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两人可以说累了整整一天,顾扬倒还好一点,李海凤就不行了,但在吃晚饭前她还是尽职的去收拾房间,带顾扬回家,她并没有和家里说,所以只能临时收拾。

         顾扬站在卧室门口看了看,屋内摆设毫无品味可言,她嫌弃的摇摇头“李海凤,看你的卧室就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亲爱的,晚上我睡哪儿?”。

         家里屋子挺多,除了李海凤她爸妈的,就只有她的房间能住人,“顾总你睡我屋吧,我再去收拾一个房间”。

         顾总明显的不愿意,而后她看了看李海凤说要收拾的那个房间,满屋子灰尘不说,这要收拾起来今晚上别睡了,她想了想,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一样“算了别收拾了,反正也住不了几个晚上,咱俩一起睡吧”。

         李海凤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和顾扬睡一起,她……“那顾总我睡地上吧?”。

         “不用!”

         晚上洗完澡,顾扬颇为感概的从洗澡间出来,这时李海凤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床上三件套全部换上了新的,检查了家里的联网情况,然后又从包里拿出顾扬平时很喜欢一种香水,在屋里喷了喷,确保没什么不妥后才松了口气。

         “你家的洗澡措施也是挺先进的,记得小时候听说乡下的卫生间都是在外面,来的时候我还想这事儿,还好你家的在里面,不然我这几天都不用上厕所了”顾扬擦着头发由衷的说道。

         李海凤尴尬的摸摸头“在山上,条件确实不能和别的地方比,因为我们这边有农家乐,客人来了有时会住在山上,所有东西还是比较齐全的”。

         “你们家是不做旅店的吧,不然空那么多房间都不住人”顾扬刚打开电脑,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顾扬看到是王冰的来电,不由疑惑的问道。

         王冰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精练,电话接通后她就直奔主题“上个月的销售额下来了,结果不是很理想,我们查到从庄华开盘到现在,一直有人在造谣它的质量问题,目前销售情况为零”。

         顾扬沉吟片刻“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那头王冰咳了一声“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顾总,要不要和h市的高总通个电话?”。

         “通电话?哼!发生这么大的事,他竟然瞒了我这么久,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安排视频会议,就现在!”顾扬说完就挂了电话。h市庄华小区那块地是她亲自竞标下来的,而且砸了不少钱进去,现在告诉她一间都没有卖出去,她想把这群人掐死的心都有了。

         李海凤坐在床上半天不敢吱声,顾扬的脸从接电话就沉了下来,看起来真是气的不行。

         王冰速度很快,h市的几个高层都在,顾扬抱臂靠在椅子上,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声音冷的能冻死人“销售谁负责的,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你就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她话说的毫不客气,那头销售总监吓得直冒汗,颤颤巍巍的给她解释。

         “原本觉得这是住房小区,相对于普通小区的房价肯定是要贵些的,我们料到了开始的销售额肯定不会高,也,也没当回事,谁知道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动静,没办法才上报到总部,直到王秘书告诉我们是有人在里面做了手脚……”

         “好,先不说谁造谣庄华的质量问题,你们把这事压这么久才告诉我,中间的损失谁来赔偿?”顾扬维持着一个姿势没动,慢慢阖上了眼,显然气的不轻“先准备消息辟谣,我觉得这事不简单,无论如何,务必把背后的人给我揪出来,庄华是今年2月份开盘,到现在半年,如果不是我上个月让王冰去统计分公司的销售额,你们打算一直扔下去是不是?”

         顾扬合上电脑,叹了口气,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这片住宅区很可能就全部废了,她今年的所有计划都是安排好的,不能出一点差错。庄华的问题真要被人抹黑大了,那么她明年和政-府的合作也就全泡汤了,一箭双雕,真能干!

