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定海城郊山上的某处四合院内,刘光远噤若寒蝉的站在屋内,他自知理亏,尽管站了将近一个小时,老人不开口,他亦不敢随便说话。

         这时屋外传来几道脚步声,步履平稳的声音中还夹杂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脆响,刘光远抬头看过去,就见管家领着自己的女儿刘敏敏进来了,他赶紧给她使眼色。

         不待管家说话,刘敏敏已经先开口了“爷爷,我最近出席活动正忙呢,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刘光远气的直瞪她“怎么和你爷爷说话的!”。

         刘敏敏一脸不耐烦,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其实您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因为网上那些事嘛,我还当您不关注网上的内容呢,不过您放心,我表姐已经帮我处理了”。。

         面前黑子已经被白子吃掉了大半,老人捏着黑子沉思片刻,便在边缘处落下一子,自己和自己对弈,到底还是无趣,他摇摇头,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她帮你处理,那你和我说说,她怎么帮你处理的?”。

         刘敏敏一时有些语塞,有些事她当然是不会说的,不过老爷子问的不过也就是网上那些舆论而已,她想了想便道“具体表姐也没有和我说,我不太清楚”。

         老爷子眉目沉静,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棋盘。

         刘光远和刘敏敏都有点沉不住气了,这时候只听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出去的管家又进来通报道:“将军,表小姐来了”。

         管家话落,穿着深色大衣的顾扬就走了进来,她呼了口气“这才几月啊,就降温降的这么快,定海每年都是这样,穿着大衣都有点冷”。

         刘敏敏一见顾扬进来脸上的表情就变了,“表姐你怎么也来了?”。

         顾扬一点不客气的在老爷子对面坐下“好久没来了,今天不忙就过来瞧瞧,外公,我来时给您拿了两盒好茶叶,进口的,回头您尝尝”。

         老爷子正眼都不瞧她“国内的茶叶喝习惯了,那些洋玩意儿喝不起”。

         刘光远见状忙跟着附和“可不是,现在她们这些年轻人啊,崇洋媚外,什么都觉得国外的好”。

         顾扬随手捏起一颗棋子在指尖把玩,笑道“可不是嘛,也不知道舅舅您那会把敏敏送到国外是安得什么心思”。

         “你”

         “现在也不错,娱乐圈多好啊,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顾扬你”。

         “再吵都回去吧”老爷子头也不抬,自顾落子“我不管你们在外面做了什么,总之如果丢了我刘鹰城的脸,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顾扬我都要管,更不用说你们两个”。

         “爸……”刘光远自觉丢面,但也无力反驳,老爷子的手段他不是没有领教过,但是,他看了看顾扬,心里只觉得不解气,凭什么让一个外姓的在他的家里这样无法无天。

         老爷子摆摆手“都活了半辈子的人,还不如一个孩子,以后少给我添乱,回去吧”。

         顾扬也要起身,就被老爷子一个眼神给瞪回来了“你给我老实坐着”。

         刘光远和刘敏敏走后,顾扬见老爷子没再说别的,自顾把白子拿了过来。

         重来一局,刘老爷子方才极度不悦的情绪也好转了一些“我也听说了一些消息,最近挺忙的吧?”。。

         顾扬紧盯着棋盘,斟酌再三才将手中的白子落下“前阵子忙,最近好些了”。

         “商场上的那些事情我虽然不懂,但是说来说去,还是得用谋略,死拼是行不通的”。

         “这我都知道,今年我有个大计划,所以我不会在京九的问题上多做停留,相比刚开始接手顾氏,现在这些我还能扛得住”。

         老爷子点点头“你虽然不是男孩子,但我们两家人可都是把你当男孩子养的,当初我一心想让你去部-队,最终还是没有说服顾家的人,好在你也不负众望。不过有句话外公给你说在前头,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算撞得头破血流,除非你向外公求救,否则外公不会给你一丝一毫的支援”。

         顾扬捏着棋子咬了咬唇“自从大学毕业,全家人对我都是放养状态,面对问题自己解决的自觉我还是有的”几句话的功夫,她就隐隐有败下阵的趋势。

         面前这位曾经在战场上指挥上万人马的老将军可不是她家那个也就在商场上算计算计人的假狐狸能比的,光凭棋艺,在顾家她能杀顾老爷子好几个回合都不带喘气的,在这里,不到一盘她就败下阵来了。

         “不行不行不玩了,每次都输”顾扬丢了白子儿忍不住笑了出来“下次来我宁愿跟着您练几张毛笔字都不下棋了”。

         ——

         顾扬的车停的比较远,出来以后又走了一大段路,刘老爷子虽然住的是普通的四合院,但是院中院外却是戒备森严,这也和他的身份有很大的关系,虽然已经退休,但他现在仍然是受国家保护,所以顾扬对这里还是非常放心的。

         临近车前,就看到一辆银白色轿车停在她的车前面,刘敏敏早在她下了坡的时候就在等着她了。

         “表姐”

         顾扬朝周围看了看,都是树林子,天也不早了“你没回去?”

