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夜里李海凤起来了一次,她知道顾扬没有锁门的习惯,轻手轻脚走到她床边,借着窗外的亮光,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感觉到不烫了才松了口气,看来是退烧了,那药还挺管用。

         带好门出去,就看到二凤蹲在门口仰着脑袋看她,李海凤弯腰摸摸它的脑袋,小声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二凤当然不会回答她,跟着她进了卧室,直接跳到了那宽大柔软的床上,在李海凤睡觉的另一边侧躺下来,看的李海凤一阵傻乐。

         一人一狗单方面的交流了一会,就渐渐进入了梦乡。

         顾扬第二天醒来,似乎早就忘了昨晚发烧的事,因为感冒还没好,呼吸不通畅的她早早的就起来了,看看表才五点多,她打了个哈欠准备叫李海凤起来做早餐,结果推开门就看到大床上睡得正香的两只生物,二凤四仰八叉的,一条小短腿还搭在李海凤肚子上。顾扬面无表情的看了会,然后就又把门关上了。

         顾扬平时自己一个人住,她其实是会做饭的,就是懒了一点,其实原来那个助理在的时候顾扬也没让人做过饭,一般都是请阿姨过来。李海凤没来之前,王冰问她要不要请保姆,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所以李海凤面试的时候顾扬顺带问问她会不会做饭。

         一边煎蛋,顾扬一边看了看冰箱里堆放的乱七八糟的几小袋豆子,她记得李海凤每天都给她打这个。

         顾扬:“???”昨天不是说家里没有了吗?不是还有这么多呢。

         准备好早餐已经六点了,顾扬就上楼叫人,推开门,二凤已经换了个姿势,蜷着的身子正对着门口,看到顾扬的时候它抬了抬眼皮,由于眼白比较多,顾扬就看着这条傻狗对着自己翻白眼了。

         二凤跳下床理也没理顾扬,扭着屁股出去了。

         顾扬简直都无语了,她走过去推了李海凤几下“我怀疑这条傻狗有智商”。

         李海凤迷迷瞪瞪的,根本没想到顾扬会来叫她起床,因为从来都是她去叫顾扬的,她翻过身把屁-股对着顾扬哼唧了一声“别烦我!”。

         顾扬:“!!!”

         “起来!”顾扬抬脚就朝李海凤屁-股上踹“竟然敢顶嘴?!反了你了”。

         李海凤蹭的一下坐了起来,两条腿在床上蹬了两下,闭着眼睛就开始嚷嚷“顾总你怎么这么烦啊,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别闹了”。

         顾扬干瞪了会眼,想到这几天李海凤对她还是挺悉心照顾的,就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我做了早餐,你吃不吃?”。

         李海凤抓抓头发,睁开眼看身边的人,愣了好一会才把半合的眼睛睁大“顾总?!你怎么起来了?”。

         顾扬没搭理她,起身走了。

         李海凤:“!!!”

         洗漱后,下楼就看到餐桌上已经摆放好的早餐,还有蹲在一边已经开吃的二凤,李海凤眨眨眼,“顾总,你好点了吗?”。

         “什么好点了?”顾扬莫名其妙。

         “感冒,我摸摸头”虽然昨晚已经确认过了,李海凤还是凑到顾扬跟前抬胳膊去摸她的额头。

         顾扬没有躲开,甚至还低头让她摸,一边看她“你不说我都忘了,感冒发烧我是家常便饭,睡一觉就好了”。

         李海凤转身坐到椅子上,然后一边吃早餐一边唠叨“你这样怎么行,生病了就要看病,多休息,怎么能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你可是顾氏上千员工的衣食父母”。

         顾扬在她对面坐下,淡淡道“你放心,我死了也会有人把你们的工资结清的”。

         李海凤:“……”她不是那个意思。

         到了公司,王冰一进门就看顾扬脸色不好,她跟着顾扬时间长,顾扬三天两头的生病是常事,或许一开始还会关心注意一下,时间长了,连她这个做秘书的都习惯了,只要没什么大事,能工作,顶多买点药给她。

         这么些年来,她一直一个人,顾氏夫妇又都在国外,顾垣去美国一走就是两年,身边顾家和刘家四位老人都还健在,但是平时忙的根本没有时间见上一面,身居高位的人或许都是这样,想说话的时候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生病了也没人关心。表面上看着光鲜,其实也挺可怜的。

         顾扬自动无视王冰看着她那怪异的眼神,直接进了办公室,李海凤跟在后面看着那关上的门郁闷道“冰冰姐我就不进去了,你把药给她拿进去吧,她上午忘记吃了”。

         王冰愣愣的接过药,她记得她给顾扬送过的呀?

         李海凤继续盯了会那门“也不知道她桌上的药谁给买的,治感冒的怎么就买了治胃病的,哎?顾总胃不好吗?”。

         王冰僵硬的摇摇头“没有”。顾总的胃比一般人的胃都好,话说买药的时候她还特意问过的,怎么会买错?

