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CH.18
    顾弋见他们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嗤笑道:“隐藏任务有什么好惊讶的,这游戏隐藏任务很多,随便找找就能碰到一个。”说着他托着下巴思考一会,“不过这任务有点意思。”

     说话间,唐衍之听到系统响起“叮咚”提示声,【系统:解救浣娘子,请问是否接受任务?】

     点击接受任务后,唐衍之发了组队信息给众人,由于人数超出5人,只能开组团模式,“刚接到系统提示,可以组队完成。”

     魑推断了一下,“这么说来浣娘子还活着,只是被人绑架了。”

     “那我们赶快去救她……”还没说完,流火突然“哎呀”一下,然后一脸愁容的说:“我快到时间下线了。”

     闻言,沧澜看了下自己的人物面板,体力不到5点了,“我也是。”他跟流火上线早,所以下线的时间也要早上几个小时。

     “那你们两先下线吧。”唐衍之说。

     流火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等系统自动踹我下去再说。”

     沧澜也说再等一会,这还是他首次在游戏遇到隐藏任务,怎么都要见识见识一番才行。

     “衍之你还有多少体力?”顾弋问侧了侧头去问唐衍之。

     唐衍之看了眼人物面板,道:“15点。”

     顾弋算了下,沉吟道:“最多还能在线3小时……”

     唐衍之心底一沉,不禁抬手摸了摸还一脸的懵懂无知的小家伙的头发。要是3个小时内找不到浣娘子,这个任务可能就会失败,因为一旦他们这些人到时间全部下线的话,小家伙就没人看守,追杀他的npc轻而易举的就能将人带走。

     “先分散去附近问问其他npc认不认识一个叫‘浣娘子’的女子。”顾弋吩咐其他几人道,“尽量在太阳下山之前找到她。”

     几人分开跑去询问附近npc,唐衍之还抱着孩子站着不动,被顾弋杀死的假浣娘子还在地上躺着,要到五分钟后才消失。唐衍之看着尸体,沉思许久,直到尸体消失,才若有所思的开口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顾弋笑了笑说:“被你猜到了,的确是有些发现,不过还不确定。”

     “不能说的?”唐衍之试探的问。

     顾弋微微弯下腰凑了过来,就在鼻尖几乎要在触碰到唐衍之时,才用充满诱惑的嗓音缓缓说:“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

     靠得极近时,唐衍之才发现顾弋的眼眸是琥珀色的,从对方的眼睛里,他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倒影。这样被人全神贯注的凝视的时候,就好像他的心里眼里也只有你一个人似的,让人不自觉就沉溺在这人的眼神里。

     两人对视数秒,唐衍之慢慢扬起嘴角,笑意却始终不达眼底,“如果我真想知道,你会说吗?”

     顾弋的食指竖在嘴边,然后轻声说:“这个隐藏任务有可能是主线任务,我只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其他人了。”

     唐衍之略有些诧异,他看过攻略,自然知道攻略里没有提到主线这个问题。十级之前玩家接宗门任务升级,十级之后只能靠野外刷怪跟刷副本升级,能从npc那里领取的经验是极少的,所以听到顾弋说这个任务有可能是主线任务时他才会忍不出露出讶异的表情。

     “我就知道你运气肯定很好。”顾弋笑眯眯的说。

     只是唐衍之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任务没那么简单。

     过不久后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老大老大,我到处问过了,没有npc认识那个浣娘子。”

     其他几人同样一无所获,照理来说如果浣娘子真住这一带的话附近的npc不可能不知道她住哪里,除非她根本不是普通的平民女子。

     唐衍之想起小家伙曾说过他爹爹是开镖局的,镖局家的大小姐隐姓埋名跑到小乡镇过穷苦生活,这可能吗?

     越想越可疑,唐衍之捏了捏小孩的脸,问他,“你姑姑真的在这里?”

     小孩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些茫然的说:“不记得了。”

     顾弋朝唐衍之说:“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或许能找到线索也说不定。”

     “我刚才注意到她脚底沾了有白色的粉尘。”唐衍之换了个姿势抱小孩,一边抬脚往东市走去,若他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面粉之类的东西,或许在东市的面粉铺、糕点铺能打听到什么。

     顾弋走上去跟唐衍之并肩而行,顺手将他怀里的小孩提起丢给魍,“他太重,你抱着会累。”

     小家伙扁扁嘴没敢抗议。

     魍:……老大你信不信我将你过去那段中二黑历史爆给唐哥听。

     顾弋突如其来的举动,唐衍之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但也没说什么,随他去了,而且手上抱着个小孩行动确实不便。

     “不对,不是面粉。”快到东市时顾弋停下来说,“是石灰。”

     唐衍之脚步一顿,望向他。

     顾弋摇头笑道:“我们的思路可能一开始就错了,浣娘子不是住附近,而是住在郊外。”他貌似记得走出城东官道就有一段是混杂着石灰尘的泥土路,那位假的浣娘子应该就是从条路走过。

     快跑断腿的魅目露悲愤,“这任务太坑爹了。”

     这时还没回来的流火发了语音过来,唐衍之刚接通语音就听到对方“嗷嗷”叫了起来。

     唐衍之面无表情道:“说人话。”

     “大神我找到知道浣娘子住哪的npc了,你来郊外百花迷宫副本这里,时间了到了我要下线了,嗷嗷……”还没嗷完就被系统踢下线了,没过几秒沧澜也跟着被踢下线。

     顾弋揉了把小家伙的头发,忍着笑说:“所以说这小家伙本来是找对了路的。”

