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定海人口不多,上下班高峰期堵车并没有那么夸张,顾扬早上都是能睡多晚睡多晚,原来的助理在时,她还比较克制一点,换李海凤以后,她已经放肆到每天都让李海凤穿衣服的地步,这差距。

         李海凤准备好早餐,看看表还早,结果刚转身顾扬就站在她身后,她吓得哇了一声“顾……顾总,你怎么起来了?”。

         顾扬越过她就往餐桌旁坐,她盯着那价值连城白色瓷碗里面的灰色稠状液-体,“这是什么玩意儿?”。

         “哦,这里面有大米,核桃仁还有好几种豆子磨的,很有营养的,我不知道顾总吃不吃甜的,所以没有放糖”。

         顾扬皱着眉低头闻了闻“还挺香……我当然吃甜的,把糖拿来,放五勺先”。

         李海凤:“……”顾总你不怕甜死你吗?!

         顾扬靠在椅子上,满意的看着李海凤,“那条傻狗还在小王那儿,回头你给我领回来,领回来先给它洗个澡,今天你不用跟我去公司,看看家里面缺什么,全都补上,还有,今天晚上我要吃肉”。

         李海凤:“……”

         “我说话你听见了吗?!”顾扬见她不说话,穿着拖鞋的脚在桌子下面踹了她一下。

         “听,听见了”李海凤低着头,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今天她要去接二凤。

         顾扬收拾好,直接自己开车走了,留下一脸郁闷的李海凤。

         小王就是那个男秘书,李海凤去顾扬的车库里转了一圈,顾扬临走前告诉她车钥匙全都在玄关处的柜子里,于是她就拿着一大把钥匙去了车库,里面停着……李海凤数了一下,一共六辆车,她要随便开一辆去接二凤。

         李海凤不懂车,但还是围着那几辆车转了一圈,除了一辆红的和一辆蓝的敞着,其他的都是套着的,李海凤想了想,决定开蓝色的去,因为那红色的是敞篷车,她不敢开。

         接二凤的路上,李海凤一遍遍摩擦着方向盘,一边感叹顾总好有钱啊,那么多车,那以后要处对象,肯定得处一个比她还有钱的,真羡慕啊。

         小王的家里在市区,离顾氏倒是很近,李海凤很容易就找到了,大老远就看到一个人牵着条哈士奇在小区大门口等着了,是个帅哥。

         李海凤一下车,二凤就朝她扑了过来,没错就是扑,李海凤腿都软了。

         帅哥礼貌的朝李海凤伸出手“你好我是王乐的男朋友”。

         李海凤:“……”男男男……男朋友?

         “哦,我是顾总的助理,这几天谢谢你们照顾它”李海凤很快的说道。

         “应该的”

         直到上了车,李海凤还停留在震惊里不能自拔,那小王秘书看着是有点那什么,但是……啊,原来他喜欢男人啊,这叫什么?哦,同性恋!

         李海凤情不自禁的摸着二凤的大脑袋“二凤啊,你在小王秘书家这几天过的好不好啊”。

         二凤亲昵的伸出舌头去舔-她的手,李海凤吓得赶紧缩回手。

         一路上二凤不停的骚扰李海凤,李海凤把它放到车后面都不行,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撞车了。

         李海凤傻了,她抖着腿下车,二凤被关在车里面,扒着大脑袋往外看。

         怎么说呢,两辆车算是同时撞的,但是不严重,李海凤的刮了层漆,对方车前的保险杠掉了,这到底怎样的撞法啊,对头都能撞。

         李海凤苦着脸正要给那车主道歉,谁知道那车主正一脸惨白的看着她。

         李海凤:“……”

         “对……对不起啊”车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李海凤一下来他就不停的哈着腰给她道歉。

         李海凤莫名其妙,明明这个人的车撞的比较严重嘛?为什么要给她道歉?

         李海凤摆摆手,脸上一副特别过意不去的样子“应该我跟您道歉才是,车撞的这么严重,您看,修一修要多少钱啊?”。内疚的同时,李海凤还特别肉疼。

         男人都吓傻了,没想到迈巴赫的主人这么好说话,简直要哭了,说不要李海凤的钱,开着车一溜烟跑了。

         李海凤一头问号的上了车,临开车前并很很的教育了二凤一番,恰如“你下次不能这样了”,“这次撞车下次撞人了怎么办”“还好车主好说话,要是不讲理了怎么办”云云。

         二凤也不搭理她,歪着头看窗外,倒是没有再跟她闹。

         到了家里,二凤撒了欢的跑来跑去,李海凤还沉浸在差点赔钱的事件里,在关系到利益面前,她已经忘了二凤是一条狗了,然后在洗澡的的过程中都一直在碎碎念。

         二凤全程老实的窝在大盆里,低着头让她洗澡,一边听她唠叨,蔫啦吧唧的,整个狗生都灰暗了许多。

         中午吃过饭,李海凤又把家里收拾了一遍,然后自己往三楼摸去,好吧她是有点好奇,顾扬住这么一大栋房子,电视里不都是演有钱人会请很多下人吗,没有下人至少也要请保姆啊,当然那些做清洁的阿姨是不算的。

