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李海凤开着车,车后座上顾扬戴着墨镜一脸烦躁,见她从后视镜里看自己,摘了墨镜就是一通狂骂“说了多少遍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我,现在你在开车知不知道,一边开车一边看我这么有魅力的脸蛋会出车祸的你造吗,像我这么好看的人你肯定是没有见过的,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不要一脸白痴的盯着我了,专心开车”。

         李海凤:“……”她明明没有看她啊。

         到达目的地,李海凤转过身微笑着看着顾扬“顾总,到了”。

         顾扬面无表情的看了她几秒,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到了你倒是下来给我开车门啊,难道要我自己走下去?!”。

         李海凤愣了一会,赶紧点点头,忙下来给她拉车门。

         顾扬气的浑身都在抖,下了车看也没看李海凤一眼“把钥匙给他你跟我进来”。

         李海凤忙把钥匙递给走过来的侍者,对人家笑了笑,扶了扶眼睛就赶紧追了上去“顾总,顾总您慢点”。

         顾扬踩着高跟鞋,及膝的红色长裙,一头长发被她打理的柔顺而有光泽,宽檐的墨镜遮住她半张脸,本来就高挑的个子穿上高跟鞋愣是给她拔高了好几公分,李海凤站在她身边一下子显得十分渺小。

         两人刚进去,就有人迎了上来,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见了顾扬,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顾总”。

         顾扬摘了墨镜和西装男握了握手,脸上是李海凤没见过的笑容,红唇微微上扬,眼尾也轻轻挑起,笑容得体又舒适,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这一笑更是把李海凤看的傻了眼。

         三人进了电梯,顾扬和西装男有说有笑,大多都是生意上的事情,李海凤一双眼睛乱飘,心脏砰砰乱跳,直到西装男把她们领进偌大的包间,李海凤心跳还没平复,就被六七米长的餐桌和坐在餐桌前的十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吓到了。

         顾扬只说了有饭局,可没说跟十几个男人吃饭,她知道这都是生意场上有来往的合作伙伴,可是顾扬一个女人对这么一群男人,真是让她想象不到。

         顾扬刚进去,十几个人齐刷刷的都站了起来,纷纷上前跟顾扬握手。

         顾扬全程微笑“今天来的人不多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这些人在顾扬坐下后,也都坐了下来,其中一个长相年轻点的,年龄大概二十七八左右的男人笑道“顾总可千万别介意,最近股市动荡太大,刘总他们整天几乎连觉都睡不好,您得体谅着些”。

         顾扬看着侍者递过来的雪茄,脸色微微一变。

         刚刚带他们进来的西装男忙给侍者使了个眼色。

         侍者脸色一红,刚要退下去就被顾扬给喊住“你是新来的?”。

         一旁的李海凤见情况不对,她虽然才认识顾扬一天都不到,但是她脸上的表情俨然是发飙的前兆,她清了清嗓子“我们顾总不抽烟的,还不赶紧给拿走,小心叫你们经理上来”。

         侍者听完如闻大赦,拿着烟赶紧出去了。

         顾扬敲了敲桌子,使劲压着心里的火,抬头笑着看向李海凤“做的好,你也出去吧”。

         李海凤愣了愣,点点头出去了。

         其实就算李海凤不开口,顾扬也不会真把那侍者给弄辞退了,她只是在对着这一屋子竞争对手,发发威而已,她一个人女人在商场上混本来就是容易被人觊觎的,要不是这几年她生意做得不错,这些人怎么还会对她这么客气。

         “顾总,刚刚那女孩是……”

         顾扬笑了笑“哦,她啊,是我最近刚换的助理,原来那个走了,小姑娘看着挺机灵了,就留了下来,顺便还能给开个车,我还能省一个聘用司机的钱”。

         她话毕,十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

         “顾总这话说的,现在都不比谁家有车,谁家车开的好,都是比谁家的司机多,顾氏如今做这么大,别说聘一个司机了,上百个司机你都不会心疼吧”。

         “说是这么说,凡事图个简单嘛,身边的人多了,也不省心,留个一两个,管着也方便”顾扬无所谓的说道。

         一群人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就渐渐挪到此次饭局的目的上面来了。

         “顾总对这个项目想必是有些了解的,非洲条件虽然很差,但是投资这个项目我们绝对是稳赚,当然,我们也是考虑了顾总的想法的”一个年级稍大男人说道。

         顾扬对这项投资还是十分在意的,她沉思了一会便问道“多少?”

