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顾扬回来后,王冰用眼神询问了她一下,她勾了勾嘴角“我让他去找任定北了,我这么忙都能去,他凭什么不去”。

         王冰一头黑线,她家顾总的脾气真是可爱到让人不想和她交朋友。

         十二点多了,顾扬还没等到李海凤的午餐,她发了个消息过去,问她在干什么,是不是不想干了。

         作者:顾总你真是够了,下次能不能换个别的威胁用语?

         顾扬(=_=):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李海凤刚赶完手里的活,顾扬的电话打过来时她正在喝水。

         “你死了吗?!没看到我给你发了的消息吗?知不知道你顾总还在饿着肚子?!”电话一通,顾扬咆哮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王冰:“……”

         李海凤这才看到电脑右下角跳动的猪脑袋,她赶紧又喝了口水,就打算去找顾扬,王冰叫住了她“我要订餐,你问问顾总,看她吃什么?”。

         李海凤点点头就出去了,

         王冰摇摇头,顾总一点都不可怜,海凤小助理才是真可怜好吗?在家里也不知道怎么样备受一人一狗的欺凌的。李海凤怕狗,她还是记得的。

         显然王秘书是不了解顾总家里的状况的,二凤整天被人喊傻狗,它才不和姓顾的亲好吗?它最爱的还是海凤小助理。

         总裁办公室里,顾总正坐在皮椅里生气,见李海凤进来,劈头盖脸就开始骂“你还想不想干了?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去人事划拉名单走人!”。

         李海凤听着她中气十足的声音,觉得这人带着病还能这么有精神,也是挺拼的,赶紧安慰道“冰冰姐说要订餐?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你!”顾总皱着眉说道。

         李海凤:“……”(⊙o⊙)…

         里面有一个桥段,男主把女主摁在墙上狂-吻的时候就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男主喘-息着凑近女主耳边说:我想吃你……

         李海凤看着顾扬整个人都不好,她有些风中凌乱“顾总……你要吃我吗?”。

         顾扬:“……”

         王冰敲了敲门,“顾总,时间不早了,不然我们吃食堂?”。

         顾扬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虽然我不是特别愿意,但是考虑到下午会很忙,我还是勉为其难和你们一起去吧”。

         王冰:“……”顾总您这个时候能不说这个强调你的身份吗?总裁了不起吗?我们也不是非要吃食堂的,要不是看在免费的份上……呵呵……

         于是,三个人勉为其难,呵呵,风中凌乱的去了九楼食堂。

         中午食堂的员工不算少,见顾扬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就进来了,原本闹哄哄的都噤了声,顾扬不是没来过,只是平时来的时候很少,她扫了周围一圈,盛菜的,吃饭的,“都看我干吗?没见过我啊?”。

         周围静了一会,也不知道谁开了个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食堂就爆发了一阵哄笑,然后都该干吗干吗去了。

         顾氏的食堂占据了大半个九层,什么吃的都有,有时候还会有外面公司的人进来吃饭,不过都是要花钱买的,因为不是每样菜都是免费的,李海凤端着托盘有点苦恼,顾扬肯定是要吃稍微好一点的,可是她没有带卡呀。

         不过后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顾扬往后面一站,所有的菜都免费了,谁敢收老板的钱啊,他们这些人吃的可都是人家的。

         李海凤喜滋滋的给顾扬挑菜“跟着顾总就是好,吃好吃的不用花钱”。

         顾扬:“……”

         王冰:“……”

         本来以为吃食堂顾扬肯定就会扒拉两口就不吃了,结果吃的还挺多,李海凤挺高兴,把从楼上带下来的药袋子放到顾扬面前“顾总该吃药了”。

         王冰嘴角一抽,瞥了顾扬一眼。

         果然,顾扬的脸黑了下来“姑奶奶,我刚吃完饭,你让我消化一下行吗?”。

         姑奶奶。。。王冰也是醉了,她最近是不是忽略了点什么?比如,顾总和李助理的相处方式……

         李海凤点点头“你消化啊,反正头上楼前你得把这药吃了”。

         你妹的李海凤!顾扬在心里骂了一句,低头喝了两口汤,然后就着把药吃了,模样乖乖的,王冰简直都要不认识她了,顾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转眼已经进入九月,中秋在即,员工群里面不少有人讨论今年公司会发什么福利,说着说着就有人提到月饼上面来了。