         再大的事情还是等回去了才能解决,顾扬认命的起身打算给自己倒杯水喝,李海凤见状赶紧下床,抢过她手里的杯子“顾总我来”。

         顾扬没说什么,接过她倒好水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

         李海凤看着她喝水,好一会才艰难的开口“顾总,睡觉吧?”。

         顾扬点点头,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走到床边坐下,转头看着李海凤“你顾总长大后还是头一次跟人睡一张床”她一边说着一边躺了下来,拍拍另一边空着的“过来睡吧,累一天了”。

         李海凤磨蹭过去,然后关了灯上-床,她盯着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睡,过了好久才慢吞吞的道“顾总,你不容易”。

         黑暗中,原本已经快要睡着的顾扬,听到她这句话后,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都知道她顾扬有钱有势,还从来没有人当着她的面说她不容易,真是感人!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李海凤下意识的就往旁边看,身边早没了顾扬的影子,显然是起来了,她微微愣了一会,抬手摸摸嘴角,没有流口水,她松了口气,然后起床穿衣服。

         穿内衣的时候她想起昨天晚上顾扬又调侃她胸-部的画面,她脸红了红,抿着嘴正要把扣子扣上,结果卧室的门突然就被人推开了,顾扬叼着根儿油条站在门口。

         李海凤(双手放在背后胸衣的扣子上):“……”

         顾扬咬着油条,眼睛在李海凤胸前溜了一圈,笑呵呵道“阿姨让我过来喊你起床”说完关上门就出去了。

         李海凤:“……”

         起床不用自己准备早餐,李海凤觉得非常幸福,李爸爸有晨练的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去山上溜达一圈,顾扬闲着也没事儿就跟着去了,家里就剩下李海凤和李妈妈。

         李海凤坐在桌边正喝粥,李妈妈忙完就凑上来压低声音问她“凤儿我跟你说个事儿”。

         “啥事?”李海凤低头继续喝粥。

         李妈妈拧着眉头纠结了一会“今天早上吃早饭前,小顾给了我和你爸一人一个红包,说是过节费,开始我不愿意要,可是她执意要给,人家态度特别好,我想拒绝都拒绝不了,那红包挺厚的,我都没敢打开看”。

         李海凤先是愣了愣,然后想了想就夹了口菜“那您就收着吧,人家也是一片好意”。

         李妈妈拍了她一巴掌“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人家一片好意,这钱肯定少不了,你说人家一公司老板,跟着你回家,然后又给我们钱,这叫什么事儿啊”。

         李海凤吃好了擦擦嘴“她不是说了吗,我帮了公司一个大忙,她愿意给你们就留着,反正肯定是还不回去了”。顾扬这是对她替她挡枪那件事的回报吧。

         李妈妈还是觉得不自在,但自己女儿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说什么“我看小顾这人真不错,长得漂亮又没有老板的架子,还对你们这么好,哎?她是经常去员工家里造访吗?”。

         李海凤点点头,严肃道“是的,我们顾总就是心眼儿好还平易近人”。

         这头正和李爸爸晨练的顾总莫名其妙打了两个喷嚏,她不在意的吸吸鼻子“叔叔你们这住山上挺好的,空气好,平时种点瓜果蔬菜自给自足,真不错”。

         李爸爸对顾扬的印象很好,一路上两人天南地北的聊,在他眼里,女孩子长大成人以后结婚生子一辈子也就过去了,然而他从顾扬身上看到一种不输于男人的坚定沉稳和野心,这些从她的谈吐间都能感受的到,起码他现在是非常欣赏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想到自家闺女,李爸爸叹了口气,人比人气死人。

         “能遇到小顾这样的老板是你的福气,回去了一定要好好给人工作,不准偷懒耍滑,踏踏实实的工作比什么都好”李妈妈拿了粉条出来准备炸一炸,不忘唠叨几句坐沙发上玩电脑的女儿。

         李海凤无奈“您看我像那种偷懒耍滑的人嘛,我倒是想学一学呢”。

         李妈妈笑骂她一句,“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事儿,想好了吗,这两天正好那小伙子也有空,你们也见见面,我跟你说,人家可是在机关工作,能成了多好啊”。

