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李海凤给顾扬做早餐的时候,俩眼皮都在打架,她没精打采的上楼去叫人起床,这生活助理当的也是蛮拼的。

         顾扬被带着怨气的手推醒,她这两天好不容易消停下来,想睡个懒觉,天天一大早就被叫醒“你没长嘴啊,下次用嘴喊,不准用手推”。

         最后顾扬磨磨蹭蹭的起来洗漱吃早餐,然后李海凤开车载她去上班,一路畅通无阻,到达顾氏地下车库的时候才八点半。

         总裁办的七八个秘书外加她们的助理早就到了,见顾扬来的这么早,虽然奇怪,但都严肃正经的跟她打招呼,顾扬点点头就进了办公室,临了又把王冰招了进去,王冰在整个顾氏算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她资历老,工作能力强,打顾扬上任就跟在她身边,也算是首席秘书,在公司有着非常严谨的地位。

         别人眼里的王冰就是一个既干练又出色,女王气场非常足的人,不然顾扬也不会那么看重她,这个在公司其他人眼里总是不苟言笑的女人此时正站在自家老板面前,苦着一张脸。

         “顾总,不是我不给您面子,海凤她虽然学的是经济管理,只是个本科就不说了,她毕业的那所学校实在够不着我们的要求,下面几个部门总监都不一定愿意让她进来,更何况总裁办了”王冰一脸为难,不是她不讲情面,顾氏的门槛确实设的太高了。

         顾扬翻着桌上资料,“这孩子年纪还小,又是刚毕业没多久,做私人助理实在是有点耽误她,王冰,我的意思是让她先跟着你学习,忙得时候她也能帮你分担着点,外面的秘书们都有助理,你不开口我不好跟你安排,李海凤这人你也知道,就当带个大孩子吧”。

         王冰还好想说什么,就被顾扬打断了“你放心,她不会给你添乱的,出事了你找我”。

         从顾扬办公室出来,王冰找到李海凤的时候,看她的眼里已经带了点探究,跟了顾扬这么多年,她知道顾扬除了脾气不好,偶尔又有点幼稚外,其他方面还是很正常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海凤帮她挡了一枪,顾扬对她真不是一般的纵容和照顾。

         “这小丫头还真算跟对人了”王冰自言自语了一句,把李海凤叫到自己的办公间。

         “海凤啊,知道冰冰姐叫你来做什么吗?”王冰笑眯眯的看着她,抛开工作上的事不说,王冰打心眼儿里是喜欢李海凤的。

         李海凤老实的摇摇头,心道你不说我哪知道你要找我做什么。

         王冰继续笑“是这样的,顾总找我谈话,她呢,想把你留在我身边做事,你看你”

         “不行不行”王冰的话还没说完,李海凤就摆手“我和顾总签了合同的,我只做她的助理,怎么可能再跟着冰冰姐做事,那不合适”对顾总不公平。

         王冰笑着摇摇头“听我把话说完,这是顾总提出来的,她的意思呢,你的助理职位不动,平时该怎么就怎么做,就是白天你跟着我,既能帮了我的忙又能学习到新的东西,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李海凤低着头认真思考着。

         “海凤啊,要知道机会难得,顾氏对入职员工的要求非常高,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啊对了,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你做助理的工资都是顾总和你单算的,怎么说呢,你现在不算是顾氏的正式员工,合同嘛,当然也只是和顾总两个人之间的,所以,你还是考虑一下,回去先想想,想好了再告诉我”。

         回到座位上,李海凤登陆公司聊天软件,第一组里面就是公司老大们的位置,最上面一个就是顾扬的,头像是暗着的,她咬着嘴唇想了想,还是把聊天窗口点开了。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o﹏o

         一分钟后……

         顾扬(请叫我boss):???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顾总尼不要我了吗?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啊?!~~oo~~

         顾扬(请叫我boss):!!!

         五分钟后……

         顾扬(请叫我boss):你进来!

         李海凤鼓着腮帮子盯着屏幕上的三个字外加一个感叹号,磨蹭了好一会才去敲总裁室的门,她突然发现,每次一到公司,顾扬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和在家里一开口就骂她的样子截然不同。

         顾扬抬眼看了看皱着眉头的人,张嘴就问“怎么?你不愿意?”。

         李海凤想了想,摇摇头“我不想一心二用,我就想做顾总的助理”。

         顾扬嗓子眼儿里尖酸刻薄的话就那么堵了回去,她叹了口气“行了,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儿,总裁办的几个秘书都有助理,只有王冰那一直空着,我怕她忙不过来,让你去帮帮忙而已,也能跟着学点,小姑娘,开两份工资你都不乐意?”。

         李海凤眼睛一亮。

         顾扬眼里的鄙视一览无余,“你也就这点出息了李海凤,想好了跟王冰说一声,人事最近几天一直在招人,顺便一块把入职办了,跟着她好好干,表现好了让你提前转正”。

         李海凤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临走还给顾扬鞠了个躬,顾扬一脸无语的目送这只奇葩离开。

         第一个月的工资早在月中的时候就进账了,李海凤盯着那不算少的月工资,在心里把顾扬亲了好几遍,要知道,现在顾扬可是她的衣食父母啊,就算是天天骂她打她她都认了,她爸一直想买辆车,总是舍不得,虽然买了在山上不出门也是个摆设,但就是想有那么个玩意儿摆在家里也开心。

         王冰那边做好工作,她没让李海凤亲自去人事那里,只是打了个电话,说是顾扬身边的人,这样就跳过了很多程序,也省去了不少麻烦,不然李海凤的学历根本没法过。说来也怨她自己,谁让她那会给顾扬招人的时候,是按着普通水平的学历找的,这下好了,直接把这个普通学历的安在她身边了,这也怨不得别人。

