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中午李海凤没在食堂吃,而是拉着霍晓玲去了加粤菜馆,她兴致挺高,忙问霍晓玲这几天怎么样。

         霍晓玲今天穿了套米白色套装,这是人事那边要求的,她不敢不听,只好把自己所剩不多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买了套还算不错的,站在顾扬身边,她可不能因为穿着的问题而被人瞧不起。头发也是刚做的,亚麻色的卷发打理的很是细致,衬着她那张脸更加出色漂亮。

         她嘴角弯弯,看向李海凤的眼睛里满是感激“海凤,能得到这份工作,我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我现在”说到这里,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竟含了泪,看的人心疼不已。

         李海凤也不例外,见状忙拉住她的手“同学一场,其实我也没有帮多大忙,主要还是你自己有本事啊,冰冰姐可是出了名的严格,你没两下子,她哪能放你进来”。

         霍晓玲笑了笑,点点头“不管怎么样,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做的,尽管来找我”。

         李海凤把菜单推给她“当然了,现在咱们可是同事了,你又在顾总身边,以后少不了麻烦你的”。

         说起顾扬,霍晓玲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她半是好奇半是探究的问道“你和顾总,难道是真的?”。

         李海凤翻菜单的手一顿,随即打了个哈哈“嗨,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以后你就知道了”。

         霍晓玲脸上里明显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不过也没说什么,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吃饭的功夫,李海凤详细的和霍晓玲说了说顾扬平时的喜好,毕竟这段日子几乎都是她来做顾扬助理的工作的,其实也没什么流程,摸清她的喜好,尽量不出错就好了。

         “我是冰冰姐的助理,原来你这个位置的工作都是我来做的,不过你不用担心,咱们做助理的,和秘书不一样,总裁办二十来个人呢”李海凤喝了口果汁“有一点要和你说,顾总这人脾气不太好”。

         霍晓玲一愣,而后笑道“我听冰冰姐说了”。

         “嗯,她人不坏,没事儿别惹她就行,就算惹到了,她发火骂人的时候你别出声,就站那儿让她骂,骂累了她自然就消停了,跟个小孩儿似的”李海凤特别有经验。

         “你还挺了解顾总”霍晓玲语气有点羡慕道“顾总很喜欢你吧?”

         这是明知故问,那报纸新闻上都明晃晃的登了两人接吻的照片了,不过李海凤支支吾吾也不打算承认,她自然不能直接说。

         李海凤咬着勺子,笑了几声“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我不是傻么,她就是喜欢欺负傻子”。

         霍晓玲也笑了“你啊,真是一点儿没变,和上大学那会儿一样”。

         晚上回家的时候,李海凤开车往超市绕了一圈,路上顾扬一直在打电话,她不时拿眼从后视镜里瞥她,那头是她妈打来的,如果没听错的话,她妈好像还问候了她。

         超市里,李海凤给二凤拿了几包狗粮,心不在焉的差点把小车推前面一老太太身上,幸好顾扬手快,否则真给她撞上了,指不定得怎么呢。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顾扬接过她手里的小车,干脆自己来推“情郎?隔壁老王?”。

         李海凤戳了下她的胳膊“不许质疑我对你的感情”。

         顾扬笑了“那你在想什么?”

         “我就觉着吧,你妈,她真不在意?难道没有在国外给你物色一个有钱有势的高富帅?!”李海凤认真的说道。

         顾扬叹了口气“你这脑子天天都想什么呢,她打电话来没别的,说如果我们的事能定了的话,她和我爸愿意回来看看”。

         ???

         李海凤傻了。回来看看,看什么,看她吗?

         “啊?什么时候啊?”

         顾扬往推车里扔了几袋冰糖“不知道,这不是看你么,搞定了你爸妈,咱们这事儿就能定了,然后他们就能回来了”。

         这话说的,还挺自然,哪能那么顺利。

         想起自己发了那条短信,她妈一直没回,也不知道看到没有,李海凤有点沮丧,小脸一拉,“你吃什么自己拿吧,我去车里等你”。

         “回来!”顾扬喊住她“你还给我耍起性子了,去车里干嘛,一会还得帮我拿东西呢,大力士”。

         你才大力士,你全家都大力士。李海凤嘟囔一句,又走了回来。

         顾扬和李海凤这事儿闹的不小,刘光远肯定知道了,这会也八成到老爷子那里告状去了,顾扬回家该做饭做饭,她算着,等不了多久,她就该被叫去训话了。当年顾垣被老爷子拿着拐杖狠揍那一幕她现在还记着呢,这都僵持了几年了?

         她爷爷奶奶那儿没事儿,老俩觉得他们自己高兴得了,倒是不会管这事,就是外公,外公常年呆在部队,性子直,还特别传统。

         顾扬叹口气,这回啊,免不了得挨揍,不过这她可不敢跟李海凤说,说了非得上赶着跟她一块儿去。

         做了四个菜一个汤,全是荤的,顾扬爱吃肉,她自己动手,见不了底儿,也能吃的差不多,最近她胃口还行,比前阵儿好了不少。

         刚把菜放桌上打算叫李海凤吃饭,只听她在楼上大叫一声,吓了顾扬一大跳,赶紧往楼上走。

         李海凤抱着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破烂儿,右手直指蹲在一旁不吭声儿的二凤“二凤,我现在很生气!你知道这是什么嘛?这是我娘,我妈小时候给我做的小被子,我从小抱到大的,你竟然给我咬成这个模样,你赔我啊?你赔的起吗?”。

         二凤大概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趴在地上垂着脑袋一副认错的模样。

         看着这一人一狗,顾扬嘴角直抽搐“先吃饭吧”。

         “不吃了!你出去,我今天得好好给它说道说道”李海凤显然是气急了,对顾扬喊了两句又开始教训二凤“我问你,以后还乱咬东西了嘛?”。

         二凤哼唧一声,继续垂着脑袋。

         李海凤气的在屋里来回踱步,满身的棉花絮子乱飞“二凤!今晚不许吃饭听到没有?!”。

         顾扬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摸摸二凤的脑袋,无奈道“你跟一只狗较什么劲儿,它又听不懂”。

         “它咬了我的小被子,就是它的不对,这是我三岁时我妈亲手给我缝的”李海凤一脸愤愤。

         二十年前的棉花被子留到现在,真顽强的布料。顾扬感慨一声,起身拿过那烂的没法看的破布看了看,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嫌弃来“坏了再缝一个不就好了”。

         “那就不一样了”李海凤辩解。

         谁让你自己不放好,活该!顾扬在心里补了一句,嘴上却是哄道“好好好,都怨这傻狗,那就饿它一顿,让它长长记性,咱们先吃饭”。

         李海凤让她半推着下了楼。

         夜里顾扬睡得正熟,听的身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的按下灯“你干嘛啊,大半夜的”。

         见被发现,李海凤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我,我去给它喂点吃的,不吃东西怎么行”。

         顾扬伸出胳膊把她拽回来重新捞进怀里“行了别折腾了啊,放心吧,我已经喂过了,饿不着它”。

         李海凤瞪眼“你竟然背着我喂它?!”

         顾扬把她不安分的脑袋按了回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