         大多人都对月饼不怎么感冒,比较好奇会不会发红包什么的,李海凤盯着聊天窗口看了会,拿笔戳了戳下巴,然后问正在埋头工作的王冰“冰冰姐,咱们公司的福利很好呀”。

         王冰啪啦啪啦的敲键盘,看也没看她“当然好了,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进来”。

         说的也是,李海凤低头看看手里的文件,最近王冰很忙,弄的她也特别忙,有时候顾扬在公司加班,她干脆也就跟着加班,不过从八月底到现在一直都是好消息不断,灵水的那个项目拿下来了,听说十月份顾氏和政-府那边还有一个大合作,到时候在北京会有相当大的宴席邀请,顾扬说了去的时候会带上她,让她见见什么是大场面,据说还会有很多大官呢。

         李海凤自己激动了一会,又感谢了一下顾总的全家上下,才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里面,这几次她整理的报表还有帮王冰写的计划报告都是直接送到顾扬面前的,生活上顾扬时不时的会骂她两句,在工作上顾扬没有批评过她一句,当然也没有夸过她。

         政-府那个项目是顾扬和人周旋了很久才拿下来的,这次是她亲自上阵,当初上面只是提了提这件事,就让很多人急红了眼,倒不是利润有多高,主要是想搭上政-府这条船,建立了信誉,以后有的是合作的机会。

         顾扬没记错的话,争这个项目的大概有将近二十家企业,都是在国内排的上号的大集团,顾氏在里面还算靠后的,众人争破头皮也没想到最后这个好处给了顾扬。

         能和政-府搭上关系,顾扬并不是特别意外,她相信这些人不是看在他们顾氏名誉好,多少和她外公有点关系,她对这些倒是无所谓,能赚到好处才是真的。

         顾总心情好了,顾氏的员工也跟着沾光,比如中秋的月饼里面肯定不会出现五仁的,比如往年中秋不发红包的,今年每个人都会按工龄拿到红票子,做营销那块儿业绩好的还有奖金。所以这几天整栋楼里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偶尔从某个楼层的茶水间里还能听到‘我们顾总果然好大方’‘我发现咱们顾总越来越漂亮了’‘顾总业界良心呀’‘妈蛋,我们女神揍是网上俗称的别人家的老板’等等。

         群里面没结婚的妹子们结了婚大姐们也是聊得热火朝天,比如中秋后面还有国庆呀,国庆肯定还是要继续发红包的,关键还有休假,人生不能更幸福了云云。

         李海凤也很开心,她看了看自己桌上放的两盒月饼,笑眯眯的给顾扬发了个表情过去。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顾总……爱你……[可爱]

         顾扬这头正在打电话,根本没有看到弹跳的小猪头,一直到了快下班才发现,打开一看差点把手里的杯子扔了。

         顾扬(请叫我boss):不准占我便宜,口头上也不行[严肃脸]

         李海凤回复的很快,就像是在等着她说话一样,啪啦啪啦几个字就回了过去。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那顾总你占回来呀?[认真脸]

         顾扬:“……”

         晚上回家,今天顾总心情好,陪小助理去了趟菜市场,又去了趟超市,买了好多东西回来。

         让李海凤意外的是,顾扬说今晚她要亲自下厨,可把她吓坏了。

         顾扬开始以为李海凤看不起她,她有意在李海凤面前展示自己的刀工,最后菜切的倒是很犀利,收官的时候把自己手切着了。李海凤给她包了手指,她执意要接着来,那架势根本拦都拦不住。

         李海凤妥协,扭头出去找二凤玩,出去就看到二凤正在扒拉桌上的月饼盒子,李海凤过去三两下给它打开了,里面没几个,但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二凤明显的想吃,但是有读者说了,狗狗不能乱吃人类的食物,月饼含热量高,所以以后还是让它老实的吃狗粮吧。(话说作者家里养狗的时候都是爸妈在照顾滴,这点常识都不懂,打手心)

         李海凤拿了个莲蓉馅的,递到顾扬嘴边“顾总,吃”

         顾扬正在颠勺,身上穿着件米白色的衬衣,长发拿发绳系着,围裙在身上半挂不挂的,嘴里还叼着个放盐的小勺子,不伦不类的造型愣是能把人看迷住。

         李海凤举着手,顾扬额头上已经冒了汗,她把没拿月饼的手伸过去给顾扬擦汗。

         “干嘛你?!”顾扬喊了一声却没有躲开。

         李海凤指指手里的月饼“你吃吗?”

