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王冰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才过了两天,李海凤就手忙脚乱的累成狗。华科的股东大会顾扬只去了一天,第三天下午的时候那边打来电话说有位股东被气的心脏病病发了,原因是前不久华科的两个副总裁走了一个,那位股东不知道从哪又请来了一位,成威当场翻脸。

         事后顾扬和任定北联系,后者表示自己没拦住,顾扬只好又给那边打了一个电话,两个小时不长不短,成老那边收到消息的时候,顾扬已经解决问题。

         李海凤一边和王冰通电话一边找东西“冰冰姐,你别担心,我可以坚持下来的,再说了秘书部那么多人,这两天没什么大问题,哦,顾总很好,没发火”。

         找到被藏在柜子最上面的文件夹,里面是去年的销售报表,李海凤吁了口气“找到了冰冰姐,一会我看看,下午还得把那天股东大会的内容重新整理一下,嗯,知道了,再见”。

         刚一转身,就见顾扬正抱着臂面无表情的倚在门上,李海凤怔了怔“顾总有事?”。

         “你敢在背后说我坏话?!”没错,顾总把两人的对话从头听到尾。

         李海凤手头一大堆事情要做,她没再围着顾扬转,问她是不是饿了?喝不喝水?解释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在背后说她坏话,而是十分着急的坐回椅子里,一边翻文件,一边敲键盘。“顾总中餐就在九层解决了吧,我没时间出去买了”。

         顾扬知道她这两天又忙又累,过来就是想看看她,或者鼓励几句什么的,想不到一来就遭到如此严重的无视。

         “李海凤……”

         “恩?顾总你有事等会再说好吗,销售那边着急要呢,我得快点,你回去吧,我一会过去找你”。

         顾扬:“……”

         时间紧凑,李海凤整理完已经快一点了,她刚想松口气,猛然想到顾扬可能还没吃饭,赶紧拿着文件出去让秘书部的人帮忙给送到楼下。

         早知道这样,刚刚就该让人直接出去帮顾扬买了,李海凤一边敲总裁室的门一边忐忑的想着。

         顾扬正在打电话,李海凤听了会才听出来是她投资那部电影的事情,她也没敢坐下更没敢溜出去,而是乖乖站在那儿等她打完电话。

         “有事吗?”顾扬挂了电话,过了会才问。

         李海凤陪着笑,不好意思道“顾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到这么晚的,秘书部那么多人,其实你让她们去也可以的,我”。

         “出去!”

         哎?

         李海凤有些慌神“顾总,顾总我错了还不行么,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顾扬冷笑,起身走到她面前,直接把人推到了沙发上,双手撑在沙发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不是说我可以找别人吗,那你这个助理也别做了,让别人来做好了”。

         李海凤吓傻了,她没想到就因为这种小事,顾扬会真的生气,这得多小心眼啊。由于顾扬离的太近了,只消稍稍低头,鼻尖就能蹭到她的脸,而且垂下来的发丝有的都钻她脖子里了,李海凤咽了口口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扬盯着她看了会,直到看到她脸红,才站直了身子,揶揄道“我以为李助理不想干了,外面优秀比你做的好的姑娘多的是,你想走我不拦着”。

         李海凤眼眶一红“我不想走”。

         顾扬目的达到,转过身的时候差点笑出声,“去九楼吧”。

         李海凤擦擦眼泪,赶紧跟上。

         路过秘书部的时候,这帮姑娘们都已经吃过饭,因为还是午休时间,王冰又不在,就三三俩俩凑到一起说话,看到李海凤双眼通红的走过去,纷纷表示顾总的助理简直就不是人干的。

         “哎呀小海凤哭了呢,肯定顾总又凶她了”因为某助理受过李海凤的恩惠,此时一见,忍不住抗议。

         “可不是,好几次我进去送文件,顾总都在骂她,小丫头也不说话,就在那儿站着,可怜巴巴的”。

         一个在公司资历比较老的秘书显然不想掺和她们“你们嘴巴都老实点,李助理被骂,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就没见过顾总和王秘书急过,而且顾总也没有骂过你们吧?”。

         众人一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顾总一般骂人的对象都是楼下那帮人,每次也都是这些人犯了大错误的时候,平时也没这么丧心病狂的欺负过人啊。

         “来来来,我给你们分析分析,顾总骂小海凤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小海凤工作确实有问题,一种就是……顾总,喜欢小海凤”。

         众人:“……”

         “喂喂,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拿别人开玩笑也就算了,那可是顾总,咱们天天守着呢,怎么可能”。

         “就是啊,要是个男助理还好,海凤是个女孩子啊”

         受过李海凤恩惠的助理不服“你们还别不信,小说里都这么写的,你们想啊,小海凤是跟着顾总住的,她要真是工作有问题,顾总还留她这么久?别忘了去非洲的时候是带着她去的,华科的股东大会冰冰姐请假,真算起来还真轮不到她那儿,顾总还不是让去了,你们懂不懂啊”。

         “你这么一说,好像顾总对李助理是挺那什么,我记得转正的时候还是顾总亲自给人事打的电话,这事儿人事那的人都知道”。

         “嗯嗯,还有还有,顾总都快三十了,也不见谈个恋爱什么的,绝对有问题!”

