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CH.26
    跟几人打过招呼,很快又退出游戏。

     这两天在飞船上没休息好,此时全靠毅力支撑着才不至于露出疲态,总而言之这具身体的体质实在太糟糕了,换做过去那会几天几夜不睡都不是问题。

     将游戏头盔拨到一边,视线扫过那个礼盒,一路上不方便打开来看,只在取出录取通知书时大概扫视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再次将礼盒打开,里面的东西不多,几张不记名银.行卡,一封纸质泛黄的信,以及一块只有指甲大的记忆芯片。

     唐衍之跳过那封信,那是唐丰夫妻留给原主的信,他没资格看。然后将记忆芯片放进手环,瞬间一家三口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房间内,原主出生的那一天,唐丰夫妻抱着脸蛋红扑扑的婴儿喜极而泣。

     接下来画面一转,婴儿已经三个月大,拍着手掌朝着母亲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唐衍之看着影像中气质温婉的女子,目光略有些纠结,看样子这具身体的相貌的确是遗传了原主母亲。

     关了录像,唐衍之不由得深思,看样子这个记忆芯片并不是唐丰让秦书保管的那个,他能理解秦书的想法,如果记忆芯片交给他的话,无异于让他陷入重重危险之中。

     而且到现在为止秦书还没破解那个记忆芯片的密码,无法获得里面的信息,这样一来,他们就完全不知道唐丰夫妻是因为什么而被灭口的。

     将记录了唐家三口的记忆芯片放回盒子里,然后从行李箱拿出衣服准备洗澡睡觉。

     打开房门一看,客厅沙发上正躺着一个人,对方的心情看上去不错的样子,嘴唇的弧角微微上翘,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

     若不是刚才看到对方满脸戾气的样子,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注意到对面传来动静,顾弋抬头慢悠悠的瞥了他一眼,“要洗澡的话浴室的我东西不能动,洗完澡让管家打扫一下浴室,必须连根头发都不能留下。”

     “嗯。”唐衍之懒得跟他计较,再说这人才是房子的主人,虽然态度恶劣的想叫人揍他一顿,不喜欢别人闯入他的地盘也无可厚非。

     得知唐衍之上了线,顾弋心情非常愉悦,连房子里多出个陌生人也勉强忍耐下了。

     听着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滴水声,一阵困意上来,刚闭眼没多久他就睡着了。

     唐衍之洗完澡出来,便见一个青年缩在沙发呼呼大睡,他眉梢一挑,转身进了房间。

     一夜好眠,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

     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睡得那么晚才起,肚子饿得开始打鼓了。

     起床洗漱完,出来一看,房子的主人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握着刀叉的双手白皙,仅仅只是吃个早餐而已,动作优雅得让人不禁产生一种贵族在享用盛宴的错觉。

     唐衍之吃不惯西式早餐,叫了机器人管家过来,让它做了一碗混沌。

     两人各不相干的用完早餐,唐衍之回到房间,觉得有些无可事事,便用手环看电子书。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手环响了起来。

     “唐衍你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突然就走了?!”韩之新焦急的问,这两天对方又没上游戏,他想联系对方都不能。

     话刚说完,韩之新才看清周围的环境,他惊讶道:“你这是在学校里?!”若他没看错的话这分明是华夏综合学院里的宿舍,这独具一格的布置风格也只有在华夏综合学院才能看到。

     “嗯,前两天我父亲的朋友找到我,替我填了志愿,刚好发生一点事,就没来得及通知你。”唐衍之说。

     “你没事那就好。”韩之新并没有想太多,反而高兴道:“你也考上了华夏综合学院,那太好了,我也填报了这所学校,下个月我们就是校友了。对了你是什么专业?”

     “历史类考古专业。”

     “我是数学系的,跟你不在同一个专业。”韩之新很可惜道。

     这时,韩之新的手环闪了闪,他看了眼手环的信息,脸上露出不禁露出笑容,然后朝唐衍之说:“我先上游戏了,我有个朋友想介绍给你,等会你有空吗?”

