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李海凤又推拒了几下,眼看顾扬已经有发飙的征兆,她及时收住,可看向她的眼神依然怯怯的,她太了解顾扬的脾气,这个时候她如果执意不要,顾扬会不高兴的。

         “除了我家人,你是第一个待我这么好的人,我,我以后一定好好报……”

         “你还有完没完?”

         “有”

         两人沿河边儿走了会,谁都没说话,周围不时有一对对情侣走过,李海凤想起自己和吴波的那段恋情,心底不由有些惆怅,毕竟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不可能说断就断,她知道自己也不算小了,虽不至于着急结婚,但也想找个人和自己作伴,可是……

         李海凤偷偷看了眼身边的人,心底更加失落,她们以后都要嫁人的,顾扬今年二十九,要结婚,大概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光想想,她就有点难受。

         晚上的风很凉,李海凤穿的厚感觉不到,顾扬时不时的抱着胳膊缩缩肩膀,倒没说立刻回车上。

         李海凤在第四次见她抱胳膊的时候把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上,顾扬比她高,她给她披外套的时候得踮起一只脚。

         顾扬偏头,她对她咧嘴一笑。

         就这样一个既单纯又有点傻的笑容,很多年后想起,顾扬仍旧觉得胸口微微发烫。

         扯了扯披在身上的外套,没拒绝“你不冷?”顾扬问。

         李海凤搓搓脸,说出口的话简单又直白“你不冷我就不冷”。

         顾扬没再看她,低头继续走路,由于周边的灯光比较暗,李海凤并没有看到她因为她的话渐渐变红的脸。

         “顾总,你谈过几次恋爱?我只有一次”李海凤没话找话。

         “……我没谈过”顾扬如实说道。

         李海凤瞪大眼,不知道该惊讶还是该高兴,她拉了下顾扬的胳膊“怎么可能,顾总你不要骗我”。

         顾扬瞥她“没谈就是没谈,我骗你干什么”。

         “那喜欢你的人肯定有很多吧?”

         “……嗯”她想了想,又道“其实也不算多,我脾气不好,人缘很差,朋友没几个,他们大概想追不敢追吧,也有不怕死的,不过我实在没有心情和时间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毕业以后实习一年就接手了顾氏,这几年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面”坦白说,她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

         李海凤背着手探头看她,一双眼睛里落满细碎的光芒“那……顾总,有喜欢的人吗?”她小心而又忐忑的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没有”

         “……哦”

         顾扬看着她鼓起的腮帮子,突然有点手痒,犹豫了一会,就伸手捏住了面前柔嫩光滑的脸颊,入手的肌肤感觉太好了,像是不够,她另一只手捏住了另一边的脸,来回揉搓了好几下。

         李海凤没动,任顾扬冰凉的手指蹂-躏她的脸。

         顾扬眼中带了笑,捏完就用双手捧着李海凤的脸左右看“你是不是有点婴儿肥,脸也不大啊,这么多肉,软乎乎的”说完继续用手捏。

         对于自家老板时不时犯神经的动作,李海凤早就有免疫力了,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又是捧又是捏的,说话时的呼吸她都能感觉的到,顿时从脸上到耳根儿,红的透透的。

         感觉到手中滚烫,顾扬松开了手“不早了,回家吧”。

         看到顾扬径直坐进了驾驶座,李海凤十分懂事的钻进了副驾驶座里,她怀里还抱着那纸袋子,心想这是顾总送给她第一份礼物,她一定要好好宝贝着。

         顾扬打了火,余光瞥见李海凤的动作,嘴角微不可闻的勾了勾。

         华科的股东大会要开三天,各地的股东包括国外的都已经提前抵达定海市,毕竟只是持有股份而已,顾扬并没有多当回事,如果不是因为成老,她还真不打算参加了。

         原本已经准备上车了,王冰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才知道是家里老人病了,她爸妈不在定海,本来想拖一拖,顾扬听到后就摆摆手让她先回家。

