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顾扬说的没错,现在顾氏夫妇都还健在,刘光远再怎么猖狂,她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相比她刚接手顾氏时的忍气吞声,现在的她已经能和刘光远拍桌子叫板了。

         “那个时候的我和你一般大,我爸身体不好,我弟还在国外念大学,不得已才把顾氏扔给我,刘光远当时是顾氏的执行副总,欧洲那边来了个三亿的大订单,他就坐不住了,具体什么情况说了你也不懂,最后合同没签成,他得罪了那边的老总,然后把责任全推在了我的身上,如果不是我外公出面,我不可能在牢里蹲半年就被放出来,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烦他了吧”顾扬语调平淡,似乎在说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事情。

         李海凤低头刮着大理石桌面上的暗纹,心里不太好受,顾扬这样的性格,哪里像坐过牢的,何况她那个时候才二十多岁“那,你爸妈肯定是站在你这边啊”。

         顾扬点点头“我爸从小就疼我,当时气的差点杀人,但是他已经把公司扔给我了,除了调动人脉,别的什么也做不了,然后你猜怎么着?”。

         李海凤好奇的追问了一句,顾扬微微笑着,薄薄的镜片下一双眸子却冷得犹如寒冰“刘光远有一个小我五岁的女儿,就是我那个现在混娱乐圈的白莲花小表妹,那时候她和我弟都在国外读书,我□□了他的女儿,拿他女儿的名声逼着他和顾氏脱离关系,当时我爸妈还蒙在鼓里,刘光远也还算有点良心,就真把那协议签了,表面上他是自愿离开的,而后我从公司挪了一笔资金让他从头开始”。

         李海凤惊讶的瞪大眼“那后来呢,他做大了没告你状?”。

         顾扬托着下巴笑得乐不可支“他敢,我趁着他还没有对我造成威胁的时候,已经把他做过的那些事的证据全凑齐活儿了,有收买的也有自愿的,因为没人愿意跟着他淌那趟浑水。他敢告我状,我就敢把他送上法-庭,反正我有的是钱陪他玩。这不,你看他惹再大的乱子,还是得来找我,你顾总我就是这么高冷,不想帮就是不帮,他能拿我怎么办,有些人就是喜欢倚老卖老”。

         “顾总,你渴吗?”李海凤目光灼灼。

         顾扬(面无表情):“我跟你说了半天,你就不能稍微表达一下你的敬佩之情吗?你难道不觉得你顾总我很厉害?”。

         李海凤点点头,“很厉害啊,可是我觉得你说了这么久,肯定会口渴的,反正我也不怎么明白”。

         顾扬扶额“算了,你这个智商我也不指望你能说点什么,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王冰都不知道,出去别乱说,你顾总在外面一直都是以慈善家著称的,别毁我形象知道吗?”。

         李海凤囧着脸,她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说出去顾扬得玩完。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只告诉她一个人,顾总果然还是喜欢她的(*^__^*)

         李海凤出去之后,顾扬才推推眼镜低头看文件,她当然不担心李海凤出去说什么,就算说了也没关系,因为没人会信。

         说起她那个小表妹,顾扬直接在心里呵呵了,她平时刷微博刷的挺勤的,这小丫头跟她半点不亲,偏偏每次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要有意无意提提她这个表姐,顾扬么,顾氏的老板,说出来多有面子啊,比找个干爹被大腕潜规则都好使。

         当年她做那件事的时候,自以为瞒过了所有人,后来如果不是外公找她谈话,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他完全摸得透透的。

         顾氏之所以没人敢动,不仅仅是因为它做的大,主要是和它的背景有关系,顾扬的爷爷从小就经商,人脉圈都广到海外去了,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在商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至于她的外公,顾扬在家里最怕的就是这位老爷子了,刘老爷子是军-人出身,在军-区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即便现在退休在家,和北京那边仍然联系不断,逢年过节的时候,顾扬能不过去就不过去,一进门整个院子里全是穿军装的,有一大半都是戴肩章的,和这样一群人站在一起,能把人压的喘不过来气。

