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对于从来没有传出过实质性绯闻的顾扬来说,这几天她也真切领教到记者们的厉害了,上班堵下班堵,把她烦的天天在办公室发火骂人。

         李海凤拿着手机捂着肚子大笑,“这些人都不长脑子的,包-养情-妇能找我这样的吗?要什么没什么,这些网友真逗,哈哈,狐狸精,他们哪只眼睛看我长得像狐狸精了,还地下情人,小说看多了吧”。

         换做平常看到这种八卦,李海凤肯定会跟着盖楼的,眼下她自己作为当事人,也没那心情去开玩笑了,她笑了会就歇了,长叹一声“你知道我这两天再公司多不好过吗?”。

         顾扬正在专心致志的刷淘宝,没开口回她。

         李海凤觉得没意思,扔了手机想去遛会狗。“我带二凤去处溜达溜达,你自己呆着吧”。

         还遛狗?!顾扬继续往购物车里扔东西“这几天别遛了,不安全”。

         “哎呀我都快烦死了,周末不能出门也就算了,晚上回家遛个狗都不行,顾总~”李海凤皱巴着脸儿,委委屈屈的在顾扬腿边儿蹲下“我快憋死了,你不心疼呀?”。

         这句话一出口,顾扬果然把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她十分认真的看着她“当然”。

         李海凤讨好的笑笑“那想想办法呗”。

         什么办法?顾扬没想好,她觉得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办法,舆论八卦这种事情,其实过段时间慢慢就没了,等着就好。

         “可是”

         “这样吧”顾扬把电脑往床上一扔“不是想遛狗吗,我陪你”她说完真下床穿了鞋。

         李海凤一愣,忙拉住她“你现在,要陪我遛狗?”

         顾扬没理她,把身上的睡袍紧了紧,踢了一脚蹲在门口的二凤,二凤立刻弹了起来,颠颠的跟在顾扬身后往外跑去。

         李海凤无奈,拿了两件羽绒服穿着大棉拖也跟了出去。

         外面风刮的挺大,李海凤朝四周张望几下“这么冷的天,咱们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应该不会被拍到吧”。

         二凤撒着欢的跑,顾扬拽着它有点费力,索性直接给了李海凤,她整个人都缩在羽绒服里,看起来很冷的样子。

         “你冷就先回去吧,我带它跑一圈就回去”李海凤抬手摸摸她的脸,冰凉冰凉的。

         顾扬没说话,低头认真的走着,走了会,她突然停住“你妈最近有给你打电话吗?”。

         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李海凤老实的摇摇头“没有啊,我正想给她打个呢,好久没联系了”。

         顾扬把羽绒服的帽子拉了拉,鼻子尖儿冻得通红,她呵了口气“等我不忙,咱俩回去一趟吧”她有点着急了,是真着急。

         李海凤一手拽着绳子,一手挽着顾扬的胳膊,“怎么都行,我听你的”。

         顾扬心里动了动,偏过头去看她,见她也正在看自己,不由笑了,此时此刻,她是幸福的。

         “说句矫情的话吧”顾扬把目光投向远方,低声说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李海凤挽着她胳膊的手一僵,走神儿的功夫……二凤脱缰了……

         第二天上班,总裁办的人在李海凤进门那一刻,眼中就带了点意味深长,这一瘸一拐还扶着腰是怎么回事?难道……

         而且今天顾总明显比李助理来的早……

         李海凤苦哈哈的往自己工位上走,不想还没走几步,就被从后面进来的霍晓玲撞见了,霍晓玲见她扶着腰,赶紧上来问她怎么了。总裁办一帮人都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电脑屏幕,实则耳朵都竖了起来。

         李海凤苦笑一声“别提了,昨天晚上遛狗,一个不留神儿让它跑了,大概平时老关着它,一撒手它就疯了,追了好半天,还摔了好几个跟头,今早起来浑身疼”。

         哦……原来是遛狗了……

         所有人心里都失望了一小下,难道不该是因为纵-欲过度才会这样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啊,唉╮(╯▽╰)╭

         顾扬倒是没事,昨晚是李海凤追着二凤跑的,她在原地等了会,见一直不回来就自己回去了。

         (呵呵,上一秒还山无棱天地合呢,下一秒就把人扔外边儿自己回去了,自私,虚伪)

         下午还有几个会议,霍晓玲把顾扬大班桌上堆得乱七八糟的文件整理了下,她动作很轻,生怕惊醒了正靠在皮椅里打盹儿的人。

         顾扬长得很漂亮,连霍晓玲这种成天被人称作女神的人,在她面前都觉得自惭形秽,她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么优秀的一个女人,怎么就喜欢同性了呢,当然,最让她意外且无法接受的是那个同性还是她的同学,是她们在学校在寝室里尤其瞧不上的李海凤。

         如果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呢?