         刘敏敏过来就拉住了她的胳膊“那天我喝醉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能把网上的舆论都压下去,我还是要好好感谢你”。

         顾扬十分忍耐的没有把胳膊抽出来,眉目疏淡“都是自己人,说这些干什么,你现在是艺人,随时都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以后做事小心着点”。

         刘敏敏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来一样“对了,许董……她没有为难你吧?”。

         顾扬眉头轻轻跳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没有”。

         “那就好,现在不早了,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刘敏敏提议。

         顾扬想都没想立刻拒绝了,再者她也确实还有事,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直到临上车钱,刘敏敏问她顾垣的消息。

         “表哥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想他就给他打电话”顾扬一刻都不愿意和她多呆,说了声再见就上了车。

         刘敏敏看着绝尘而去的黑色宝马,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笑容,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许董……我敏敏,嗯,你在哪儿啊我去找你”

         ——

         顾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顾扬,你有完没完啊?这个策划案我改了整整十遍了,你要怎么样才满意啊?!”韩雅楠举着手中的a4纸,上面是她赶了几天亲自匿的策划案。她不吃不喝的忙的昏天暗地,结果她一句话就否定她的所有成果。

         顾扬从回来到公司就开始听她念叨,一直到现在晚上九点多了,两人还没有吃饭,她靠在单人沙发里,单手撑着额头打量她“你这么爱唠叨又啰嗦,以后能嫁的出去么?”。

         “去你的,我怎么嫁不出去?明明就是你太挑剔”韩雅楠为自己打抱不平。

         两人这边忙,外面李海凤也在忙,她处理完王冰交给她的任务,打算问顾扬什么时候下班,还没敲门就听到两人在里面斗嘴,韩雅楠那句话她自然也听到了。

         “顾总”

         “进来”

         李海凤推门进去,顾扬半靠在沙发里,一脸倦容,韩雅楠拿着一叠文件坐在顾扬的大班桌上正在翻她的东西。

         “什么时候走?”她问。

         顾扬指指身后的韩雅楠“你问她,一个总经理,写个策划案半天写不好,今天写不完不准下班!”。

         李海凤:“……”

         过了会,顾扬起身给自己接了杯水,“开玩笑的,一会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跟她留下来加班,估计得特别晚了,你就先回去吧”

         “可是我……”

         “开我的车回去,路上小心些”顾扬摸摸她的头“今天忙的都没顾上吃饭,回去自己做点儿”。

         “我开车,你一会怎么办?”

         一旁的韩雅楠早就停止了翻东西的动作,表情怪异的盯着她俩“能怎么办,这不摆明了让我送嘛,行了小海凤,她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呗,我想回都回不了呢”。

         李海凤禁不住两张嘴催促,点点头就出了总裁办公室。关上门的一刹那,她心里莫名的不舒服,曾经不管多么晚,都是她陪着顾扬加班的,最近连着好几次都是韩雅楠,根本没她什么事了,听说人事最近开始给总裁办公室招正式助理了,和王冰一样的等级,到时候她除了回家,在公司就彻彻底底的只是个秘书助理了。伐开心。

         “喂,我真的好饿啊,咱能不能吃完饭回来再战”韩雅楠捂着肚子,摆弄着一个小闹钟,抱怨道“快十一点了顾总~饿~”

         顾扬盯着电脑屏幕无动于衷“十一点半,再坚持半个小时,明天允许你晚来两个小时”。

         “凭什么两个小时啊?”

         “那三个”

         “三个小时哪够,我可是从六点加班到现在的”

         “韩总,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公司的高层,这本是你理所应当的”

         韩雅楠趴在桌子上苦着脸,饿的直想哭,她盯着目不斜视工作的人看了好一会“我发现你长得还挺好看,唉,可惜了,你要是个男人啊,那就是钻石王老五了,我肯定给你倒贴”。

         “……”这个二百五。

         等顾扬忙完,韩雅楠整个人几乎都挂她身上了,那股饿劲儿似乎也过去不少,就是浑身没力气,也不知道顾扬带她去哪儿。

         “去哪儿啊,都这么晚,哪里还有卖吃的”

         “饿不着你”

         河边小亭子里,韩雅楠咬着烤翅一脸满足“在定海这么久,竟然不知道还有这地方,顾总,您也挺接地气的嘛,还吃地摊”。

         顾扬没搭理她,拿着手机低头发短信。

         顾扬:睡了吗?