         家里有两个老爷子镇着,再加上顾扬那个独断力极强的母亲,她事业上倒是顺风顺水,脾气却是一天比一天见长,当然顾扬若是没有一点能力,他爸也不可能把顾氏交给她。

         刘光远的所作所为,刘老爷子基本上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从来不会因为顾扬是个女孩就看轻她,他下面一儿一女,小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在国外上了几年学回来就进娱乐圈了,他连开口劝阻都懒得。反倒是大女儿的两个孩子争气,顾扬如今捏着整个顾氏,她的弟弟顾垣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家金融公司做高管,两人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去做事业。

         老爷子对他们姐弟俩是没话说,想他军人出身,最看不惯的就是像娱乐圈那样的大染缸,对于刘光远的这个小女儿,他从来就不怎么提起,这也是顾扬几年来什么都做,却唯独不碰娱乐行业的原因,她很尊重老爷子的想法。

         投资娱乐行业赚钱啊,顾扬也不是没有想过,除非她自己掏钱投资,但是又怕被老爷子发现了挨骂,就一股脑往其他行业里面钻,只要能赚到手里钱就行,要不是因为她握着顾氏一半的股份,每年凭她执行总裁的那点工资,根本不够她消费的。

         每一个庞大的企业背后都有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顾扬很庆幸她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没有超生,不然她不可能这么太平。

         李海凤从总裁室出来,坐到工作位上就一直在发呆,顾扬的话让她非常震撼,当着顾扬的面她没有表现出来,其实她心里挺紧张的,顾扬说话的时候,她都不敢大声出气,生怕打扰到她回忆。像她这样的年纪去坐牢,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也不知道顾扬有没有哭?

         李海凤独自为自己的老板惆怅了一会,决定以后就好好照顾她,尽量少惹她生气,毕竟她原来也挺可怜的,唉。

         顾扬要是知道李海凤在心里已经自动把她划为卖火柴的小女孩,非得气吐血不可。

         过了好一会,李海凤才想起来一件事,她拿出手机,调出了刚刚那条未读的短信,她没什么脾气的翻开了来看。

         短信里面大致的意思就是,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住哪里等等的话,李海凤看了看就给删了,她承认自己有时候是有点傻,有点想不开,但是对于吴波,她早就明白了,吴波根本就不喜欢她,他一直在拖着她,虽然她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拖着她。

         李海凤没回短信,把多余的心思全部投入到了工作里面,她最近加了秘书部的一个qq群,都是女孩子,她们也不避讳她,整天没事了就在群里面说话,譬如,顾总今天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衣耶,是不是跟男票约会去啊?还有更奇葩的,有个叫‘我每天都在跪-舔男神’的女孩一边发着萌哒哒的表情,一边嗷嗷嗷的说,顾总分明就是性-冷-淡,我觉得她根本就不喜欢男人云云。

         李海凤不怎么上网刷网页,她盯着跪-舔俩字看了好一会,才慢半拍的问道:姐姐们,跪-舔是什么意思?

         群里五分钟之内没有人说话了,非常安静,李海凤现在的工位在王冰的办公间里,所以根本没有看到外面那几个人脸上的精彩表情。

         卧槽这个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麻痹她不是顾总身边的私人助理吗?

         不对不对,她现在还是王冰的助理。

         简直不能忍!

         一众人都在心里默默把李海凤鄙视了一番,群主想了好久才想起来,是她上个月把人拉进来的。

         然后……

         秘书甲说:哈哈哈,就是臣服尊敬的意思啦。

         秘书乙:对啊对啊,就是这个意思。

         李海凤:“……”

         半个小时后……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跪舔……顾总……

         秘书群里

         李海凤:姐姐们,跪-舔男神,男神是什么?

         秘书丁:哈哈哈,男神都不知道吗,找度娘呀!

         李海凤:度娘?

         秘书甲(无奈扶额):这就是男神和跪-舔的意思[qq截图]

         十五分钟后……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跪-舔……女神……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跪-舔……顾总女神……(*^__^*)

         顾扬(请叫我boss):???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呵呵……

         顾扬(请叫我boss):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正忙呢,别烦我!

         李海凤盯着屏幕眨眨眼,然后关了聊天窗口,开始拿着中午王冰给她的资料写计划书,明天上午顾扬开会之前要准备好的。

         这头儿顾总等了半天,除了部门之间的工作交流,小猪头再没跳出来烦她了,她郁闷的划拉了两下鼠标“还跪-舔女神,女神等着你回话呢,你怎么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