         想到李海凤,霍晓玲脸上的表情变的很微妙,不可否认,这个人对她不错,非常不错,甚至说有恩都不为过,她也可以认为,是李海凤给顾扬吹的耳边风,顾扬才同意让她进来。

         李海凤何德何能让顾扬这样对她?霍晓玲一直都很不解,她除了很傻很天真,还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吗?难道像顾扬这种见惯了耍心机的,想要尝尝别的?可她之前似乎也没有别的绯-闻。

         要说真爱,霍晓玲还真不信了,堂堂顾氏的总裁,怎么一下子就对一个小时候摔坏脑子的李海凤动真情,异性都难说,更别说同性了。

         悄悄觑了眼还在小憩的人,霍晓玲心里一动,如果顾扬是实实在在的同性恋,那么想攀上她的女人自然不在少数,这样,兴许也就不缺她一个了。她虽然不喜欢女人,但是可不妨碍她借此机会上位,如果能取代李海凤,那就更好了,毕竟,她比起李海凤,强上不是一点半点。

         顾扬醒来的时候满头冷汗,她一睁眼就见霍晓玲正满眼担忧的站在一旁,拿里还拿着块手帕,她眉头一拧“你干什么呢?”。

         “刚才正帮顾总整理资料,看到你满头大汗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霍晓玲声音很柔和,也很好听,被顾扬看着,她也不紧张,只拿着手帕要给她擦汗。

         顾扬没躲开,也没让她擦,而是直接接过了那手帕,她看着手里那块不大的白色帕子,刚才的头疼稍微缓解了点“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用这个”。

         霍晓玲轻轻一笑“小时候身体不好,老是流鼻血,我妈就经常让我放几块手帕在身上,这么多年了,习惯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顾扬却知道,流鼻血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小时候还经常这样,想毕她上下打量了一遍霍晓玲“我看你现在挺好啊,身体好多了吧”。

         这还是第一次顾扬这么温和的和她说话,霍晓玲心里狂跳了几下,过了会才慢慢平静下来,不过她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微微笑道“当然,长大后锻炼的就多了,慢慢就好了”。

         顾扬点点头“你们现在的女孩子,能坚持锻炼的不多啊”。

         霍晓玲拿过顾扬的水杯,给她接了杯温水,“顾总别这么说,你也不老啊”。

         顾扬眉头一挑,这句话她爱听,“那你觉得我年轻吗?”。

         “当然了,不仅年轻,还是年轻人里最出色的那个”霍晓玲依旧整理着桌上的文件,眼睛已经不再看顾扬了,可是她知道,顾扬的目光是在她身上的。

         顾扬这个人吧,最厌恶那些虚伪的东西,却也最吃这套,比如奉承,她就喜欢别人夸她,不管什么目的,她喜欢听那些话,尤其夸她年轻有为的,这点,和她熟识的都知道,除了李海凤。

         对霍晓玲,顾扬不喜欢也不讨厌,可这姑娘太会来事太会说话,也懂得看人脸色行事,她实在用得顺手,而且非常满意。再看之前跟着她的李海凤,只在工作方面,李海凤就差人太远,这点只包含工作,没别的。

         在个人感情上,李海凤再差,顾扬都觉得她是最好的,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也许再过个十来年二十年,两人就会觉得自己当年真是日了哈士奇了,怎么就看上对方了。

         被人夸了几句,顾扬心情就好了,给几个好友挨个儿打电话晚上请客。

         程婕最近正忙新电影投资的事,到的比较晚,进门就见李海凤正被喝的烂醉的章雯雯拉着灌酒,她啧了下嘴“真有意思你们,风口浪尖儿上,你俩还敢来这里玩”。

         孙伟嘿嘿一笑“咱们顾总这是憋久了,我跟你说,这样才是正确的,没事儿就带嫂子多逛逛这风月场地”。

         顾扬眉毛一拧“你刚叫什么?”。

         “嫂子啊”

         程婕踢他一脚“你小子没事别瞎叫”。

         李海凤扯了扯挂在她脖子上章雯雯“章院长,你这样会喝出事的,你最近是不是失恋啦,快给我讲讲”。

         孙伟噗了一声“她失恋?哈哈,她这是被那个富二代烦的”。

         “你啊”

         “怎么就我了,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富二代,回头等酒醒了,你们问问她不就知道了,其实我觉得那孙子还不错,就是太粘人,是个人被一天到晚的堵着都得烦”孙伟喝了口酒,不紧不慢的说道。

         白晨不以为意“从他那跑车和鲜花上你就只看到富二代?细查过吗?”。

         孙伟一愣“什么意思?”

