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顾扬正在工作,被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倒给弄的不知所措起来,只好一手揽着她的腰,用另一只手把邮件发了出去。

         “我在工作,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李海凤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好不容易着起来的火也慢慢淡了下去“哦,那你忙吧,我先出去了”她说着就要走,却又被顾扬拉住“算了,不忙了,陪你玩好吧?”。

         顾扬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就拉着人出了书房。其实被她黏着也是好事。

         电视里播着焦点访谈,沙发上的两人却吻的难舍难分,原本坐着好好的,结果还是被压在了沙发上。胳膊被控制在头部上方,完全被动的姿势让李海凤感到有些羞-耻,衣襟大敞,胸前雪白的一片暴露在空气里,顾扬一双眼睛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那里看。

         “你,你别看,你也有……”

         顾扬的呼吸有点重,压制她胳膊的手慢慢松开了,转而覆在了她前面,一阵酥-麻自胸口逐渐蔓延到全身,李海凤低哼了一声,心底的不安也慢慢浮现出来。

         “顾总,你快松开我,我不玩了”

         顾扬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玩?你真以为我和你玩呢?”她顿了顿,忽然覆到她耳边压低声音“你还不明白吗?顾总想要你”。

         顾总想要你。想要你。

         这句话代表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李海凤都不敢去看顾扬的眼睛,认识这么久了,她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具有压迫感,怎么办,她刚刚工作不是挺好的嘛,李海凤你非要去撩-拨她干什么?撩-拨,天啊,这是一个多贱的词。

         顾扬不等她回话,就已经低下头开始慢慢吻她,有些凉的嘴唇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下,最终停在她以往并未触及到的范围。

         当身体mingan的部-位被那唇舌包围,李海凤终于忍不住,发出了让她自己都觉得脸红心跳的shenyin。

         不行不行,心底有无数声音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可是身体半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我记得我很早就说过,我一只手握不住”顾扬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语气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调侃她。

         “喜欢顾总这么对你吗?”她语气仍旧诚恳无比,实际上句句话都在耍流氓,因为李海凤是闭着眼的,所以根本没看到她眼里难得闪现的笑意。

         顾扬话落,还没等李海凤说话,一阵电话铃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还是家里的座机。

         顾扬无奈只好起身去接电话,走时还不忘帮沙发上的人整理好衣服。

         这是……不玩啦?

         李海凤松了口气。

         “阿姨?哦,她在,我帮您喊她”顾扬捂着话筒,奇怪的看着沙发还在装死的人“你妈怎么突然打电话来?还打座机”。

         李海凤都要哭了“你还说,明明是你刚才把我手机关机”说着接过了电话,还不忘怒嗔一眼她,小眼神简直幽怨。

         顾扬恍然,顺手勾了她的下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李海凤吓的赶紧捂住话筒。

         “我先上去了……”

         哼!真讨厌!

         临走时,顾扬拿着本菜谱研究了几个菜,做的时候她一直皱着眉,觉得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直到李海凤吃到嘴里,过后又抱着她亲了几下说好吃才算满意。

         “一下飞机先给我打电话,还有,到了那里不准乱跑,老实跟着王冰,期间如果王冰给我打电话说你不听话,我会立刻让你回来,知道吗?”去机场的车上,顾扬不放心的各种嘱咐。知道内情的王冰在见识过这两个不要脸的,光天化日之下在会议室就那啥,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然而正在开车的王乐就有点懵了,直到到了机场,王冰给他使眼色示意他下车,他才慢慢回过味儿来。

         “姐……”

         “知道就行了,先别声张,顾总肯定有她自己的打算”

         王乐笑的勉强,“我和我家那位这么长时间了,走哪能低调就低调,顾总她还真……不在乎啊?”

         “不在乎?呵,傻小子,她这是信任你,不然你以为呢?”

         王乐点点头,也是,顾扬这个身份,要真是玩玩也就算了,动真的?唉,管人家呢,真理就是上司做什么都是对的。顾家有钱刘家有权,如今整个顾氏都被她捏在手里,她真出柜,谁拦的住!

         不过这个李助理啊,王乐叹了口气,一个丫头片子,本事倒不小。

         “顾总,你让我下车吧,已经五分钟了”李海凤一边说一边一根根的掰开顾扬锢着她腰的手指,其实论力气,顾扬还真不是李海凤的对手。

         顾扬坐着没动,任她一根根的掰“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记住啦记住啦”

         “不听话就分手,没商量知道没?”

         李海凤噗一声笑了出来,最近威胁语又变了,“知道知道,我走了你要好好吃饭,不想做就让阿姨来,衣服不想让别人拿去洗,你就给我留着,还有,能不熬夜就不熬,啊?你也得听话”。

         顾扬知道她一唠叨就得没完,抱着她亲了一会才放她下车。直到两人拉着皮箱进了机场,顾扬也没下车。

         “顾总,回公司还是……”

         “先不回,你开着车随便转转吧,我睡会”

         ——

         之前投资的那部电影,程婕拉顾扬投资的时候早已经开拍了,加上前后期制作,十二月份就能上映,这种暖伤青春电影成本低,又都是新演员,片酬也高不到哪去,上映后反应好;利润会非常大,顾扬这次瞒着所有人投了这一笔,不管效果好不好,她都不打算再做第二次。

         陈霖网游那块她是早就想好的,做的好以后就建立自己团队,电子行业虽然顾氏也在做,但是涉及的地方还不够全面,再者以后顾垣接手公司,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如今房价高,涨的也快,房地产行业盈利一如既往的高,可顾氏做了这么多年,不能只靠地产来支撑,早点接触其他的,总归是好的。

