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不管以后会不会合作,顾扬不参与他们的会议,还是让不少人松了口气。这十几个人里面有和顾氏来往的,对这个年轻的管理人了解一些,那些第一次和顾扬接触的就更别提了,先不说她这个人怎么样,单凭顾家的背景都够他们掂量掂量了。

         顾扬说的是随他们折腾,自己是来玩的,就当真在搁酒店呆了一个星期,门都不出,没事了刷刷微博逛逛网页,无聊的狠了逗逗李海凤,每天过的也挺充实自在。

         几天不出门在屋里闷着,也就李海凤受的了,换个人不疯也得傻。王冰就十分不赞同她们的做法,除了李海凤,她和顾扬都是第一次来非洲,尽管外面有大太阳晒着,到阿尔及尔的第二天,她就自己逛街去了。

         李海凤平时自己一个人就呆的住,别说和顾扬在一块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她想闲都闲不住。

         “顾总,冰冰姐自己一个人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她脑袋瓜子再直,也知道在非洲不能跟国内比。

         顾扬正刷京东,挑了几款游戏手柄,她头也没抬的说道“放心,阿尔及尔的治安还是不错的,啧,其实我原本的计划是南非,就是太乱了,不过我要是个男人啊,往那儿扔点钱,不到一年就能折腾回来,唉,到底还是个弱女子”。

         李海凤偏着头思考了一会她的话,然后认真的点点头“顾总说的对,你再厉害也是个女人啊,其实你已经很有钱了,我们都知道的”。

         要命!顾扬又买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东西,然后抬头看了眼李海凤“是不是特别没意思?”。

         “没有啊”李海凤眨巴着眼睛摇摇头“和顾总在一起很有意思啊”。

         李海凤眼睛近视的度数并不是很高,不工作一般在家的时候,她都不戴眼镜,顾扬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会,对她招了招手“过来我看看你的眼睛”。

         “哦”

         李海凤跑到顾扬边上,弯腰让她看,“我娘……我妈说我全身上下就属眼睛好看了”说完她还眨了眨。

         “多少度?”顾扬问。

         “一百五左右吧,现在不知道涨没涨了”。

         顾扬凑近看了看“一百五你戴个□□镜啊,你妈说的对,全身上下就眼睛顺眼,你还把它遮住?”。

         李海凤颇无辜的看着她“那我也没办法啊,我怕上班时出错”。

         顾扬抬着她的下巴左右晃了晃,自言自语道“一百多度做手术能做好”。

         “不行做手术太贵了,而且我妈说没必要,其实激光也可以啊,又便宜”李海凤有些激动的说道。

         “你闭嘴!”顾扬瞪她一眼“我有认识的人,可以帮你问问”话毕她啧了啧嘴“不治也没事,反正你这智商,再好的男人也不会因为你一双眼睛漂亮就喜欢你的,是吧?”。

         李海凤鼓了鼓腮帮子,点点头。不管她学习多好,跳舞多好,从小她就是周围同伴嘲笑的对象,她唯一的一个朋友去年也回家乡结婚了,她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除了和她妈打电话,就是小时候教她跳舞的小姨了,小姨结婚有了孩子以后她们就很少来往了。每个人好像都不喜欢她,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吴波为什么会跟她好。

         顾扬已经松开了李海凤的下巴,见她一脸落寞的样子,以为自己说重话了,但是她又不可能跟人道歉,于是就扭过头不说话了。

         李海凤心情不是很好,不是因为顾扬的话,其实她觉得顾扬说的挺对的,她确实不招人喜欢。

         一直到王冰回来,两人一句话都没说,顾扬扒拉了两下王冰买的东西,见没自己感兴趣的,转身回了自己的卧房。

         王冰愣了一会,把头转向李海凤“你又惹她了?”。

         李海凤苦着脸,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顾扬不和她说话,她又怕开口更招顾扬烦,她点点头“好像是,但是我不知道我哪里说错话了”。

         王冰叹了口气“顾总平时就是这样,放心吧,她明天就没事了”。

         李海凤点点头跟着王冰回了她们的屋,晚上吃饭时顾扬没和她们一起,吃完饭趁着王冰洗澡的空档,李海凤抖着手去敲了顾扬的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顾扬穿着睡衣,脸上是(==)的表情。

         李海凤拧着衣角,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声喊她“顾总……”

         “进来吧”顾扬说完就转过了身。

         李海凤赶紧跟了进去,“顾总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顾扬:“……”

         “我不知道我又哪里说错话了,顾总对不起,你别生气”李海凤依旧垂着脑袋道歉。

         有病!顾扬在心里说了一句。因为李海凤一直低着头,所以没有看到顾扬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李海凤缺根筋,她可不缺筋,本来就是她说话不注意,可……她是她的上司,骂人的事她可是经常干的,再说了这种事情,道歉根本没必要好吗?

         “谁说我生气了?”顾扬冷淡的开口“别没事乱道歉”。

         李海凤:“???”

         “还有事吗,没事出去!”

         “哦,没,没事了,那,顾总有事喊我”李海凤对顾扬鞠了一躬,转身一溜烟跑了。

         顾扬看着那关上的两扇门,好一会才慢慢哼了一声“这门真难看!”。

         第二天李海凤起床顾不得洗漱就去敲顾扬的门了,一边按门铃一边喊“顾总你今天要出门,该起床了”。

         卧室大床上睡得正熟的人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声,抱住被子继续睡。

         李海凤没办法,只好问王冰要了房卡自己进去了,她一直想着顾扬今天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耽误了,就真的缺心眼儿去掀顾扬的被子。

         结果掀了半天没掀动,她急的不得了,只好趴床上凑到顾扬耳朵边上小声叫她“顾总,起床了,顾总……”。

         “滚!没刷牙离我远点!”顾扬闭着眼骂了一声。

         李海凤愣了愣,赶紧跑回去刷牙了,回来的时候顾扬已经起来了,正坐床上发呆呢,看到她进来,抬了抬眼皮“下次不刷牙再敢凑这么近,我真的会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