         李海凤一下午都在看王冰丢给她的资料,简称顾氏上下五百年。

         王冰也没打算让李海凤帮什么忙,就像顾扬说的,她就当在带个大孩子了,没办法,人家顾总喜欢这孩子。

         说起来李海凤的工作除了伺候顾扬生活起居,给王冰打打下手,整理个资料啊,打印了文件什么的,顾扬饿了吃个饭渴了喝口水还是会把她叫进去。李海凤这一条龙服务做得也是越来越顺手。

         顾扬说话也还算话,李海凤为了那点比较可观的薪水,的确表现良好,八月初的时候,顾扬亲自给人事打电话然后通知李海凤转正。

         顾氏除了薪水,其他福利方面的待遇都非常好,现在是打死李海凤她都不愿意走,怪不得那么多人争相的想往这里面钻。其中就有一次,网上聊天,李海凤一个大学女同学,同个寝室的,因为不是一个系,两人的关系也没有特别的好,这个女同学突然加了她的号,问了她一大堆问题,在李海凤以为她要借钱的时候突然问她现在在哪里上班,李海凤下意识的就说在顾氏上班,并没有说给老板当助理。

         然后女同学就问她要电话号码,而后两人开始聊,顾扬那会正在敷面膜,把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本来不想说话的,结果那女的直接就骗小狗似的让李海凤给她问问还招不招人,她差点没噎过去,忍无可忍的抢过李海凤的手机把那女的骂了一通,然后直接挂断拉黑了。

         李海凤:“……”

         其实当时李海凤也挺烦的,她也很想挂电话,但是她不好意思,然后顾扬干脆利落的帮了她的忙。

         “下回长个心眼儿,别跟个傻子似的,人家问什么你都说”顾扬这么说她。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她自己就不是别人似的。

         李海凤不生气,却觉得很开心,顾扬平时老是凶她,但是也很护着她。

         周一上午,顾扬连开了两个会,股市最近跌的厉害,她心情本来就不好,这时却有人告诉她刘光远来了。

         刘光远是谁呢,顾扬的舅舅,她妈的亲弟弟,按理说这关系应该是非常亲近的,但是顾扬和她这个舅舅却是互相看不对眼,要不是看在她小时候这个舅舅还抱过她的份上,她直接就把光远端了,成天不干正事,打着她顾扬的名号在外面强买强卖的。

         顾扬一听这个名字,太阳穴就突突直跳,旁边的李海凤正拿着手机摁中午她想吃的菜,那地方不管送,任你摆再大的谱都不行,据说是原则问题,尼玛做生意只要能赚钱的讲个pi的原则。

         “顾总,我觉得咱们九楼食堂的员工餐其实挺好的,即卫生又有营养,每次你点这么多都不吃……”

         “我花我自己的钱关你什么事”顾扬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人大力推开了。

         来人穿着有些皱的西装,看年纪五十多岁左右,一双眼睛里闪着精光,进来就直接在顾扬对面的皮椅上坐了下来。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刘光远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

         顾扬没说话,心不在焉的继续翻资料。站在一旁的李海凤皱了皱眉,这人说话怎么这样?

         “顾扬,你就是这样对待长辈的吗?见了面至少喊声舅舅吧”刘光远眼睛里已经满是不耐烦。

         顾扬懒懒的抬眼看着他,眉毛挑了挑“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光远的董事么,找我有事吗?”。

         气氛一下子僵硬了起来,李海凤拿着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她低头看了看,是条短信,发信人,吴波。

         刘光远似乎找到了出气筒似的,对着李海凤就是一通吼“你没长眼睛吗?滚出去!”

         虽然顾扬也经常骂李海凤,但绝对不是像这样的,那恨不得上来撕了她的眼神,李海凤吓得往后缩了缩。

         顾扬火了,直接把手里的文件摔在了桌面上,她拍着桌子站起来,眼神冷的没有丝毫温度“刘光远你闹够了没有?!谁给你权利让你在这撒野的?!”

         “顾扬!”刘光远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我是你舅舅,不过就是让你拿出些资金来堵住许非凡的嘴而已,难道你还缺这点钱吗?”。

         顾扬冷笑着看他“你倒是会攀关系,要不是看在我妈的面子上,我早就一脚把光远踩死了,你自己惹下的烂摊子让我来收拾?你当我顾扬是傻子吗?!”

         “你!”

         “我曾经说过,你这辈子都别想从顾氏捞到任何好处,你先庆幸我们家老头子和老太太还活着吧,许非凡不是省油的灯,我吃饱撑得去招惹她?来人!”顾扬说完直接按了内线。

         不等刘光远说什么,已经有人进来把他往外请了。

         办公室里再次恢复了平静,顾扬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原本在她手边好好呆着的陶瓷杯子直接被她扫到了地上。

         “顾,顾总……”李海凤站在一边小声的喊她。

         顾扬摆摆手,慢慢坐回了椅子里,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有气无力的说“每次都是这样,还有完没完了,我真想把他弄牢里让他蹲两年”。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顾扬靠在皮椅里一动不动,好长时间才叹了口气“你别跟我扯这些有用没用的,我还是那句话,钱不会拿,我也不会去见许非凡,我烦她不行吗?”

         顾扬挂了电话,窝在椅子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李海凤把地上的碎片收拾了一下,然后才又换了个玻璃杯帮顾扬接了杯水“顾总,顺顺气先”。

         顾扬端着杯子喝了两口就放下了,李海凤站在旁边给她捏肩膀“顾总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讲”

         “从前有一个杀手,他非常冷,最后他就冷死了。哈哈哈”

         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