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吴波走了,李海凤愣愣的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背影,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如果说她以前不知道吴波为什么要跟她好,现在她知道了,大学的时候,她也会打工挣点零花钱,如今想想那些钱几乎全进了吴波的口袋,她和吴波的事,两家人是都知道的,她以为毕业后过两年和吴波会顺理成章的结婚。

         谁知道……

         “走吧还发什么愣啊,回家!”顾扬揉揉李海凤的脑袋就松开了她。

         “顾总我是不是真的很傻?!”上车后李海凤问顾扬,心情似乎还有点低落。

         顾扬今天没坐后面,坐的副驾驶的位置,她一进车里就把高跟鞋踢了,李海凤问完她就笑了一声“不要问我这么愚蠢的问题,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过有一点顾总告诉你,以后离你那前男友远点”。

         李海凤把车开出车库,她听出顾扬后一半句话里的认真,心里稍微好了点,她难过不是因为吴波,她就是觉得自己太笨了“我知道的,我以后肯定不会见他”。

         顾扬撑着头看着窗外,这次感冒似乎有点厉害,脑袋疼的她都不想说话,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你一个女孩子,找另一半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要为了成家生孩子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了,找男人的时候先把眼睛擦亮点,别过上日子了才发现他对你不够好,那时候已经晚了”。

         李海凤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这样,以后可能还是要回家里,上次和我妈打电话,她知道我和吴波成不了了,就打算让我这次回去后相亲”。

         “相亲?”顾扬扭过头像不认识李海凤一样“你原来不止回家看看,还打算相亲?”感情她闹了半天,是要陪自己助理回家找男人?

         顾总虽然带病很痛苦,但是有小助理陪着说说话心情本来还挺不错的,谁知道一听到李海凤回家要相亲,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本靠着椅背的身体也坐直了,张嘴就开始骂“我什么时候允许你现在就找对象的?你看合同了吗李海凤?!”。

         李海凤被突如其来的骂声吓得缩了缩脖子“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妈都说了,我回去见面肯定是免不了的,所以顾总你就不要跟着我回家了”。

         “停车!”顾扬喊了一声。

         李海凤把车靠边停了,顾扬迅速打开车门,走到李海凤那边一把拉开了车门,沉着一张脸“下来!”。

         李海凤听话的下了车,顾扬推了她一把,自己直接坐进了驾驶座就摔上了车门,然后一踩油门,走了。

         李海凤:“……”

         马路上,一辆出租车停在李海凤面前刚摇下车窗就听李海凤说自己现在没钱回家才能给他,气的骂了句“没钱你坐个pi的车”就把车开走了。

         之后李海凤又拦了三四辆才坐上车,她一直在给司机师傅重复到家里一定把钱给他。

         这个司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听她报的地址是静海香榭,毫不犹豫的就让她上车了,那可是有钱人都不一定能住的进去的别墅区。

         李海凤摁门铃摁了半天,顾扬才从里面把门打开,脸上没什么表情,显然还在生气闹别扭,李海凤急着给那司机师傅钱,没搭理她就上楼拿钱去了。

         直到李海凤攥着钱跑出去,顾扬还站在门口,你妹的我都这么生气了还不赶紧来安慰我,竟然还往外边跑?!

         送完钱,李海凤再回来的时候,顾扬已经气呼呼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了,简直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顾总……”李海凤叫了她一声。

         “你走吧,我不要你了”

         李海凤:“……”这人怎么这样啊?

         “顾总……你别开玩笑了,我错了”

         “谁跟你开玩笑了,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我要开掉你,听明白了吗?!”顾扬冷声说道。

         李海凤心里无奈极了,她现在真算体会到了,一个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在外人面前杀伐决断的,一到她面前天天芝麻豆大点的事她就能给你闹一天,她的杀手锏就是闹冷战不说话。

         “顾总……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答应你只回家不相亲,我妈怎么说我都不会去的,你别不要我呀”李海凤蹲在顾扬脚边,可怜巴巴的说。

         顾扬哼了一声“谁相信你!”

         “我发誓,再说了我们不是已经签过合同了吗?其实我虽然答应我妈了,但是我绝对没有当真,不然她老催我,顾总……”

         顾扬低头俾睨她“你说真的?”

