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午后的阳光十分惬意,透过落地窗柔和的洒在摆满绿植的阳台上,不大的小方桌上摆着几盘点心和冒着热气的咖啡。

         女人一身居家服,目光正放在手里的平板电脑上,她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保养的非常好,不细看,根本分辨率不出她的年龄。只见她右手食指轻轻在页面上滑动着,眉头也轻轻锁在一起,似是困扰,又有些无奈。

         “老顾,这可不成啊,咱们顾家出了一个顾垣就够我头疼了,你闺女这是想造反啊”她声音不大,一旁正拿着手机玩游戏的男人却挑起了眉头。

         “不就找了个女人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当初把家业扔给她的时候,你可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孩子长大了,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说这事儿,你别插手”他语气淡淡的,看似说的不经意,可女人知道他是认真的。

         确实,这事就算她想管,顾扬也得让她管。既然能让人曝出来,顾扬不可能不知道,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故意要让人这么做。

         女人叹了口气,她的女儿,她还是了解的。只不过……

         “那孩子什么背景?”

         “查过了,清白的很”说到这里,男人忽然笑了起来“挺老实一个孩子,家是灵水的,乡下人,哈哈哈”。

         这有什么好笑的,女人白他一眼。

         r市

         这次的竞标场地安排在市区最大的一家酒店里,由于这回来的几乎都是业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场地布置的十分用心,即便并没有人去关心这个,但面子上肯定是要过的去的。

         司机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顾扬慢慢下了车,身后王冰和李海凤紧随着也走了下去,王冰低声和顾扬说着什么,李海凤则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过了片刻,她收回目光,小心的跟在两人身后,手心里沁出点细汗,她和顾扬的事情曝-光了,然而第二天顾扬就带着她出席土地竞标大会,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似是察觉到她的不安,在临进酒店大门的时候,顾扬特意回了下头,喊她一声。

         酒店外面围了一大群记者,面对连着片儿的闪光灯,顾扬脸上的表情不卑不亢,的确,她不必心虚,她喜欢什么人,和谁在一起,是她自己的事,媒体再怎么报道,与她何干?!

         “过来”她喊她。

         李海凤有一刻的愣神。

         顾扬和王冰说了句什么,王冰转身快步进了酒店,她则往回走了几步,拉上李海凤的手才安了心,末了还对着一众对着她们的镜头微微笑了笑。

         直到两人进了酒店,外面那群记者才炸了起来。没错,他们没想到顾扬会这么的肆无忌惮。

         顾扬拉着李海凤的手脚下步子生风,她可是踩了十公分的高跟鞋啊,李海凤相信,如果不是拉着她,顾扬很可能会跑起来。

         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你干嘛啊,既然怕刚刚干嘛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顾扬不理对她微笑示好的侍者,快速的摁下了电梯,转头看了李海凤一眼“什么叫装作若无其事?我尿急!”。

         噗!

         李海凤不厚道的笑了,刚才的紧张也被她一句话弄的烟消云散。

         顾扬瞥她一眼“怕什么,和我谈恋爱,这是冒险,你该觉得刺激才对”。

         冒险?!李海凤心里一甜,这个人总是把什么都说的那么理所应当,也不想想两个人女人在一起怎么可能不被人唾骂,何况还是个公众人物。不过,既然她都不在乎,她又何必去计较那么多呢。

         顾扬上洗手间的空档,李海凤脑子一热,给她妈发了条信息。

         妈,我很幸福,她对我很好。

         那头的李妈妈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她这条信息,反正就是没回。

         李海凤拿着手机发了会呆,她豁出去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至于嫁个男人还是个女人,对他们家里来说都是泼出去的水,就是生不了孩子而已,不过现在不是还有人工授-精吗,到时候……

         不知道不觉想的有点远,顾扬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她站在镜子前傻笑,不由拍了下她的后脑勺“想什么呢?乐成那样儿”。

         李海凤转身,笑嘻嘻勾住她的脖子,凑上去就要亲她,一道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

         “噢,我的顾总,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许非凡抱着臂好整以暇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

         李海凤吓了一大跳,慌忙要松开胳膊,却被顾扬一把拉住。

         顾扬不甚在意的笑笑,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难得没给许非凡冷脸,她一手揽着李海凤的腰,一边亲昵的低头吻了吻她由于紧张而沁出些许细汗的鼻尖。

         “许董,你还有偷窥的癖好”

         许非凡瞥了一眼她放在李海凤腰间的手,眼睛微眯“不是不好这口么,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顾扬淡淡扫着她“我又不是畜生”。

         许非凡失笑。

         李海凤极其讨厌这个人,脸色也很不好看,她拉拉顾扬的衣服“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许非凡投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小丫头,你的外表真挺能唬人的”。

         顾扬眼神一冷,刚要发作,就被李海凤制止了,她笑的单纯无害“许董,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的”。

         “呵”

         临走时,顾扬在前面,李海凤故意落后她一步,在和许非凡擦肩而过的一瞬,她依旧是一副天真的模样,眼神里面却带了些讥诮“承认吧,你嫉妒我”。

         等两人脚步声渐远,许非凡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有些僵硬的嘴角,怔愣片刻,她忽而笑了起来,真是,可笑至极。

         这边已经走远的两人,顾扬一脸不高兴,李海凤安慰她“以后离这人远点,再说了,跟她没必要置气,伤身体”。

         顾扬眼神冷冰冰的“早晚要好好收拾这个贱人”。

         李海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

         李海凤捂着嘴“你骂贱人的时候好可爱”。

         顾扬一愣,眼睛里也带了笑,随后用力在她腰上捏了一把“可爱吗?想听我可以天天这么叫你,小贱人”。

         李海凤抬脚就去踹她“讨厌啊你”。

         王冰远远对两人招了招手,她们这边的位置被安排的比较靠前,顾扬略微有些不满“坐这么靠前干什么,跟他们工作人员打个招呼,我要坐最后一排”。

         王冰无奈,只能去找工作人员沟通,顾扬环视周围一圈,表情淡淡的,她里面穿一袭大红色修身长裙,外面罩一件深黑色长及小腿的大衣,长发挽起,脸上化着淡妆,光这张脸,扔哪儿都是招人的不得了的。

         这不,没多会就有人慢慢上前搭话了,当然,都是认识她的人,无非也都是一些客套话。

         王冰和工作人员沟通好后,顾扬如愿坐到了最后一排,虽然是对着别人的后脑勺,她还是喜欢这种把一切尽收眼底的感觉,左右她这次是来玩的,不怕被别人抢了先。

         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大堂里的座位也渐渐坐满了人。王冰和李海凤分别落座在顾扬的身边,顾扬不说话,她俩就隔着顾扬说话,把顾扬烦的不行。

         王冰深知她家上司一出门就爱把装逼写在脸上的姿态,不过她不好扰了李海凤的兴致,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

         许非凡几乎是踩着点进来的,她一进来就吸引了一众目光,这个女人容貌实在出挑,暗里不知多少男人肖想她,可也只敢想想,期间当然也有不少人暗暗往坐在最后面的方向瞟,瞟谁自然不言而喻。

         两个同样出色的女人,却都公然出了柜,这真不是一般的可惜了。

         李海凤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本以为她们的事情一经曝-光,势必对顾扬会有影响,可是自打进了这里面,她没有从哪个人脸上看出鄙夷或者不自在来,甚至还有上前和她搭话的,已然把她当做顾扬的人来客套了。

         现在这个社会真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