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霍晓玲面试很成功,长得漂亮会说话,人也机灵,学历虽然一般,但做助理,多学习学习还是可以胜任的。想到以后可以在顾氏上班,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发了个朋友圈,下面一片羡慕的声音,也有人打电话问她是怎么进的顾氏,能不能给自己也走个后门。霍晓玲一听这种话就不乐意了,好像她就活该在南场做球童似的,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对李海凤帮了她更是不敢提。

         去r市的头一天晚上,顾扬突然发起高烧,整个人都有点神志不清了,吓坏了李海凤,后来任凭她怎么劝说,顾扬都执意不肯去医院。

         李海凤气哭了,趴在床边就差给她磕头求她了,没用!

         “为什么不去?”

         顾扬闭着眼睛,手放在她后颈处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她不是不想去,是不敢去,直觉告诉她,去了说不定就回不来了,所以她怕。

         不如忍一忍好了。

         “你最近一直不对劲,饭量小了,脸色很差,体重也减了好多,昨晚是不是又吐了?”

         李海凤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带责怪,她皱着眉看着床上一言不发的人“我看到你柜子里放的止疼药了”。

         顾扬睁开眼,她记得药放的挺隐秘的,竟然被她发现了?

         “就是工作太累了,我自己有去看过,医生也说了没太大的问题,你别担心”她认真的看着她,“只是发个烧而已,我吃的少是因为我在减肥,喏,看来是有效果了”。

         李海凤瞪着她“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么瘦了还减哪门子肥,力气还那么小,连抱我都抱不动”。

         顾扬怔了怔,“你想让我抱你?”

         李海凤脸一红,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起身想走,下一秒就被她拉住。

         原本有些无神的眸子里多了些光彩,顾扬拉着她笑了笑“我力气是不如你大,那我以后多吃点,争取能把你抱起来”。

         李海凤感动坏了,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她低头亲亲她的额角“好,我等着你把我抱起来”。

         第二天,顾扬的烧还是没退,不过已经好了很多,从定海到r市一个小时不到,本来考虑乘高铁,因为在非洲发生的事,顾扬对车站有后遗症,就放弃了。

         李海凤跟着顾扬坐商务仓,她手里拿着湿毛巾,过一会就去摸摸顾扬的额头,嘴里还一直碎碎念。

         顾扬嫌她烦,摁着她的手不让她动“已经好多了,你歇会儿”。

         李海凤:“……”

         飞机很快就降落在r市机场,这次顾扬带的人很多,一行人全是职业正装,顾扬穿着上也一改往日暗灰色低调的风格,里面是米白色的手工定制套装,外面罩一件明红色及膝大衣,长发一丝不苟的盘起,整个人显得干练又强势,走在人群里极其显眼。

         他们一路走来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眼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明星,谁家明星穿成这样啊,还带这么一大票穿职业装的男男女女。

         由于顾扬平时很少这样高调的出门,新闻上对她的报道也几乎都是专访之类的,除了业界位置比较高的人,一般人还是不认识她的,毕竟现在刷财经的人是少之又少,对于有人对着她们拍照,李海凤表示有点接受不能。

         她抱着件羽绒服,小心的挪到王冰身边,嘀咕道:“有人在拍照”。

         王冰不甚在意的看她一眼“没事,走你的”。

         李海凤哦了一声,远远的看了看顾扬,她边走边不时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那两个人是京九的高层,每当这个时候,李海凤总会生出一股无力感。

         眼前的人那么优秀,她不是第一次见她工作时的状态了,没有笑,很严肃,很认真,很……帅!

         和她在一起时,她爱生气,爱骂人,还特别幼稚可笑。

         哦,还很不要脸←_←

         李海凤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心里莫名的又有些安心,或许只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会展露她最真实的一面吧……大概。

         正走神胡思乱想,肩膀就被人戳了两下,李海凤回过神,她意,淫的人正站在她面前,拧着眉看她。

         ???

         “一会你先回酒店,我要去见几个人,晚上肯定回去的晚,你就不要等我了”。

         李海凤看看其他人,由于离的有些距离,他们也听不到她们说什么,她疑惑道“别人呢?”