         白晨哼了一声“他何止富二代,还是个军二代呢,家里是京城的”。

         程婕瞥了眼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章雯雯“这妮子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招来的军二代,顾扬,按理算,你这算是军三代”。

         顾扬正玩李海凤的手指,闻言道“我这算什么军三代,那男的叫什么,说来听听,弄不好认识”。

         孙伟一只腿敲在桌上来回晃荡着,他想了想“好像姓周”

         “周晓然”白晨接了他的话“周盛林的儿子”。

         顾扬用力捏了一下李海凤的手,肉呼呼的,手感不错,她拿起来放到嘴边亲了亲,慢慢道“来头不小啊”。

         李海凤拍了下她,顾扬看她一眼,转头又道“周盛林在军-区威望很高,不小的官呢,行啊章院长,他儿子竟然被你勾搭上了”。

         几个人对着烂醉如泥的章雯雯调侃了会,当事人不清醒,自然都没意思,只好转移话题说别的。

         “那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我砸了不少钱呢”顾扬这会才想起这码子事儿。

         程婕掐了烟“快了,到时候网上会有消息的,首映的时候也会邀请你”。

         “邀请就算了,到时候我们自己去”。

         “自己?”程婕笑道“就跟平时一样,偷偷摸摸去,然后被人拍,我说你俩能低调点嘛?在家也就算了,大马路牙子上还亲嘴儿,那照片我看了都觉得没脸,下一秒是不是就摸上了?”。

         被人揭短儿,李海凤也没脸,她指指顾扬“不怪我,都怨她”。

         顾扬瞥她一眼“你说什么?”。

         李海凤赶紧闭嘴。

         结果就是顾扬带着她到楼下大厅里坐着,这家酒吧在定海属于非常大的了,晚上十分热闹,舞池中央都是一些穿着暴-露扭动在一起的身体,哪哪都是人。

         真是非!常!乱!

         顾扬今天很穿的很中性,衬衫西裤,长发随意系在脑后,其实自从和李海凤在一起后,她慢慢了解到一些新词汇,比如攻受什么的,在她的认知里,自己当然就是攻的那一方了,所以平时出来这种地方,她都尽量把自己打扮的比较偏中性,好凸显出自己酷炫感来。

         其实酷炫吗?并不!毕竟还是很女人的!李海凤这么觉得。

         吧台边上,顾扬叉开腿随意坐着,吊儿郎当的哪里还有在办公室的严谨模样,李海凤则被她拉在怀里,两人咬着耳朵,顾扬两条腿还不时在李海凤身上蹭着,非常非常不!要!脸!

         灯光暗的很,也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这里坐的什么人,周围路过的,看到两个女人在调-情,也见怪不怪,难免有几个来打扰的,见两人玩的忘我,自然就乖乖离开了。

         李海凤站在顾扬两条腿之间,眼看俩腿往她腰上攀,她忙制止了“这里不合适”她大喊一声。

         顾扬听见也当没听见,俩腿照旧环了上去,人也跟没骨头似的往李海凤身上缠,要真说这狐狸精,还是比较适合顾扬。

         李海凤叹了口气,这里太乱了,还特别吵,实在不适合干坏事,可是她家顾总现在就跟电视上人磕了药似的。

         顾扬的手顺着李海凤裙子的下摆就往上摸,李海凤没来得及制止,她一只手已经钻进了她的内-裤里。

         一声惊叫被堵在了喉咙里。

         (此处需要和谐,虽然想写点什么,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坏事还是很刺激的)

         感受确实不一般,酒吧的厕所里,李海凤那劲儿还没过去,就又被顾扬拉进了小隔间里。

         李海凤怕被人听到,忍的特别难受,她勾着顾扬的脖子,喘着气道“我记得你没喝多少啊,你今晚是不是疯了”。

         顾扬把头埋进她颈间,同样大喘着气道“我没疯,这里面味儿太难闻了,咱们去车里吧”。

         李海凤:“???”还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