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79_79922顾扬的爸妈回国已经是年后了。

         顾扬一个星期没有到公司,李海凤还是一如既往正常上班,只是偶尔走走神,终究还是没有让她跟着去,其中一多半的原因肯定是那位老爷子不想看到她吧。

         无论是顾家还是刘家,随便哪个出来真要赶她走,她又能怎么样,要死不活的就非要跟着顾扬?怎么都觉得贱兮兮的,像电视里演的苦情女主。

         等着吧,会有消息的。

         医院走廊里,一身白大褂的章雯雯拿着手里的化验单看了良久,她秀眉紧蹙,犹豫了会,还是拿出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那头很快就有人接起,传出一个有些沙哑的女声“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什么?”

         她直截了当的问,章雯雯反倒不知怎么开口了,想了想,她才慢慢道“脑肿瘤”。

         电话里的人沉默半晌,随后问道“恶性?”

         “是良性”章雯雯呼了口气,“顾扬,准备下吧,我亲自为你操刀,别担心”。

         即便得知是良性,顾扬也没有松口气,她又问了句“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百分之八十”

         百分之八十。顾扬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如果失手,她是不是就完了?

         原本以为这些日子以来没有发病,这是个好的征兆,老天爷只不过给她开个玩笑而已,想不到竟然是这个病。

         “手术先不急着做,我想好了告诉你,还有,这件事,谁都不要提起”顾扬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海凤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喂狗,今天也不例外,可她进门有一会了,怎么也不见二凤出来?

         等她瞥见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时,鼻子还是酸了,一个多星期没见面,电话也不打一个,发信息也不回,李海凤委屈的想着,往前走了两步就从后面抱住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顾扬头也不回“没看我正忙着呢吗”她嘴上这么说,却也没真让李海凤松开她。

         李海凤在她后背上蹭了蹭鼻涕眼泪“我好想你啊”

         原本以为她会抱怨几句别的,谁知道她什么也没说,只有一句‘我好想你’。

         顾扬心里一紧,转身就抱住了她,低头准确的覆上了她的嘴唇。

         两人缠|绵了一阵,李海凤赶紧进入正题“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顾扬不想说别的,见她着急,却也只能摇头说没有。

         李海凤以为是她外公同意了,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事实上,顾扬也不知道她外公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因为她爸妈回来那天,她自以为已经好了病又犯了,而且比起以往要严重的多,开始的三天里,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瞎了,而且呕吐不止,像个即将踏进棺材的垂危老人。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怕死过,多睡一个小时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她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她怎么可能就这么丢掉,她还没活够呢。

         接下来的几天里,顾扬订好了机票,她想带李海凤出国玩几天,在手术前。等一切准备妥当以后,她才告诉李海凤。

         手术的事,顾扬不想告诉她,既然章雯雯说了手术风险不大,她打算做完了在慢慢和李海凤解释,现在趁着时间有余,她想带她到处走走。

         原本这些都计划好了,这天顾扬早早起来准备早餐,人大概在面临未知的时候心里多少会有点恐惧,顾扬当然也不例外,她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早,不过她的情绪没有问题,她也时常安慰自己,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李海凤,她不能害怕。

         热好牛奶,顾扬正要去叫李海凤起床,却见她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来不及说什么,李海凤就已经扑过来抱住了她。

         她在哭。

         顾扬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她发现了什么,后来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她腾出一只手将她的脸抬了起来“大早上起来就哭?”

         李海凤看着手里的手机,眼泪珠子一直往下掉“刚我妈来电话了,我爸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里”她说着哭的更凶了“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去了,我现在就得收拾东西回家”。

         顾扬愣住了,等李海凤挣开她要上楼的时候,她一把拉住她“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李海凤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在这个时候,顾扬也不好说什么,她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她思索再三,跟着也上了楼。

         李海凤正往行李箱里装衣服,顾扬在身后叫了她一声,她转过身去,就见她手里拿了张卡,递到她面前“你不让我去,这个总得收着吧”。

         “你这是干什么?”李海凤推开她的手“我不要你的钱”。

         顾扬拉起她的手“你和我还见外”。

         “这不是见外不见外的问题,我有钱,你别管我了,我自己能解决”李海凤红着眼睛不愿意去看她“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这钱我真不能要”。

         顾扬见不得她哭,也知道这她在这方面犟得很,她也没勉强,把卡扔回桌上,伸手抱住了她“好了别哭了,你要是现在就想走,我开车送你,大不了,我不进你家门就是了”她自己回去,她怎么能放心呢。

         “不用,我买火车票回去就好了,很快的,你别担心,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她就是铁了心的不想麻烦她。

         顾扬拿她没辙,现下也只好这样了。

         在网上买了票,顾扬把人送到了火车站,李海凤没让她再送,她心情已经慢慢平复了,她妈妈电话里也说了,没什么大事。

         把李海凤送走,顾扬坐在车里半晌没动,她总有种不好预感,好像李海凤这一走,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一样,她觉得自己或许是想多了。等过几天,她再以上司的身份,给李海凤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这样总应该没问题。

         李爸爸这次伤的不算轻,头上碰了一大块,断了几根肋骨,右腿也撞折了,李妈妈见到李海凤抱着她就哭,显然是给吓坏了。

         肇事者是个开车的新手,好在没有逃逸,出事后他是第一时间把李爸爸送到医院的,而且也付了全部的医疗费用。看到李海凤也是一个劲儿的给她道歉,弄得李海凤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出人命已是万幸了,李海凤这次没哭,反而一直安慰李妈妈。她抽空给顾扬发了条信息,告诉她自己这边没事,让她不用担心。

         李海凤在家一住就是一个月,期间她和顾扬的电话没有断过,顾扬几次提出想来找她,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她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对不起顾扬的,可是在没有告诉她爸妈前,她不能让顾扬冒然的过来。

         总得找个时间和他们好好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