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这样一口气就傻干了,顾扬看的目瞪口呆,世界上原来还有这种人?这得二到什么程度?

         “怎么样?”顾扬问。

         李海凤放下杯子抹了抹嘴,望着顾扬的眼中闪着急切的光芒“顾总我不会喝酒的,下次你不能再拿工资逼我了”。

         我有逼你吗?顾扬登时不爽了,一记眼刀子甩了过去“你还知道我跟你发工资啊,你的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钱难倒比我还重要吗?”。

         顾扬话落,李海凤想都没想就点头。

         “你个傻货!”顾扬决定不再搭理她,兀自拿着酒杯喝闷酒,一脸不高兴。

         李海凤住进顾扬家里的第一晚就这样被嫌弃的度过了,不过她还是很开心,人啊,幸福的过头了就肯定没好事。

         一大早,李海凤睡得正香,一阵怒吼从隔壁传了过来,声音的主人俨然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

         “李海凤!你死过去了是不是?!”顾扬坐在床上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周身全是怒火。

         李海凤睡得昏天暗地,直到一声砰响在她耳边响起,她猛地睁开眼,看着满是淡蓝花纹的天花板,李海凤顿时有些忘我,满足的叹了口气,还没清醒过来,身上的小毯子就被粗暴的扯开了。

         “啊——”

         顾扬:“……”

         客厅里,李海凤低着头老实站着,顾扬黑着脸在她面前来回的走“第二天,才第二天你就想造反,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顾扬脾气是真不好,在别人面前或许会收敛的极好,但是在‘自己人’面前,她从来都是以真面目示人的。

         “说话啊,怎么不说了?梦里边发-春了是不是?”顾扬见李海凤低着头不说话,伸手在她肩膀上推了推“说话啊,哑巴了?”。

         “对不起,顾总”李海凤声音有点哽咽。

         顾扬简直要给她跪了,她用食指抬了抬她的下巴“哭了?”

         “没有”李海凤抹了抹眼睛,睁眼说瞎话。

         顾扬像赶苍蝇一样挥手赶人“得得得,有什么好哭的,我有那么吓人吗?爱干干不爱滚蛋听到没”本来就长着一张让人看了想抽的脸,再一哭真想把她关到小黑屋狠狠吓一吓才解气。

         “我会好好干的,下不为例顾总,顾总别让我走”李海凤泪眼朦胧的看着转身要上楼的顾扬。

         顾扬看都没看她一眼,只哼了一声就上楼去了。

         ******

         顾扬的工作行程都有秘书负责,李海凤除了负责她生活方面兼当司机其实也是没什么事的,不过在顾氏总裁办也是有工作位的,上午两人倒腾了半天才到了公司,顾扬一路上也没搭理她,到了公司就去了自己办公室,最后还是王冰出来给她安排的位置。

         李海凤看着周围的人,总裁办的大多都是女人,有两个男人,也不知道是常呆在女人堆儿还是怎么的,穿的职业装十分骚包,上衣红色,下面穿着白色的裤子,说起话来还翘兰花指,看的李海凤一阵恶寒。

         由于李海凤是顾扬的私人助理,所以王冰也没有给她安排自我介绍,大家心里其实也都心知肚明,她跟这些人工作上没有冲突,勾心斗角什么的也没她的事,她自己也乐得清闲。只要顾扬不出门,她一天就坐在这就好了。

         李海凤正对着电脑发呆,电脑右下角的猪脑袋突然跳了起来,这个猪脑袋之所以跳是因为有人跟她说话了,和平时用的qq是一样的,不过顾氏有自己的内部聊天软件,一般都用这个,李海凤盯着那个猪头看了会,犹豫了一下点开了。

         顾扬(请叫我boss):不准在工作位上坐着发呆,进来!

         李海凤:“……”她怎么知道自己在发呆?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顾总是渴了还是饿了?

         顾扬坐在电脑前看着刚刚还叫‘喜欢齐刘海’的名字,没多会就改成了‘请叫我boss助理’,她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李海凤还真是。

         顾扬(请叫我boss):废话少说!进来![总裁脸]

         李海凤:“……”

         李海凤(请叫我boss助理):顾总别急,小的这就进去[可爱]

         办公室门口,李海凤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顾扬的声音。

         “顾总?”

         顾扬正在翻书,戴着一副镶了金边的眼镜,戴上眼镜的她比平时不戴眼镜时多了几分温和,看着也比较容易接近了,当然,这只是看起来。

         此时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只有顾扬和李海凤两人,顾扬挑眉看了李海凤一眼“我渴了”。

         李海凤点点头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又被顾扬叫住,顾扬用下巴示意她桌上的杯子“你不拿杯子打算用手给我接吗?”。

         李海凤没说话,拿着杯子出去了。

         再回来时,顾扬正转着钢笔若有所思的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李海凤把杯子放到她面前“顾总,喝”。

         顾扬瞥了眼杯子里的咖啡,瞥了眼李海凤,眼神冷的要死人,当李海凤觉得她要骂自己的时候,只听顾扬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王冰匆匆走了进来,“顾总,叫我有什么事吗?”。

         顾扬垂着眼睛没说话,王冰一眼就看出她这是生气了,刚要说什么,有些浓郁的咖啡味就飘进了她的鼻子里,她眉头一皱“这是谁泡的咖啡?”。

         李海凤没吱声,王冰看样子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她一面心里埋怨李海凤,一面又有些疑惑,按理说这工作不该由李海凤来做的。

         “顾总……”

         “你们最近不是忙吗,以后这些活都让她来做”顾扬开口说道。

         王冰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心道顾总原来对待新人可都不是这样的,难道真是这个丫头太没有眼力见,笨的已经超出了她所理解的范围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顾扬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海凤。

         李海凤摇了摇头,至今都不太明白是什么情况。

         顾扬把眼睛移回电脑上“好了出去吧,顺便把这个东西扔了”。

         李海凤正发愣,王冰拿手肘捅了捅她,示意她去拿那个杯子“顾总不喝吗?”。

         顾扬:“……”

         看着手里的杯子,李海凤有点心疼,这么好的杯子,一看就很值钱,扔了多可惜啊,不如她自己留着吧。李海凤想了想,看看周围没什么人,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然后拿回了自己的工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