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下午李海凤和顾扬都呆在家里,两人相当的无所事事,期间李海凤磨蹭了半天还是把顾扬给她爸妈钱的事问了出来,钱是一个敏-感词汇,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让李海凤意外的是,顾扬听了看都没看她一眼,只点头嗯了一声,后来她也没再问。

         两三点的时候顾扬打了个哈欠说困了就回卧室睡觉去了。

         李海凤一个人挺无聊,李妈妈因为顾扬的到来,午饭过后就一直在忙活,李海凤和顾扬说帮忙她还不让,这会儿正在调馅儿,说晚上给她俩包饺子吃。

         四点多的时候,李海凤正陪李妈妈聊天,突然听到门外有声音,李妈妈擦擦手正要出去,外面的人已经进了屋。

         李海凤看到大咧咧进门的女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但还是站了起来,喊了声“四婶”。

         李海凤的爸爸在她爷爷家排行老二,她小叔则排行老四,是最小的,娶了老婆后,她们小一辈的都干脆喊她四婶,叫的也顺口。她们家里亲戚平时来往还算勤,李海凤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四婶,这个人太势力。小时候,明知道她和二凤玩的好,每次见她们在一起,她都要当着她的面儿说要和聪明的孩子一起玩,拐着弯儿的骂她笨。长大了,撵着二凤让她巴结家里有钱的同学。

         这些李海凤心里清清楚楚,她只是不想说而已,反正在她妈眼里,她永远都是最棒最好的,有爸妈疼着,她也不怕人说。

         “哎哟我说今儿早上见嫂子买了那么多菜回来,原来是海凤回来了,听说现在在定海一家大公司里面上班呢,一个月挣多少钱呀?!”王岳从桌上抓了把瓜子,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对于她开口就问工资的事,李海凤不想说但也没办法,她相信自己不说,这个人肯定打破砂锅问到底,她拿起茶壶给她倒了杯水“也没多少,有奖金有绩效,说不准”。

         李妈妈显然也不喜欢她,妯娌里面也是最看不过她,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调着馅儿也没说什么。

         “没多少是多少啊?总得有个数吧,定海可是大城市,都自个儿人,你还怕四婶儿知道了到处给你说呀”。

         李海凤有点不耐烦了,刚要随便编个数搪塞过去,她卧室的门就开了,顾扬睡眼惺忪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几点了?”。

         “哎哟这谁啊,海凤你还带人回家了”王岳瓜子也顾不上嗑了,一脸惊奇的盯着顾扬看“怪不得刚来的时候狗蛋儿她娘还说呢,长得可真漂亮”。

         顾扬见家里来了人,多大的睡意都没了,她转头看向李海凤,用眼神询问了一下。

         “我四婶”李海凤瞥了眼顾扬衣衫还算工整,头发也不怎么乱,决定出去躲一会儿。

         顾扬礼貌的点点头,说了声您好。

         王岳继续磕起了瓜子,打量着顾扬“海凤你同事啊?”。

         李海凤胡乱点点头,说了声出去买东西,拉着顾扬就出门了,直到了大街上她才松了口气。

         顾扬也没在意,拢了拢外套“你不喜欢这个四婶儿?”。

         李海凤点点头,没说话。

         这时候街上也没什么人,顾扬往四周看了看,“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你顾总不能白来啊”。

         好玩的?“没什么好玩的,可以爬山,哦,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有条小河,我爸没事了经常去钓鱼,你要去我就陪你去,你要实在闷得慌,咱们明天去灵水玩也行”。

         顾扬摸摸下巴“反正天还早,去钓鱼吧,我可是钓鱼高手”。

         李海凤无所谓,两人又返回去拿钓鱼装备,为了避开家里的某人,她们速度相当快,由于李爸爸经常去,所以东西都很齐全,很快就准备好了。

         如李海凤所说,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路,顾扬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小河,走近了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四周很安静,空气和环境都称得上舒适自然。

         顾扬很高兴,她往常和朋友一起钓鱼,最烦的就是人多,每次都是挑人少的地方去,闲适又舒心,眼下真正合了她的意。

         两人选了一块比较干燥的位置坐了下来,各自调好鱼竿抛进了水里,李海凤仰头看看天“这两天天气好好啊,顾总我们明天去灵水玩吧”。

         顾扬眼睛落在静静的水面上,声音很柔和“难得放松一回,你说去哪就去哪吧”。

         李海凤并不奇怪顾扬这么好说话,相处久了,她发现顾扬确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尽管她有时会凶巴巴的,但是那里面并没有恶意,纯粹她的性格使然。现在在李海凤眼里,顾扬整个人对她来说有种非常强大的魔力,促使着她去了解她,认识她。

         在过了半个小时的时候,顾扬已经有鱼进了篓,李海凤那里还是没有动静,钓鱼就是个拼耐心的活儿,她也不着急,只偏头去看顾扬“顾总唱首歌吧?”。

         顾扬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我会唱歌?”

         “你每次洗澡的时候都唱”=_=

         顾扬笑了起来“唱什么?你会吗?咱俩来个合唱什么的也挺好”。

         (作者:你们确定要在钓鱼的时候唱歌吗?!←_←)

         “我什么都能唱,你选!”李海凤颇为自信的说道,唱歌方面她可是不输给任何人的。

         还挺得意,顾扬嘴角微扬“既然什么都会,来首英文的把hoping?”