         男人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顾总真是个爽快人,怪不得商场上的人挤破了脑袋也想和顾总合作,至于多少嘛……一个亿,顾总看怎么样?”。

         顾扬抬抬眉毛,有些意外,一个亿她拿的出来,但是对于投资净水厂,这些钱并不算少,甚至是绰绰有余,不过因为她另有打算,倒也没说什么“尚可”。

         她话落,十几个男人同时松了口气,暗道不愧是顾氏,底子果然厚。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顾扬又说。

         十几个人又同时把心提了起来,心道难怪她答应的这么快,原来是有要求的。

         “这次项目我愿意投资,但是我要保证我扔出去的钱不能打了水漂,所以我要跟着你们去非洲,权当一个视察工作,如果没什么意外,咱们自然是合作愉快”顾扬捏着高脚杯在鼻尖嗅了嗅,低头轻轻抿了一口“今天谁请的客,腰包收的这么紧”。

         坐在顾扬旁边的西装男有点不好意思“上次宴会上看到顾总拿着这酒,以为顾总喜欢,要不这样,我家里正好还有一瓶82年的拉菲,顾总要是喜欢,一会就让人给送过去,当是一点心意”。

         顾扬偏头看他,突然笑了起来“我就是随便说说,好酒你自己留着吧,咱们今天来的目的主要还是谈生意,万一生意谈不成呢?你岂不是白白搭了一瓶好酒”。

         西装男尴尬的笑笑,顾扬摇摇头“好了不说这些了,大家也都饿了,开动吧”。

         一顿饭吃完,顾扬在十几个男人的目送中上了车,她靠在椅背上长出了口气,瞥了眼扔在一旁的快餐袋子,看着在前面狂摁手机的李海凤,立马不悦了“你干嘛呢,开车啊,不说了不让谈恋爱吗,你这又是做什么呢?”。

         李海凤慌忙放下手机,稳妥的打火,她一脸无辜的从后视镜里看顾扬“我没有谈恋爱,我在跟我妈发短信,她让我过两天回趟家,她说想我了”。

         顾扬皱眉表示自己的不满“回家?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吗?不跟我说一声就打算回家?知道谁跟你发工资吗?这个月薪水扣两千没商量”。

         李海凤脾气虽然很好,但是一说到扣工资立马不淡定了,她很着急“顾总,顾总我妈是真想我了,我已经一年没有回家了,她看不到我就会哭的,你不能扣我工资啊”。两千块钱,她简直不敢想象。

         顾扬一脸鄙视的看着她“我管你妈想不想你,一年不回家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让你妈哭也是你的不对,反正工资肯定要扣,而且你还不能回家”。

         李海凤都要哭了,她一伤心打方向盘的手都不利索了,车轱辘也不听使唤了,把坐在后面的顾扬吓了一大跳“喂,有病啊你,好好开车行不行”。

         李海凤还沉浸在要扣工资,自己十分伤心的世界里,完全不顾后面要跳脚的顾扬,顾扬扣了安全带,手指紧紧捏着前面的座椅,时时刻刻充满魅力的脸蛋上此时全是惊恐“李海凤,海凤,我跟你说,我不扣你工资了行吗,你赶紧给我好好开车听见没有?”。

         李海凤眼睛一亮,车子滑去老远在马路正中间停了下来,她惊喜的看着顾扬“真的?顾总真的不扣我工资了?”。

         顾扬拍着胸口松了口气“是是是,我不扣你工资了”。

         李海凤一高兴就不知道哪跟哪了,近视镜后面的眼睛里闪着亮光,扒着座椅不顾一切就朝顾扬冲了过来。

         顾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海凤热烈的来了个香吻,那吻落到顾扬脸上还带着响儿,顾扬惊住。

         李海凤还沉浸在不用扣工资的喜悦中,美滋滋的开了车,特别稳当。

         顾扬目瞪口呆,回过神时,她只觉得一股火苗直蹭蹭往上窜,冲着某人的后脑勺就是一阵怒喊“李海凤你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你竟然敢亲我,敢亲我,你你你”顾扬语无伦次的说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纸,开始用力的擦她的右脸,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狰狞。

         李海凤看着顾扬又要发飙,把挡风玻璃前的纸巾都给她拿了过去“顾总,这里还有”。

         “李海凤我跟你没完!!!”马路上急速行驶的宝马车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