     众人无语了,感情忙了半天都白忙活了,也不知道流火是怎么从镇子里跑到百里之外的郊外的。

     魑看了下时间,道:“行了,趁太阳还没下山,赶紧过去百花迷宫那里,流火那家伙也没说清地点就下线了,到了那还要一个一个npc问过去。”

     唐衍之跟顾弋两人用轻功飞过去,魑魅魍魉表示他们一点也不羡慕嫉妒,然后放出马,骑着马跑去郊外。

     百花迷宫附近的npc不少,两人一个个问了过去,都摆手说没听过浣娘子这个人。

     唐衍之抬头看天,不知怎么胸口有些闷,“快天黑了。”

     顾弋忽然拉了拉他的袖子,说:“那里还有一个npc。”顺着顾弋的左手指去的方向,有一个樵夫担着柴过来。

     两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走过去问:“大叔,请问你认识浣娘子吗?”

     樵夫瞧了瞧他们,觉得两人长得挺俊俏的,不像是坏人,便奇怪道:“今天怎么那么多人向我打听浣娘子啊?刚才还有个小伙子问我来着。”

     唐衍之顿时松了口气,流火说的应该就是这个npc了,“刚才向你打听浣娘子的是我的朋友,他刚好不在,我们只好亲自过来打听。”

     樵夫说:“浣娘子就住我村子里,我正好要回去,你们便随我来。”

     “我们还有几个朋友要过来,还有浣娘子的侄子也在,你能不能先等一会。”唐衍之问道。

     “没问题,不过你们要快点,太阳落山后山路不好走。”樵夫说。

     顾弋给魑魅魍魉发了私聊,催他们过来。

     唐衍之说:“他们很快到了。”

     与此同时顾弋也收到了魑的回话,说差不多就到百花迷宫了。

     果然没过几分钟就听到远远传来马蹄飞踏声,紧接着便见四人骑着马飞奔而来。

     樵夫好心跟他们说:“山里的路崎岖不平,你们骑着马过不去。”

     “没关系,我们可以不骑马过去。”魑说着将马收回了坐骑栏。

     樵夫说山路崎岖也不是一般的崎岖,一条路狭窄的只能容下一人通过,山路弯弯曲曲,呈现在面前是绵延不断的山群,放眼望去依稀能见从远处升起的渺渺炊烟。

     几人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昏暗得几乎要看不清脚下的路。待绕过山腰时,眼前豁然开朗,十几间茅草屋立于田边,屋子后有一条溪水潺潺淌过。唐衍之恍惚回想起曾经听到一个落魄书生念得一句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说的就是像这般平静安和的田园生活吧。

     “浣娘子的家就在靠山的那一间。”樵夫指着山脚下那一间屋前带有庭院的小屋子说。

     “多谢。”唐衍之向樵夫道了谢,几人使上轻功飞了过去,几人在线时间不多,得尽快找到浣娘子才行。

     进了院子,顾弋率先过去粗.暴的一脚踹开门后,便见屋子里一女子被五花大绑起来,并被抹布堵住了嘴,身上隐约还有被鞭打过的痕迹。

     魅过去给她松绑,窝在魑怀里的小孩一边喊着“姑姑”一边挣扎着要下来,魑只好放他下地。

     浣娘子呆呆的望着小孩无声的落泪,刚被解开绳子,就扑过去抱住小孩不放,嘴唇颤抖着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小元。”

     “姑姑。”小家伙也跟着红了眼眶。

     哭了一会,浣娘子放开小孩,朝几人重重的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多谢各位救命之恩。”经历了亲人逝亡之痛,又被绑起来严刑拷打一番,如果是普通人早就精神崩溃了,可是这些并没有击垮浣娘子,而是让她更加坚毅起来,因为这个不共戴天之仇她必须要报。

     看到浣娘子这么凄惨的一幕,活在相对和平的年代的魑魅魍魉等人有些不可思议,心里叹道:古代人真的太不容易了,连基本的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

     唐衍之面色淡淡道:“姑娘请起,不过小事而已,不必如此。”

     浣娘子仍旧跪着不动,用沉痛而坚定的语气说:“只是我哥哥嫂嫂死的不明不白,如若恩公能为我寻出凶手,我愿将武林至宝双手奉上。”

     听到这话,魑魅魍魉四人眼睛刷的一下亮了亮,武林至宝?!这是古代剧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四人从小听到到大都耳熟能详了,既然是武林至宝,那肯定是好东西。

     【系统:找出杀害宋臻夫妇的凶手,请问是否接受任务?】

     魅撺掇道:“唐哥,我们就答应她呗。”

     “你怎么证明你手上的武林至宝是真的。”顾弋却在这时开口质疑说。

     浣娘子从小孩的脖子里拉出一块藏在衣服底下的玉佩,玉佩玉质细腻,是块好玉。浣娘子将玉佩往地上用力一砸,玉佩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然后她从碎玉中找到一张折成指甲大图纸,看都不看就递到唐衍之面前。

     她闭上眼深深呼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眼睛里一片平静,说:“这就是害我宋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请恩公为我宋家讨回公道。”

     小孩怯怯抓紧了浣娘子的袖子,一脸希冀看向几人。

     “好。”唐衍之说,“这个任务我接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