         “哟~大家都聚在一起聊什么呢?”王乐一进门就笑眯眯的说。

         众人赶紧散开了,在秘书部,平时除了王冰,她们最忌惮的就是王乐,王乐在顾扬面前十分受宠,人不坏,就是有点娘,正经起来没事,不正经了逮住谁就撒娇,当然,他出柜的事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秘书部除了王乐还有一个男人,整天不是粉色就是红色,不过人家是直男,两人工作能力都很强,时不时还请她们吃饭,所以心里呕的慌,她们也不会表现出来。

         这头已经在食堂吃上了的两人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从头到尾分析了个遍,李海凤在买饭的时候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现在正聚精会神的给顾扬挑菜。

         顾总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过了,不过也有收获,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比骂人更有威慑力的新技能。

         李海凤把自己面前的牛肉都往顾扬那里夹“顾总你最近瘦了好多,要多吃肉,晚上回家我再给你做点别的补补”。

         “我瘦是因为我在减肥,晚上吃素的!”

         李海凤:“……”

         韩雅楠打着电话进来,看到顾扬和李海凤,就过来在她们旁边坐下“哎,好的好的,那行,我们约明天下午您看怎么样?嗯没问题,那明天见”。

         李海凤好几天没见她了,开心道“韩总这几天很忙吧,都没有见到你来公司”。

         韩雅楠点点头“是有点忙,前两天去了趟北京,这次回来可以好好歇几天了”。

         顾扬擦擦嘴,淡淡道“你非要在我面前说歇几天吗?”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爱较真儿呢,我就随口说说而已啊”

         “我是你上司”

         “你”

         “韩总想吃什么,我给你买来”李海凤赶紧打圆场,不然两人一见面又得掐起来。

         韩雅楠想了想,刚要开口就听顾扬不悦道“你是我的助理。她自己有手有脚,你老实吃你的饭”。

         “顾扬你……”

         “我说的没错吧,韩总?”

         “懒得跟你一般见识,我自己去,哼!”

         韩雅楠前脚走,后脚顾扬就变脸“李海凤,你的上司是我不是她,别见了谁就献殷勤,丢不丢人?!”。

         李海凤有点纠结“我看韩总那么累,反正就是帮她买个饭而已嘛,能有什么事,还有,我不是献殷勤”。

         “那也不行,你是我的人”顾扬一怔,瞬间改口“我是说你只能伺候我一个人”好像也不对“总之下次不准再这样!”。

         “……哦”顾总真的好霸道,女人还是温柔一点比较好……吧。

         韩雅楠端着餐盘过来,不忘瞥顾扬一眼“上次和顾总说的那个项目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

         “欧洲的那个?”

         “嗯,人家都送上门来了,要不考虑考虑?”

         顾扬摇摇头“不考虑,医疗在欧洲国家已经足够先进和完善,即便能盈利也未必会可观,而且我们会面对相当强大的竞争对手,第一次难免还会受排挤”。

         韩雅楠嗤笑一声“想不到你胆子那么小,顾总可别忘了,你是第一次,我可不是第一次,大不了一次少接点”。

         “少接?呵,恐怕到时候你一单都接不到”。

         “你别把你们搞房地产的那套用到我们西江月身上,放着欧洲这么大一块肥肉不要,非得在非洲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扔钱,你脑子进水了吧?!”。

         李海凤赶忙在下面拉了拉韩雅楠的衣服,提醒她说话注意点,“其实非洲也很好,那里虽然落后,但是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

         韩雅楠纷纷低头吃饭“我也没说必须应下欧洲那个项目啊,我一开口她就否决,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我”。

         “顾总她不是这个意思”

         “我就是这个意思”顾扬冷冰冰撂下一句,起身就走。

         韩雅楠气的咬牙切齿“这神经病吧,要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留下来给她打工,臭资本家,现在得意,有你吃亏的时候”。

         李海凤默默去给她接了杯水“顾总就是这个脾气,反正投资项目的钱都是她出的,她愿意往哪儿扔钱你顺着她就是了,她要真不相信你,又何苦费尽心思留下你呢”。

         “你说什么?什么费尽心思?”韩雅楠一脸不可思议。

         李海凤一愣“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韩雅楠没来得及再问什么,李海凤已经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