         “他们都有事要办,王冰要和我一起去,外面有司机,会直接把你送过去的”

         见她一本正经的说事,李海凤点点头,她肯定有很多事要办,其实完全可以让别人来带走她,她却返回来亲自和她解释。

         “我知道,你去吧,如果太晚,我会先睡的”

         顾扬点头,周围人多眼杂,她不好做什么,于是拍拍她的肩:“今天穿这身很精神”,顿了顿,又低头凑到她耳边,声音暧昧道“也很漂亮”。

         李海凤咳了一声,“你也是”

         顾扬笑了笑,转身离开。

         其实有些时候,她比她更容易患得患失,也怕李海凤会胡思乱想,她能做的,就是让她放心。

         李海凤被带到了临时安排的酒店,刚下车她就看到抱着胳膊现在门口的韩雅楠,她左右看看,确实只有她一个人。

         “韩”

         不等她说话,韩雅楠抬手制止了她,“别,受之不起”。

         李海凤讨好的过去拉她的手,一边摇晃“哎呀,你怎么在这”。

         韩雅楠受不了的哆嗦了一下,挣了挣没挣开,蓦了打量她全身“小西装穿上人模人样的啊,没把你家顾总迷死?”

         李海凤拢拢半长的头发,“韩总……你到底来干嘛的?”

         韩雅楠呵了口气,搓搓手“出差呗,能干嘛,听说你们这次带了不少人来,对手蛮多的哈”

         “嗯,当然多,而且都很厉害”

         “嗯,那么一大票人呢?怎么就你自个儿?”

         李海凤抿抿嘴“他们都有事,就我闲,这次本来不打算让我来的,冰冰姐说带着我见见世面”。

         韩雅楠且了一声“有什么可见的,商人都是一副恶心嘴脸,你瞧吧,为争那一块儿地皮,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

         恶心嘴脸?李海凤晒然“韩总之前也是商人吧,现在虽然是跟着顾总,其实和他们也没什么区别,呵呵”。

         “哎我说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呢?!”

         眼见此人有炸毛的趋势,李海凤见好就收,拿着包就往酒店里面跑,“我先进去了,回去收拾收拾”。

         收拾个屁!

         韩雅楠双手插,在羽绒服兜里晃了晃,吹了声口哨,转身跟着进了酒店。

         “许董,这是明天竞标的名单,您要不要过目一下”

         韩雅楠脚步一顿,望着迎面走来的几个人,为首的女人正一边咳嗽一边接过下属递过来的文件看。

         啧,这不是那谁嘛……

         察觉到韩雅楠的视线,许非凡抬头看了过来,两人眼神一碰,韩雅楠嘴角一扬,她多少知道点眼前这人和顾扬似乎不太对头。

         “哟,这不是许董嘛”这人身份不凡,既然碰见了,说句话也不错,巴结巴结呵。

         许非凡不动声色的打量她一番,结果当然是,不认识。

         人家不说话,韩雅楠只好厚着脸上前一步“久闻许董大名,今日一见”

         她话没说完,有人从门口走来“许董,车已经备好了”。

         许非凡点点头,看着尴尬的站在那里的韩雅楠,面带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边还有其他事情,小姐你”

         “哦,没,我没事,您先走”韩雅楠说着还做了个请的动作,另一边放在兜里的手攥成了拳头。

         几个人一走,韩雅楠在大堂里转悠了会才坐电梯上去,怎么就那么傻逼呢?又不是不知道许非凡不是什么善茬,非得舔着脸往上凑。

         不过说起来,许非凡虽然小了顾扬几岁,但是给人的感觉更沉稳一些,脾气好像也不错,就拿今天这事来说,换顾扬绝对得给她甩脸子。

         都挺能装的,呵呵。

         李海凤刚打开电脑,外面就有人敲门,她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韩总”

         韩雅楠脱了羽绒服往沙发上一坐“你猜我刚刚在楼下大堂看到谁了?”