         李海凤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昨天你分给我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我先去忙了,你记得把药给她,记住要看着她吃,不然她会偷偷扔掉”。

         王冰:“……”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顾扬处理完手里的工作,就在公司楼下的咖啡馆里等着了,要不是看在成老的面子上,让她堂堂顾氏总裁在这里等人等这么久她早就踢桌子走人了。

         临近十一点时成威才顶着一张臭脸进门,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出个门这么小心,想必平时没少遭人暗算。

         成威二十出头,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就是脸上那股戾气让人看着不舒服,顾扬靠在长沙发里,淡淡瞥着他,没说话。

         “有什么话赶紧说,我很忙”成威看也不看顾扬一眼,盯着窗外说道。

         顾扬继续沉默,一双眸子漆黑幽深,仿佛能把人看透一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成威这次是真不耐烦了,他本来就不想来见顾扬,奈何他爷爷非逼着他来,他华科那么大的集团,为什么非要依靠着顾氏?

         “你家人没教过你什么叫做礼貌吗?”顾扬淡淡睨着他,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他妈算老几敢教训我?!”成威说着就要起身。

         “给我老实坐着!”顾扬突然喝了一声,她声音不大,却颇具威严,“你爷爷没告诉我是谁吗?”。

         成威被那一声震没敢再发飙,但脾气仍旧不小“顾氏总裁了不起吗?老子还是华科总裁”。

         顾扬挑了挑眉,瞥了眼站在他身后的保镖,不说话,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两个保镖都是成老身边的人,自然是知道顾扬的,见成威没说什么,点点头就一前一后出去了。

         “也对,虽然我年纪比你大,但咱们的位置是相当的”顾扬嘴角带了笑“成总,我冒昧问一下,华科几个大股东的名单,你都看过吗?”。

         “呵,顾总管得可真宽”

         顾扬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那就是没看过喽,也是,刚上任嘛,什么都不懂”

         “顾扬!”成威显然已经恼羞成怒了,他最烦的就是有人变相的说他嫩。

         顾扬不疾不徐的继续道“先不提那些小股东,你接手华科的时候首先就该查清楚背后大股东的名单,最起码的也该知道他们叫什么,比如,我”。

         成威惊愕的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么重要的事情,成老竟然没有告诉你,也不知道他是重视你呢,还是怕你知道了吓着所以才没敢告诉你,唉,不过说实在的,这些事情,你作为华科的执行总裁,不需要别人提醒就该自己去查吧?”顾扬笑呵呵的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成威,心里一直在骂废物。

         “你手里有多少?”成威缓过神来,知道顾扬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才沉声问她。

         “自己查”顾扬冷眼瞧着他“小威,你爷爷如果真不把你当回事,你觉得你还会坐在这个位置上吗?你知道他为了让你日后的路能好走一些,求了多少人吗?别以为你现在是华科的总裁就高枕无忧了,华科的内部现在恐怕已经乱成一团了吧。你爷爷老了,你如果再不长点心,你那些哥哥姐姐们可真要动真格的来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了”。

         成威知道顾扬说这些话不是来吓他的,他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低垂着头,声音闷闷的“那你说怎么办?”。

         顾扬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你年纪小,脾气大点没什么,也没人指望你现在就能独当一面,你要做的就是忍”。

         “忍?!”成威抬头看着顾扬,眼中满是疑惑“我为什么要忍?”。

         顾扬抬抬眉毛“现在忍一忍其实也没什么,对你不会有多大的损失,就看你能不能撑的住”。

         “下个月就是股东大会”成威说。

         “如果没什么意外,我会去的,到时候你什么都不用做,让那帮老家伙们掐,你不说话,他们就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事后你也不要去追究这些事情,他们折腾累了消停了,那最好了,你可以踏踏实实做你该做的事情。”

         “他们要是不消停呢?”

         “那就更简单喽,内部大清洗,洗干净了就都是你的人”顾扬说着往门口的位置瞟了一眼“你也会更加安全”。

         成威放在桌子下面的拳头紧了紧“那好,你说,我听你的”。

         顾扬笑了起来,身体微微前倾,她本来就长得的漂亮,这一笑整个人显得动人又魅-惑“小子,你难道没发现,我几句话就把你收买了吗?”。

         成威一愣,正好对上顾扬带着揶揄的眼睛“你!”

         顾扬起身笑眯眯的拍了拍他肩膀“我开玩笑的,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怎么做,那要看你自己的了”顿了顿,顾扬收了面上笑容“还有,我是看在成老的面子上才愿意帮你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说话一定算话”。

         顾扬整整衣领,走了两步又转过身说道“对了,这几天你最好也去拜访一下龙腾的那位,他也是华科的股东之一,下个月他不一定会去,如果你能说服他,他会帮你很大的忙”。

         成威低头看着面前未动的茶水,任定北?龙腾的董事长,他竟然也是华科的股东之一,靠,他记得这个人,这傻逼喝多了在酒吧占过他的便宜,搂着他喊别人的名字,死基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