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从巴黎飞来的航班在阿尔及尔机场降落,脚踩到实心的地上时,李海凤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此时正是上午九点多钟,顾扬说比她预计的晚了一个小时,不过李海凤觉得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顾扬没有理会跟在后面的王冰和李海凤,兀自往接机口走,那里站了两排的西装男,都戴着墨镜,俨然一副保镖的架势。顾扬对此倒不意外,她刚走出去,一个男人就从另一侧迎了上来“顾总一路辛苦了”。

         顾扬面无表情的和男人握了握手,问道“他们都到了吗?”。

         男人笑了笑“陈总他们是早上六点到的,现在正在我们安排的酒店休息,顾总请跟我这边来”。

         李海凤拿着顾扬的包,小跑着跟在他们后面,一边小声跟王冰说“这个男的我认识,上次陪顾总去吃饭见过的”。

         王冰清了清嗓子“不要胡说,赶紧跟上去”。

         李海凤哦了一声,追随顾扬的脚步去了。

         他们落脚的这家酒店名字用汉语讲叫做‘大金’,李海凤也就英文好点,其他什么法语,阿拉伯语就真是一窍不通了,她盯着那规规整整的大金字看了好一会,才被王冰叫了进去。

         酒店在李海凤眼里就是又大又漂亮,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她这是头一次见也是头一次住,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在被穿着繁琐衣服的侍者领进去的时候,她拽着王冰的衣角,“冰冰姐,我们要在这里住多久啊?”。

         王冰看她一眼,心想谁让你叫我冰冰姐了“这要顾总说了算,一会看他们怎么安排的,要么你跟我住,要么就自己住”。

         李海凤愣了一下“我不是要和顾总一起吗?”。

         王冰摇摇头“你想的美呢,这是出差不是在顾总家里,等会再说,你别问了”。

         她们被领进了一间单独的大厅,大厅里面可通向两个大卧,顾扬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休息好,在巴黎的时候也就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她累的时候脾气就上来了,在听到那几个投资商说要开个临时会议的时候她立刻瞪起了眼。

         “要开让他们自己开去,我要睡觉!另外跟他们说一下,临时会议我就不参加了,我是来玩的,怎么安排他们自己看着办!”说完她指了指李海凤“你,跟我进来”。

         大会议室里,王冰扫了眼下面坐着的十几个男人,表情十分的严肃正经“我们顾总说了,这次会议她就不参加了,你们只管安排你们的,顾总休息够了,有时间自然会去净水厂看看,她既然答应和各位合作,投资项目这笔钱就一定会在她回国前打到在座负责人的帐上,不过临行前顾总拟了份协议,请各位过目一下”。

         王冰把手中的协议文件一张张发了下去,这协议她之前没有看过,但是从顾扬嘴里听说过,这次项目完成,她要收取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虽然对顾扬来说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十几家投资商来分成就显得她顾扬狮子大开口了,凡是和顾扬有生意来往的商户们都是知道她这个人的,钱赚的多,为人却尤其抠门,更别提这种合作了,没被她榨干这些人算是幸运的了。先不提国外,国内被顾氏控股的小企业多的是,要不是因为有这座大靠山路好走些,早就携资产跑了。

         像顾扬这种企业家,当然,用另一种方式来称呼,或许资本家则更贴切一些,生来就是吸人血的,你实力不如她,就只能被她左右使唤后接着压榨。

         偌大的会议室在协议发下后陷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王冰记着顾扬的话,她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乐意,早就想好了对策。

         “是这样的,各位应该也知道,我们顾氏做生意从来只做大的,且不论主管们,只要我们顾总接手的,不管投资项目还是接单,都从来没有低于过这个数”王冰用手比了个数,也不在意这些人看到她那个数之后有多惊讶,继续道“你们运气好,她看上了非洲这块肥肉,也不在意你们这次项目的大小,我想大家心里应该也有数?”

         “顾总的意思是,如果继续在这里做下去,愿意和我们长期合作?”一个人突然开口说道。

         王冰没点头也没否认,只笑了笑“所以希望各位珍惜这次机会,毕竟……我们顾总的脾气想必大家也有所了解,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这个协议……”

         “我们签”

         “我们签”

         “我们签”

         “……”

         王冰:呵呵……

         这边的会议刚结束,大卧房里那个专门压榨人民群众的资本家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顾扬一边擦头发一边皱眉“这屋里什么味啊,怎么这么难闻?”。

         李海凤正在整理她的衣物,听了她的话,还特地用鼻子吸了吸,“没有啊顾总,我闻着挺香的,何况这么高级的大酒店,喷的香水再难闻也是好的”。

         顾扬不屑的撇撇嘴“把我让你带的那瓶香水拿出来,把屋里每个角落都给我喷一遍,还有床上,这味儿真受不了”。

         李海凤实在不明白她家顾总为什么这样挑剔,但是她也不敢说什么,停下手里的活,老老实实把香水拿出来开始喷,一边贴心小棉袄似的开口“顾总坐飞机坐了这么久,都没有休息好,你睡吧,我喷完收拾一下就出去”。

         顾扬对她这句话显然十分受用,她窝进柔软的沙发里满足的喟叹一声“唉,好不容易扔了公司跑出来放松放松,这破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整天窝酒店也怪没意思的”。

         李海凤正趴在床上狂喷香水“这里太热了,比定海还热,顾总皮肤又白又嫩,还是不要出去了,万一晒黑晒坏了怎么办”。

         顾扬在听到那句又白又嫩当真是给噎了一下,说她皮肤好也就算了,说她又白又嫩李海凤可真是第一个,奔三的人了,换别人顾扬甚至有可能上去抽那个人,但是李海凤就不一样了,这妮子说的话一般都是发自肺腑的。

         “我问你李海凤,你觉得你顾总漂亮吗?”现在屋里就她们两个,又没别人,顾扬干脆直接歪在沙发里面,她瞥着卖力喷香水的人。

         李海凤觉得顾扬这话问的很奇怪,她想也没想的就回答道“顾总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虽然我没见过多少人,但是看电视也看到过很多的,顾总是我见到过最最好看,心地又善良的人”末了她像是怕顾扬不相信一样,重重的点了下头“是真的,顾总,你要相信我”。

         这人还真是没救了……顾扬脸上全是无奈,心情也好了不少,她笑道“小嘴还挺会说,好好跟着我,等以后遇到合适的了,顾总我勉强给你把把关,你这样的,不给你看着点,还真不放心”以后也不知道哪个倒霉催的会摊上这么没心没肺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