         三楼和二楼差不多,就是相邻的卧室都隔得比较远,而且都很靠里面,上面没有开灯,往楼道里面走的时候黑呼呼的,李海凤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周围静悄悄的,她把手放在最近的一个门的把手上,心道就看一眼,就看一眼。门没上锁,她窃喜了一下,然后轻轻推开了门。

         李海凤看着屋内的情景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是个卧室没有错,但是里面没有床,整个屋子里面摆的全部都是画架,更让李海凤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屋内挂着的画包括画架上摆着的还没有画完的素描,全部都是女!人!的!裸!体!

         李海凤大着胆子参观了其他几间屋子,每间都有,多多少少不等,她带好门,哆嗦着腿往楼下跑,二凤在一楼楼梯口摇着尾巴等她。

         下午她去超市采购,买了各种各样的肉,她发现顾扬喜欢吃猪肉,当然炒的不好吃她肯定是不吃的。

         晚上顾扬回来,李海凤看到她进门,心跳就不由自主的加快,心中反复默念:我家顾总才不是变态,我家顾总才不是变态……

         顾扬抬了抬眉,冲李海凤身后招了招手“傻狗,过来”。

         李海凤:“……”

         二凤:“……”你才是傻狗,你全家都是傻狗,人家是有名字的好吗?!

         顾扬啧了一声,走过去摸了把二凤毛茸茸的大脑袋“以后让它少吃点,这狗胖了难看死了”。

         李海凤哦了一声,不敢正眼看顾扬“顾总你先上去洗澡吧,我给你盛饭”说完转身就跑。

         吃完饭,顾扬正在刷一号店,家里零食不够吃了,她戴着个金框眼睛,刷的不亦乐乎,买了好几盒巧克力“李海凤你吃饼干吗?”。

         李海凤:“……”

         “吃不吃啊?!”顾扬瞪她。

         “不,不吃”

         “不吃拉倒!”

         “顾总,我今天接二凤的时候,跟别人撞车了”李海凤觉得这事有必要和顾扬说一声,幸好那人没让她赔钱。

         顾扬嗯了一声,“然后呢?”

         “人家的车保险杠掉了,不过车主没让我赔钱,呵呵”

         顾扬抬起头看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宝贝儿,你开的哪辆车?”

         李海凤一脸懵懂“蓝色的那辆”。

         顾扬:“……”

         半分钟后,顾扬微笑着看着李海凤“我的车呢,受伤了吗?”

         “哦,只是掉了层漆,我明天就开车它去喷喷漆”李海凤一脸‘顾总我们赚到了吧’的表情。

         “李海凤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后面几个字顾扬几乎是吼出来的,她手上的平板也朝李海凤砸了过去。

         李海凤手忙脚乱的接住可怜的平板,苦着脸“顾总你别急,只是刮了漆,没有受太大的伤”。

         “刮漆刮漆,你他妈知道我那辆车多少钱吗?本来我还打算让你过两天就回家探亲,得,李海凤,这是你自找的,想回家,门都没有!”顾扬坐在床上,那架势就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这形容……

         李海凤忙跑过去跪在床边给她捏腿“顾总我错了,顾总你打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接了二凤,它就一直在车上闹我,顾总,顾总快别生气了,生气长皱纹的”。

         顾扬劈头盖脸的就骂“你才长皱纹,你全家都长皱纹,哼!”

         “是是是,不对,我爸妈却是长皱纹了,我要长还得过两年”李海凤一本正经的说。

         顾扬抓起枕头就朝她脸上砸“我要被你气死了李海凤”。

         “顾总饶命,顾总饶命”李海凤情急之前赶紧抱住顾扬的大腿“那顾总你怎么样才能消气啊?”。

         顾扬瞪了会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把她踹到一边,下床就往外走“你跟我过来”。

         三楼

         李海凤扒着栏杆就是不肯再往里走了,她几乎是哀嚎着“顾总我错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不能画我的裸-体啊,我娘说了,裸-体除了她只能让我未来的丈夫看,顾总你不能这样对我!”。

         顾扬(-_-):“……”

         “你神经病吧你!谁要画你裸-体!”顾扬忍无可忍,手指了指整个楼层“这上面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了,说不定还会有老鼠蟑螂什么的,今天晚上全部给我打扫干净,打扫不完不准睡觉,明天我上来检查,不干净扣薪水!”

         顾扬说完气呼呼的要下楼,走了两步才想起什么一样,她扭头震惊的盯着李海凤“你上来过?!”

         看着顾扬一副冲上来要掐死她的模样,李海凤已经开始往后退了,“我,我我就是好奇”。

         顾扬上前一步“那你看到了什么?”

         李海凤看着顾扬突然变得有些诡异的表情,哇的大叫一声,直接冲进了一间屋子里“顾总我相信你是好人,你不是变态!”。

         顾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