         顾扬一进门就听到李妈妈这句话,她笑道“阿姨这是要给海凤介绍对象?”。

         李海凤听到她的声音,头皮直发麻,她好好记得顾扬在听说她要相亲的时候把她扔大马路上的事。

         李妈妈见他们回来,很是高兴“可不是嘛,我们这儿像她这么大的都结婚了,前阵儿告诉我说跟小吴分手了,现在这年轻人,谈个恋爱跟闹着玩似的”。

         顾扬在李海凤旁边坐下,拿眼睛看她,声音却异常温和“这种事情急不得,阿姨您和叔叔得沉的住气,女孩子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可得选对人”。

         李海凤低头心不在焉的刷网页,然而右下角突然跳出来的新闻窗口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当红小生沈轩疑被定海某富商包-养,据小道消息称或是顾氏ceo。

         顾扬正和李妈妈讨论李海凤的终身大事,原本打算让女儿相亲的李妈妈因为顾扬的话对相亲的成功性产生了疑问。

         “阿姨您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她这么好的女孩子,找个优秀的另一半还是很容易的,等有合适的,我一定帮她介绍”顾扬面带微笑,一副‘我真是个好上司’的模样。

         李妈妈听了她这句话,果然松了口气“那就麻烦小顾你了,哎,这孩子也是不让我们省心”。

         李海凤根本没有听到她家顾总正笑吟吟的坑她妈,她惊愕的点开那个新闻窗口,里面赫然是一男一女正有说有笑从酒店出来,两人都戴着墨镜,男的戴着口罩,手放在女人的腰间,姿态非常亲密。

         时间是六月底,那时候李海凤还在非洲,顾扬已经回国,难道……

         顾扬显然也注意到李海凤的不对劲了,她凑过去看了看,网页顶部的大红字标题让她愣了半秒钟,“沈轩?”

         照片有点模糊,但隐约能从那女的身上找出顾扬的影子,李海凤心里莫名的发堵,她闷闷的道“这不是顾总,对吗?”。

         顾扬挑了挑眉,和李妈妈说了一声,两人从客厅来到李海凤的卧室,李海凤还抱着电脑,明显的不开心。

         顾扬被她弄的莫名其妙“照片里是我,那天估计是喝多了”。

         “你们去酒店干什么?”李海凤问。

         顾扬从她眼里似乎看到了带着厌恶或其他的某种情绪,她嘴角抽了抽“是去酒店了,不过什么也没干,哦,忘了和你说了,这小子是同性恋”。

         李海凤:“……”

         顾扬拿过她手里的电脑,在床边坐下“说来也有意思,我身边这样的人真不少,指不定哪天我也就变成同性恋了”。

         李海凤:“……”

         “对了,李海凤你还是处-女吧?”顾扬登陆微博,看到她那个‘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小号又涨了不少粉,笑了笑就切换小号换自己大号,她大号的名字就叫顾扬,顾氏董事兼ceo,几百万的粉。她偶尔会发一些美食或者景物什么的,下面通常都是各种喊‘boss泥酷爱爆照’之类的评论。

         李海凤对她家顾总时不时问些奇怪的问题已经比较有免疫力了,她想了想反问道“顾总你还是吗?”。

         顾扬本来正打算转发顾垣一条分享华尔街证券交易内容的微博,听到李海凤问的话,她抬起头看她,认真道“我还是,不过外界对我的报道就不清楚了,比如睡遍娱乐圈,比如男女通吃,再比如,顾氏ceo其实是个恋-童-癖”。

         李海凤看她一本正经的脸,没忍住笑了出来,方才抑郁的情绪也早已散开,她朝顾扬眨巴眨巴眼“我也是,我初吻还在”。

         顾扬拧着眉毛看她“李助理,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奇葩?”初吻还在?不是在车里激动的亲她的时候了,呵呵。

         “顾总你也是个奇葩”李海凤说完怕顾扬发作,扭身就开门跑出去了。

         顾扬骂了一句,低头继续转发工作,转发完后,她又扫了眼热门话题倒数第二个:#女富商包养当红小生#。

         点开来看,满屏的贵圈真乱云云等评论。

         六月份的事情,现在才曝光,幕后的人真是煞费苦心了,既然敢这么做,就该做好被她重重反击的准备。

         一帮傻逼,顾扬在心里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