         “什么玩意儿,恶心死了,不吃!”顾扬叼着勺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这是月饼啊,吃的东西怎么就恶心了?”李海凤不太高兴,说完还扒着脑袋看她,眼睛里满是质问。

         顾扬皱着眉正炒菜,本来就热的要死,听李海凤一直在这叽叽喳喳,貌似还有顶嘴的嫌疑,哦,还有这质问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我发现你越来越不怕我了,都敢顶嘴了”顾扬吐掉勺子,“把盘子拿来,再炒一个就够了”。

         李海凤去给她拿盘子,嘴上也不闲着“本来就是啊,月饼怎么就恶心了”。

         “李海凤!”顾扬手上都是油,她吓唬似的在李海凤脸上招呼了一下“再啰嗦我把油都抹你脸上”。

         作者:顾总你造现在的你简直是幼稚一脸吗?

         李海凤本能的往后躲,顾扬白她一眼就想去拿她身后案上放着的菜,结果手滑了,真的是手滑了,你说你直接拿不就好了,干嘛拿了菜还要在不锈钢的案上摁一下啊。

         顾总表示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刚刚手一打滑,整个人连扑带压到小助理身上了,嘴反正是没有亲上,手上全是油,抓案边也没有抓劳,下巴直接磕到李海凤那颇为汹涌壮观的胸上,然后……跪地上了。

         李海凤被磕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天知道那里的肉有多脆弱,掉眼泪完全就是条件反射,就像打喷嚏或者鼻子被门夹了一样,于是她赶紧把顾扬扶起来“顾总你没事吧?”。

         顾扬没什么事,就跪地上,间接给自己助理磕头让她特别没面子,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炒好菜,李海凤硬是让顾扬吃了一个月饼,见她没再说什么,就挺开心的去厨房拿餐具去了。

         顾扬盯着她背影看了会,想到刚刚那挺激烈的触感,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根本没法比好吗?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已经很大了,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羡慕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哎?不对啊,男人都还能比大来找优越感呢,女人当然也可以,也不知道怎么长得。

         李海凤出来后,她家脸皮厚比城墙,甚至觉得脸皮都是身外之物的老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胸看。

         李海凤开始没发现,后来察觉到了脸一下子红了起来“顾……顾总,你在看什么?”。

         顾扬摸摸下巴“给你顾总传授点经验,你那胸怎么长得,怎么那么大”。

         啊啊啊啊啊!!!!

         李海凤转身就往厨房走“不知道”顾总真是太讨厌了,肿么可以问这样的问题。

         作者:话说她原来也问过呀?当时你可不是这个表现?难道你……

         海凤(对手指):才不是,你胡说!你也是臭流氓,你们都是臭流氓!

         顾扬老实吃饭,时不时抬头看眼闷不吭声吃饭的某人,她心里啧啧嘴,小丫头真不禁逗,都是成年人了问两句怎么了,还害臊?!

         “我估计我一个手握不住”顾扬慢悠悠的说道。

         李海凤:“……”

         “男人不都是喜欢一手无法掌握嘛,以后谁娶了你谁‘享福’了”顾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会有这么臭不要脸调-戏人家小姑娘的一天。

         李海凤(脸蛋通红,低头扒饭),她不认识面前这个人。

         “要不我试试?”

         “我吃饱了!”

         顾扬面无表情的洗着碗,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图一时嘴爽了,人吃完饭就蹬蹬蹬上楼了,貌似还不太高兴的样子,她不洗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洗好碗,食指上的创可贴已经蔫啦吧唧了,顾扬把手又洗了好几遍才算完,她回客厅看了会电视,瞥见一旁的日历,她算了算,还有两天中秋,明天到公司安排一下,后天走好了,定海到灵水开车半天就能到,嗯,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