         “家里的事重要,我这里没什么,让其他秘书陪我去就行了,现在还早,你赶紧去订机票”。

         王冰犹豫道“毕竟这是三年一回的,我怕有其他的事”。

         “三年一回也没我的事,这些老家伙们这次就是来开批斗大会的,不用管我了,快走吧”顾扬拿出手机想了想,就给楼上的李海凤打电话。

         王冰走了没多久,李海凤才气喘吁吁的跑来“顾,顾总,你确定要让我跟着你去吗?”。

         有司机开车,李海凤直接坐到了后面,顾扬看了眼她身上剪裁合体的职业装,还算顺眼“本来长得就像未成年,把头发散下来,以后不许再扎马尾,还有,上班要化妆”。

         顾扬从包里拿了化妆品出来,掰着李海凤的脸给她化妆。

         李海凤:“……”

         直到画的自己满意,顾扬才停手,捏着李海凤的下巴看了看“今天要来不少人,不用紧张,有我在”。

         跟着顾扬进入华科大厦的时候,李海凤拿着文件的手心里全是冷汗,她又不傻,虽然这些日子王冰带着她参加了不少顾氏的大型会议,但是这次不一样,华科的股东们各个都是大人物,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会议室几乎占尽大厦整个顶层,大的令人咂舌,即便自认为见了不少大场面的李海凤还是惊了一下。华科是股份制企业,说白了整个企业的股份几乎全都在外人手中,成家自己手里反倒没多少,和顾氏到底不一样,先不说别的,光顾扬自己手里就握了一半的股份,剩下的也几乎都是自己人的。

         紧张之余,海凤小助理也不由感概,她家顾总真的好厉害,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作为,真是越来越爱她了呢(*^__^*)

         八点整的时候,各个股东们已经全部落座,没有一个迟到的,这点还是非常值得敬佩的,当然,此时的气氛也是相当严肃的,每个人几乎都是正襟危坐。倒有点像……上朝。

         意料之中,除了顾扬还有一个年纪稍大的中年女人,剩下的全部都是男人,李海凤不动声色的环视一周,她们的位置正好安排在华科总裁的左手边,只消抬抬眼皮子,那些人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顾扬靠在皮椅里,扫了李海凤的电脑一眼“一会开始后,先把会议内容写下来,回去之后再改,别着急,知道吗?”。

         李海凤点点头,“顾总你放心,我一定认真记”。

         “哎呀,都知道顾总这几年一直在做慈善,本以为最近京九出事,顾总会无暇顾及这些事,想不到前几天您还是参加了,当时被人缠着脱不开身,没来得及给您说上话”一个离顾扬稍近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大会还没开始,男人显然是没话找话,谁让顾扬离他近,又是个女人呢。

         顾扬回给他一个笑容,“做慈善和工作是两码事,我想罗总你也该知道的吧”。

         男人摇摇头“捐那么多钱出去,那些穷山僻壤里该上不起学的孩子还是上不起,国内慈善机构那么多,最后钱还不是都落他们自己手里喽”。

         顾扬挑眉“你在说你自己吗?”

         男人笑笑,没再说话。

         八点三十的时候,成威才出现在会议室,身后跟着两个秘书,他嘴角上扬,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好意思各位,让大家久等了”。

         股东们显然不吃他这一套,几个年纪大的见到他更是没个好脸色。

         任定北坐在顾扬斜对面,从成威进来到坐下,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低头议论了,只有他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不和人说话,别人跟他说他也不搭理人家,眼底深沉如谭的观察着每一个人,那模样像极了一只老狐狸。

         顾扬在心里哼了一声,就知道把他拉上也帮不上忙!

