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公司最近的会议较之以往明显减少了许多,顾扬乐的清闲,没事儿看看财经,打打电话,下午约人谈谈事情,日子过得还挺舒坦,算起来,这些年像这样的时候还是非常少的。最近天气不怎么好,下了几天的雪,办公室里空调开的很高,顾扬也不觉得暖和。

         从今天早上起来,她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下午任定北带着助理来了一趟,这人平时比顾扬还忙,来找她肯定有事。

         顾扬小腿上搭了条毯子,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正在看文件,不时在文件末尾签个字,她眼睑半垂,一眼望去仿佛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似的,可是细看,那眼神分明又是认真清明的。

         任定北坐了会,见顾扬不理自己,只好主动开了口“我今天来,其实也没什么事,你最近,还好吧?”。

         这话听着是关心她的,可语气却是明摆着的揶揄,那会任定北追顾垣的时候,顾扬也没少冷嘲热讽他,她当时是不赞同他们在一起的,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她毕竟不是当事人,插手没意义,何况顾垣对任定北也不是没感情,她这个做姐姐的,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还是祝福他们的。

         “我很好,让你失望了”半晌,顾扬才不咸不淡的说道。

         任定北蓦地笑了“别这么说,都是自家人,不过你还真是让我吃惊,现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我想不知道都难”。

         顾扬抬起头看他“你来就是说这个的?”。

         任定北笑着摇摇头“当然不是,公司最近有个项目,我要去趟美国”他说到这里,声音忽然低了下来“顺便,去看看他”。

         顾扬呵了一声“顺便?你确定你‘顺便’去了,他会见你?”。

         “他会的”

         顾扬没在说什么,他不太理解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或者说恋爱方式,难道男人谈恋爱和女人不一样吗?既然相爱,为什么要分开?就拿她和李海凤来说,如果李海凤突然因为什么事要离开她去其他地方工作,但是她还是爱她的,她是无法接受,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做。

         就算有误会,说开了不就好了,两个人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在一起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顾氏早晚都是顾垣的,他终究还是要回来的,任定北还是太着急了。

         下午临下班时,顾扬那不好的预感终于得到证实,外公那里给她来了电话,她在落地窗前站了会,直到霍晓玲喊她她才回过神来。

         “顾总,下班了”

         顾扬点点头,却没急着走,说实在的,她心里有点没底儿,挨几棍子是小事,若是外公如何都不同意她和李海凤在一起,她该怎么应对?

         李海凤收拾好东西,过来叫顾扬,和霍晓玲碰了个面。

         “晓玲,顾总呢?”

         霍晓玲指指里面,李海凤抬脚就往里面走。

         “顾总,下班了,咱们走吧”

         顾扬看着窗外,轻声道“你先回去,我晚上有点事”。

         李海凤莫名其妙,不说好了晚上一起出去吃吗?怎么又有别的事了?她回头看看还站在原地的霍晓玲,霍晓玲眨巴眨巴眼睛,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李海凤也没多想,打算把车留给顾扬,谁知她说不用,她只好自己拿着钥匙走了。

         霍晓玲给顾扬沏了壶茶,就默默回到自己座位上,她看顾扬并没有要走的样子,自己也就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顾扬从玻璃窗上扫了她一眼“你不走?”

         霍晓玲朝她眨眨眼,俏皮道“老板不走,我这个做助理的哪敢走呀”。

         顾扬不禁莞尔,她转过身,慢慢走到沙发边上坐下,茶壶里泡着她喝惯了的祁门红,此时正往外冒着热气,她拿了两个茶杯。

         “你来”她一边倒茶一边开口喊霍晓玲。

         霍晓玲咬着嘴唇在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顾扬“顾总有心事”。

         顾扬放下茶壶,叹了口气“是啊,有心事”。

         “那你一定很困扰”霍晓玲微微歪着头,认真道“如果,顾总愿意对我倾诉的话”。

         顾扬笑了笑,拿起一个茶杯放到她面前“说说你吧”。

         霍晓玲一愣“我?”

         顾扬点头“顾总比较好奇,能和李海凤说的上话的女孩子,一定非同一般”。

         霍晓玲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您真有意思”。

         顾扬兀自拿着茶杯喝了口茶,“就是好奇而已,你别想太多,毕竟,李海凤这人吧,有点缺根筋”。

         这样无奈又宠溺的语气,从顾扬嘴里说出来,还是有那么点让人不适应的,霍晓玲慢慢就笑不出来了,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顾扬和李海凤在交往,只不过碍于她的身份,没人敢明目张胆的嚼舌根而已,就算有,也不敢在公司里说。

         李海凤在她面前不承认,她自己就当没这回事,可是顾扬似乎并不打算跟她打马虎,还一副想从她这里多了解了解李海凤的样子。如果真喜欢女人,她哪点不比李海凤强,单是这张脸就甩她几条街,可顾扬天天看着她,眼神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这不正常!

