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二凤翻着白眼盯着浴缸里的韩雅楠,那架势显然是想跳进去,韩雅楠瞪大眼护着身体的重要部分,叫声十分凄惨。她其实不怕狗,可是她在洗澡呀。

         “你这条色狗,快给我出去!天啊,它到底怎么进来的?!”韩雅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不顾形象的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因为这所浴室是独立设计在外面的,并不是依附在卧室内,所以韩雅楠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晰,顾扬已经洗好出来,她把毛巾搭在还滴着水的头发上,兀自倒了杯水,丝毫不为声音所动。

         李海凤无力的站在浴室外,表情非常的纠结“韩总,您把门反锁了”明明怕二凤为什么还要反锁?

         “你去睡觉,不用管她”顾扬端着水杯看样子是打算进屋睡觉了,李海凤却又敲了敲门。

         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韩雅楠身上虚虚的挂着浴袍,之所以说是虚,是因为那浴袍的带子系的太松,领口敞的太低了,里面的春-光一览无余。当事人丝毫感觉不到一样,她指指浴室“你们家这条哈士奇太色了,我把它绑里边了”。

         李海凤:“……”突然觉得好困怎么办?

         解救了二凤,再出来已经看不到顾扬了,李海凤知道她去睡觉了,今天在公司呆到这么晚,肯定是不会再加班了。走到自己卧室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旁边开门的声音,扭头就看见韩雅楠被顾扬拎着浴袍襟子推搡了出来。

         “李海凤带她去睡客房”顾扬皱着眉一脸不耐烦。

         韩雅楠表示看过那好几年没人住的客房才不愿意进去睡,尽管里面打扫的干净又舒适。“你不让我跟你睡,那我就和李助理睡”她说着就要往李海凤屋门口走,结果没走两步,顾扬已经越过她把李海凤拉到身边“这是我的助理,你们两个睡一起不安全,而且她晚上有说梦话的习惯,难保你不会偷听到什么,所以你还是自己睡吧”。

         韩雅楠:“……”

         主卧内,李海凤局促又尴尬的站着,对于顾扬时不时表现出一些幼稚的行为,她虽然已经有了些免疫力,但是一起睡,还是在她的屋里,她真的不太愿意。天知道她对她有着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她也说了,她有说梦话的习惯,万一不小心说出来怎么办?以她对她的了解,她半分之百会连人带行李把她赶出去。

         “其实……我可以去睡客房的”李海凤小心翼翼的说。

         顾扬把敲了没几个字的邮件发了出去,然后关了电脑,看也没看她一眼“再废话我就让你去二凤屋里睡那张龙猫床”。

         “……和二凤睡也没什么”李海凤刚反驳一句,就对上顾扬已经略显愠怒的眸子,她识趣的闭上嘴。

         顾扬打开床头的小灯,然后走到门口关掉大吊灯“你睡不睡?”。

         “睡……”李海凤老实的走到床边,一咬牙一闭眼躺了上去,活似挺尸。

         顾扬瞥她一眼,心中好笑,慢慢在她另一边躺了下来。“不是不让你和她睡,韩雅楠这人看似大大咧咧和谁都交好,实则心思缜密,城府极深,她要是想套你话,轻而易举”。

         李海凤盯着天花板,心脏砰砰直跳,她努力让自己不是那么紧张和僵硬“好端端她为什么要套我的话,我好像也没什么可值得她套的”。

         顾扬侧过身子看她“通过你来套我,她有野心”。

         “那你当时为什么非要招她进来?顾总,我不知道你接触的人群都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相信韩总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这世上,好人多,围绕在你身边的,不见得都是非要图你什么的”李海凤觉得自己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顾扬:“……”

         过了会,顾扬以为身边的人睡着了,她喊了一声‘李海凤’。

         “……你说韩总不好,那你还带她来家里干什么?”李海凤一直沉浸在一个奇怪的世界里,连说出的话带着浓郁醋味都没有察觉到。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她和韩雅楠根本就是不能相比的,因为她们差的太远了。

         顾扬:“……”

         李海凤很快就睡着了,顾扬却因为头痛久久闭不上眼,脑子里走马灯一样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过了一遍。夜里,二凤大概是挠李海凤屋里的门了,还以为里面睡的李海凤,结果半天没人开门,反倒传来韩雅楠忍无可忍的喊声。

         以往头疼在早晨起床时出现的比较多,近期虽然好了些,但是出现在其他时间段里的情况也频繁了起来。

         顾扬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也越来越清醒,前几天夜里疼的厉害了她就咬着被子撑会就过去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疼痛感半晌过不去,掌心和额头上全是冷汗,混乱中她不知不觉抓住了身旁熟睡的人的手。

         梦里李海凤感觉自己被人紧紧抱进怀里,抱着她的胳膊轻轻颤抖着,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迷迷糊糊中她喊了声‘顾总’,然后那丝颤抖就消失了,又有什么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最终她还是安安心心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早晨,七点一刻,李海凤脑袋里像定了闹钟一样,准时睁眼。她伸了个懒腰,在床上肆意的打了个滚儿,然后面朝下趴了一会就迷迷瞪瞪的坐了起来。

         咦?!