         李海凤想了想,摇摇头“节奏感太强了,没有伴奏不好唱”。

         “?”顾扬看她“我记得听你哼过”。

         李海凤点点头,这首可以“你先来”。

         顾扬想了想歌词,清了清嗓子“?……”。

         这是顾扬第一次除了洗澡的时候正儿八经在她面前唱歌,李海凤喜欢的英文歌不少,这首的旋律说实话不太适合她的嗓音,反倒很适合顾扬,顾扬平时说话的时候感觉不到,一开口声音立刻就变了,即干净又澄澈。李海凤则恰恰相反,她说话时觉得挺软萌的,一开嗓就会飙高音,练嗓子的歌最适合她了。

         接着顾扬还没落下去的声调,李海凤闭上眼慢慢跟了上去。

         两道完全不同的声调契合在一起,没有伴奏,就那么轻轻哼唱,原本透露着淡淡孤单寂寞的曲调,她们唱出来后反而变得不再那么悲伤,好似一人在问一人在答。

         “?”

         “?”

         如果你是那个人,请给我回应,好吗?

         最后一个尾音结束,李海凤睁开眼,侧过头,顾扬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两人都不说话,似乎都愣住了。

         气氛有点微妙,李海凤正觉尴尬,突然手上一沉,她瞪大眼忙收线“上钩了”。

         顾扬眨眨眼,似乎还没从刚刚个神奇的感觉里回过神,她看着李海凤收线,然后捏着一条六公分的小鱼苦着张脸看她。

         “顾总,我原来跟着爸每次能钓好几条大鱼的,今天绝对运气不佳”潜台词就是她其实也很厉害的,就是今天点背。

         顾扬叹了口气“我又没说什么”。

         李海凤还是不高兴,她觉得在她女神面前有点丢面儿,正苦恼着,旁边的顾扬突然来了句‘你唱歌很好听’。

         李海凤:“……”

         顾扬看看自己的鱼篓,然后拍拍李海凤的肩膀“等回去了,我唱歌肯定叫上你,你这嗓子飙高音绝对给我长脸,走吧,回家”。

         哎?

         一路无话,回家后李海凤就郁闷了,王岳没走,又来了两个,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平时要不是住的近,早不来往了,见她们回来赶紧招手“都半年多没见了,你看都瘦了”。

         顾扬自然是瞥见李海凤的表情,心道这妮子脾气这么好了,能让她都不耐烦的人到底是有多惹人厌?

         本以为吃个晚饭的事儿,谁知道中间又来了个小插曲,二凤来的时候李海凤还是挺意外的,她回来没跟人说,二凤后面还跟着一个男孩子,不认识,既然人来都来了,李妈妈只好把这几个人留下吃饭,今晚真是相当的热闹。

         顾总终于见到和她家傻狗叫一个名字的人了,虽然是表亲,但长得一点都不像,她在心里吐槽了一会,最后总结,还是她家小助理长得比较耐看一些。

         说道小插曲,也确实算不上大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呢?本来李海凤一边叉饺子一边和二凤说话,谁知道她那也不知道同学还是男朋友的小伙子,一直盯着顾扬看,最后把碗重重往桌上一放“我说眼熟来着,我在报纸上见过你”。

         顾扬:“……”

         李海凤:“……”

         众人:“……”

         最后二凤拿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没礼貌”。

         男孩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有点着急了“我真的在报纸上见过她,叫什么我忘了”。

         这时候李海凤的四婶儿王岳开口了,她一开始也看顾扬不像一般人家的,无论长相还是气质,经男孩一说,她好奇道“难不成你是什么大明星?”。

         李海凤哭笑不得“她不是明星,明星怎么可能这样乱跑”。

         “哎,婶儿,你家有报纸吗,就六七月份的”男孩问李妈妈。

         李妈妈有点懵“有啊”

         “你快拿出来我找找,就算不是,长得也太像了”

         顾扬今晚脾气出奇的好,任她们在那胡乱猜着,她不说话,只静静吃饭,李海凤摸不准她的情绪,她也不好开口说不让找,找着了能怎么样,好歹顾扬现在是客人,这已经不是礼貌的问题了。

         李海凤有点生气了,李妈妈犹豫了一会,还是把报纸拿了出来。

         结果不出所料,六月底的一份报纸上,一个专访企业名人财经板块上面赫然是穿着一身正装的顾扬。

         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李海凤也没心思吃饭了,对着几个人冷着脸道“人家怎么说都是客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进屋了。

         顾扬挑了挑眉,原来也没发现这么有脾气啊,她对众人礼貌的笑笑“不是故意隐瞒,这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上个报纸其实挺正常的,那个,我进去看看”。

         顾扬找李海凤去了,李妈妈也很无奈,都盯着她让她找报纸,她不好不动,可也是老伴没回来吃饭,否则肯定得说她,看顾扬的样子似乎也没有生气,反倒是惹到自己闺女了,唉,人上年纪了就是容易犯傻。

         “这么大公司的老板啊,你姐真厉害,老板都跟着她回家里来了”男孩还拿着报纸看,嘴里不时说着什么。

         二凤都快被他气死了“我服你了,你能不能别老这样啊,特招人烦知道吗?”。

         直到李妈妈把人都打发走了,李海凤还闷在屋里没出来,顾扬拿着手机打刀塔,一边安慰她“我都没说什么,您急什么啊?”。

         “你要觉得烦,咱们明天就走”李海凤说。

         顾扬耸肩“不还有两天么,明天住一天,后天下午走好了”。

         李海凤:“……”这种时候您难道不该咆哮着说‘赶紧走,什么破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