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推开ktv包间的门,李海凤局促的跟在顾扬身后,里面的几个人她一个都不认识,明明说好的晚上下班回家的,谁知道顾扬接了个电话就带她来这里了。

         酒吧夜-店那种地方李海凤没有去过,ktv原来跟着吴波去过很多次,其实只要和顾扬在一起,她去哪儿都不怕,只是面前的几个人让她有些不自在而已。

         “等你好久了,怎么现在才来?”程婕点了几首歌,走过来拉了顾扬就往里边儿走“后天我生日,你可得过来,不准再像去年那样直接跑了”。

         “她连自己的生日宴会都能中途跑掉,你知足吧,人家去就不错了”章雯雯给自己倒了杯酒“顾扬,你后边的是谁啊?”。

         章雯雯话落,几个人才注意到站在顾扬身后的李海凤,还不待程婕说话,孙伟就从后面把李海凤拉了出来,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

         “你还未成年吧?”孙伟表情纠结道。

         感觉到李海凤的抵触,顾扬走过去拿掉孙伟的手“这是我的新助理”。

         李海凤抬头看看顾扬,顾扬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别怕,她们都是我朋友”说着把几个人给她介绍了一遍。

         几个人恍然大悟,程婕也松了口气,她可没忘了上回走时,顾扬说的那句话。以至于见到李海凤把她吓了一大跳。

         顾扬接过孙伟递给她的啤酒,喝了一口,就走到点歌机前划拉着点歌“不是才见过面么,叫我来什么事?”。

         虽然已经知道了李海凤是顾扬的助理,程婕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她那儿看,要知道这可是除了她的秘书王冰外,顾扬第一次带下属来见她们,要是个年纪大点的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这么嫩的。

         程婕特别想问:顾总你确定你没有潜规则的意思吗?

         “好像就你自己忙似的,我们也都很忙,这不是有事要商量嘛”程婕总算把放在李海凤身上视线收了回来。

         顾扬点完歌在李海凤旁边坐下,声音柔和“我给你点了歌,一会给她们露几手,我保证这里没有人是你的对手”说完就靠进沙发里面瘫道“我说了拉投资别再找我”。

         程婕神色的复杂的看着她“找你来是有笔生意做不错,不过不是给电影拉投资,我们还不缺那点儿钱”。

         白晨神色古怪道“是她自己要和你谈生意,不是我们”。

         章雯雯也符合“没错,我们都是正经人”。

         “怎么样?”程婕挑着眉看了眼李海凤,意思很明显。

         顾扬把胳膊搭在李海凤身后沙发背上,一瞬不瞬的盯着程婕“她不是外人,你说吧”。

         程婕终于淡定不下去了,心里又有些生气,索性道“缅甸那儿有批货,敢做吗?”。

         顾扬半晌不语,这时包间里响起她刚给李海凤点的歌的伴奏,她挑了挑眉,看向李海凤“会唱吧?”。

         李海凤还沉浸在那‘缅甸那批货’里,听到顾扬问她话,她赶忙点点头。

         “上去唱吧,顾总喜欢听你唱歌”

         李海凤脸一红,哦了一声就上去唱了。

         看着李海凤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开唱,顾扬才缓缓收回视线,冷冰冰的看向程婕“我以为你早不干了,你缺钱吗?”。

         “不缺啊”

         “不缺你还做?”

         程婕失笑,看了眼几个人“你们说说,跟咱们好了这么多年的人,突然变成同性恋改喜欢女人了,我不该说点什么吓吓她吗?”。

         孙伟突然表情有点古怪道“顾扬,有件事忘了和你说了,我昨晚带我女朋友去酒店,你猜我见着谁了?”

         “谁?”

         “你表妹和许非凡”孙伟咳嗽了一声“你表妹喝的不少”下面的话不用说顾扬应该也明白了。

         顾扬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看见李海凤正拿着话筒一脸无助的看着她,她扫了眼大屏幕,是首粤语歌。

         “顾扬我觉得这事你最好别插手……”程婕的话还没说完,顾扬已经起身朝李海凤走去。

         “不会?”顾扬问。

         李海凤不好意思的笑笑,为了掩饰自己的小心思,她厚着脸皮道“这首漩涡是男女对唱”。

         顾扬了然。

         “沿着你设计那些曲线,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世上万物向心公转,陪我为你沉淀……”

         “逾越了理性超过自然,瞒住了上帝让我到你身边……”

         程婕:“……”

         孙伟:“……”

         章雯雯:“……”

         白晨:“……”

         “来拥抱着我,从我脚尖亲我,灵魂逐寸向着洪水跌堕……”

         章雯雯低头喝酒“看样子是来真的了,阿婕,她的脾气你知道的,多大的火都别现在发,至少别当着人小丫头的面儿”。

         程婕吸了口气,慢慢把心里的火往下压,台上的两人让她觉得无比的尴尬,这几个人里面她和顾扬认识的时间最长,交好多年的朋友突然给她来这个,她无论如何一下子都不可能接受。

