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陈冲帮顾扬她们定了酒店,顾扬一次都没有回去过,李海凤的腿没什么大碍,但是还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顾扬就和王冰轮流守着她。

         相较于她们在阿尔及尔,最近几天顾扬非常忙,有时候王冰去休息,就剩她和李海凤呆着,她能在电脑跟前坐一天,电话一天十几个,多的时候几十个,李海凤知道因为她的腿,顾扬耽误了很多时间,她不止一次提出要回国,最后都被顾扬连骂带训的堵回去了。

         转眼已经进入六月中旬了,王冰也考虑到顾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就提议让顾扬先回去,她则留下来陪着李海凤。

         一天几十个电话和催命一样,顾扬没说什么,过了两天就先回去了,她第一次来非洲出差,就出了这档子事,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回国后又一大堆事等着她,到公司的第一天就把憋了一肚子的火全发那些高层身上了。

         意大利那边打过来电话问她怎么还没到,她没好气的说了句没时间就给挂了。

         回国的第三天,稍微消停点了顾扬才安排了几个身手不错的保镖去非洲找王冰,虽然那些发动暴|乱的人已经被抓起来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过了差不多一周,顾扬在公司加班到很晚,饿的两眼发昏了才去动桌上已经凉透了的晚餐,她挑挑拣拣吃了两口就把筷子扔了,想喝口水却懒得动,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发呆。

         回来后和王冰通过几次电话,问了李海凤的恢复情况,但是没有和李海凤说过话,顾扬撑着下巴,钢笔在她指尖转了好几圈。想起那天混乱的场面,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把手机拿了起来。

         想到时差不同,顾扬掐着手指算了算,现在那边已经是早上六点了,于是就拨通了电话,李海凤大概还在睡觉,被铃声吵醒,接电话的声音都软糯糯的。

         李海凤(=_=):“嗯……”

         顾扬:“……”

         “喂……???”

         顾扬(发怒状):“都几点了?怎么还在睡?你是猪吗?!”

         李海凤睡得迷迷瞪瞪的,顾扬吼她的时候她还在咕哝着哼哼,然后意识慢慢清醒了过来,猛地瞪大了眼,差点坐起来“顾总?”。

         “你看看表几点了?!”顾扬继续喊!

         李海凤忙拿着手机看表,她迷茫的说“才五点啊”。

         放|屁!我明明算的是六点!顾扬不满的在心里骂道,嘴上仍旧不饶人“五点怎么了,五点也很早了”。

         李海凤鼓了鼓腮帮子,尽管一睁眼就被骂是有点郁闷,但是想到顾扬给她打电话,她还是非常高兴,“顾总,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顾扬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不耐烦的说“饿了没人买饭!”。

         李海凤眨眨眼“对啊,现在顾总你那边是晚上吧?不对,是半夜,顾总,你怎么不吃饭?你可以叫那天过去做饭的阿姨啊”。

         顾扬换了个手拿手机,“我在公司加班”。

         “加班?都这么晚了,就你一个人吗?”电话那头的李海凤着急的问道。

         听到她语气中的关心,顾扬心情好了点,声音也温和了下来“先管好你自己吧,我加班都加习惯了,腿怎么样了?能回来了吗?”。

         李海凤嗯嗯了两声“可以了可以了,我回去顾总就不会饿着了,你让我给你做饭买饭都行”。

         顾扬勾了勾嘴角,语气却很严肃“那就好利索后赶紧回来”。

         “嗯,顾总不早了,你快回家睡觉吧”李海凤说完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好困啊,顾总我再睡会啊,我会想你的,再见”。

         “!!!”竟然挂我电话?顾扬瞪着眼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没错是挂断了。她郁闷的把手机扔回桌上,自言自语道“虽然是我私人助理,试用期一样三个月,挂老板电话,延期一个月,哼!”。

         六月底,王冰带着李海凤回国。

         顾扬接到电话只说了让人把李海凤送回家里,别的什么都没说,李海凤被人送到顾扬的家里,她不在的这几天,顾扬肯定是叫了做清洁的阿姨过来,家里挺干净的,其实她做了也没多久。

         在看到顾扬快堆成小山一样的衣服时,李海凤就知道了,清洁阿姨过来肯定只是打扫了房间,顾扬没让人洗衣服。

         夏天的衣服没大件的,但是顾扬的衣服看起来就很贵,她没拿去干洗,一件件全部用手洗了,顾扬回来骂她就骂吧,反正都洗了。有时间洗为什么要花钱洗。

         顾扬的别墅是三层独栋,大的惊人,一楼二楼李海凤天天上下跑,三楼她没去过,她有点好奇,但是没有往上走。

         六点的时候,李海凤已经做好了饭,顾扬回来的时候,李海凤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见她进门,赶紧挂了电话站起来。

         顾扬上下打量着她“你在那天天不吃饭吗?”。

         “吃啊”

         吃还瘦了这么一大圈?!顾扬没再看她“晚上吃什么?”。

         李海凤看着她上楼,往厨房看了一眼“我看家里没有荤的了,所以全做的素菜”。

         顾扬停下脚步,扭头看她“没肉吗?我想吃肉”。

         李海凤:“……”

         餐桌上

         顾扬夹了一筷子青菜“腿走路没问题吧?”

         “没问题啊,恢复的挺好的”李海凤说着还起来蹦跶了两下。

         顾扬满头黑线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既然好利索了,家里没肉你不会出去买啊?!你顾总我这两天天天吃素,嘴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李海凤局促的看着她“要不我现在出去买?”

         顾扬实在不想跟她废话,低头闷不吭声的吃饭。虽然全是素的,但是炒的还不错,顾扬在心里说道。

         吃完饭,李海凤系着围裙正洗碗,顾扬抓着一件天蓝色的长裙从楼上冲了下来“李海凤!!!我不是过让你把大件的拿去干洗吗?!谁让你用手洗的?!”。

         李海凤正在洗盘子,顾扬吼她的时候,盘子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我觉得我可以洗啊”

         “你,你把我气死了就高兴了”顾扬指了指她,扭头气冲冲的上楼去了。

         顾扬的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李海凤洗好碗她的气明显已经消了,“我没洗澡呢,你回来不知道先给我烧水啊?!”

         李海凤:“……”

         事实证明,顾扬坐这么长时间没没动,就是等着李海凤上来给她放水的,没错顾总在家里就是这么懒!

         李海凤去浴室给她放水试温度,顾扬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才开始慢慢脱衣服,李海凤出来的时候,顾扬已经脱得差不多了,她也不避讳什么,在李海凤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进了浴室。

         李海凤一边收拾她屋里摆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和书,地上也扔了内裤之类的不明物体。

         “开了灯眼前的模样~偌大的房,寂寞的床~关了灯全都一个样~心里的伤无法分享,生命随年月流去,随白发老去……”

         李海凤:“……”

         “我好想你好想你却不露痕迹,我还踮着脚思念,我还任记忆盘旋,我还闭着眼流泪我还装作无所谓,我好想你好想你却欺骗自己~”

         李海凤:“???”顾总在唱歌?!她想谁了啊?

         唱的还挺好听,李海凤自言自语了一句,拿着顾扬的内裤去隔壁屋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