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CH.28
    魑这时候提醒说:“快到中午时间了,大家先下去吃饭吧。”然后转头对顾弋道:“老大,今天下午你还有课。”

     顾弋随口道:“什么课?逃了就是了。”

     “《华夏古文明》,是韩教授的课,只要旷课三次以上就会被取消考试资格,这次你可不能再逃课了。”

     “……谁给我选的这门课?!”顾弋怒瞪过去。

     魑很无辜的回望,“这是你自己选的课,昨天我给你发了选修课程表,你填了之后就上交了,我都没来得及拦你。”

     流火插嘴道:“傳说原来你还是学生啊,我也是学生,爱顿学院今年大二,你们呢?”

     魍一把搭在流火肩上,将人带到一边,“我们在华夏综合学院。”

     “我听说你们华夏综合学院今年开学比较早,看样子应该是真的了,爱顿星距离齐云星才三个小时航程,以后有时间我去找你们玩。”

     顾弋跟唐衍之道了别后不甘不愿的下线,唐衍之随后也下线吃饭。

     摘下头盔,按了按快僵硬的肩膀,起身走出房间。

     客厅里打开了全息影像,青年正坐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一遍一遍换台,一会是星球大战、炮火轰隆,一会又是仿若童话般的梦幻场面、男女主角甜蜜的相拥在一起。

     唐衍之秉着不看不管不在意的原则,弯下腰摸了摸机器人管家光滑的小脑袋,说:“给我做一道姜葱排骨、一道红烧鱼、最后炒一道青菜就行。”

     机器人管家闪了闪两个大眼睛,“是,主人。”

     顾弋有些莫名的不爽,明明他才是这房子的主人,那个蠢家伙怎么给别人先做饭了,他走过去伸手敲敲机器人管家的大脑袋,不满道:“我才是你主人,先给我做饭去,现在我要吃红酒牛排。”

     机器人管家不知所措的看看淡定自若的唐衍之,又瞅瞅脸色不虞的顾弋,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道:“可是另一个主人也是主人啊。”机器人管家的想法很好理解,在它们看来凡是有宿舍门禁卡的人都是这房子的主人。

     顾弋险些气翻,什么叫另一个主人也是它主人,这间宿舍可是他一个人的,早知道当初怎么都会将另一张门禁卡要回来,省得每年都给他塞一个新人进来。

     机器人管家固执起来是完全不讲理的,接受了唐衍之的请求后,程序便设定好了给他先做饭,于是无论顾弋怎么抗议,都没给他插队。

     机器人管家在厨房做饭这段时间,唐衍之闲适的靠在沙发上看电子书。

     窗外的阳光斜斜撒在地板,清风吹过,白色的窗帘轻轻掀起。沙发上的少年眉目清朗,仿佛只是远远看着就融入了对方安宁的心境之中。

     顾弋拧了拧眉,不知为何他总会将眼前这个少年跟衍之联系到一起,或许是两人的气质太过相似,叫人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厨房传来饭菜的香味,接着机器人端着菜出来,朝唐衍之道:“主人,该吃饭了。”

     唐衍之关了电子书,走过去坐在餐桌上用餐。

     顾弋又有些不忿,这房子是他的,凭什么让他看着别人用饭。他不客气的坐在唐衍之对面,跟机器人管家下达命令,“给我盛碗饭过来。”

     机器人管家乖乖去厨房盛饭,还给顾弋拿了双筷子。虽然只做了三道菜,两个人吃还是够的。

     唐衍之安安静静的低头吃饭,对顾弋的挑衅视若无睹。

     “喂!你叫什么名字?”差不多吃完饭的时候,顾弋忽然开口问道。

     唐衍之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的用纸巾擦完嘴,才道:“在问别人叫什么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报一下自己名字,你的礼仪老师是怎么教你的。”他语气淡淡,好像在训斥不省心的晚辈。

     然而顾弋向来唯我独尊,听到这话握着筷子的手背青筋暴起,忍了又忍,最后只是将筷子一扔,气呼呼的出门去了。随着年龄增长,顾弋的火爆脾气好转了许多,要是换做以前早就掀桌子了。

     唐衍之悠悠然品了一口茶,这类飞扬跋扈的世家公子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些公子哥一向看不起他们这种江湖草莽。唐衍之就揍过不少这样的人,每次打完就跑,任凭他家世再显赫也拿他无可奈何。可惜如今投生在这个文明时代,无奈不能靠武力解决问题。

     坐了一会,唐衍之回房间取了韩之新家里的钥匙,接着通过网络叫人上门取件。

     将钥匙寄出去后,唐衍之想起装在唐焕家门前那个摄像头的事,以前原主没有接触过这些玩意,唐衍之也不知道该怎么操作,只得在网上查找攻略,按照攻略一步步操作手环,获得摄像头拍摄到的录像。

     录像里唐丰只露了两次面,一次在他离开前的那个早上,唐丰可能是接到他离开蓝星的消息,急冲冲的出门,身上还只穿了一件衬衫。后面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拿着外套追上来。两人没多做什么交流,唐丰就急忙走了。

     最后一次露面是在昨天晚上,唐丰脸色依然不是很好,不过见到在门口迎接的女子时才露出了笑容,上去搂着女子火辣辣的亲吻起来。

     没过多久,唐焕就出现了,他笑容满面的说了些什么,唐丰大笑起来,激动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可惜摄像头距离大门太远,听不到几人在说些什么,不过有这份录像已经够了。

     唐衍之直接将录像发网路上,发的是完整版,连剪切都没剪切,实际上是唐衍之不知道要经过剪切才更方便别人观看。

     录像一传上网,就有不少留言刷过。

     网友a:天啦噜,我看到什么了,这不是唐副总吗?