         程婕出去了,孙伟挪到章雯雯身边,叹口气“别说,这俩人形象气质相差虽远,这一开嗓,真是配合默契的天衣无缝,小姑娘嗓子真好”。

         章雯雯撑着头“你们做什么我都支持,别说顾扬今天喜欢女人,就算明天你找个男人,我也不意外,她弟弟不就是么,现在满世界都是,人家高兴就行了,没什么好计较的”。

         “章院长你想的真开,不过你放心,我,笔直笔直的,绝对不会有喜欢男人那一天的”。

         再尴尬的气氛都在李海凤下来后不见了,因为她们发现,这两个人根本没有在一起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之两人的相处方式很怪异。

         程婕想通了就回来了,李海凤一下来她也不管她是顾扬的助理还是顾扬包-养的小情-人,向来只喝红酒的她,今天干脆豁出去,为了灌李海凤,她白酒对着啤酒陪着一起喝。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顾扬也没拦着,结果几个人除了她和白晨全喝大了。

         “我送你们?”白晨象征性的问了问。

         顾扬摆摆手“我没喝多少,不走市中心,被拦住的可能性不大,你送她们回去,或者直接拉你家里也行”。

         白晨耸耸肩。

         “挣开双眼做场梦,问你,送我归家有何用,虽知道你的她,无言地向你尽忠,望见你隐藏你戒指便沉重……”

         顾扬一边开车,一边用手隔开李海凤头部和车窗玻璃的接触。

         李海凤确实被灌的不轻,目前已经完全嗨的不行了,从上了车就没停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顾扬合唱了一首,她一路上都在切换各路的粤语歌。

         等红灯的时候,顾扬一只手把人按到座椅上“唱的什么乱七八糟,吴哥窟是讲小三的,李海凤你安静会”。

         “小三是什么?我不是小三,我就唱”李海凤推开顾扬按着她的手,身子扭来扭去继续嚎嗓子。

         顾扬瞪了她几眼,发现没用。果然喝多了的人都弱智,她暗暗想着。

         回到家还不算晚,不到十一点,顾扬把人半托半架的弄进了门,她发誓她从来没有照顾过人。

         李海凤趴在柔软的沙发上已经神志不清了,二凤跑过来用脑袋拱她她都感觉不到。

         顾扬倒了杯水,瞥了眼沙发上的人,现在是打骂都不管用了,她无奈的喝口水,早知道就该拦着了。

         “喂,李海凤,你还洗不洗澡了?不洗直接上去睡?”顾扬弯腰凑过去问。

         李海凤嘟囔了一声什么,就没音儿了。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人拖到楼上卧房,顾扬躺在床上喘着气,偏过头看向已经睡着的人,她喊了声‘李海凤’,结果当然是没有人回答她。

         “喂!”她又喊了一声。

         “李海凤?”

         她的手抬起来又放下,然后又抬起,再次放下,反复几次后,顾扬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病,但是看着眼前的人,她心里又实在痒痒,干脆动手在那软乎乎的脸蛋上捏了好几下才肯罢手。

         过了会,本来已经打算离开了,在触到开门把手的瞬间,听到身后床上传来的咕哝声,顾扬吸了口气,果断转身又返了回去。

         顾扬不承认这个吻她有肖想多久,但的确是有点……

         和想象中一样柔软。顾扬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索-取更多,可床上的人睡得正熟。

         “顾总……”李海凤吧嗒吧嗒嘴,嘟囔着翻了个身。

         顾扬给她盖好薄毯关了灯就出去了。

         平时睡得一向晚,由于第二天周末,顾扬也没在意时间,处理文件一直到凌晨两点多,她看看表,伸了个懒腰。

         二凤也没睡,顾扬在书房开着灯工作,它就在一旁自己玩,顺便陪着她。

         原本已经打算睡觉了,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顾扬拿起来看了看,她皱了皱眉,刘光远大半夜的怎么给她打来电话了?

         “这么晚了有事吗?”

         那头隐约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声,不是刘光远的声音“顾扬啊,你快帮帮敏敏吧,我早就说过不让她去当什么明星,她偏不听,现在才出了这种事”。

         顾扬关了书房的灯,拍拍二凤的头,让它去睡觉,“舅妈你先别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敏敏也不知道惹到了什么人,现在网上全部都是她的照片,还有,还有,呜呜呜……”

         “照片?是裸-照吗?”

         “嗯”

         “还有什么?”想到孙伟说过的话,顾扬好像明白了什么“是不是还传言她被包-养?”

         “何止啊,那什么许非凡,好像也已经默认了,你说这样让我们敏敏以后怎么做人啊,顾扬,现在只有你能帮她了,算舅妈求你了,呜呜呜……”

         挂了电话。

         顾扬重新打开电脑上网,果然到处都是刘敏敏的不雅照。她有些头疼,是真的疼,之前那种眼前发黑的状况又出现了,她起身想看看家里还有什么药,刚走两步就差点栽地上,她扶着柜子站了好一会,情况才慢慢好转。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