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下班后,李海凤一直记着顾扬说要去宠物市场,顾扬还在开会,她只好等着,等着等着困意就上来了,她看了眼时间,就打算在桌上趴一会,趴着趴着就睡着了。

         办公室的秘书们走的走,没走的还在加班,七点左右的时候,顾扬开完会,以为李海凤会在车里等她,结果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某人趴在桌上睡得正香,她回去拿了包就来叫人,办公室里的几个秘书见顾扬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顾扬摆摆手示意她们继续,自己走到李海凤工位前敲她的桌子。

         李海凤被吵醒,迷瞪着眼嘟囔了一声,抬头一看是顾扬,立马精神了起来,她忙站起来,有些紧张“顾总”。

         顾扬张嘴想要骂她,碍于办公室里还有别人,她淡淡的嗯了一声“拿上钥匙,走吧”。

         李海凤手忙脚乱的收拾一通,跟着顾扬出了办公室。

         车上,李海凤瞧着后视镜里的人“顾总,咱们去宠物市场做什么,你要谈生意吗?”。

         顾扬眼皮子都懒得抬“你家谈生意去宠物市场啊,再说我这个点去谈生意我有病啊,说话都不动脑子的么”。

         李海凤不敢再开口了,安安静静的开着车,一直到宠物市场两人都没再说话。

         顾扬下了车就往里面走,李海凤停好车小跑着跟着她,“顾总,顾总你等等我”。

         顾扬吸了口气,转过身等李海凤跑到她面前,还没等人喘口气,伸手拽着人的手腕就走“你腿也不短啊,迈着小碎步,你以为你黄花大闺女啊”。

         李海凤被她拉着,只能一边小跑一边喘气“我本来就是黄花大闺女”。

         两人在一家四周全是玻璃的门面前停下了下来,李海凤瞪着眼睛看着里面各种各样的宠物狗,任顾扬怎么拉都不往里面挪一步。

         顾扬松开手,自己走了进去。

         “顾扬?”宠物店老板见到顾扬有些惊讶。

         顾扬木着脸嗯了一声,在一只哈士奇面前停了下来,“生下来的时候就一脸蠢样,长这么大了还是蠢”。

         老板摸摸鼻子“你看着谁都蠢”。

         李海凤趴着脑袋往里看,她怕狗,刚生下来没多大的她都怕,没挨过狗咬,就是怕,一见狗就腿软。宠物店几乎都是小狗,顾扬正摸着的狗体型却不小,是只哈士奇,她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李海凤,你在外面站着干什么,进来!”顾总发话了。

         李海凤抓着门框欲哭无泪“顾总,我不敢,我怕狗”。

         顾扬抬头看她,一脸惊奇“你竟然除了怕我不发你工资,还有其他怕的东西,进来!”后面两个字顾扬声音陡然高了起来,吓得李海凤差点跪到地上。

         “顾总……”李海凤一脸苦逼样。

         顾扬起身走到她面前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里走“那么大人了,怕什么狗”她指着老实蹲在地上的哈士奇“瞧见没,这是只哈士奇,这种狗又呆又蠢,傻了吧唧的还缺心眼儿,跟你很像,放心,它不敢把你怎么样”。

         一旁的宠物店老板听了顾扬的话,以为李海凤会生气,没想到她只是苦着一张脸,攥着顾扬的衣角直往她后面躲,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她不由有点好奇“顾扬,这位是?”。

         顾扬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哦,我助理李海凤”。

         老板听了李海凤的名字忍不住嘴角抽搐,她有生之年居然还会见到叫这种名字的人。

         顾扬弯下腰摸摸哈士奇的脑袋“从今天起,你就跟我回家,李海凤你给它起个名字”。

         李海凤拉着顾扬的衣角皱着脸“叫小哈吧”。

         顾扬扭头看她,又看看她拉着自己衣角的手“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虽然是只公的,叫什么其实无所谓,二凤,就叫二凤吧,你说呢?海凤?”。

         宠物店老板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已经笑到内伤了,顾扬捉弄人的本事可真是一等一的。

         李海凤皱着眉十分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摇头“顾总,不能叫这个”。

         顾扬挑眉看她“为什么?难道因为和你重了一个字?”。

         李海凤严肃的摇摇头“当然不是,因为我家里有个妹妹叫二凤”。

         宠物店老板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顾扬:“……”

         李海凤看着那只哈士奇“就叫小哈吧顾总?”。

         顾扬不悦“不行,你哪只眼睛见它小了?”。

         “那叫大哈?”李海凤一脸单蠢。

         宠物店老板笑抽了,只好去后面躲着了。

         顾扬起身戳戳她的脸蛋“我不管,就叫二凤,不然就叫海凤,一个你妹妹的名字,一个你自己的名字,你看着办”。

         李海凤欲哭无泪,她不明白顾扬为什么非要和凤字杠上,但是考虑到自己和一只哈士奇叫一个名字,这样会混乱,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叫妹妹的好了。

         于是二凤就这么给起了名,顾总抱着它愉快的回了家。

         李海凤在厨房里做饭,她发现二凤特别喜欢她,难道真像顾扬说的,它和自己很像?可是她也没发现长得像啊。

         菜刚下锅,李海凤觉得脚脖子痒痒的,她低头一看,二凤正在舔她,她愣了几秒,突然扔了锅盖大叫了一声就往外跑。

         二凤以为李海凤在跟它玩,欢快的在后面追着她跑。

         顾扬听见叫声就赶紧出了卧室,结果一出来就看到这一幕,她靠在二楼栏杆上看着边叫边跑的李海凤,难得心情好了起来,正打算看看热闹,李海凤却突然朝她跑了过来。

         顾扬还没反应过来,李海凤就跟个树袋熊一样往她身上爬,边爬还边喊着‘顾总救命’。

         顾扬:“……”

         李海凤眼里全是眼泪,没错,她吓哭了,是真哭了,她相信如果后面追她的是个杀人犯她都不会掉眼泪的。

         顾扬把人往下扯“李海凤你疯了,赶紧松手!”。

         “我不!顾总你快点把它关洗手间里!”李海凤哽咽着说。

         顾扬被李海凤抱的死紧,又扯不开,只好把二凤往洗手间里赶去,刚关上门,李海凤就松开了手,垂着脑袋不敢看她“对不起顾总,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看到了,她追着我跑,我怕”。

         顾扬嫌弃的拍拍睡衣,好心情全没了,还不忘吼她“怕你个脑袋啊,它那么二又不会咬你”。

         “可是它追我……”

         “它那是跟你玩,傻不傻你”顾扬说着就往楼下走“下来赶紧做饭,锅都快糊了”。

         吃过饭,李海凤一边洗碗一边懊恼,顾总肯定讨厌死她了,应该不会扣她工资吧。

         顾扬拿着平板窝在沙发里,李海凤给她切了一大玻璃碗水果,她一边吃一边训斥“以后你要和它相处很久,想办法增进关系”顿了顿,她残忍的开口“晚上让它跟你睡!”。

         李海凤瞪圆眼想要开口,顾扬淡定的看她一眼“没得商量,不睡扣薪水”。

         李海凤:“……”

         顾总你真是太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