         嗷……

         顾总呢?!

         李海凤在屋里看了看没有顾扬的影子,她下床开门出去,就听到二凤的叫声。楼下顾扬正在开罐头瓶,见她下来,抬了抬眼,“早”。

         李海凤:“……早”。

         二凤绕着李海凤跑了一圈,就又围着顾扬转去了,李海凤看了看她开瓶的手,转而又去看她的脸,眼下一片青黑。

         “你昨晚没睡好?是不是我吵到你了?”李海凤没有不好意思,只觉得心疼,昨天那么累,还没休息好。

         顾扬没搭理她,把罐头扔给二凤,转身就往厨房里面走“一会叫韩雅楠起来吃早餐”。

         李海凤:“……”我问你话,你让我上去叫情敌吃早餐?

         餐桌上

         韩雅楠咬了口煎蛋,满足的哼哼了一声“顾总你昨晚没睡觉还是怎么的,黑眼圈那么重,哈哈,小海凤你晚上睡觉是不是梦游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好吗?李海凤幽怨的看她一眼,也没啥心情吃早餐,因为她昨晚做的梦实在称不上多愉快,弄的她有点心慌“顾总,你脸色也不太好,要不今天休息一天?”。

         顾扬木着张脸,冷冰冰道“你能替我工作我就休息”。

         李海凤被噎住,没再说话。她发现顾扬最近变得很奇怪,骂她的时候越来越少,不说话板着脸的时候居多,当然,偶尔神经质的关心她一下也是有的。

         韩雅楠喝了口豆浆,烫的直吐舌头,“顾总你别不知足了,遇上小海凤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要不喜欢可以给我嘛,反正我还缺个助理,是吧海凤?”。

         李海凤赶紧打算阻止这姑奶奶继续说下去,却听到顾扬不冷不热的开口:“喜欢你拿去”。

         李海凤:“……”

         直到到公司上班,李海凤再没和顾扬说过一句话,什么叫喜欢你拿去?认识她到现在,她嘲笑她也好,讥讽她也罢,甚至骂再难听的话她都能忍,可是被人当物品一样拿来送去的,再喜欢,再爱这个人,都会生气。

         开会的时候,王冰有其他的事,李海凤就代她做会议记录,一个上午她一句话不说,就安静的在那里敲击键盘。

         “河北那块还有四家工厂,但是考虑到供货比较充足,我和那边的负责人也商量了一下,顾总看,是否需要关闭两家,现在我们中雅的皮具主要销量几乎都集中在南方市场”一个年纪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突然开口,就在刚刚其他人讲话的时候,他就一直低头在做笔记,看模样显然是刚上来没多久。

         其实现在的顾氏,只算高层和中层,还是年轻人居多,在用人方面,顾扬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五十岁以上年纪大经验足的在高层里面留个三四个足够,顾氏要走的更远,还是需要补充更多的年轻血液。

         “南方市场?”顾扬注意到他的话,问道“占据北边市场的是哪家?”

         “s市华美集团旗下的万君实业”男人答道。

         顾扬咀嚼着华美集团四个字“他们的董事是叫陆云扬吧?”。

         “是”

         顾扬想了想“一会你把中雅去年和前年的销售额报给我,然后让人查一查万君的,一并送到我办公室”。

         “好”

         顾扬翻了翻手下的文件,抽出其中一份,对身旁的一个中年人道“关于体育用品这块,老罗你扔给新人就行,我还有其他任务要交给你”。

         “额……好”

         “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其实今天上午的会原本不用开的,顾扬临时起议,因为最近顾氏旗下有几个产业都出了些不大不小的问题,她也没办法。所以上午的会议是直接跳过了做报告的时间,来处理这些问题。

         韩雅楠迅速在笔记本敲了几下,然后点了点鼠标“上次欧洲那个单子我推了,这个是我写的新方案,我给你发过去了,你看下没问题的话,我们就能和新的客户洽谈了”。

         顾扬点点头,接收了邮件。

         会议结束,那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就被顾扬叫去了办公室。

         “你说万君实业里有我们的人?”顾扬此刻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惊讶了,这个男人叫江涛,她有些印象,但不太深“是你放进去的?”。