         过了会没收到消息,顾扬以为真睡了,正打算把手机放口袋里,屏幕上就显示进来一条消息。

         李海凤:还没……

         顾扬:怎么还不睡?你知不知道明天还要上班?![总裁脸]

         李海凤:……就睡了,你,早点回来[笑脸]

         顾扬收起手机,抬头见韩雅楠还在吃,忍不住皱眉“你怎么比李海凤还能吃?都这么胖了”。

         “你才胖呢,我这么漂亮……”韩雅楠不高兴的继续吃肉,过了会她想起什么一样,兴奋道“顾总,这个点刚好,咱俩去夜-店晚会吧,我请客”。

         顾扬嗤笑一声“韩总夜生活还挺丰富”。

         韩雅楠好久没去了,一有这个想法心里就痒痒,跑到顾扬身边晃她的胳膊“哎呀去嘛,都说了我请客了,知道你抠门,这不是不用你花钱么,都是女的,我又不会吃了你”。

         顾扬挣开她的手,起身就走“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喜欢去那种地方”。

         “哎你就给我装吧,你别以为我没有在夜-店见过你”

         顾扬被她唠叨的烦不胜烦,最终说不过还是被拉了去,哪知道韩雅楠这平时看起来虽然有点二,但好在看起来比较正经的女孩子,一进去就跟磕了药一样。

         一片灯红酒绿里面,顾扬拿着韩雅楠的外套坐在吧台边上,看着她只穿了个吊带就跳进了舞池和一帮男男女女贴-身热舞。其实有时候累极了到这种地方放松一下也不是不可以,顾扬这么想着,神经也就慢慢放松了下来。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毕竟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顾扬到最后实在有点不忍直视,正打算去把人带回来赶紧走人,韩雅楠却直接向她走了过来,搔-首-弄-姿她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装不认识她。

         “哎呀顾总,别装正经了,快点,陪我跳一段咱就回家”韩雅楠死拉硬拽把顾扬往中间舞池里拖。下班后她连衣服都没换,现在身上还穿着那身职业套装,及膝的套裙走都走不快,还想跳舞?

         大概也是受气氛感染,周围的音乐也实在给力,顾扬连被人把外套扒下来都没感觉到……

         韩雅楠跳起舞来完全就是个疯子,从一个男人身上挪开后就往她身上贴,顾扬一个不留神就让她找到空子勾住脖子贴了上来。

         “喂!松手!”顾扬说着就去拉她的手。

         韩雅楠确实没什么想法,她平时和闺蜜都是这么玩的,谁知道顾扬反应这么大,她不松手反而搂的更紧“现在咱俩就是朋友关系,少给我摆总裁脸,你这臭毛病也就你家小海凤惯着”。

         不说李海凤没事,一说顾扬十分利索的就把她的手扒拉了下来。

         看着顾扬头也不回的往外走,韩雅楠一脸没意思,焉焉的跟在她后面“你这人真的好无聊啊,那么有钱一点都不知道好好利用”。

         顾扬:“……”

         “哎反正也这么晚了,明天也都是一起上班,顾总我去你家里住一晚没问题吧?”

         顾扬:“……”

         静海香榭

         望着面前的三层大独栋,韩雅楠羡慕的双眼冒光“看来身价高也不是吹的,你房产不少吧顾总,你要是男人我肯定嫁你”。

         顾扬头疼的拿钥匙开门,进屋,她一头黑线也十分无语,要是李海凤是这样的性格,她招架的住吗?答案肯定是不可能。

         二凤也不管来人是谁,反正不认识,上来就往人家身上扑,吓得韩雅楠抱着顾扬不肯撒手。

         李海凤睡觉不算轻,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再听不到她就真该辞职走人了。

         从卧室出来,就看到二凤一直叫,而另一边是顾扬以及抱着她的韩雅楠。

         韩雅楠听到动静就抬起了头,一看立马乐了“小海凤,哇,连穿的睡衣都这么可爱”说着也不顾冲着她叫的二凤,直接上楼找李海凤去了。

         “小兔子睡衣?哈哈,和你也好像呢”韩雅楠摸摸睡衣,又去摸李海凤的脸。

         李海凤尴尬的躲开她的手“韩总怎么来了?”

         顾扬踢掉高跟鞋面无表情道“嗑药了发疯呢”。

         顾扬说过,从来不带人来家里的,她要不是她的助理,怎么可能进得了她的房子,可是韩雅楠就这么进来了。

         唔……小说又误入了,人家那都是男女,她家顾总是女的,应该不会发生那种狗血的事吧?

         事实证明李海凤确实想多了,顾扬是被逼的没办法,因为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而韩雅楠,纯粹懒得回家,她可不像有些人一样,会顾及顾扬那些所谓的臭毛病。

         躺在按摩浴缸里,韩雅楠哼着歌,完全没有发现二凤在渐渐逼近。

         “啊!!!救命!!!”

         顾扬:“……”

         李海凤:“……”顾总的底线似乎已经被刷新的差不多了……