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CH.21
    魅立即花容失色,吓得一蹦三米高,轻功无师自通,拔腿跑向顾弋,见那头牛唯独只追着他,奔溃道:“它干嘛一直追着我啊啊啊!”

     顾弋摸摸下巴,顿时觉得get到了教轻功的技巧,于是等魅跑到面前时他忽的一下闪开了。

     闪开了!

     开了!

     了!

     “……绝交!我要跟你绝交!绝交——”魅的声音在山谷回荡着。

     见几人仍旧无动于衷,流火忍不住说:“我们不去救他吗?”

     魑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你不觉得魅现在的轻功变好了吗?”

     魍拍腿狂笑,“你看阿魅逃跑的姿势多妖娆,笑死我了……啊!忘了录视频了,赶紧录一个。”魍打开视频拍摄,当真跟在后面拍起了野牛追着魅跑的录像。

     “你们这群混蛋!我们还能不能做朋友了?!”魅气炸了,拐了个弯朝几人飞了过来,野牛也立刻急刹车,拐弯直追魅而来。

     “我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阿魍快去拉boss。”魑安抚魅说。

     “哼!迟了。”魅冷哼一声,现在他只想掐死这几个没良心的混蛋。

     眼见boss就快到面前,魍连忙扔了个嘲讽过去拉boss,出人意料的是boss根本不理会魍,一心认定了魅似的,不管他们在后面怎么放技能,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众人傻眼了。

     魅欲哭无泪了。

     “唐哥,boss怎么只追着魅跑啊。”流火只好跑去问唐衍之。

     唐衍之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让他脱了身上的衣服。”

     “阿魅,唐哥让你脱衣服。”魍喊道。

     “脱衣服?!”魅摸摸自己的露出大片肌肤的胸口,心想道:难不成这头牛看中了自己的美貌,这怎么能行。魅赶紧双手护住胸口,“不,我才不脱!”你们休想利用我的美色推倒boss。

     魍很头疼,“这可怎么办,这头牛跑得这么快,我们要打也追不上啊。”

     “让他喝回内力的药,能坚持一会是一会。”魑放了个阵法,但只阻拦了boss几秒时间。

     几人叹气,只好追在野牛后面放技能,既然有魅在前面拉boss,就算这只野牛有30级,要推倒也不是很难,就是累了点而已。 ̄▽ ̄

     野牛跑了过来,唐衍之抬起千机匣,一个连环弩过去。野牛被击退数尺,在地上翻了个滚,怒吼一声,又锲而不舍地去追魅了。

     众人:……

     一人一牛绕着草地跑圈,惊起无数小怪,可怜了后面的魑几人,既要追着野牛放技能,又要躲着小怪,搞得狼狈不已。

     魅一边灌药一边给自己回血,“不行了我的内力快要没了,你们赶紧拦住它啊。”

     “上去。”顾弋指了指前面不远的一处悬崖。

     魅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来,“你有办法?”

     顾弋道:“不是,我让你吊住它而已,上面有棵树,爬上去。”

     魅抬头望向山崖,愣了愣,“我怎么飞上去?”

     “你现在不是飞得挺溜的吗,快去。”顾弋催促道。

     魅哭丧道:“万一我飞不上去怎么办?”

     顾弋笑眯眯,“没事,我会杀了那头牛帮你报仇的。”

     魅气得吐血,只是目前确实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一咬牙就往悬崖下飞过去,野牛紧追而来。魅深呼吸,然后用力一跳,竟然跃上十数米之高,成功跳在那棵树的树枝上,然后手脚并用、姿势豪放地爬上树干。

     野牛在底下冲着魅怒吼,“哞——”

     唐衍之朝它放了个穿心箭,野牛并没有理会,蹶了噘蹄子就要往悬崖上冲。

     魅紧张兮兮道:“它会不会冲上来?”

     “不会。”唐衍之微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魅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顾弋走过来,眨眨眼,“那头牛怎么只追着魅跑,难不成真看中了他的美貌?可是不对啊,魑魍魉跟他捏成一样的脸,怎么不见那头牛也追他们三个?”

     唐衍之:“……它只是看到红色的东西特别激动而已。”

     魑等人一过来就听到这句话,表情变得古怪起来,接着个个垂着头,忍笑忍得一张脸都快扭曲了。

     魅的脸阵白阵红,亏他还以为这头牛看中了他美貌,感情是他自作多情了。

     还好他们之中只要魅穿着红衣,野牛只盯着魅一个人,众人只需放开技能输出就行。这头野牛虽然是30级怪,皮却厚得很,足足打了一个小时才打掉五分之一的血量。

     “这牛血量可真厚。”流火吐槽了一句,“这要打到什么时候啊!”

     唐衍之耳朵微动,“有人过来了。”

     “来了多少人?”顾弋问。

     “37个。”

     几人虽然很好奇唐衍之是如何知道的,就好像走百花迷宫时,每次都能准确推测出boss的方位。众人好奇归好奇,见唐衍之明显不欲多说,他们就识趣的没问。

     “阿魅你躲好,别让他们发现。”顾弋朝上面的魅喊道。

     魅心里嘀咕一句,搞什么鬼。然后慢慢往上爬,藏在茂密的树叶里,只露出红衣一角。

     距离他们不远的正有一群人往山谷走去。

     “微微姐,前面有人在打boss!”派去探路的人回道。

     微微凉听了一脸讶异,她们是偶然发现了一条小怪不多的路才能顺利走进云深之林的内圈,又费了很大功夫才找到这个绝佳的刷怪地方,可没想到居然有人比她们先一步到达,“这里的boss有30级了吧,哪个帮会在打?”

