人发作去。

     冰冻状态一解除,沧澜对流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走。

     他们这边只有两人,要对付9个人谈何容易,能撑得过三分钟已经是难得,更何况他们这边没有天机加血,靠灌药远远不够。

     幸好战天只是想杀他们一次出气,没想要轮白他们,要轮白他们就不会带那么多人过来,而是分一部分人守在复活点。

     眼见沧澜的血量降到20%,流火咬咬牙,要死一起死,沧澜还是被他连累了,他怎么能丢下沧澜自己逃跑。

     流火将火力对准战天,就算死他也要拉个垫背的。

     不知道战天是太自信还是拉不到人,9个人当中居然没有一个天机。在流火凶狠的攻击下,战天的血量也刷刷刷的往下掉。

     不过30秒钟时间,沧澜身上泛着淡淡红光,意味着随便再来一个技能他就要倒下了。

     战天阴测测的笑了笑,拉开弓弦,准备一箭过去了结对方性命。

     战天还没来得及放箭,意外突生,一条绳索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绳索的另一头系着铁爪。铁爪紧紧勾住了沧澜,于是沧澜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拉走了。

     战天瞳孔微缩,朝沧澜飞去的地方看去,只见副本门口位置,一个青衣男子不紧不慢地收回了铁爪,拿出千机匣。

     流火脸上闪过惊喜,激动道:“大神!”

     战天冷哼一声,“你们以为自己能逃得了吗?嗤!先杀那个唐衍之。”

     见几个远战同时施放技能,流火心头一紧,“大神小心。”

     唐衍之面色淡定自若,实则已经绷紧了小腿,在幻羽射出一箭的同时,他迅疾地向右闪避,几个攻击全都打空了。

     几人同时一怔,那速度好快。

     趁这时,唐衍之随手抬起千机匣,便朝战天一个穿心箭过去,正中心脏。

     流火反应也不慢,将炮火对准了战天一人,采用风筝法,一边跑一边放技能,简直是将战天当boss刷。

     战天气得大骂:“你们这群废物,两三个人都解决不了。”

     另外8人无端端被痛骂一顿,也有些不爽了,他们虽然是新人,可也不是傻子,要不是看在帮主的份上,他们才懒得过来。沧澜他们好歹以前也是微光的,要不是战天欺人太甚,他们也不会退出帮会,据说沧澜已经在微光待了好些年,连帮会老人都能这么对待,他们心里岂能不心凉。这么一想,几人就越发敷衍了。

     在暴雨梨花针般密集的攻击下,唐衍之躲得再快也避免不了被技能打中,若只是普通攻击还好,但有些技能让唐衍之实在是烦不胜烦,比如带定身、晕眩、减速等状态的。

     现在最紧迫的问题就是唐衍之背包没带药,回不了血。

     流火注意到唐衍之的血量,猛然喊道:“大神,快吃回血散。”

     唐衍之皱了皱眉,仿若没听到流火的话。看了眼躲在几人身后的战天,突然收回了千机匣,拿出攻击+1的那把匕首,一个小轻功跃了过去。

     流火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大神你这是要自投死路吗?

     唐衍之的血量掉的更快了,几乎是每秒掉5%的节奏,尤其他还是个脆皮唐门,要是换成昆仑还能支撑一分钟,而唐衍之预测可能撑不过15秒。

     战天顿时像打了鸡血般激动,“太虚快放定身,丐帮上闷棍,不能让他逃了!”

     短短几秒钟时间,唐衍之的速度加快到了极致,众人只见对方的残影,好几个技能都落了空。

     捕捉不到对方的身影,众人也束手无策了。

     战天恨恨地骂了一句,“该死的。”然后脖子一凉,待反应过来时,整个世界都变得昏暗了,只有灵魂状态下才会这样。

     不可能!战天在心里狂喊,他明明还剩一小半的血,怎么可能死了。

     第二次目睹唐衍之将人割喉的流火脊背忽地凉飕飕的,呜呜呜……还好他没得罪过大神,要不这么被杀一次的话,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这一刀几乎耗尽了唐衍之全部内力,擒贼先擒王是自古以来的道理。没了战天,剩下几人不足畏惧。

     被唐衍之那如鬼魅般神出鬼没的走位震慑住了,再一看,糟糕,战天已经倒下了。

     战天倒了后,几人都慌乱起来了,“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

     也有人怕走了战天会记恨上他们,要知道战天尸体还在,肯定在旁窥着,只能硬着头皮说:“那个什么唐衍之快没血了,我们一人一个技能就能放倒他,就这么让他们走了,我们微光还怎么在《大唐》混下去。”

     众人觉得这话有理,连忙朝唐衍之施放技能。

     杀了战天后,唐衍之那一点内力不足以再施放一个技能,他没有迟疑地用上小轻功朝那棵巨大的古木飞去。

     在唐衍之出现那一刻,树上的青年便倏地坐了起来,眼底有着浓浓的兴趣。

     在这俊男美女遍地走的游戏世界,唐衍之的长相说不上有多出色,但顾弋总觉得这人看起来特别顺眼,即使学着古人留着长发,还将头发高高束起,也不会让人产生违和感,好像这人天生就应该这么打扮。

     对方果断利索的技术让顾弋非常之欣赏,尤其看到唐衍之冲进对方队伍里将战天一刀割喉的那一幕,他仿佛被对方淡漠的双眸深深吸引住,那一刹那几乎忘记了呼吸。

     顾弋勾起唇角,道:“去给他加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