         “猜不到”李海凤没好气的说。

         “许非凡,我竟然看到许非凡了,哎我跟你说,我是第一次见她,嗯,不对,好像之前也有见过一面,不太记得了,真漂亮”。

         李海凤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然后呢?”她炒鸡不喜欢这个女人,太坏了。

         “没然后了,近距离看好像更美,不是我说,比你家顾总颜值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她酸溜溜的说道。

         李海凤不想搭理她,颜值高有什么用,人品差我家顾总好多了,哼╭(╯^╰)╮

         瞧她那一脸不情愿的样子,韩雅楠知道这祖宗生气了,还挺护短“行了,知道你们恩爱的狠,看在我被你们伤害的份上,你让着点我行不行”。

         什么叫被‘你们’伤害?李海凤瞪了瞪眼,不理她,看电脑!

         韩雅楠往沙发上一躺,“我听说你给你的同学走了个后门,叫什么霍晓玲,厉害呀,直接给顾扬做助理了,你知道能在顾扬身边呆着的都不是一般人吧,她是多宠着你啊,这么个货色都敢要”。

         李海凤一愣,“你说什么?”

         “傻孩子”

         “晓玲她……”

         “你当别人都傻么?我到顾氏时间不长,好歹没事儿了也会去溜达一圈儿,全公司都知道顾扬宠着你,平时住一块儿就算了,中午吃个饭都一起,低调点不好吗?非得让人在后面嚼舌根子”。

         李海凤风中凌乱了。

         “可我是她助理啊?”

         “是啊,你是她助理”韩雅楠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平时大概也没什么感觉,恋爱中的人嘛,偶尔把持不住也很正常”

         李海凤脑子里乱糟糟的,韩雅楠的话她不能全信,不然当时她不说,她怎么能看出她和顾扬的关系呢,肯定是在胡说八道。

         想起前几天在停车场听到的那些话,李海凤还是打算找机会告诉顾扬,万一曝-光了,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顾扬晚上回到酒店的时间并不晚,而且看起来心情很好,王冰叮嘱李海凤让她记得催促顾扬吃药,才带上门离开。

         “你好像很高兴,下午你们都谈了什么?”李海凤好奇的问。

         顾扬边脱衣服边睨她“机密,以后这种事情不要随便问”。

         李海凤看着她眨巴眨巴眼睛“是吗,可是之前有很多重要文件还有合同你都有给我看啊”。

         “敢顶嘴?”

         “我没有,就是随便问问”李海凤耸耸肩,无所谓道“既然来了,我总不能一直在酒店呆着吧,明天有什么活动吗?我可以去吗?”

         “你找王冰,看她怎么给你安排”她解了衬衫的扣子,对李海凤招招手“来,让我亲一口”。

         李海凤捂着嘴往后退了几步“我不,你满身酒味儿,好难闻的,你先去洗澡吧”。

         顾扬拽着领子闻了闻“不可能,我根本就没喝多少”。

         确实没喝多少,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席间有人看她脸色不好,也没人敢敬她,多少就意思了一下。

         “你过来!”

         “我不,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生病了就可以为所欲为,短信那事我气还没消呢”

         顾扬吃这一套,一听她这么说,就老实了,拿着换洗衣物默默进去洗澡。

         她们住的酒店是r市最繁华的地带,晚上很热闹,但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她们像平时一样出门遛弯,李海凤觉得挺遗憾的,她今天在酒店憋了一天,无聊的不行,又没工作,想必较起来她更愿意跟着王冰到处跑。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转眼她和顾扬在一起几个月了,她从来不相信缘分这种东西,可是遇到顾扬,她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不管以后能不能走下去,至少她现在是幸福的。想到这个人,整颗心都是满的。

         顾扬洗完出来,擦着头发打了几个喷嚏,“前两天我让你往家里寄的补品你寄了吗?”。

         李海凤靠着阳台发呆,听到她打喷嚏,才想起来督促她吃药。

         接过她递来的水和药,顾扬吸吸鼻子“这边真冷,今天来的时候穿太少了”。

         可不是穿的少,一说这个李海凤就生气,大冬天的,上面穿着大衣,下面光着腿,能不冷吗?