     显然这人是蓝星球的。

     网友b:唐副总是谁,那位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网友c:回楼上,那个肖公主的男人啊。

     一提起“肖公主”众人都恍然了。

     肖公主即是肖玉珍,在二十年前那会,肖玉珍可是名动整个联邦的人物,虽然她只是三等世家的嫡女,行为却极其高调,不但进入了娱乐圈,还参演了不少影片,成为那些年最受欢迎的女星之一。

     肖公主脾气娇蛮任性是众人皆知的,不过胜在家世显赫,人长得也漂亮,那时还有不少的世家公子追求她,可偏偏最后人家选了唐门旁支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唐丰。

     唐丰迎娶了肖公主后,背靠肖家这座大山,在唐家的地位逐渐高涨,最后成了唐家家主的左臂右膀,连家主都不敢小看他。

     肖公主嫁人后一如既往的高调,现在网上还时不时有她的报道,相比较唐丰就没多少人认识。

     这会爆出肖公主的丈夫不但出轨,还有一个年纪那么大的儿子时,瞬间这条新闻就空降当天热搜头条。

     唐衍之放出录像后,便撒手不管了,就算唐家人查到是他放的又如何,即使他们在蓝星有遮天的本领,在齐云星这个政治文化中心,可不是他们能为所欲为的。

     刚上游戏,便听到流火几人兴致勃勃地讨论着网上的事。

     流火啧啧感叹道:“没想到那个唐丰看起来挺老实的,居然出轨了,还有一个已经成年的私生子。”

     虽然当今社会的离婚率仍居高不下,可在婚姻中出轨的人倒是不多,一来出轨的代价极高,而且违法,二来一旦爆出丑闻的话会被全世界的人唾弃,个人档案有了这个污点,连工作都不好找,所以这次爆出唐丰包养情妇的事才会闹得这么轰动。

     唐衍之对这个结果倒是挺意外的,当然他还不知道唐家此时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安静听完几人八卦,唐衍之问道:“25级的副本打不打?”

     “打!”流火高高举起了手。

     魑语气温和的说道:“要不等老大来了再打吧,25级是十人副本,就我们几个可能输出不够。”

     沧澜还不到25级,现在就剩魑魅魍魉还有一个拖后腿的流火,靠他们几个不一定能通关。

     唐衍之想说组其他人的,可是一想到其他人的水平跟青青子衿差不多,组了也白组,只能作罢。“那好吧。”

     刷了几个小时的怪,唐衍之又升了一级后,顾弋才迟迟上线,还未见人便闻其声,“那个韩老头教的是什么玩意,让人用软趴趴的几根毛写字,有毛病吗!”顾弋一脸不爽地道。

     众人听了一头雾水,魅好奇道:“你不是去上《华夏古文明》课吗,跟写字有什么关系?”

     顾弋撇嘴,“我听了半堂课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于是下堂课都用来睡觉了,结果下课后其他人全交作业了,他被留下来当场做作业,没写完二十个大字还不让回去。

     一旁的唐衍之貌似陷入沉思当中,神色变幻莫测,半响才问道:“你们说的韩教授是不是韩宇滦。”

     “你认识韩老头?”顾弋靠了上来。

     唐衍之迅速抬起千机匣。

     顾弋颇为遗憾的站了回去,“韩老头就是韩宇滦,你对他感兴趣?”

     唐衍之点了点头,这些天他从网上获得不少信息,得知自己是学其他任何专业都不成,最主要他很难接受一些新知识,比如电子技术、元素周期表,这些最基本的常识理论他都不懂,唯有琴棋书画倒是勉强过得去,上课时也不至于什么都听不懂。

     顾弋笑眯眯道:“等你明年考上华夏,就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我宿舍还有一个房间空着,免得老是被塞进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再说吧。”唐衍之敷衍道。

     魑魅魍魉四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不好了。

     魑朝顾弋飞了个眼刀子过去,勉强挤出笑容问唐衍之,“唐哥,你明年才上大学?那你现在是……”

     “刚满十八。”唐衍之勾唇笑道。

     四人立刻转头,提刀霍霍向顾弋砍去。

     妈个混蛋!居然瞒着他们唐衍之的年龄,还让他们叫小他们几岁的少年叫“哥”,有这么玩自己兄弟的吗?!!!

     打打闹闹间,一行人来到25级副本,迷雾森林。

     沧澜跟那位女天机还不到25级,唐衍之便叫了青青子衿过来,谁知一起过来的人还有铃铛。

     见到唐衍之,铃铛极为熟络的招呼道:“嘿,衍之。”

     唐衍之态度疏离的回道:“你好。”

     见状,顾弋轻笑出声,在唐衍之耳边用众人听得到的声音说:“衍之这两人总是在一起,你说他们是不是一对的。”

     青青子衿顿时羞红了脸,飞快看了唐衍之一眼,紧张兮兮的解释道:“你别胡说八道。”

     “哈哈,我跟子衿只是朋友而已,我也是听说衍之要打副本才厚着脸皮让子衿带上我的。”澄清自己的同时,还不忘了向唐衍之表明心意,当真是一个聪明到让人觉得可怕的女人。

     顾弋心中响起了警钟,危机感越加深了,这女人绝对不是善茬。

     流火听着几人你来我往的对话,有些晕乎乎的点开了副本,紧接着周围环境一变,耳边还萦绕着魑几乎是狂吼出来的声音,“进副本前手要拉在一起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