     “不到十个人,不知道哪个帮会的。”

     微微凉加快步伐走过去,“他们打了多久?boss还有多少血?”

     “看样子打了有一段时间了,boss还有78%的血量。”那人回道。

     微微凉心里一喜,“等会你们听我指挥行动。”

     众人快步过去,心里已将boss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还未靠近,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微微凉一眼看到其中穿黑色劲装的唐门,刷的一下冷下脸,“是那个唐门……”

     游戏公测到现在才过去几天而已,微微凉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忘了敲晕她们后,还将她们挂在树上的人。她们当时只昏睡了一分多钟,醒来就发现自己没死而是被挂在树上,很显然微微凉认为这是对方对她的羞辱,并且对方还在她们面前用她们挖的陷阱刷野猪。

     后来微微凉气得跳树自杀回到复活点,然而这笔仇她记在了唐衍之头上,如今见到仇人分外眼红,微微凉对准了对方的后背,当即就是一个追命箭过去。

     在微微凉等人踏进方圆百米之内唐衍之就察觉到了对方,只不过没有抢怪的概念,便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过来的还是曾经有过过节的人,当然唐衍之早就不记得对方是谁了。

     在微微凉射出追命箭后,唐衍之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样侧了侧身,准确地躲过这一箭。

     魑挥手放了个阵法,几人配合的朝为首的微微凉放技能。

     微微凉的血量很快掉了大半,后面的天机连忙给她加血。

     流火还有闲情数了下对方的人数,“还真是37个人。”

     “老大?”魍见顾弋不动,用胳膊肘撞了撞他。

     顾弋开口说:“我们走。”

     “走?!”几人同时瞪眼道。

     顾弋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不走干嘛?他们人多,那头牛就暂时先让给他们。”

     魑顿时明白了顾弋话里的深意,道:“刚好我也打累了,咱们回去吧。”魑暗暗想道:三十几个人里竟然没有一个穿红衣的,真不知道该说他们幸运还是倒霉。

     魍魉两人向来听顾弋的话,立即收手,准备走人。

     流火跟沧澜不知所以,见唐衍之没有反对,只好跟着一起走。

     “想走?”微微凉冷笑道:“我还没同意呢。”

     上次那个叫“小北”的人也在队伍里,看到唐衍之时觉得挺意外,不过倒没多生气,毕竟玩游戏杀与被杀都是很正常的事,而且上次人家也没杀他们,他真不知道微微凉哪来那么大怨恨。

     “微微姐,既然他们肯交出boss,就让他们离开吧,一旦动起手来,我们这边伤亡过多的话还怎么打boss。”小北劝道。

     还好微微凉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她很明白,如果她们这边人数不够肯定要在帮会喊人过来,到时候来人的话,指挥的人就有可能不是她了,这种情况是她最不愿意发生的,所以她只能暂时先忍下这口气。

     “小北、七夜、非凡……”微微凉点了几个人,“你们随时留意附近情况,小心他们来个回头杀,剩下的人跟我去打boss。”微微凉不是个蠢的,不然怎能在骑士家族这个几万人的大帮会中争得一席之地,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别人做嫁衣。

     “微微姐,这个boss好像有点不对劲。”有人意识到不管他们怎么输出,野牛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微微凉这会也发现到这个boss发了疯似的冲着山崖狂奔,爬上斜坡又滚落下来,一直重复着爬上去又摔下来又爬上去的动作。

     “可能是bug吧,不管它了,赶紧输出。”微微凉并没有在意。

     另一边,唐衍之等人走出一段路,直到见不到微微凉他们的身影后,流火小声说:“唐哥,你跟那个女的有仇吗?她看着你的眼神好像要将你一口吃掉似的。”

     唐衍之摇摇头说:“不记得了。”

     顾弋凑过来,“衍之累不累?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会。”

     经顾弋一说,唐衍之确实觉得有些累了,坐得太久,腿脚有些发麻,得活动活动一下才行,“那我先挂机了。”说完摘下头盔,因为没有退回游戏,游戏人物便处于切换到挂机状态。

     顾弋看着眼前背脊挺直站着一动不动的人,有些哭笑不得,原本还想跟他好好说几句话,没想到人就这么跑了。

     “让魅躲好,别被他们发现了。”顾弋吩咐道。

     魑关了私聊窗口,说:“放心,他们还没发现魅。”

     “傳说哥,我们真要等他们快打完了再去抢回boss吗?”流火讨好的问。

     顾弋悠悠道:“抢什么抢,那头牛本来就是我们的,没看到仇恨还在我们这里吗?”

     流火几人默默地为微微凉掬了一把同情泪。

     从头到尾没有存在感的魉这时说:“别高兴太早,等会还得回去捡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