         “你说你,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干嘛非要那样穿?”李海凤嘟囔着抱怨。

         “说了要见人,我好不容易出门一趟,当然得穿得体点”

         也不知道谁在发布会上裹的跟个狗熊一样,李海凤默默在心里吐槽,她拿过毛巾,半跪在沙发上给她擦头发“韩总出差,也住这个酒店,你还没见着她吧”。

         “嗯”

         李海凤手一停,忧心忡忡道“这次投标的企业那么多,我们有把握吗?而且里面还有许非凡,竞标会上你们岂不是又要见面了”。

         顾扬总算知道李海凤多讨厌许非凡了,她环住她的腰,抬头笑着看她“都是女人,见面了她能拿我怎么样,论资历,我比她要深的多宝贝儿”。

         李海凤戳她一下“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她那个人坏的要死,还,还觊觎你,这不是资历的问题,是手段,万一她害你怎么办?”想到许非凡看顾扬的那种眼神,李海凤就恨的牙痒痒。

         许非凡,许非凡,顾扬嚼了嚼这个名字,她对这个人也不是不头疼,戏弄她是一回事,抢她生意才是让她最在意的,如今这块儿地皮就是□□,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而且她的目标似乎并不止于此,爪子伸的太长,早晚得让人剁了。

         好在,她有对策,有后招,她就不信上面有一个混黑的老爹,女儿能清白到哪,背后水越深越好,最好还多添上几条人命,这样她才能好下手。

         贪婪也得有个限度。

         李海凤在顾扬头上拽了几根白头发,心疼的不得了,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操心,身体也不好,脾气还暴躁,怎么可能活大年纪嘛。

         顾扬制止她的动作“你拔的爽,我疼”。

         李海凤捧着她的脸左看右看“你要是一直这么忙下去,很快就长皱纹了”。

         顾扬推开她的手“不忙我怎么养你,带着你喝西北风?”

         李海凤心里一暖,往她怀里一扑“我养你,以后你在家呆着,我在外面工作,我能吃苦,虽然比不上现在,我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顾扬愣了愣,慢慢摸了摸她的头“就算你想养,我也不是那种靠别人养活的人”。

         “我不是别人”李海凤窝在她怀里闷闷的反驳。

         顾扬笑“是,你不是别人”。过了会她又慢慢开口,像是说给李海凤,又像是说给自己“这么多年来,我不停的工作,不停的挣钱,账户开了一个又一个,可是我一个女人,不找男人,不养小白脸,平时除了应酬也很少出门,那么多钱,从来都不知道怎么花,建学校,福利院,养老院,该做的慈善一样不少,可没意思啊”。

         李海凤抬头认真的看着她“没意思是没意思,可它是有意义的”。

         顾扬摇摇头“你不明白”。

         “我怎么不明白,你说了半天不就是说你有钱寂寞嘛”李海凤一脸嫌弃“原来我还想你做慈善是可怜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呢,想不到你是因为无聊,钱多的没地儿花是吧?”。

         顾扬无语了,感情她说了半天,她就是这么总结她的,她真正想到表达的意思她半点没听出来。

         “你是不是傻?”

         “你才傻”这次换李海凤恨铁不成钢“你钱多花不完就多捐点啊,山区里的孩子上不了学的那么多,国内一些患病没钱治的家庭那么多,你该关注关注呀”。

         顾扬气的想揍她“我也没说我不继续做啊,可你想过没有,这些事情如果都有我们这些人做了,还要政-府干什么?”。

         李海凤被她噎住,缓过劲儿来才发觉俩人因为这种事情竟然差点掐起来,她摸摸鼻子“你凶什么凶”。

         “我凶?”顾扬气笑了“你有种再说一遍”

         “我没种”李海凤立即投降。

         两人幼稚了一会,大概也觉得挺可笑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后没忍住,笑了出来。

         “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李海凤先收住笑,觉得气氛还行,就把那天在停车场看到的和听到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