         男人或许也觉得自己做的太过了“不能算是我们的人,他是我一个朋友,实实在在万君的人,平时喝酒的时候会和我闲聊几句”。

         顾扬绕过大班桌,坐在后面皮椅上眯着眼看他“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完全有理由开除你”。

         “顾总说的对,可是你没有”

         顾扬往皮椅里靠了靠“从现在开始,我不会阻止你和你的朋友联系,但是不能再向他套消息,如果被我发现,我不仅会开除你,还会把你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

         男人惊愕的看着她,他原本以为她会默认他做下去,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顷刻间一股寒意自脚底而生,明明两人不过相差两三岁,到底是他太自作聪明了。

         “我明白了”他说。

         顾扬低头不再看他,只慢慢道“真正的赢家,是不需要通过这种手段来获取利益的。去吧”。

         男人走后,顾扬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望着门口的方向,什么真正的赢家,是不需要通过这种手段来获取利益?完全是她在扯淡而已。中雅的皮具做的再大也不能和已经走入海外市场的万君比,也没必要,下三滥手段即便用的再高明都没用,毕竟是靠实力说话的。

         但是……不代表不可以用在其他地方……或者人的身上。

         韩雅楠一进来就看到她们总是绷着脸不苟言笑的顾总在笑,而且笑容非常,诡异?

         “敲门再进来”顾扬把目光挪回文件上。

         韩雅楠翻了个白眼,关了门又重新敲门,直到顾扬开口让她进去。

         “你吃错药了?”

         “把东西放这里就出去,我很忙”。

         切!好像谁愿意和你说话似的!韩雅楠把手里的文件重重往她桌上一放“听说你们非洲那个净水项目明年初春就能完工,到时候是不是就轮到我们西江月了?”。

         要不是因为此人能帮她捞钱,顾扬早就把人踹出去了,韩雅楠这张嘴虽然贫,但是在带领自己的手下抢大客户的上面,很难碰到对手,尤其现在背靠顾氏这座大山,她最近在医疗行业,简直混的如鱼得水。

         “嗯”

         左右四周没人,韩雅楠直接在她桌上坐下“你知道这几个月我给你挣了多少吗?纯利润,顾总,你想不想听听?”。

         顾扬视线落在她坐在她桌上的屁-股上,面无表情道“下去”。

         韩雅楠百无聊赖的从上面下去“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趣哎,一点都不好玩,算啦算啦”说完她拍拍刚拿进来那一沓东西“现在呢,不用咱们上赶着找别人了,近期的订单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回头你看看,哪些做哪些不做,或者价格需要调整的,咱们再商量”。

         已经打算走了,突然听到顾扬在身后问“你看西江月的股票走势了吗?”。

         韩雅楠一愣“没,忙的没顾上,怎么?”。

         “去看看”顾扬说完继续低头工作。

         ——

         因为很多事情要处理,庄华事件的发布会往后拖了,之前提到李海凤和王冰出差的事也拖到了十一月,s市那边出了点事情延后了。李海凤松了口气,当时顾扬说让她和王冰去,她就像被赋予重任一样,又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她终于可以为她做些什么,紧张的是她自从跟了她就没有离开过她独自去工作,当然,还有王冰一起,总之很不一样。

         时间往后挪一挪是好的,李海凤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

         据说顾扬投资的那部电影很快就能杀青了,她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就是一部小清新剧情,拍摄起来并不复杂,中间李海凤还跟着顾扬去探过一次相当低调的班。

         还有那个老陈,哦不,是陈总,的儿子,他的网络游戏也正式启动了,平时顾扬不忙的时候就在电脑上鼓捣那个东西,一般做那个的时候,韩雅楠也就钻进她的办公室,有时候一呆就是一天。

         十月很快就过去了,天气也越来越冷,尤其这座临着海的城市,随着天气的变冷,雾霾天也越来越重,不过他们这里时常刮风,要好很多,首都那边空气质量要差更多。李海凤有些庆幸,自己没有生活在那里。

         今天是周末,顾扬不在家,打来电话说晚上想吃煎牛排,李海凤买好新鲜的肋骨小排,结果等到八点多,她又打来电话说不回来吃了,那头,韩雅楠的笑声她听得清清楚楚。

         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李海凤深深觉得自己像电视里演的怨妇一样,虽然她知道这样形容自己不对,当然,她也不该怨顾扬,毕竟,她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可她就是难过。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好,她就是羡慕又嫉妒,起码原来顾扬做什么都会叫上她,哪怕她去了什么都不做,但是她现在不叫了,尤其和韩雅楠一起的时候,真的就没什么她的事了。

         李海凤把自己的头靠在二凤的大脑袋上蹭着,蹭着蹭着眼圈就慢慢红了,“大不了就辞职,省的整天不开心”她赌气似的和自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