         李海凤忙点头,一脸真诚“我喜欢跟在顾总身边,就算相亲也是为了应付我妈”。

         “那也不能相,万一看上了呢”顾总瞪着眼睛说。

         “好好好,不相”李海凤觉得自己仿佛找到了和自己智商差不多的同类。

         顾总心情好些了,头疼的感觉再一次席卷了她的神经,她皱了皱眉,“我想吃混沌”。

         “好,我给你做”李海凤开心的说。

         “只许做我的,不许做那条傻狗的,今天让它吃狗粮”顾总残忍的开口。

         原本正在和皮球玩耍的二凤像是知道它的女主人说的什么一样,登时撒欢的就往李海凤怀里扑,撒娇似的哼哼唧唧。

         李海凤:“……”

         最后顾总心满意足的吃上了混沌,‘傻狗’二凤吃着狗粮,翻着白眼的眼睛哀怨的看着她:好想咬这个人一口啊。可是它不会咬人。

         晚饭后,书房里,李海凤就着灯光看着温度计上的度数,突然她大叫了一声“39度了顾总,我送你去医院吧”。

         顾扬吹着风扇,坐在椅子里身上搭着块小毛毯,“不去,三十九度又死不了人”。

         李海凤急道“三十九度已经很严重了”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在她小腿只被擦了层皮的时候非要带她去医院。

         顾扬态度坚决,她不喜欢医院的味道“说了不去就不去,吃点药自己就好了”。

         李海凤走过去就把她的风扇关了“那好,吃药就吃药,不许开风扇”。

         “李海凤你想造反是不是?!”顾扬当下就想把小毛毯扔掉,这是要热死她吗?虽然这别墅建的冬暖夏凉,但现在是八月天啊。

         李海凤弯腰就把欲扯被子的手摁住了,力气奇大“你热我拿扇子给你扇风,总之不准再吹风扇了,吃了药早点休息,今天别加班了”。

         顾扬气闷,奈何她现在病怏怏的,还浑身无力,索性坐着没动,她白了李海凤一眼“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随便”李海凤说完就出去找扇子去了,她记得自己屋子里有之前在街上发的扇子。

         顾扬撇撇嘴,没说话。

         吃了药,顾扬拿着那把印着专治不孕不育的扇子扇了几下,“明天我还要抽时间见华科的总裁,手里的工作不能推,我懒得看这些文件了,你给我念念吧,比较急的先处理了再说”。

         李海凤看了看桌上堆了一片的文件,犹豫了一下问道“顾总不怕我泄密?”。

         顾扬嗤了一声,“就你那点智商?我放心的很,来吧快点念”。

         两人一个人读一个人听,配合的倒是挺默契,顾扬生活中总是懒懒散散的,工作的时候却十分认真,李海凤看她听得一脸专注,感觉自己都快不认识她了。

         有一点李海凤比较郁闷,她念文件的时候,顾扬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虽然明知道她是在认真听文件里的内容,但是被这么看着,真的是特别不好意思。

         顾扬是在听李海凤念不错,但是也在观察着她,在察觉到她脸色通红,甚至气息都有点不稳的时候,她就慢慢把视线挪开了,嘴角不可抑制的向上勾了勾,那模样简直了。

         持续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李海凤有点撑不住了,顾扬就让她停了下来,“行了今天先到这里吧,累了就回去休息”。

         李海凤摇摇头“你不进屋睡觉我是不会走的”。

         顾扬还没说话,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李海凤一眼“我接个电话就去睡觉,好吧,您老也赶紧回去睡吧”。

         李海凤又再三嘱咐了她一番才离开了书房,顾扬看着关上的门,笑着摇了摇头,眼睛里满是无奈,这世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第二个像李海凤这样烦着她的人了。说的是烦,其实是关心吧。

         小丫头挺好的,顾扬这样想着。

         看了下来电的人名,这跨洋电话,她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原来你还记得你这个姐啊”顾扬懒洋洋的开口。

         “姐,对不起,这么长时间才给你打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温润的男声。

         顾扬摸摸额头,还是烫,她把小毯子往下拉了两下就想去开风扇,随后又想起什么一样,伸出去的手拐了个弯,把放在桌上的小扇子拿起来煽了煽“回来吗?”她问。

         那边似乎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回她“不了,最近比较忙”。

         顾扬也没生气,她已经习惯了“随便你吧,没事了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尤其是两家老人那边,别让他们担心”。

         “嗯,我知道,你……最近还好吗?”

         “我挺好的”顾扬吸吸鼻子。

         那头犹豫了一会,才道“你又生病了吧?不要总是那么拼命,地球没了你还不是照样转”。

         “我就是个劳碌命,你要真心疼你姐就赶紧回来帮我”听到那边不说话了,顾扬才摸摸鼻子又道“还有那谁,你要有空了也给他打个电话,不然他没事了老来骚-扰我,那什么,其实……他那人还是挺不错的,白手起家能把龙腾做这么大,你要真给咱们家招这么女婿上门也不赖”。

         “我跟他能不能成都还是个未知”男人的声音带着些疲惫。

         顾扬稍稍坐直了点身子“他说了你要再不回来就去找你了,我和你说一声,省的到时候吓着你”。

         “……嗯”

         “行了不和你说了,我这边都十来点了,你在外边多注意身体,知道吗?”顾扬扔了扇子,起身想拿桌上的文件,眼前却突然黑了一下,她赶紧握住桌角稳住自己的身体。

         那头说了再见挂断电话,顾扬脑中晕眩的感觉才慢慢过去,她甩了甩头,感冒发个烧而已,怎么还会头晕?顾扬觉得可能是这一阵子太累了,也就没放在心上,关了书房的灯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