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能在阿尔及利亚的首都争取到净水厂项目,其他几个主要投资商也是走了不少关系,这次的投资对他们来说是相当大的,除了阿尔及尔,临近的两个省也分别谈妥了,只要这边能正常运作起来,另外两处也会立刻准备开工。

         净水厂的位置比较偏僻,考虑到供水问题,上万平的大工程直接建在了沿海地区。顾扬穿着一身休闲装,头上顶着鸭舌帽,鼻梁上架着墨镜,在大太阳底下烤了半天,愣是没喊一句热,过了好一会,她才抬抬下巴,望着那片已经开始动工的地“我说老陈你们几个挺有意思啊,在定海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就料到我会点头了”。

         站她旁边的中年男人闻言笑了起来“除了我和老刘,里面好几个都是第一次在海外做项目,看在我们合作过两次的份上,顾总就当卖我个老脸总可以吧?”。

         顾扬嗤笑了一声“你都这么说了,我不卖你脸能行吗,你们几个大男人合起伙来骗我,成啊,反正三个大工程呢,我只管投资,中间的工作你们自己来搞定,我坐收利润,何乐而不为”。

         男人想到那份协议,不由苦笑道“也是,百分之三十的利润都归你”。

         阿尔及尔的天气相比其他地区要好很多,没想象中那么热,只是站在毫无遮蔽处的太阳底下晒着实在是谈不上舒服,顾扬把鸭舌帽拿下来煽了煽“你又不是不了解我,顾氏明白着是什么都做,谁不知道房地产才是打头阵的,国内的房地产大金主们,有几个像我这么好说话的,老陈啊,你们知足吧”。

         “呵呵,你说的对,对比国内那些人,你的确好相处,尤其是许非凡,上次成老的生日寿宴上,她可真是大出风头,算年岁,她比你还小两岁,唉,现在的商场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男人颇有些感慨的说道。

         鸭舌帽在顾扬修长的手指上打着转,她眯着眼看向远方“我不做娱乐,平时和她也很少打交道,去年她一口气吞并段家和冯家两家的产业,给不少人敲了警钟,对于商场新人,不过就是示个威而已,我还不至于怕了她”。

         男人摇摇头“先不论瑞尔能不能和顾氏相提并论,就许非凡这个人,顾总还是尽量和她保持距离,此人城府极深不说,而且心狠手辣”。

         顾扬挑了挑眉“怎么说?”

         “段家和冯家斗了这么多年,许非凡出现没多久,产业崩盘,两家家主齐齐入狱,顾总还不明白吗?”

         顾扬当然明白,事情一出她心里就跟明镜一样,其实知道这件事的人多多少少都该猜的出来,但是没有证据,说再多都没有用,何况,他们毕竟都是竞争对手,这种情况大家也都是喜闻乐见。

         “啧,好好的日子说这些干什么,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过你儿子做电子的事,现在国内电子行业吃香啊,打算做哪一块,我帮你问问”顾扬把鸭舌帽戴上伸了个懒腰,已经准备离开了。

         男人一听她的话眼神就亮了起来“那可就多谢顾总了,他爱折腾网游这块,反正我是不怎么看好,做这个还不如做餐饮钱来的快”。

         顾扬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拍拍男人的肩膀“老陈啊,这你就不懂了,电子行业不比做餐饮差,网络游戏主要是下本少,就算没做起来你们也不会吃亏,如果他有那个头脑和能力,两三年你们就不用管他了,年轻人嘛,多锻炼锻炼也是应该的。”

         李海凤远远的就看见顾扬晃悠了过来,她忙跑过去又是撑伞又是递水“顾总,我只是和冰冰姐说了两句话,你就扔下我走了,天这么热你快喝点水”。

         顾扬接过水喝了几口“你就在这儿站了半天啊?”。

         李海凤点点头,小眼神还挺委屈“冰冰姐说了让我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的,你下次可不能乱跑了”。

         顾扬懒得搭理她“下午陪我到市区走走”。

         中午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市区,李海凤对这里的人们很是好奇,阿尔及尔的市民大多都是阿拉伯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围着头巾,也有很多穿着时尚靓丽的身影。

         下了车,李海凤跟在顾扬身后,一双眼睛都看不过来,周围的建筑有红色的,也有白色和绿色,但是颜色并不显得杂乱,收入眼睛却带着别样的感觉,非常和谐美好。

         “顾总,听说山上的风景特别好,还有很多带着法国特色的老建筑,真想去看看啊”李海凤走在顾扬身边,背着手开心的说道。

         顾扬目不斜视的继续走路,似乎并没有打算回答她的话。

         又走了一会,李海风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拿起脖子上挂的相机就往那边走,这相机还是她和王冰临时借的,这辈子说不定她也就来这一次了,肯定要留下点纪念的。

         顾扬走了会就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扭头就看到某人正把相机塞到一个阿拉伯人手中,比划着让人家给她拍照。

         这个傻货!顾扬在心里说了一句,面色不善的走了过去。

         李海凤身后刚好是一幢白色的建筑,不算古朴,但是很漂亮,她刚摆好姿势,那阿拉伯人相机也举了起来,突然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拿了过去。

         顾扬对那阿拉伯人说了句什么,李海凤没听懂,那人走后,顾扬直接把手里的相机扔给了李海凤,冷冷道“你跟我出来干什么的,是来玩的吗?扣薪水还是炒了你选一个”。

         完了,顾总又生气了。李海凤在心里叫了一声。哈巴狗似的跑到顾扬身边,双手合十“顾总我错了,下次不敢了,下次再犯你就打我吧”别扣薪水呀。

         顾扬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你一会儿不气我你就不舒坦!”。

         顾总……

         阿尔及尔虽然是首都,又是比较大的城市,也许是信仰的缘故,周围像国内的那种清真寺非常多。

         一整个下午,两人走累了就上车继续逛,李海凤也不知道顾扬在看什么,总之她们走走停停,很快就逛到了天黑。

         市区不算大,但是一下午逛完也不现实,真要考察,也不该像她这样半吊子考察,一下午过去也有不少收获,她估算了一下,除却专科医疗机构不算,大型医疗机构不少于二十家,这仅仅是她看到的地方。

         如果以后真打算做医疗项目,阿尔及尔会是她的头号选择,她最大目标是南非市场,南非的工业对她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当然,这都是以后才需要考虑的。

         话说……

         “谁让你拍我的,把相机放下!”顾扬正想事想的入神,晃眼的闪光灯一下子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顾总,你看你看,你后面的夜景好漂亮的”李海凤十分雀跃。

         “删了!”

         “可是这张很好看啊……”

         “我、说、删、了”

         “……哦”删就删嘛,凶什么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