     “行,等会再联系。”唐衍之道。

     挂了通话,唐衍之又继续去看电子书,看了一会眼睛就受不了,电子书始终不及纸质书本,看久了眼睛很容易不适。

     揉了揉眉心,然后捡起角落里的头盔戴上,登陆了游戏。

     刚上线,一个黑影就朝自己扑了过来,落地那一瞬间,唐衍之左手的匕首抵住了对方的脖子。

     被匕首抵着脖子,对方不但不紧张害怕,还笑眯眯的打招呼道:“衍之你来了。”

     唐衍之收回匕首,语气淡淡道:“起来。”

     顾弋像巨型犬一样在唐衍之身上蹭了蹭,下一秒察觉到身下的人发出危险的气息,他身子一僵,然后就被揍了……

     知道游戏中死亡不是真的会死,这回唐衍之并没有手下留情,每一招都下了死手,右手握成拳头朝对方腹部狠狠打了过去,还用上了五分内力。

     顾弋微微皱眉,虽然不怎么疼,但对方用这种方式拒绝让他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血量哗哗哗的往下掉,顾弋干脆不管了,抱着唐衍之不放,一副赖皮无耻的模样,“你尽管打吧,我就是不放手。”做过前两天的事,顾弋总算明白了,既然自己喜欢,还一直畏畏缩缩的不敢争取,这可不是他顾二少的风格,万一哪天衍之真不玩游戏了,他上哪找人去。

     唐衍之盯着对方的眼,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爱慕于我?”

     顾弋朝他微笑,认真道:“对,我喜欢你。”

     “你我不过相识几天而已,这么轻易就喜欢上,你的喜欢可真是廉价。”唐衍之的眼神中隐约流露出明显的讽笑。

     顾弋抓住对方的手腕,深邃的双眸注视着对方,“衍之,感情这东西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或许那会只是一时悸动,但是现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能让我念念不忘的人只有你一个。”

     唐衍之甩开了他的手,冷冷道:“你这话也不知对多少人说过了,你以为我会信?”

     顾弋愣了愣,随即失笑,“我只喜欢过你一个,这话也只对你一个人说过,你不信可以问问魑魅魍魉他们。”

     见唐衍之神色有些松动,顾弋凑过去,低头轻轻吻住他的唇,然后贴着对方的唇说:“你看,我初吻都是你的。”

     唐衍之额头的青筋暴起,“混账!”

     抬起千机匣,一个穿心箭过去,将还剩百分之十血量不到的顾弋直接送去复活点。

     顾弋消失后,唐衍之抿了抿唇,那个吻只是一触即分,只是唇边的仿佛还留着对方炽热的温度,久久无法消散。

     很久以前,文昭说过,“衍之,你当真是凉薄无情的人。”

     行走江湖那会,他也结交过几个红颜知己,无一不是国色天香、善解人意,而且那些女子都对他心存过爱慕,可他始终与她们维持一定的距离,不曾对任何人动过心。

     后来那些女子成亲,他都会让人送去贺礼。

     有一段时间他与云昭发生了一些矛盾,云昭终日借酒消愁,过得浑浑噩噩。他去劝解云昭,没说几句两人一言不合就大打一架。

     打完之后,云昭就说了那一句话。

     现在想起来,或许那时候起云昭对他已经怀有芥蒂了吧。

     在很久之后他才知道云昭对那个姑娘心慕已久,那个明艳动人的姑娘却因为自己的拒绝,而挥泪另嫁他人,因此云昭会迁怒于他也是理所当然。但他没想到的是文昭对他的恨意竟然到了置他于死地的程度,终归还是他太轻信他们之间的情谊了。

     唐衍之想起偶然看到的一句话,“情之一事,纵使千锤百炼,仍难逃陷入囹圄中。”或许就像傳说说的那般,这是连自己也无法控制的感情,云昭对那女子应该也是用情至深吧。

     沉思许久,直到私聊响起,才唤他回神。

     [私聊]青青子衿:去打副本吗?

     [私聊]唐衍之:好。

     [私聊]青青子衿:那我去组人。

     唐衍之用上轻功飞去黑风山,抵达副本门口时,青青子衿跟两个女的已经在那等着了。

     青青子衿挠挠头发,不好意思道:“还差一个人,喊了好久都没人进组。”

     “四个人够了。”唐衍之道。

     青青子衿发了组队给他,有些不确定道:“四个人真的能通关吗?而且队伍里没有肉盾,怎么拉怪?”

     “有唐衍之的话肯定没问题。”青青子衿旁边的粉衣侠客插话道,“别磨磨蹭蹭了,开副本吧。”

     “好吧。”青青子衿开了副本。

     一进去副本,唐衍之抬手放了个连环弩,两个守门的小怪嗷嗷嗷的冲了上来。

     几人吓得赶紧后退,见唐衍之不慌不忙的放着技能,将小怪拉到一边,青青子衿看了眼自从进了副本后眼里只装得下唐衍之的粉衣侠客,咬咬牙提着剑冲上去砍怪。

     粉衣侠客这才将视线转到青青子衿身上,过了三秒,她脸色忽变,惊叫道:“子衿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