         “成威,这也算是你第一次和我们几个大股东见面,你接手华科是成老的意思,别怪我们几个老家伙刁难你,你毕竟还年轻,阅历又少,华科这么大,你确定你能拿的住?”开口是一个穿着套中山装,年约五十左右的男人,说话的倒没什么问题,就是模样略奇葩。

         李海凤盯着中山装男人看了会,侧过头小声对顾扬说“这位先生长得好像王八,哦不对,是乌龟”。

         顾扬嘴角抽搐了一下,没说话。

         成威在听到中山装男人的话时,额头就有青筋暴跳,无奈只能压着,他脊背挺直,表情略显僵硬,冷声道“在各位面前,我的确是个小辈,但刚才您也说了,我还年轻,不锻炼锻炼怎么能有阅历,毕竟您也是从我这个年纪过来的”。

         成威话落,另一道声音响起“锻炼?说的好听,我们也不过是看在成老的面子上,说要认可你,现在可真不是时候”。

         “余总说的对,就算是成老把你推上这个位置,你要真不做出点什么,可真就说不过去了”。

         几个人上来就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度,偏偏被成老请来的顾扬和任定北都事不关已一样,一个看好戏,一个不在状态,成威气的都快吐血了。要不是成老说什么都不参加这个会议,他打死都不会叫这两个人来。

         “几位这么说自然是没错的,爷爷既然肯放心把公司给我,我就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还请大家以后多多提点和关照”成威咬着牙继续装。

         “成少客气了,大家都是为公司着想,刚刚接管公司当然是急不得的,这我们都理解,只是有一点,我想需要说一说,年轻人嘛,也都理解,我们不是故意要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但是你的作风实在是有问题”。

         “你!”成威瞪大眼,想不到这些人绕来绕去,竟然绕到他的私人事情上了。

         “梁总你也说了,这是人家的私人生活,既然是私人生活,我们还是不要过问比较好”顾扬靠在椅子里,凉凉开口。

         被叫做梁总的正是在场除了顾扬之外唯一一位女性,离婚有几年了,老公出-轨有了小三,所以这个人看起来很和蔼,也许因为婚姻的问题,脾气有点古怪,尤其厌烦长得漂亮的女人,比如……顾扬。

         “我作为一个长辈,他私人生活不检点,难道不该说说吗?”

         成威放在腿上的手已经握成了拳,显然已经快要爆发了,他脾气本来就暴躁,此刻真是恨不得上去狠狠揍这个多事的老太婆几拳。

         顾扬笑着看她“这是股东大会,梁总,有这功夫您多给他谈谈华科日后的发展走向,他私人生活不检点?人家家里又不是没人,成老爷子还在呢,这不是我们该关心”。

         “哼!”

         顾扬淡淡的看成威一眼“你继续,先说说你对公司的看法以及未来发展情况,哪里不明白的,正好也能请教请教在坐的各位,至少别让大家白来一趟,股东大会三年才一次,好好珍惜”。

         中午吃过饭,下午又满满当当开了一下午会,上午基本上都是成威在说,下午就是各个股东的发言。

         李海凤一整天都在敲键盘,该记的不该记的都打下来了,反正顾扬说了回去还要改,不过这次会议本身和顾氏还是没多大关系的,李海凤心里稍稍轻松了点。

         一天下来,总体来说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基本上双方只要有一丁点火药味,顾扬就半阴不阳的开口调解,这样是让成威和其他股东们矛盾小了,但不少平时和顾扬来往不多的股东还是默默记恨上她了。这个人忒不地道,算是股东们对顾扬的评价,但是不熟归不熟,顾扬的背景这些人还是知道的,就好像顾扬也知道他们一样,大家只要不影响利益,还是好伙伴。

         结束了一天的会议,顾扬从里面出来,李海凤跟在她旁边,整个人看起来还挺精神,顾扬乐道“你不累啊?”。

         李海凤笑眯眯的看着她“当然不累,我喜欢这种场合”。这种和顾总一起并肩作战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好。

         顾扬揉揉她的脑袋,这时正好成威也出来了,见周围没人了才往顾扬身边走“顾姐,今天谢谢你”。

         “不客气”

         “今天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不过我倒觉得,这些人也不是那么难对付”成威颇得意道。