         每月一次的各地高层大会已经过了,现在下面问题比较大的就是鸿胜珠宝了,中雅皮具顾扬倒是很放心,皮具市场,每年几乎都有新锐上来,占比高高低低的也正常,鸿胜负责人那儿,顾扬把话也说清楚了,能不能做好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把乱七八糟的事情捋透了,过了京九的新闻发布会,她就能好好歇一歇,顺便腾出时间收拾收拾那些不知道好歹的东西。

         光远产业的董事虽然是刘光远,但当初那笔资金是从顾扬这儿拿出去的,所以她手中持有着百分之十的股份,刘光远回回惦记的睡不好觉。想当初顾家和刘家联姻,顾家把顾氏小半的股份让出来,他才得以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在顾氏稳坐副董一职,要不是顾扬,他现在……

         r市市中心,瑞尔大楼高高耸立在最中央,大楼顶层董事长办公室里,一抹高挑的身影静静立于落地窗前,神情冷漠的听着男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许董,我保证没有泄露我在财富证券任职的任何信息,洗-钱这种事本身就”

         “好了,你不用解释,我都知道”

         此时在沙发上坐着满身疲惫的人正是刘光远,他神情沮丧,又有些不甘“只要许董肯帮我拿回股份,洗-黑-钱又算什么,反正我一条老命了,也不怕”

         “呵,你倒是看的起你自己,刘光远,我实话告诉你,想跟着我的人都在后面排着队呢,他们可没人敢和我提要求,除了财富证券我还有瑞尔的娱乐公司,没了你,难道我还找不到别人?”

         “许董说的是,我当然也不敢和您提要求了,只是您也知道,我现在手下只有一个光远产业,还处处被顾氏打压,我也不好做啊”

         许非凡转身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那你想我怎么做呢?直接帮你抢过来?还是帮你杀了顾扬”。

         “这……”

         “你心也确实够狠,她再怎么说都是你亲外甥女”

         “亲外甥女怎么了,我不想要她的命,她可是处处想要我这个舅舅的命啊,轮心狠,我还真不如她”

         许非凡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点了根烟,轻轻吸了一口“这件事再说吧,对付她我还得好好想想,眼下你先帮我做件事,哦,对了,敏敏最近还好吧?”。

         想到自己女儿,刘光远哪能不知道许非凡对她做的那些事,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家里老爷子肯定不会管的,他哪里斗得过许非凡。

         “在,在家呢”

         “……老在家闷着做什么,回去了让她给我回个电话,你家里这个姑娘啊,我是喜欢的紧,知道为什么吗?”

         刘光远:“……”

         许非凡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因为她长得像顾扬啊”话毕她就笑了起来,然后开始下逐客令“对付你那个外甥女,除了把她弄到我床上,我还真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你说是吧?刘董,哈哈哈”。

         刘光远脸上陪着笑,心里已经另有了计较,许非凡竟然对顾扬有意思吗?这可是个不小的收获。

         顾扬这么多年都没有真正和哪个人好过,这点他是清清楚楚的,如果她和许非凡一样的话,他手里可就有把柄了。臭丫头片子,翅膀硬了就六亲不认,早晚得让你栽一次。

         顾扬从沙发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扶了扶眼镜框,扯掉搭在身上的外套,面前茶几上的文件堆积如山,她撑着额头发了会呆,嗓子有点干,她起身正要去拿杯子接水,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敲门——”顾扬一边接水一边拖着语调开口。

         韩雅楠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退出去敲了敲门又进来“哪那么多毛病”。

         “我是你上司”

         “好好好,你是我上司,喏,西江月申请的专利下来了”

         顾扬拿着杯子喝了口水,“知道了,放那儿吧”。

         “哎?你早就知道了?”

         “不然你以为呢,西江月成立才多久,没我它能这么快下来,你长着脑子是摆设吗?”顾扬坐回沙发里,不耐烦的说道。

         韩雅楠气结,想骂她两句,但明白是自己理亏,索性在她旁边坐下,盯着她茶几上的一堆文件“海凤和王秘书去s市了,你在家吃什么啊,你会做饭吗?”。

         “不会!”

         那天去蹭饭,韩雅楠到的时候,顾扬已经脱了围裙,所以并不知道那牛排是顾扬煎的,其实就算知道,她也觉得没什么啊,煎牛排太简单了,反正她觉得顾扬肯定不会做饭。这样趁着有机会,她就能去她家帮她做了,不能更完美。

         顾扬懒得理她,埋头继续看文件。

         “哎你干嘛老皱眉呀”见她一处理文件就拧着眉,韩雅楠忍不住伸手想帮她抚平。

         “我说你烦不烦啊!”顾扬偏过头,下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她的眼下由于戴着眼镜而投下一小片阴影,本来就长了一张相当张扬漂亮的脸蛋,此时鼻梁上架着一副镶金边框的眼镜,更衬着这张脸线条分明,尤其绷着脸不说话的时候,简直性-感的一塌糊涂,美的六亲不认。

         六亲不认什么的,韩雅楠咽了口口水,好吧她承认她有点嫉妒,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我烦我烦,人家就是想关心一下你嘛,凶什么凶,你这样的脾气,海凤小助理迟早要辞职”。

         顾扬睨她一眼“辞职?你看她敢不敢?!”

         切,人家想辞职还管你啊,自信过头了就是自以为是了。虽然这么说,韩雅楠心里还是别扭,有那么一刻,她竟然有点吃李海凤的醋,见鬼了真是。

         “晚上一起吃饭呗,明天就是发布会了,放松一下”

         “没空”

         “哎呀顾总~不要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好吗?吃个饭而已嘛,嗯?就当是陪我,好不好呀”

         “我为什么要陪你,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哎?!她刚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