         霍晓玲不信这个邪,为此她已经把自己的套裙修改好几次了,每天的妆也都是很用心的在化,更不用说工作上面了,她做的已经够好了。

         顾扬可不知道霍晓玲心里在想什么,她对这个和李海凤一般大的女孩子已经改观了很多,长得漂亮,又很会做事,在她身边的人,就该是这样的,当然,这仅限于工作上,多余的心思,她还真没有。

         对待感情,说起忠诚,顾扬兴许比李海凤还要强上几分,虽然有些丢人,但李海凤的确是顾扬的初恋,一个女人,到了三十岁才迎来自己的第一次恋爱,简直可怜又可笑。

         “海凤就是太单纯太善良,人还是很好的”霍晓玲掩下心里的恶心,天知道她有多瞧不起李海凤,在她看来,李海凤就是运气好了点而已。

         顾扬没有察觉她的言不由衷,只道“她那是傻”

         顾扬的态度几乎是毫不掩饰的,不知道怎么的,霍晓玲突然就有点生气,陪她坐着聊天,她就只想说李海凤。

         “说起来啊,我和海凤认识还要多亏一个人”霍晓玲一拍手,好似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顾扬来了兴致“什么人?”

         “哦,海凤的前男友,那时候他们感情很好的,唉”霍晓玲叹了口气,“谁知道一毕业就分手了,那时候在宿舍,海凤还天天嚷着毕业就结婚呢”。

         她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大着胆子和顾扬说着这些话,顾扬不挑明了说,她就要装作不知道。

         顾扬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若无其事的道“毕业就分手也正常,是你们这个年龄能做出的事”。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司机打来电话,说车已经停在大厦下面了。

         顾扬简单收拾了下,裹了大衣就下了楼。霍晓玲跟在她后面,这时外面的雪已经没过脚裸了,出了大门,被寒风一吹,她冻的直打哆嗦。

         司机打开车门,顾扬回头喊了霍晓玲一声“上车吧,先送你回去”。

         霍晓玲本来已经准备打车回去了,虽然顾扬只是顺便送她,她心里还是暖了一下,她本来想拒绝的,可想了想,还是上了车。

         路上司机开的很慢,霍晓玲的住处又比较偏僻,时间拖延了很久,车开到老城区的时候已经非常难走了,里面都是小胡同,实在开不进去了只好停下。

         “就到这里吧,谢谢顾总”霍晓玲说着就要下车,顾扬看见离车不远处一个巷子口上蹲着几个人,天色已然黑透了,烟头闪过零星的火光里也看不清那几个人的脸,顾扬不禁皱了皱眉,一个女孩子住在这种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郭叔,麻烦您一下了”顾扬对司机说了一声,郭叔是刘老爷子的司机,顾扬对他还是十分尊敬的。

         送了霍晓玲,顾扬就直接去了刘老爷子那里。

         从进门那一刻,顾扬就感觉到了屋子里凝重的气氛,她脑仁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疼的直冒冷汗。

         屋内摆设很简单,很符合刘老爷子军人作风。此刻老爷子正襟危坐,显然已经等了她很久了。旁边是同样面容严肃的外婆,顾扬头一低,就准备下跪了。

         “站着!”老爷子突然喝了一声。

         顾扬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也不说话,就低着头站着。

         “一个顾垣还不够?你来凑什么热闹!”老太太先发话了,即便年岁已大,可同样军人出身的她,气势并不比老爷子差到哪去,这也是顾扬小时候打死也不想来这儿的原因。

         “不是凑热闹”顾扬低声说道“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什么是轻什么是重”

         老爷子哼了一声“你还知道轻重了?!”

         顾扬双手插-在兜里“我从小没给家里要过什么,这一次,就当是,我这些年经营顾氏的功劳”。

         “这话你去跟你爷爷说!”

         “老头子那边都同意了,我爸妈也没意见”。

         “哦?这么说,是我这个外公不通情达理了”刘老爷子冷笑一声“把我的拐杖拿来!”。

         管家一愣,也没犹豫,转身就去拿了拐杖来。

         老太太顿时坐不住了“说她两句就行了”。

         老爷子没说话,眼睛里满是怒火。

         他刘鹰城是什么身份?被多少人敬仰着,生了个儿子不争气,女儿嫁了个从商的,哪点他都不满意,本来以为可以把众望放到这两个孩子身上,谁知道……

         这怎么能不叫他生气,日后京城里头再有人来拜访他,他是见还是不见?

         顾扬来的时候就知道,来这一趟,免不了得吃几棍子,没想到老爷子下手这么狠,她暗暗咬了咬牙,忍了。

         这件事是她不对,她对不起老人家,她活该挨揍。

         “我已经让人和你妈打电话了,她很快就会回来,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说!”老爷子用力锤了几下地板。“只要我还有口气,这件事你想都别想”。

         老太太想留顾扬过夜,顾扬苦笑,现在这情形,她哪敢住下去。

         回家的路上,顾扬给意大利那边打电话,这次接电话的是她爸,她看着窗外倒退着的景物,喊了声爸。

         “我妈要回来,您跟她一块儿吧,外公挺生气的”。

         那头顾爸爸倒是不怎么在意“你外公也是为你好,放心吧,我和你妈尽快,回去安慰安慰你外公,当然,也不能让我闺女受委屈”。

         顾扬扯了扯嘴角“爸,说真的,我打算等你们回来以后,我就和她结婚”。

         “结婚?”

         “恩,我也不小了,过了年就是三十的人了,而且我也等不了了,我很爱她,她对我也很好,不结婚,我心里不踏实”顾扬淡淡的说道。

         “你,不再挑挑了?其实喜欢女人没什么,人可得看好”顾爸爸好心提醒。

         “你们在国外住的时间久了还挺开放”顾扬笑了笑,慢慢道“我啊,不挑了,就她吧”。

         还挑什么,有什么可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