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李海凤心里一点都不怨顾扬,她怨自己,顾扬说的对,她都那么大人了,怎么还怕狗,其实顾扬也就随口一说,没错,然后她就当真了。

         这晚二凤和李海凤的‘初|夜’都给了对方,李海凤早上一睁眼就看到蹲在她枕头边翻着白眼的二凤,她吓得大叫一声就往外跑,二凤颠颠的跟在她身后,特别欢快。

         顾扬还没睡醒,她晚上没有锁门的习惯,以至于李海凤飞奔进来的时候她还在做着甜美的白雪公主梦,她马上就要吻上白马王子的红唇了,一声惊叫把她拉回了现实。

         李海凤被狗吓着的时候完全就是已经失去了理智,也不管床上躺着的是随时都会炒自己鱿鱼的老板,大叫一声就扑了上去“顾总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

         顾扬一脸惊恐的看着趴在她身上的人“……”。

         李海凤抱着她不撒手“顾总,顾总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你有病啊,我又不是快死了,你快起来!”顾扬觉得自己快疯了。

         李海凤看着有要上床的趋势的二凤“顾总它要上床”。

         顾扬脑袋很疼,她推开李海凤,把二凤拽到自己身边来“你昨晚给它洗澡了吗?”。

         李海凤想到昨晚的大战,抖着身子点点头,“洗,洗了”。

         昨晚为了逼李海凤,顾总果断把人和狗锁在了浴室。

         ******

         五月中旬的时候,顾扬去非洲的行程已经订好,李海凤办好护照后就给家里打了电话,只说了自己换了工作,并没有说去非洲的事。

         顾扬靠在衣物室的门上抱着碗冰激凌一勺勺往嘴里送“那个红色的衣服太骚包了,不拿了,拿那件绿色的,显我身材”。

         李海凤手经过衣架上两排的bra“顾总这些呢?”。

         顾扬啧着嘴“这个拿红的,我想好了,咱们非洲办完事就直接飞意大利,所以多带点,唔,算了,还是少带点吧,没有再买好了”。

         李海凤点点头,起身开始准备拿鞋,面对三米高一整柜的鞋她有点发懵“顾总,鞋呢?”。

         “鞋拿两双,好了就这些吧,其他东西你看着准备,没事我补个觉去,一上飞机我就睡不了觉了”。

         “顾总,我们去意大利干什么?”李海凤还想着回来赶紧回家呢。

         顾扬唔了一声“我妈想我了,说要见我”。

         李海凤急了“那顾总去那里是要住几天的吧,不然我先回来?”。

         “不行!”顾扬扔下俩字就转身走开了,留下一脸苦恼的李海凤。

         第二天下午两点的飞机,她们的航班只能从首都国际机场飞,所以还要赶到北京去,顾扬不情愿的被李海凤叫了起来,王冰和另外一个男秘书一早就在楼下等着了。

         看着跟在李海凤后面的人,男秘书赶紧站了起来“哎哟顾总起来了”。

         顾扬瞥他一眼“不起来你还上去拉我不成?”。

         男秘书尴尬的笑笑没再说话。

         顾扬没有起床气,只是一早大看到自己家里坐着别人心里膈应。

         收拾好后,男秘书开车载着三人外加一只二凤往首都开去。

         李海凤和顾扬中间隔着一个二凤,二凤很喜欢她,像是知道她们要离开了一样,一直哼哼着往她怀里拱“顾总,我们认识两天都不到,它怎么这么黏我?”。

         顾扬斜瞥她“我说了跟你像你还不信”。

         中午她们吃过午饭,就去了机场,李海凤到底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和男秘书说“那个麻烦你照顾好它”。

         男秘书哼了一声“知道了”。

         直到上了飞机,李海凤还在想着二凤那张二脸“顾总,二凤从小就没有跟着你,它都不认生吗?”。

         顾扬不想搭理她,但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不知道它傻吗?”。

         李海凤:“……”

         “顾总,咱们这是去哪啊?”李海凤又问。

         幸好王冰去洗手间没在,要是让她知道李海凤做助理这么不合格,不等顾扬开口,她自己就把李海凤辞了,连老板去哪里都不知道,简直太不像话了。

         顾扬已经习惯了,也没觉得什么“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没去过吧?”。

         李海凤想了想,摇摇头。

         “我也没去过”顾扬又说。

         李海凤偏着头看她“我哪里都没去过,这是第一次坐飞机”。

         顾扬拍拍她的头“没事,这次让你一次性坐到吐”。

         李海凤:“……”

         “十多个小时呢,让你过把坐飞机的隐,咱们再飞次意大利,下次你就不想坐了,中间到巴黎还得转趟机”顾扬淡淡说道“什么破地方,还非洲第二经济大国,直航都没有”。

         李海凤听她抱怨,盯着她看了一会“顾总没有专机么?”。

         顾扬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你小说看多了吧,你顾总我是有钱,你以为专机随便就能在国航上开?除非下一届定海的人-大-代-表有我的份,当然,那个身份还不如我顾氏董事的身份来的方便呢,国-家领-导人的专机还都选民航呢”。

         李海凤点点头“好像也是,那……顾总不怕麻烦?”。

         顾扬半阖着眼轻轻哼了一声“麻烦?我又不老出差,怕什么”。

         王冰回来后拿着个冰袋递给顾扬“十几个小时呢,每次一上机你就休息不好,这次先忍一忍吧”。

         顾扬接过冰袋嗯了一声,戴上眼罩靠着椅背就不再说话了。

         她们是在头等舱,没几个人,王冰把李海凤叫到最后面的座位上,以免她吵到顾扬。

         “这几天怎么样?”王冰问李海凤。

         李海凤点点头“还好啊”。

         “有没有惹顾总生气?”

         李海凤先是摇头,然后又点点头,她一般说两句话顾扬不是瞪眼就是骂她。

         王冰叹了口气,“顾总人其实挺好的,你啊,平时就让着点她,尽量别惹她生气,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的不对你也要说对”。

         李海凤点点头,一副小媳妇儿的可怜样。

         王冰摸摸她的头“那会我看你老实把你留下,但我说的那种老实可不是傻老实,咱没心眼可以,不能没脑子,知道吗?”。

         李海凤继续点头,脑袋都快低到她那高耸的胸脯上去了。

         王冰摇摇头“不管怎么样,顾总再怎么着,不还是把你留下来了吗,你看,这次连去非洲出差都把你带上了,可见她还是非常重视你的”。

         李海凤突然想起顾扬说过的话,‘你以为非洲什么好地方,我受罪你也得跟着我受罪’,她呆呆的看着窗外,心里很无奈,顾总就是喜欢逗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