         顾扬不置可否“和他们斗,吵架发脾气没用。总之你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越是不动声色,他们越摸不透你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对你就越是忌惮,股东们和员工都是一样”。

         成威点点头“我记着了”。

         顾扬嗯了一声,带着李海凤就离开了。

         成威站在原地想了想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比预想中好的太多,他之前还琢磨会不会和这些人打起来。

         “怎么还不走?”任定北正打算走,就看到成威一个人站那儿发呆。

         成威抬头见是他,理都不想理就要走,结果被拦住。

         “你这孩子的脾气可有意思”任定北笑道。

         这人蛇精病吧,成威怒瞪他一眼。

         “怪我没帮你说话?”任定北一猜就知道。

         成威有点不耐烦“说完了吗?我能走了吧?”

         任定北对自己那回喝大了抱着人家亲的事还是有点印象的,换位思考,他要是个直男,那必须也是不能忍受被一个男人亲的,可关键……他不是故意的啊。

         “那事儿我记得,要不我请成少你吃顿饭,就当是赔礼道歉了”任总一副好商量的模样。

         成威想拒绝,但任定北毕竟也是华科的股东,日后的接触定然是少不了的,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后接管了华科,奇葩的人物见得肯定也少不了。

         李海凤捏着手里的电影票,是昨天总裁办秘书助理小菊给的,人家原本是要和男朋友一起去看的,结果男朋友妈妈来了,于是两人就非常孝顺体贴的去陪老人了。

         简直为难!到底要不要和顾总说呢?顾总会和她一起去看嘛!

         顾扬:“晚上吃什么”

         李海凤:“顾总我们看电影去吧”

         顾扬:“……”

         电影院里

         “高粱地”李海凤念着票上的字,“顾总,这部电影一听名字就很感人的样子”。

         顾扬瞥她“高粱地三个字都能让你看出感人,海凤小助理你真的好厉害”。

         李海凤嘻嘻笑“才不是呢,骗你呐,我刚刚看那张海报了,讲的是一个父亲的故事,我最爱看亲情的电影了,很温暖”。

         “傻乎乎的”

         李海凤(==):“……”

         电影院和高粱地同期上映的有一部国外的科幻大片和一部恐怖片,还有国内一部十分叫座的警-匪片,一部都市爱情片,相较于这些,看高粱地的非常少,电影开始了也不过零零散散的坐了四五排。

         李海凤咬了口手里的芝士火腿三明治,又喝了口饮料,十分满足“顾总你不饿吗?”。

         “不饿!”顾总对于自己的小助理只知道吃表示淡淡不悦,难得出来看回电影,就不能好好的只是看吗?为什么还要吃?

         电影一开始就是一大片高粱地,顾总专心致志看电影,李海凤专心致志吃东西,当然,三明治吃完了,还是要认真看的。

         进行到一多半的时候,电影也达到了一个高-潮,对于身边的人十分钟一小哭,半小时一大哭这种情况,顾总非常无语,虽然周围也有很多隐忍着的抽泣声,气氛也很让人动容。

         李海凤的情绪随着故事情节也达到了一个高-潮,她刚酝酿出来,一根吸管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李海凤:“……”

         从电影院出来,李海凤皱着脸不高兴,一看就是闹情绪了。顾扬憋着笑又带着她去买了点吃的。

         “顾总”海凤助理很严肃“我发现你这个人非常不感性”简直就是冷血动物。

         顾扬喝了口水,无奈道“小丫头啊,电影再感人都是假的,人家拍这个也就是告诉我们,父母不容易,长大了要好好孝敬他们,而不是像里面演的那样,父亲生前为他们一家大小做了那么多,他们不但不感激反而时常对他又打又骂,到老人家去世了才明白一切都晚了”。

         李海凤面色一正“原来你都看了啊”。

         顾扬捏捏她的脸,笑了起来。

         李海凤没躲开,也跟着乐“我都懂的,不管电影里演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会孝顺我的父母,因为我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